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五章 搜查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3    作者:三戒大师

会同馆朝鲜使团院中,王贤正在循循善诱。

“其实对二位大人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不知情……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是被蒙在鼓里的。就算有所疏忽,看在二位娘娘的份上,皇上也是不会责罚二位大人的。”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却让两个朝鲜官员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喉头直颤动。但两人思酌良久,还是硬着头皮道:“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看他两个的样子,王贤便知道他俩肯定知情,冷笑一声道:“看在两位是皇亲的面子上,本官才说这么多。如果二位执意隐瞒,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说着冷声道:“昨夜的火灾,并不是烟花引燃的,而是有人故意纵火”

两人闻言脸色发白,额头隐现汗水。便听王贤继续说道:“而纵火的灯山也已经查明,乃是一个叫崔成泽的朝鲜商人所立”

“啊”李茂昌忍不住轻呼一声道:“是他?”

“怎么,大人认识他?”王贤目光如剑,紧盯着李茂昌。

“不,不认识……只是听说过。”李茂昌忙不迭解释道:“他多年前便来到大明,生意做得很大,在朝鲜很有名。”

“现已查明,崔成泽的灯山中,藏着大量的硫磺硝石火油,只是还不清楚,是他自己的意图,还是有人偷藏的”王贤沉声道:“审问过崔成泽的家人,灯山是由他出资不假,但设计方案却出自使团中,一个叫金英泽的官员之手,建造过程中,金英泽也全程参与”说着剑眉一竖道:“而据目击者证明,当日确实有不少朝鲜人,在那座灯山边上。后来崔成泽主仆死亡,但还是有人逃脱了”他这话虚虚实实,但说得言之凿凿,根本不容怀疑。

“这就是本官要清点使团的原因,如果所有人都在,那这个金英泽便是冒充的如果人数少了几个……”顿一下,他阴冷的目光扫过两个吓毛了的朝鲜人,“那么贵团就难逃嫌疑了”

“大人……”任添年一下站起来,掏出手帕擦汗道:“方才我们没对大人说实话,确实有个官员和他的仆人没回来,那官员就叫金英泽……”

“为什么不说实话?”王贤向前一步,逼视着任添年。

任添年被威压得倒退一步,膝窝撞椅子边缘,不禁一屁股坐下,汗如雨下道:“金英泽帮着崔成泽建灯山一事,我们是知道的。昨夜大火是先从崔成泽那里燃起的,我们也有人看到了。回来一禀报,我俩都吓坏了,唯恐天朝怪罪,才一时糊涂,商量着装作不知。”

“大人,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李茂昌也忙着解释道:“前番吕婕妤的案子,已经惹得皇帝对我们朝鲜不快了,这次要是再牵连进来,皇上肯定要降罪的”

说完两人竟一齐给王贤跪下,请罪道:“我们错了,不该欺瞒大人,求大人搭救”

“我怎么搭救?”王贤面无表情道。

“不要把之前的话禀报皇上……”李茂昌小声道:“还按大人所说,我俩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

“这样啊。”王贤神色飘忽道:“是不是晚了点?刚才你们说不知情,本官还可以不深究。现在二位都承认了,我要是还不知情,岂不也是欺君?”

“求大人垂怜”两人竟向他磕头开了,“这里并没有别人,我等必然为大人保守秘密。”

王贤侧过身去,不受他们的大礼,“快起来,二位怎么说也是皇亲,不要乱了礼数。”

“大人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两人是怕极了,对朝鲜国来说,头等大事就是服侍好大明,让大明高兴,朝鲜的日子就好过,就没有人敢欺负他们。前夜发生的事情,却极可能搞砸了朝鲜君臣辛辛苦苦的经营,只要一想到本国将要遭到天朝的非难,两人就觉着天都要塌下来了。

其实他们从前夜到现在,都一直处在惊恐失措中,他们原先在朝鲜国,也不过是微末小官,只是因为女儿得以骤贵,之后一直富贵安泰,根本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否则也不会心存侥幸,扯谎说所有人都在。要是两人一上来就承认,那金英泽主仆至今未归,他们也在寻找,便可一推三六五,王贤还真不好办。

可惜没有如果,他们一上来就被抓住了把柄,在王贤这种高手面前,自然溃不成军。

见火候差不多了,王贤才一脸为难道:“你们让我好生难办,这样吧,你们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我,咱们想个法子,看看能不能弥补过去。”

见王贤终于松了口,两个朝鲜官员这才爬起来,连声道:“保证知无不言,知无不言。”

“那好,我问你们。”王贤沉声道:“这金英泽是个什么身份,和吕家有没有关系?”

