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选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朱六这话,王贤这个郁闷啊,就好比你苦苦追求来一个美女,结果到手才发现其实是个伪娘,那种遭遇假冒伪劣的感觉,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儿,似笑非笑的望着朱六道:“十二年前也是这样么?”

“十二年前啊……”朱六眼中露出回忆之色,有些得意道:“自然不是的,当时皇上重建锦衣卫,我们八兄弟各个身居要职,他纪纲虽然是都指挥,却也要看我们的脸色。可惜……”说着愤恨的咬牙道:“可惜我们终究是群武夫,耍心计比不了纪纲那个喝过墨汁的,被他拉拢分化,各个击破,五个兄弟被迫调离了锦衣卫,就剩我和四哥、九弟还在坚守。”

“九爷好像不太得志。”王贤想到当年牛逼拽拽的朱九爷,竟然成了自己的属下,就一阵阵的……暗爽。

“何止是他,我四哥虽然贵为同知,也跟我一样被架空了。”朱六叹气道

“看来纪都督还真有一手。”王贤有些头大道。

“那是自然,不然能十几年屹立不倒?”朱六苦笑道:“不过这事儿怨不得别人,是我们兄弟觉着跟着皇上打下天下了,应该好好享受享受,当时又是光会打仗的武夫,让人家坑了还对人家感恩戴德,等到反应过来,想要反击时,已经被人家捏住卵蛋,动都动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王贤头更大了,他岂能听不出,这老货是在暗示,没法明着帮自己。不禁有些火大道:“感情我这趟,要无功而返了。”

“不会不会。”朱六忙摇头笑道:“我之前对纪纲还算恭敬,所以他一直对我也算客气,是这二年,他那帮徒子徒孙爬上来之后,才开始架空我的。”说着冷冷一笑道:“不过老夫这十二年,也不是光吃于饭了,北镇抚司的大官小吏,还大都是我那时候提拔起来的,虽然现在不敢明着帮我,但锦衣卫里有个风吹草动,还逃不过老夫的耳目。”

“那就好”王贤心说,这些成了精的家伙果然没一个好想与的,亏我刚才差点以为丫就是个武夫。便沉声问道:“昨晚火场上,他们在找什么?”

朱六爷赞许的看他一眼,笑道:“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

王贤羞羞的摸摸鼻子,这是今天第二个说这句话的了,看来自己确实有点名气了……他是当局者迷,又一直没回京,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名声有多大。山西一局,被朝野视为汉王对太子最后的绞杀,谁都觉着大局已定,太子根本没指望了……想想也是,太子党的骨于几乎被皇帝一网打尽,最后只好让个毛头小子上阵。在当时朝野看来,太子这一仗能赢了,那才叫见鬼呢

结果就真见了鬼,这个横空出世的王贤,几乎以一己之力压制住了晋王,把山西官场一网打尽,为太子洗清了冤枉。又转身奇袭广灵县,以少胜多逼降了白莲妖人,既为太孙洗刷了九龙口之耻,又为太孙赢得了仁德的美名。这差事办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以至于朝野纷纷打听,这个王贤到底是哪来的神仙?有道是出名要趁早,他不到二十岁的年纪,更给他罩上一层夺目的光环。也就是他自个还没意识到,自己已成了大明朝新鲜热辣的当红炸子鸡。名声好比三年一出的状元了。否则皇帝也不会将北镇抚司交给他,毕竟哪怕是圣心独裁的皇帝,在用人上也要讲个资格。

“昨晚他们在找人。”朱六证实了王贤的猜测,进一步爆料道:“在找几个朝鲜人。”

“朝鲜人?”王贤神色一凛,“这么说,昨夜的火灾不是意外了?”

