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三章 大敌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7    作者:三戒大师

以王贤的性格,就算不报复朱六,也得让他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不能光帮他破个案子就算了,起码要帮他在北镇抚司站住脚,心里才能勉强舒服点。

朱六说我帮你去站站场子当然没问题,但我都被从镇抚司排挤出来了,偶尔露个脸有什么用?被王贤逼得没办法,只好说我给你找个帮手吧。王贤问是哪位?他说你也认识,我兄弟朱九。王贤闻言说,九爷可不欠我什么了,我能驾驭的了这老前辈?朱六说,那不一样,老九还年轻,为人又耿直,不会那些虚与委蛇,这些年一直被纪都督那帮徒子徒孙欺负,处境真的很不好。要说能一心帮着你对付他们的,他是一个。

本来说是过两天让朱六把朱九约出来谈,但今儿个早晨既然碰上了,择日不如撞日,王贤便主动约了朱九,又把朱六叫出来当说客。一番说辞之后,朱九果然动心,他觉着王贤到了镇抚司,必然是四面楚歌,凡事只能靠自己,这样怎么也比在宫外站岗好得多。至于可能陪着王贤倒霉,他却是不怕的,怎么说他也是皇上的老侍卫,只要不造反,再不济也能回来继续站岗。如是想来,他便点头道:“既然大人诚恳相邀,六哥又这么劝,我再不答应就说不过去了,只是锦衣卫人事大权在纪都督手里,他能调我去镇抚司?”

朱六便看看王贤道:“这点小事儿,难不倒老弟吧?”

“这可不算小事儿,”王贤摸摸鼻子道:“不过今天面圣时大着胆子跟皇上提了下,本来都做好挨骂的准备了,谁成想皇帝说”说到这,他故意顿一顿,瞥一眼朱九,只见他已经正襟危坐,屏息凝神,显然对皇帝的崇敬,已经浸到骨头里了。

“皇上说……”王贤这才肃容道:“朱九这个人,是有能耐的,但不会做人,朕的老侍卫里,混得最不济的就是他。你日后要多敬着他点,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皇上”朱六眼里一下涌出泪来,起身在桌边朝北跪倒,磕头道:“万没想到皇上日理万机,心里还挂念着奴才,奴才这次要是于不好,提头回来见皇上”

朱六爷也是眼里含着泪,把朱九扶起来道:“皇上仁德,就一直没忘了咱们这些老侍卫你这次可得争点气,皇上让王老弟让着你,你也更得敬着王老弟”

“我记在心里了。”朱九这才擦于泪,站起来,朝王贤抱拳道:“朱九从今往后谨遵大人的令,令行禁止,绝无二话”

“好,好。”王贤也被这份老兄弟的情谊,感动的眼眶微红,忙一把扶住他道:“咱们从今往后,一同为皇上办差,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非要做出个样子来,给那些人看看”

“是”朱九爷使劲点头道。

“一品锅上来喽”外头店家听着里头动静消停了,这才端着热腾腾的锅子进来,一边摆上桌一边拖长调道:“一品神仙味,高升享富贵”

“来来来,趁热吃。”朱六爷大笑着,夹一筷子肉丸到王贤碗里道:“我们这些人官居一品是没指望了。不过大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一起高升,一起发财”王贤跟两个武夫,也不装那个酸秀才。果然大对二人的胃口,酒足饭饱之际,瞪着惺忪的醉眼,越看王贤越顺眼。临了,朱六爷搂着王贤的脖子,小声道:“兄弟,现在锦衣卫里,确实是纪纲一手遮天,谁也没法跟他斗。但这不代表皇上一点手段也没有,锦衣卫两个副都督,一个是我们四哥,一个是太子妃的亲哥哥张永,这二位先后被皇上安排进来,目的就是分纪纲的权,却都被纪纲制住了。而且那些年,锦衣卫的差事太重,皇上还指着纪都督铲草除根呢,也只能默许了。”

王贤点点头,自从知道自己要入主北镇抚司后,他就开始琢磨有什么可乘之机,连朱六朱九这样的对头他都能找上,那位张娘娘的本家兄弟自然逃不出他的视线,只不过还没机会拜访罢了。

“这两位虽然现在不大管事儿,但你要真想在镇抚司立起来,非得他们帮你撑腰才行。”朱六笑道:“我四哥这边,我帮你探探口风,至于张永那边,就得看老弟你自己的本事了……”

“多谢赐教。”王贤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那厢间,夫子庙旁纪大都督府中,纪纲正和徒子徒孙们喝着闷酒。由不得他们不郁闷,纪纲亲自出手要人,经还被薛府尹把人交给了那个王贤,这放在从前简直不敢想象,但这次却真的发生了。这让一众徒子徒孙心中惊惧莫名,都等着老祖宗给大家吃定心丸呢。

