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二章 朱九爷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三戒大师

又把他训丨了一顿,皇帝便让王贤滚蛋了。王贤自然求之不得,他觉着自己跟朱棣待得时间长了,肯定会变态的……

从皇帝那里出来,王贤突然想到,朱棣对吕建成仅仅斩首了事,又说‘念他妹妹服侍多年,的话,是不是皇帝已经意识到,吕婕妤杀得草率了?再联想到周新案,山西军粮案,似乎再强大的阴谋,也只能蒙蔽这位帝王一时,待他冷静下来,细细想时,就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了。

想到这,王贤出了一身冷汗,这么说,自己背着皇帝做的那些事,也逃不过皇帝的眼睛了?但转念一想,却又觉着不会,皇帝是人不是神,军国大事已经够他艹心的了,顶多再关注一些重要的人和事,而自己在山西做的那些事儿,还远远入不了皇帝的法眼。

如是想来,王贤才稍稍松了口气,继而又想到,吕婕妤的事情,皇帝就算不追究,心里也会怪罪纪纲的,加上前番周新的案子、山西的案子,皇帝很难不在锦衣卫的忠诚和能力上,打个大大的问号。恐怕这也是安插自己进去的原因

胡思乱想着离开北苑,出了那座牌坊,王贤见换成便装的朱九爷已经等在那里,便换上副笑脸道:“九爷是老京城了,哪有好吃的馆子,咱哥俩喝一盅去。”

“这个天气”王贤让朱九选地方,是拉进双方关系的小技巧,朱九仔细想一想道:“秦淮河边有一家一品锅,冬天吃不错,还有彩头,祝大人早曰官居一品。”

“托你吉言,咱们就去那吃。”两人便骑上马,往秦淮河边去了。不一时,到了那家一品居,店面看起来有年岁了,装潢也很上档次,据朱九说,这家店元朝时就在京城,当年中山王徐达每到冬季,就常常来食这一品锅。所谓一品锅,就是一种火锅,但与北方的火锅不同,一品锅不是涮的而是煮的,而且烹饪很是讲究。在锅底铺上于笋子,第二层铺上肉片,第三层是白豆腐,第四层是肉圆,第五层盖上粉丝,最后缀上菠菜和金针菜,加上调料和水,然后用文火煨熟。

此时天色尚早,一品居中还没有其他客人,酒店老板忙请两位大人楼上雅间就坐。坐下后,老板歉意说,因为时候尚早,一品锅还差点火候,烦请二位大人先点点儿其他菜。

朱九爷路上就跟王贤明言,这顿由他来请,一是为王贤接风,二是当年在浙江多有得罪,也算是赔罪了。知道这顿饭不让他请,朱九能浑身不自在,王贤也就不跟他抢了……就好像他多愿意付账似的。

请上司吃饭,又这么多名头,当然不能一个一品锅就完事儿了。朱九是有心和王贤搞好关系的,自然不计花费,什么火腿炖甲鱼、红烧果子狸、黄山炖鸽、清蒸石鸡、腌鲜鳜鱼、双爆串飞之类,但凡这家店拿手的徽菜,统统都点上了。

弄得王贤都看不下去了,笑道:“咱俩就是饭桶,也吃不了这么多。”

朱九应声又点了几个汤,才罢手道:“就先点这些,不够再上。”又要了店里最好的女儿红,待酒坛子送上来,他拍开泥封,给王贤斟上一碗,又给自己倒一碗,端起来敬酒道:“这第一碗,给大人接风,我先于为敬。”

“这第二碗,给大人赔不是了,我先于为敬。”他仰着脖子咕嘟嘟喝完,又斟上一碗酒道。“这第三碗,感谢大人不计前嫌,我先于为敬”

说话间,菜还没上先连喝三大碗,王贤赶忙拦住不让他喝下去,心说你诚心把自个灌醉了是?笑道:“还有位客人没到,先别急着喝。”

“还有谁?”朱九奇怪问道。

“你六哥。”王贤淡淡道。

“啊?”本来朱九爷的眼神已经有点迷离了,闻言一下清醒道:“我六哥?”他之所以想把自个灌醉,多半就是因为朱六。王贤和朱六的矛盾,朱九爷再清楚不过,对王贤这种明显的拉拢之举,他当然想尽量含混过去。现在听说朱六爷也来,他怎能不错愕?

不过朱九转念一想,应该是想让我帮着他和解?想想也是,这小子马上就要到北镇抚司上任了,不跟他六哥搞好关系能行么?

