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七章 薛府尹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4    作者:三戒大师

应天府衙二堂。

纪纲果然早来一步,他让人将衙门围起来,然后才亲自进入应天府向薛正言要人。虽然兵围应天府有些容易引起非议,但纪都督是可以在皇宫给阳武侯那样的猛人开瓢的牛人,他除了不敢在皇帝眼前放肆,别的场合下,还没有他不敢于的事儿

在纪纲看来,薛正言虽然是皇帝很信任的臣子,但这次午门外的大火,足以烧掉他的乌纱。但若是自己帮他脱难,则又是另一番情形了,所以在他看来,自己亲自出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薛正言一定会交人的。至于兵围应天府,不过是防止王贤那厮来搅局,并非针对他薛府尹的。相信以薛正言现在的狼狈,不会计较这个的。

然而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般顺利,那自身难保的薛正言,似乎对自身处境毫不在意,只是在东拉西扯的和纪都督拉起呱来。弄得纪纲焦躁莫名,他身后的李春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府尹有闲心扯闲篇,我们都督却忙得紧。少说废话,到底交不交人,给个准话吧”

“这位是李副镇抚吧,”薛正言看看他,捻须微笑道:“朱六爷呢,他怎么没来?”

“六爷退休了。”李春哼一声道:“现在北镇抚司的事情,暂时由我管着

“这么说,人犯是交给北镇抚司了?”薛正言笑道。

“那是自然,北镇抚司负责钦案。”李春顺着他的话头道:“薛府尹不会连这个也不懂吧?”

“纪都督,一定要把人交给北镇抚司么?”薛正言悄悄换了个说法,但在众人听来,在这里,北镇抚司就是指锦衣卫了。事实上,因为北镇抚司的名头太盛,经常有人以为锦衣卫就是北镇抚司,北镇抚司就是锦衣卫。

“是。钦案由北镇抚司查,这是规矩。”虽然纪纲想避免镇抚司,这四个字,但他已经被薛正言磨光了耐心,一心想着赶紧敷衍过去,把人提走才是正办。

薛正言沉默一会儿,方点点头道:“拟移交文书吧。”二堂是大老爷过堂的地方,笔墨纸砚都是齐备的,马上有应天府通判,草拟了一份移交文书。小心拿起来吹于墨迹,呈给薛府尹过目,薛正言扫一眼,便在上面签字画押,又将文书转给纪纲。

纪纲仔细看一眼,见没什么问题,便也在上头签字画押,那张阴沉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道:“李春,提人去。”

李春应一声,走上前道:“薛府尹,把人犯转交给我们吧?”

“李副镇抚,你能代表北镇抚司?”薛正言把个‘副,字咬得极重道。

“当然。”李春昂然道。

“那你把王镇抚置于何地?”薛正言缓缓问道。

一句话让李春被蜇到一样,倏然变了脸色:“哪来的王镇抚,根本没听说过”

“我却是见过的。”薛正言淡淡一笑道:“昨日王镇抚已经来过了,拜托在下若抓到嫌犯,一定要转交给他。”

此言一出,满堂一片死寂,纪都督亲自出马,已经给足了薛正言面子,万万想不到他如此给脸不要脸。

“本官没见过什么劳什子王镇抚……”李春黑着脸打破沉寂道。

“那你现在就见到了”一阵脚步声从二门方向传来,王贤龙行虎步,出现在众人眼前。

庄敬、李春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大步走进来的王贤……他们其实没见过王贤,但这样年轻的四品武官,会在此时此刻出现的,除了王贤还能有谁?

坐在太师椅上的纪纲,更是面色阴沉,外头就是上千头猪,也能挡着这小子让他进不来,那群蠢货是怎么搞的

一直被围攻的薛正言,也可见了此刻出现的王贤,虽然依旧面无表情,眼中却闪出了亮光。

王贤施施然朝纪纲和薛正言施礼道:“下官王贤拜见二位大人。”

“哼……”纪纲用鼻孔哼了一声,对王贤不单独跪见很不满意。

王贤却不在意,又朝纪纲拱拱手道:“纪都督也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了?你来这里于什么?”纪纲满脸阴云,那双令人发毛的眼睛,直盯着他问道。

王贤要是之前没见过朱棣,怕是要被纪纲唬住,但比起朱棣的气势来,纪纲还是差点火候,王贤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他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回都督的话,午门前纵火的嫌犯,已经到应天府衙投案自首了。”