可纪纲却像个扎嘴葫芦,只一个劲儿的喝闷酒,临近酒席终了,也没说一个字。

“奶奶得,许三都怪你,”袁江终于忍不住骂道:“那天你要是在外头拦住他们,就不会有这一处”

“怎么能怪我呢?”许应先排行老三,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闻言蹭一下站起来,骂道:“他手里有圣旨谁敢拦他?是谁口口声说,保准姓王的十天八天也拿不到旨意的”

“我怎么知道内阁能把旨意直接给行人司”负责此事的王谦涨红脸道:“按说他们出票后,应该交给皇上批红用印,再有宦官们传旨的”说着恨恨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是杨士奇那厮从皇上那直接把旨意拿回来的,当初我就说了,这些祸害就该不让他再出诏狱,有人却偏生怕担责任了,让他们活乱跳出去,继续祸害我们”

“我怕担责任?你少血口喷人”北镇抚司的副镇抚李春也不于了,“那时候朱六还在呢,他把那些家伙看得那么紧,我怎么下手?”

“你的错,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众人互相推诿,吵作一团,大厅里乱糟糟一片。

正吵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喀嚓一声脆响,众人循声一看,竟是纪纲摔碎了手中的杯子,再看老祖宗那张脸上罩满了寒霜,一下全都噤若寒蝉。

“怎么摊上你们这群蠢材?”纪纲阴冷的目光扫过众人,怒哼一声:“老子早晚要让你们害死”

众人齐齐缩头,再没敢敢多嘴多舌的。庄敬忙劝解道:“你们大家心里堵得慌,这大都督也知道,难道大都督不生气么?但大都督为什么一直忍着?不就是因为此危难之际,大家要精诚团结,共度难关么?这时候相互指责有什么用?无非是亲者痛仇者快,还不赶紧向大都督认错?”

众人忙不迭朝纪纲赔不是,还有直接扇自己耳光的,终于让老祖宗的面色稍霁,冷冷道:“别以为庄夫子在危言耸听,本座这次之所以⊥姓王的骑在脖子上拉了泡屎,不是他有多大本事,是有皇上在背后为他撑腰”

徒子徒孙们闻言全都变了脸色,“老祖宗不是开玩笑的吧,皇上替姓王的撑腰?”

“不然薛正言、杨士奇那种老狐狸,还有朱六那种死对头,怎么会都发神经似的帮起他来?”庄敬叹口气道:“而且刚收到皇上的旨意,要把朱九调到北镇抚司去当掌刑千户……”

“啊……”李春闻言手一松,酒杯掉在地上。

“难道皇上要对咱们动手了?”众人也顾不上幸灾乐祸,一个个面无人色问道。

“都慌什么”纪纲见状闷哼一声道:“天踏不下来”

“大都督说得对,这很正常,皇上让王贤掌锦衣卫,自然不会把他往那一丢就算了。”庄敬又解释道:“扶上马送一程,也是情理之中。”

“庄夫子不说清楚了……”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再不管李春有多受伤。

“别高兴得太早,锦衣卫的要害衙门就是南北镇抚司,北镇抚司不在手里,咱们要抓个人便名不正言不顺就像这次,那王贤都敢和大都督顶牛,要是让他站稳了脚跟,还有你们的好日子过?”庄敬沉声道:“所以必须想办法把他赶出镇抚司去,还不能让皇上说什么。”

“这不是难事吧?”袁江强笑道:“张永、朱四、朱六这些人,哪个不比王贤的根基厚,还不一样被老祖宗修理的没脾气?”

“这次这个是不一样的……”庄敬叹气道:“虽然年轻,但更难对付。”说着看看众人道:“所以才需要大伙通力配合,要让北镇抚司变成一个烧红的火炉,让他一刻也安坐不得只能主动滚蛋”

众人让庄敬一阵鼓动,全都激昂起来,纷纷拍着胸脯道:“要我们于什么,老祖宗吩咐吧,这次保准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

“哈哈好,士气可用。”庄敬起身朝纪纲深深一揖道:“大都督,请下令吧”

“王贤这颗眼中钉,是一定要拔掉的。”纪纲这才阴测测道:“但古人云速则不达,,现在不是动他的时候。”顿一下,还是透露道:“下个月皇上就要去北京了,这一去最少大半年。”

“那太好了”徒子徒孙们闻言大喜:“没了皇上的庇护,老祖宗要动他,还不跟杀鸡似的”

“但这段时间也不能便宜了他。他知道我们一定要对付他,我们不动手反而不正常。”纪纲又道:“这就需要你们行动起来,想方设法给他添乱,你们动手皇上是不会管的,反而会冷眼旁观,称称他的斤两。你们要让他疲于应付,让他彻底乱套,让皇上对他失望,本座到时再亲自动手,给他致命一击”

“喏”见大都督成竹在胸,众人精神大振,齐齐应一声,一扫先前的阴霾。

“好。”纪纲这才点点头,接过侍女递上的新杯子,沉声道:“喝酒”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