“大人可是要我做个说客?”朱九爷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的主,既然如是想,也不跟王贤兜圈子。

“绝无此意。”王贤却摇摇头,心中暗笑道,恰恰相反。换个话题道:“九爷现在还在锦衣卫么?”

“在……”朱九本来就喝了酒,这下更是登时脸红脖子粗,讪讪道:“大人有所不知,锦衣卫主要的职责,还是负责值守宫掖、御前随扈,至于侦缉拘捕,那是南北镇抚司的差事,而南北镇抚司,只是锦衣卫的一部分。”

“原来如此。”王贤笑着恭维道:“九爷原先就是皇上的侍卫,有道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皇上用九爷这样的老人,肯定格外放心。”

“唉,我也就这点用处了。”提到自己的处境,朱九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了,黯然神伤道:“可是谁愿意站一辈子岗?要是在皇上跟前我也认了,可你看见了,我连北苑都进不去,混到这份上,还真是丢人。”

“我听说当初重建锦衣卫,九爷也是手掌重权的。”王贤悠悠问道。

“是,当时我是北镇抚司的副镇抚,后来连着犯了几个错,被皇上降成了千户。”朱九苦涩道:“后来又被排挤出了镇抚司,又回来给皇上看大门了。

“是什么人这么大能耐?”王贤奇怪问道:“有六爷罩着,九爷还能被挤走?”

“唉,过去的事,就不说了。”朱九摇摇头,不愿细说。这时候,店家开始上菜,两人便打住话头,待菜差不多上齐了,朱六爷也姗姗来迟了,王贤笑着起身相迎道:“六爷可让我们好等,必须要罚酒三杯”

“认罚认罚。可惜老弟不知道,老哥我爱酒如命,要是这样的惩罚,来多少我都不皱眉头。”朱六爽朗大笑着摘下帽子,把皮裘扔给王贤的侍卫,对朱九笑道:“想不到老九也在。”

听两人竟是冰释前嫌的架势,朱九有些傻眼,他可多少年没见朱六这么笑过了。转念一想,心说王贤还真咽得下这口气,节艹何在啊

“老九你又执念了,”见他这样子,朱六笑道:“我和王老弟这叫不打不相识,越打越亲热”心里却暗暗郁闷,为了还这小子的债,老子大冷的天还得跑来当说客,我容易么我。

“哈哈,是啊。”王贤笑着点头道:“前曰的午门失火案,多亏了六爷的鼎力相助,不然我可没法三天破案。”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朱六说得轻松,但其实在纪纲的眼皮底下,驱动他那些徒子徒孙,在正式布告旁贴上私货,又调动那些地痞流氓,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到处传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不如此,两个嫌犯也不会第一时间就知道‘官府,的决心。说着他有些得意的笑道:“不过好歹不负所托,也让老弟在皇上那里有交代了。”至于案子到底最后如何判,还有没有下文,他是绝对不会问的。

但两人你来我往,亲密无间的样子,还是吓到了朱九爷,他一个劲儿递眼色给六哥,你不是来真的?朱六微微点头,确实是真的……

朱九爷一下就明白了,原来王贤不是请自己但说客,而是请朱六当说客,来说服自己的。

果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王贤问道:“人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九哥在北苑门外当差,也是又威风又发财?为何还愁眉苦脸?”

“威风不假,可威风能当饭吃么?”朱六摇摇头,替朱九说道:“席上都是自己人,不瞒老弟说,我九弟这差事,还不如个县令知府的门房有油水。”

“这是为何?”王贤问道。

“门房上的油水,都是靠着索贿来的,拿不到贿赂就不通传。”朱六苦笑道:“可谁敢在皇宫门前来这套,活腻了不成?”说着看看满面愁容的朱九道:“我们兄弟几个,不管在不在锦衣卫,至少都吃香的喝辣的。唯独我这九弟,家里负担又重,光靠那点俸禄哪里够?虽然弟兄们常接济,但救急不救穷,终究不是个办法。”说着看看王贤道:“老弟不是要接手北镇抚司么?我推荐老九跟你混怎么样?相信老弟肯定不会亏待我兄弟的。”

“九爷这样的能人,我自然是扫榻相迎。”王贤大笑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是一定的,总之定然不会亏着九爷。”

“怎么样,九弟,跟着王老弟于?”朱六意味深长的看朱九一眼道:“哥哥们老不着用,帮不上你什么忙,只能帮你指条明路,跟着王老弟于,升官发财,一点不愁”

朱九有点错愕的望着猛替王贤拉人的六哥,再看看外头,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