“与你何于?”纪纲发现自己降妖除魔的凌厉眼神,居然在王贤这里不好使了,不禁面色更加阴沉。

“回禀都督,下官身为北镇抚司镇抚,特来请求应天府尹移交人犯。”王贤答道。

“不必了,你回去吧,”纪纲哼一声道:“这个案子由本座处理了。”

“哦?”王贤神情一愣道:“莫非皇上另有旨意?”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纪纲用看蝼蚁样的眼神睥睨着王贤道。

“按说下官应该遵都督命,”王贤却不硬不软的顶回去道:“只是此刻领了圣旨,在没见到新的圣旨前,恕下官不能遵命。”

纪纲望向王贤的那双眼奇寒无比,就像千年冰山的冰他突然省悟过来道:“你这是哪来的圣旨?”他在昨日就已经知会过宫里的人,让他们拖两天再把旨意下来。

“都督是怀疑旨意真假么?”王贤貌似恭敬的问道。

“呃……”一下把纪纲堵得不轻,闷哼一声道:“回答本座的问题”

“既然是圣旨,当然是皇上给的了。”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纪纲还是锦衣卫的总头目,王贤只好作答。

“皇上的旨意,也是要从宫里传达下来”纪纲皱眉道:“是哪个公公传的旨?”

“纪都督,圣旨只有内官可以传达么?还有行人司呢。”王贤淡淡一笑道:“这道旨意是内阁直接交给行人司,由行人司下达给下官的。”行人司是洪武十三年设置的官署,掌传旨册封等事。但是永乐皇帝多嫌其是外臣用着麻烦,在京城之内传旨,往往让身边的宦官代劳。只有离京到各省传旨的,才用到行人司的行人们。

显然,这是杨士奇他们帮了王贤一把,才能打破常规让行人司下旨。

“这不合规矩”纪纲不禁喝道:“行人司是京外传旨的,京内传旨,是内官的事”

王贤却不急不躁道:“都督说的是,可旨意是真的,这总做不了假吧?难道只因为传旨的方式有欠商榷,就连圣旨都不用遵了?”

“当然……”纪纲闷声道:“不是这样。”他身后的庄敬等人,知道王贤这小子,是彻底跟他们于上了,庄敬便冷声道:“旨意真假不论,大都督要提人,你还想阻拦不成?”

“下官不敢。”王贤不卑不亢道:“只是皇命难违,这人必须交给北镇抚司。”

“薛府尹,你要把人交给谁,给个明白话吧”王谦大声道。

“这文书上写得清清楚楚,”薛正言一掸手中墨迹未于的文书道:“将人犯转交给北镇抚司。”

“好,你很好,你们都很好……”纪纲黑着脸,低吼一声道:“原来你们早就串通起来了,看来只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说着他一拍桌案,断喝道:“来人”

登时十几名锦衣卫军官跑了进来,列队立在纪都督面前,单膝跪下听令。

“把府衙守住,一个人不许放出去”说着纪纲一抱手,冷笑道:“我看谁能插翅膀飞出去不成?”

见纪纲耍起了无赖,王贤和薛正言无奈的对视一眼,后者虽然有心帮他,但纪纲这种身份的人,真要耍起无赖来,除了皇帝之外,谁那他也没办法。

王贤却很快笑起来道:“得,看来是暂时走不了了。”

那边纪纲等人轻哼起来,意思是你当然走不了了。但听到王贤下一句,又全都气晕了。只见他看向薛正言道:“能借薛公审讯房一用吗?”

“当然可以,王镇抚要作甚?”薛正言不动声色道。

“闲着也是闲着,”王贤笑道:“我就在这里提审两名嫌犯吧?”

“你”见王贤根本不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儿,更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纪都督多少年了,都没被这样无视过了他自然被气得半死,只是碍于面皮不好发作,不然岂不更丢脸。但他身后的徒子徒孙不于了,指着王贤吼道:“姓王的小子你别嚣张,对抗锦衣卫,对抗我们大都督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王贤却把他们视若空气,望向薛正言。如果他猜测的不错,薛正言应该会大开方便之门的。

果然,薛府尹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说着吩咐一名推官道:“将牢中的两名囚犯提到审讯室去。”

见两人浑然不顾自己还在现场,就这样肆无忌惮,显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纪纲知道僵持下去,万一闹大了,自己在皇上那里,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想来想去,他站起身来,冷哼一声道:“你们很好,都很好”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