“吕家?”两人登时又中了一箭,心里暗叫道,原来人家什么都猜到了,果然不愧是天朝的锦衣卫,世上没有能瞒的了他们的事儿

“就是原吕婕妤之父吕贵珍家。”王贤道。

“有……”两人哪敢再隐瞒,李茂昌忙小声道:“金英泽是吕贵珍妻子的侄子。”

“果然。”王贤露出了然的神色道:“那金英泽暗中调查吕婕妤的案子,是为了给姑母家伸冤了?”

“是。”任添年点点头道:“吕婕妤案发后,皇上震怒,令我们大王处罚吕家,原本很兴盛的吕家,一下就倒了。”

“那金家受到冲击了么?”

“金家自然也受到牵连了。”任添年道:“原本金英泽已经是翰林,下一步大王就要重用他了。结果因为他姑母的事情,被派了闲职,一下就仕途无望了。”

“那也不需要纵火泄愤吧?”王贤却不信道:“他不要在朝鲜的家人了?

“这,就不知道了……”两人摇头道。

“你们又想撒谎。”王贤面色转冷道:“他身边是不是还有吕家人?”

“啊……”两个朝鲜人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看着王贤,心中狂叫道,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你们国王对皇上的旨意,又一次阳奉阴违了。没有将吕家人全部处死”王贤冷哼道:“以为锦衣卫不知道么?”

两个朝鲜人又坐不住了,满头大汗解释道:“当时也不是正式的旨意,皇上只是派使者说了句,‘吕家人也不必在朝鲜出现了。,我们大王仁慈,却也不敢违背皇上的圣意。当时吕贵珍已经病死,王上只赐死了他的妻子,后来他儿子不知所踪,我朝也一直在追查,只是杳无音讯。”打死他们都不敢承认,其实他们是知道吕婕妤的哥哥,扮作金英泽的仆从也在使团中。当时两人苦求他们,说只是想来京城暗中查找证据,为吕婕妤平反。他们俩本来耳根子就软,又觉着若是真能为吕婕妤平反,对本国也是件大好事。在取得二人绝不牵连使团的保证后,便一时心软答应下来,谁知竟酿出这等祸端

“金英泽的身边,一定有吕家人,应该是吕婕妤的兄弟。”王贤却笃定道:“只有吕家人有纵火的动机,我想二位不否认吧”

“是……”两人如何能否认呢?否认就是说其他朝鲜人也有纵火动机了,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王贤竖起食指,目光炯炯道:“他们现在在哪儿?”

“这就真不知道了。”两人无奈摊手道:“事发之后,他们就再没回来,我们也不知他们去了哪。”

王贤看看二人,不像是作伪,再想想两人若是潜逃,肯定不会把去向告诉任何人。但他还是问了句:“其余人知道么?”

“白日里问过了,都说不知道。”两人摇头道。

“带我去他们的住处看看。”王贤默然道。

“大人请。”两个朝鲜官员忙领着他穿过几道门,到了官员住宿的客房,指着倒数第二间道:“他们主仆二人住在这里。”

“开门。”王贤道。

“上着锁……”李茂昌的字还没出口,就见一名侍卫一脚踹在门上,锁鼻子立马崩断,大门洞开。李茂昌咽下口吐沫,“呃,上差请进。”

闲云和吴为先进去转一圈,待确认没有危险,才点亮灯光,请王贤步入。

王贤进得房中,见是个套间,里头摆设简单,物品摆放整齐。

“搜一下。”王贤一声令下,侍卫们便开始翻箱倒柜,不一会儿,便把个好好的房间,翻得一片狼藉。

“大人,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搜查的结果令人沮丧:“所有带字的东西都烧毁了,就剩几件衣服了。”

“烧毁了么?”王贤露出玩味的笑容道:“果然是做贼心虚呢。”说着看看身后一个样貌俊俏的小侍卫道:“小师傅,看你的了。”

“小贤贤,你终于想起为师来了。”那侍卫横了王贤一眼,声音清脆悦耳。看得两个朝鲜人一阵惊叹,原来这位王大人也好男风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