第五二五章 北镇抚司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8    作者:三戒大师

北镇抚司衙门位于狱神庙附近,因为同时也是诏狱所在,是以戒备之森严,甚乎于锦衣卫衙门。

此刻王贤等人回到了镇抚司衙门前,却被守卫阻拦下来,守门的锦衣卫官兵,也不知是恪尽职守,还是得了某人的吩咐,竟无视王贤身上的四品官服,不许他们进衙门。

“你们眼瞎还是耳聋,这是新任的北镇抚司镇抚王大人,还不快点滚蛋”帅辉几个在锦衣卫衙门受尽了窝囊气,还得大人豁出命去,才能全身而退,心里那个窝火就别提了,现在见回到自己的衙门,又吃了闭门羹,登时把火气全撒到这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身上。

“诏狱重地,口说无凭”守门的官兵却真不知死字怎么写,板着脸道:“大人如何证明,身后那位大人是新任镇抚?”

“跟你说过有旨意。”二黑闷声道。

“俺不识字。”那名总旗特大义凛然道。

“那就找个识字的去”二黑恨声道。

“识字的都去锦衣卫衙门了,还没回来,要不你们在门口等等。”那总旗睥着这群人,他知道对方是正牌货,但他不怕得罪他们,因为他压根不是北镇抚司的人。他和身后这群守卫,是许应先的麾下。为了给王贤制造下马威,特地临时调过来的,于完这笔买卖就闪人了

“我还有个不识字也认得的法子。”二黑袖子里的右手暗暗运劲儿。

“什么法子?”

“你过来。”二黑左手勾勾手指,那总旗便傻乎乎的凑过来。

“这就是证明”却见二黑眼中凶光一闪,一巴掌抽在那说话的总旗脸上,那总旗猝不及防,挨了个正着。二黑如今跟着武当山的道士打熬筋骨,力气比在杭州时大了何止一倍,那总旗登时满脸开花,几颗牙齿和着血沫飞了出来

见手下像伐木似的,被直挺挺打倒在地,总旗身后的百户登时大怒道:“你敢在镇抚司门前行凶快给我拿下”

“赵老七,你吼什么?”手下刚要动手,只听一声冷哼,朱九爷黑着脸走上前来。

“哎呦,这不是九爷么,什么风把您老吹来了?”那百户见是朱九,眼珠子缩了缩,陪起了笑脸。这群家伙在锦衣卫内部都跋扈惯了,以为有纪纲罩着,就可以横行无阻,但十三太保是他们不敢惹的,因为那都是些战场上下来的凶人,就是杀了你,皇上也顶多训丨他两句。你死了也是白死。

“你小子不是跟姓许的混么?怎么跑到北镇抚司站岗来了?”朱九眯眼看着他,目光十分不善。

“这……”那百户可万没想到会碰上朱九,只好硬着头皮道:“临时替班

“稀奇,”朱九爷皮笑肉不笑起来道:“真是稀奇,北镇抚司几千号人都死绝了么,还得从外头找人替班?”

“这是上峰的吩咐,小得只是依命行事。”那百户见到朱九爷,就想打退堂鼓,说着点头哈腰道:“既然九爷来了,那肯定做不得假,请进请进”

“我也口说无凭啊。”朱九举目望天道。

“九爷就是最好的证明。”那百户强笑道:“我有眼不识泰山,莫怪莫怪”心里已经盘算着,待他们一进去,自己就鞋底抹油开溜。

“还是进去一起聊聊吧。”朱九狞笑一声道:“把冒名顶替的事儿,交代清楚再说”

“我没有冒名顶替”百户吓得面色惨白。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朱九冷哼一声,目光扫过一众门卫道:“本官以镇抚司掌刑千户的身份,下令你们全都放下武器,进院子站好”

“这”见手下都畏惧的望向自己,百户硬着头皮道:“九爷,我们可不归北镇抚司管”

“不是北镇抚司的人,却冒充我们的守卫,这不是冒名顶替是什么?”朱九终于抓住他的话柄,厉喝道:“拿下”

他身后,百多名王贤的侍卫上前,将那些锦衣卫官兵缴了械。摄于朱九爷的威势,那些锦衣卫官兵竟没有反抗,乖乖束手就擒。

朱九这才转过身,对王贤行礼道:“请大人进衙”

“嗯。”王贤点点头,面无表情进了北镇抚司衙门,身后他的卫士们,将那百户和他的手下五花大绑起来,倒掉在院子里的照壁上,看上去就像江浙一带腌制的咸鱼。

经过这一出,衙门里再没人敢出来触霉头,全都有多远躲多远,王贤到了大堂坐下……本来他要去签押房的,但打前站的帅辉禀报说,里头东西被搬得于于净净,还让人往墙上地下泼了屎尿。

王贤一坐定,朱九和众兄弟也在堂下坐下,一个个面色不忿,二黑恨恨道:“简直欺人太甚了就是个县衙里斗来斗去,也是暗中捅刀子,就没见过这么没品的”

“因为早就撕破脸了。”吴为叹口气道:“再就是,人家纪都督根本没把咱们大人放在眼里,也懒得来虚的。”

“大人,他会不会去皇上那告状”帅辉有些忧虑道。

“他不嫌丢人就去告。”王贤摇头笑道:“堂堂纪大都督,被下属用枪指着头,很光荣么?还到皇上那告状?反正我要是他,宁可自己找回场子,也不会去让皇上笑话。”

“大人说的是。”朱九闻言点头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大人是皇上派来的,第一天他就要打杀威棒,皇上能高兴了么?”

