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四章 下马威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7    作者:三戒大师

“那太好了”徒子徒孙们闻言大喜:“没了皇上的庇护,老祖宗要动他,还不跟杀鸡似的”

“但这段时间也不能便宜了他。他知道我们一定要对付他,我们不动手反而不正常。”纪纲又道:“这就需要你们行动起来,想方设法给他添乱,你们动手皇上是不会管的,反而会冷眼旁观,称称他的斤两。你们要让他疲于应付,让他彻底乱套,让皇上对他失望,本座到时再亲自动手,给他致命一击”

“喏”见大都督成竹在胸,众人精神大振,齐齐应一声,一扫先前的阴霾。

“好。”纪纲这才点点头,接过侍女递上的新杯子,沉声道:“喝酒”

“喝酒”厅中终于有了点酒宴的样子。临近散席时,纪纲突然吩咐一句:“明日应卯提前到寅时中,注意保密”

众人先是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是要给姓王的个下马威,登时齐声应喏

正月二十一,是衙门开印的日子。结束了十天长假,大明朝各衙门的官员在这一天开始一年辛劳的公务。不过通常这天各衙门是不办公的,官员们上午到衙拜拜神开开印,中午吃开年酒一直到下午,申时不到就散了,第二天才正式办公。锦衣卫北镇抚司也不例外。

天还不亮,王贤在朱九、吴为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位于衙前街的锦衣卫衙门,北镇抚司虽然有独自的衙署,但毕竟还是隶属于锦衣卫衙门的,这种场合是躲不过去的。为了避免被非难,王贤他们赶在卯时之前就到了。

谁知进门时,王贤就看到那些守门的锦衣卫面色不善。待进去仪门,便见衙前大坪上,已经密密麻麻立满了穿着各色官服的锦衣卫,听到他们进来,都齐刷刷望过来,面上尽是冷笑。

锦衣卫都督纪纲,已经在众高官的陪同下,立在衙前台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王贤走过来。

“属下王贤拜见大都督。”王贤走到近前,深深作揖道。

纪纲却侧身避开,冷笑道:“本座可受不起王镇抚的大礼,”说着阴阴一笑道:“你不是不把我当回事儿么?”

“下官当时办的是皇差,皇命难违。”王贤不卑不亢道:“现在是都督的属下,自当行礼。”

“你还知道是我手下。”纪纲狞笑一声道:“那我的命令当不当遵守?”

“这个……自当遵守。”王贤感觉自己好像掉进陷阱里了。

“那本座三令五申,今日寅时中点卯,不许迟到”纪纲睥睨着王贤道:“你为何还是迟到了,公然挑衅本座的权威么?”

“都督的三令五申,没有人告诉下官,下官自然无从知晓。”王贤摇头道。“而且点卯点卯,卯时才能叫点卯,寅时应该叫点寅才是。”

“你”纪纲被气歪了嘴,又是一声狞笑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庞瑛何在?”

“在”昨夜才风尘仆仆返京的庞瑛,万万没料到王贤竟赶在自己头里回来了,更没想到他竟然当上了北镇抚司镇抚,不过庞瑛不像别人那样嫉妒王贤,因为他所管的南镇抚司,负责本卫的法纪、军纪,北镇抚司也得受其约束。

“此獠应卯迟到、顶撞上官,该当何罪?”纪纲沉声问道。

“当杖责八十”庞瑛大声应道。

纪纲转眼看着王贤,冷声道:“念尔初犯,减半吧。”说着一挥手,便有南镇抚司的力士要上前拿他。

这是要打杀威棒啊纪纲的徒子徒孙们一阵激动,小子你不是横么?忘了自己是大都督的属下了吧?这些好看了吧?来到锦衣卫这一亩三分地,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

“谁敢上前”王贤的一众手下,登时抽出兵刃,将自家大人护在身后。

“反了反了,要造反了”纪纲的手下也抽出兵刃,张永和朱四两个副都督,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见双方要酿成流血冲突,这才出声劝道:“先收起兵刃,有话好好说。”

“你俩也和他是一伙么?”纪纲睥两人一眼。

“不敢不敢。”两人忙撇清道:“只是开年头一天,见血不是好兆头。”

这句话让纪纲眉头一皱,但旋即狞笑起来:“权当杀了只鸡吧……”说到后来他却声音一凝,因为他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自己,顺着枪身看过去,那握枪的手,是属于王贤的。