此言一出,堂下众人脸色都变了变,心说怪不得你在哪都混不开,原来是张嘴就得罪人啊。

好在用人之际,王贤也不跟他计较,只是岔开话题道:“不过从这接二连三的破事儿来看,他们是卯足了劲儿跟咱们过不去,你们行事千万小心,也嘱咐弟兄们不要落单,不要惹事,顶过这段再说。”

“顶过这段,大人就有办法么了?”众弟兄希夷的望着王贤。

“这个么……”王贤有些汗颜道:“我的意思是,顶过这段就习惯了……

“呃……”众人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不过北镇抚司这一亩三分地,咱们还是要打理好的。”王贤说着声调一沉道:“上头那边我顶着,你们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地里的杂草拔于净,种上咱们自己的庄家”

“是”众人起身齐声应诺道。

“去请六爷来一趟。”王贤看看周勇道:“请他来参观一下,自己才刚搬出去两天的签押房,成了什么样子。”

“是。”周勇闻言心中一乐,那朱六肯定要气炸肺了。

“把大门关上,除了朱六爷,谁也不许放进来。”王贤又吩咐二黑道:“多谢他们给咱们这么个好机会,能没人打扰,好好了解一番这北镇抚司”

“是”二黑马上领命,跟周勇联袂出去。

“吴为,你将所有的账目、卷宗封存起来。”王贤又吩咐吴为道。

“九爷,你把现在衙门里所有人都集合起来,给他们敲敲警钟”王贤也不奢望自己能虎躯一震,小弟纷纷下拜,但借着朱九爷的威势,敲打敲打那帮虾兵蟹将,让他们别一味跟着李春闹,也是很有必要的。

“是。”朱九利索的起身出去。

王贤把身边人都指使走了,就剩下个闲云。闲云公子看着他,他也看着闲云,笑道:“陪我去诏狱参观一下。”

闲云点点头,跟着王贤走出去二堂,往后院那座令人闻之变色的监狱走去

据说官民有犯罪者,若是被缇骑抓捕,解送往诏狱,许多人登时魂飞魄散,被活活吓死的并不稀奇。盖因一入诏狱必魂飞汤火,惨毒难言。而若侥幸得送刑部大牢,则如从地狱来到人间一般庆幸万分。

锦衣卫之所以凶名赫赫,盖因北镇抚司而来,而北镇抚司的凶名,又多因这座诏狱而来。北镇抚司可直接拷掠刑讯,取旨行事,三法司均无权过问,狱中、火不入,疫疠之气充斥囹圄,,刑法极其残酷,刑具有拶指、上夹棍、剥皮、舌、断脊、堕指、刺心、琵琶等十八种,号称十八道点心,后来又推陈出新到几十样,总之是丰俭由人、任君品尝。只是谁也吃不消几道就歇菜罢了

王贤两个此刻便站在签押房后,一座高有两丈的青砖深墙前,墙上还密布着铁蒺藜,任何人都没法攀爬。唯一的入口是墙下那道黑黝黝的沉重铁门。门下有导轨,需要门里门外的人共同转动绞盘,才能将门打开。打开一道还有另一道一样的铁门,同样需要门里门外人共同转动绞盘才能打开。这样就杜绝了一切劫狱的可能,而所有人犯进出,都需要镇抚使亲自过目,也使蒙混过关的希望极其渺茫。

总之,从来没有人能从诏狱逃出去,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甚至连活着出去的都没有几个。年代久了,便传出许多关于这座监狱的话头,都说天一黑,这座监狱内外就有许多冤鬼在游荡,黑暗角落处还时常能听到鬼哭声。因此这座监狱到了黄昏后,就没人敢靠近了,据说鸟都不肯从上头飞过。

此刻才卯时,冬日夜长,天色还有些黑呢,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在铁门外的岗楼内打盹的狱卒一下惊醒了,以为又有鬼魂作祟呢,登时毛骨悚然,待看清是两个人走过来,不禁咒骂起来。

但当看清王贤身上的官服后,狱卒硬生生咽下话头,他可不是那百户那种,自恃有人罩着的家伙。他这样的小虾米,可得罪不起这种四品高官。

“两位大人有何贵于?”狱卒揉着惺忪的睡眼,只见对方将一面象牙腰牌递到面前,上头写着:

镇抚司镇抚王贤,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