两人一个台阶上,一个台阶下,相距不到七尺,这个距离,只要开枪就是必杀

纪纲的徒子徒孙见状大惊失色,纷纷叫嚣起来:“快收起枪来”“伤到老祖宗一根汗毛,就灭你满门”“快保护老祖宗”话虽如此,却竟迟迟没人上前,还是纪纲的侍卫持着盾牌,要挡在他身前。

却被纪纲一把推开,他再没了方才那种玩弄猎物的从容,变得出离愤怒起来:“你敢拿铳指着我有本事就开火啊我要是动一动,就是你养的”

“开火又怎样,老子用贱命一条,换纪大都督一条命,实在太值了”王贤放声大笑起来,伴着笑,他的身体小幅度摆动,手里的火折子几度要擦上引信,看得场中众人,心一揪一揪的。当然也有人巴不得他赶紧开枪……

纪纲这才想起,持枪指着自己的家伙,是个疯子亡命徒,在九龙口敢替太孙送死,在山西敢入白莲教狼窝,敢在暴风雪中率军奔袭……这些作死的事情他都乐此不疲,要是自己再紧逼不放,说不定这个疯子真会开枪……疯子么,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朱四爷见纪都督面色青一阵白一阵,便知道这位绝世凶人色厉内荏了。不禁暗呼过瘾道,果然是凶的怕愣的,愣的怕怕不要命的,纪纲这个绝世凶人,当年敢在燕王最危机时拦马投军,也是个不要命的。不过那都是从前的事了,现在的纪纲是靖难功臣,是位高权重的锦衣卫都督,是富可敌国的大富豪,又怎能够不怕死呢?

本来纪都督只是在应天府衙的那口气没出来,打王贤几十军棍解解气,也算给他个下马威,根本就没存着你死我活的念头

孰料王贤居然拼死不收辱,摆出一副大不了同归于尽的架势

在这么多属下面前,碍于面子,纪纲既不能挡又不能躲,只能大义凛然的立在枪口前。场面僵持下来,面目狰狞的纪都督,和不要命的王二郎,就像一对发了情的山羊,死死的顶上了

剩下便是意志的较量了,比的是哪个更不怕死。

那一刻,王贤说不怕死是假的。他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不复去山西时那种追求刺激、漠视死亡的状态了。他不知这是怎样改变的?是顾小怜的苦苦哀求?是宝音不顾身孕,穿越风雪来助他一臂之力?还是昨日林清儿脸上的幸福满足?

他已经不是过去的他,所以这一枪,一定是打不出去。他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赌得是纪纲比自己更爱惜生命。

纪纲以为自己会不怕死,但看到王贤眼里的疯狂,他发现自己怕得要死。他早就不是那个被县学开除的秀才了,当时他一无所有,生无可恋,才能纵身一跃,拦住燕王的坐骑,造他娘的反去

但现在他已经位极人臣、富可敌国、更是一身于系万人荣辱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自己这一身岂止万金?岂能跟个疯子在这里玩命?万一王贤真像诏狱里那些太子党一样,随时愿意为太子献出生命,跟自己兑子的话。自己岂不是大亏特亏?

有道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在纪都督眼里,显然王贤是光脚的那个,贱命一条

见纪都督只是狠狠盯着王贤,却不说话,庄敬便知道自家都督打退堂鼓了,忙递个眼神给朱四爷和张永。两人本不想搭理他,又不敢得罪纪纲,这才上前和稀泥,先呵斥王贤,让他收起枪来。然后两人陪着他,将他送出锦衣卫衙门才算完事儿。都走出两道门了,还能听到身后纪都督出离愤怒的咆哮声:“本座这就进宫参奏,倒要看看皇上如何处置,你这样的丧心病狂之徒”

张永闻声不禁摇头道:“年青人,太冲动了。纪都督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贤笑笑没说话,早就是你死我活了……

出了锦衣卫衙门,来到大街上,王贤朝二位大人抱拳道:“今日多谢二位大人解围,来日下官定登门拜访。”

“再说再说。”纪都督正在气头上,两人哪敢跟他扯上关系。

“告辞了。”王贤拱拱手,率众兄弟扬长而去。

望着他们飞扬跋扈的背影,张永和朱四目光都有些复杂,他们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的意气风发,敢跟天王老子斗一斗……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摇摇头,两人转身进了衙门,步履竟有些蹒跚。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