“不是也是。”朱六淡淡道:“说不是意外也对,是因为火是被人为引燃的。说是意外也对,因为谁也没想到,会突然起风,火势一下就蔓延开了。”

“谁放的火?”王贤心说,自己这步棋果然走对了,朱六虽然不能或者说不愿直接帮自己,但他肚子里料,就足够为自己指点迷津了。

“这真不好说,反正不是锦衣卫于的。”朱六道:“起火时我就在五凤楼上,别人都在看天上的烟花,我却一直盯着现场,看到火是从一座灯山烧起来的,而且火势之大,超乎想象,应该是用了相当多的硫磺、硝石、火油之类的玩意儿。”顿一下,他决定实话实说道:“后来我下去看了下,那座灯山都被烧成灰了,而别的灯山框架仍在。”说着看看王贤道:“而那座灯山我查了下,是一个叫崔成泽的朝鲜商人所立。”

“又是朝鲜人?”王贤不动声色道:“和锦衣卫要找的朝鲜人,是一伙么

“不是一伙,但关系很密切。”朱六缓缓道:“锦衣卫要找的,是从使团失踪的一个朝鲜官员,和他的几个下属。而那个朝鲜商人崔成泽,已经在大明定居十几年了,否则也不会通过应天府的审查,允许他在御前街上立灯山。”说着有些幸灾乐祸道:“元宵节立灯山,已经成了那些富商大户炫富比富,讨好皇上的法子了。其实这种非我族类之辈,按说在大明多少年,都不该相信他。薛正言那种书呆子,才信什么狗屁夷入中国则中国之,,不过这个不倒翁这下应天府尹是于到头了。这场大火他责任可不小。”

说起来,王贤是愈加佩服那薛府尹了,应天府一来审查有漏洞,二来允许设立的灯山太多太密,都是引发灾难的原因,薛府尹肯定知道逃不脱于系。但他却丝毫没有惊慌,更没有隐瞒,反而积极帮自己破案,一点没想过推卸责任,甚至都没开口请王贤帮着开脱,难道这就是士大夫的风骨?无论如何,比之山西群鼠,实在是天上地下。同样是读书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朱六爷侃侃而谈,不知不觉已经与开头王贤见到的粗鲁武人形象截然不同了,显然刚才是装出来哄王贤的。不过王贤也没工夫跟他计较,听他继续道:“这场火应该跟崔成泽没什么关系,锦衣卫上门时,他一家老小还都蒙在鼓里呢。这家伙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连儿子都不顾了。”

“那个失踪朝鲜官员呢?”王贤追问道。

“老弟,咱不提这茬行不?”朱六爷目光怪异的看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不是老哥不想告诉你,而是为你好。”

“我了解。”王贤点点头道:“不过,您姑且说之,我姑且听之,要是真不能听,我就当没听见,可好?”

“成,那就当我给你讲了个故事吧。”朱六爷端起酒盅呷一口,他受说书的毒害太深,就差没拍个惊堂木了。“这事儿还得从七年前说起……”

“噗……”王贤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苦笑道:“六爷,您这摆龙门阵呢?咱长话短说成不?”若是平时,他倒很喜欢听点密闻八卦之类,但这会儿时间紧迫,还有两天时间就得交差了啊

“那我简短截说。”朱六爷怏怏道:“永乐六年,今上派内侍黄等人出使朝鲜,命朝鲜国王广选美女,以充后宫。于是朝鲜国王下令全国禁止婚姻嫁娶,大选美女,以备进献。起先,朝鲜上下没人愿意把女人送到万里之外的金陵当宫女的,因此挑上来的都是些平庸女子……”

王贤这个郁闷啊,这哪有一点简短截说的意思?不过这事儿也确实挺带劲——我中国皇帝一声令下,朝鲜人就全国不能结婚,乖乖进献美女,还真是霸主风范。虽然自己享受不到,也有点大国骄民、与有荣焉的意思呢。

便听这老货继续抑扬顿挫道:“结果惹得黄大怒,把朝鲜国王臭骂一顿,责令他重新挑选。那国王一看天使发怒,吓坏了,这才动起来真格的。命各道官府加大了选拔力度,同时通告各地官府,无论官职大小、爵位高低,都统统要把女儿送到官府过目,如有姿色,一律送选上来。倘或躲藏或用针灸、断发、贴药等方法逃避挑选的,一律处死。”

一个鸡飞狗跳。,王贤发现自己对朱棣的好感,竟因此一下增加了许多。这他妈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

“总之这一次,是把朝鲜国的美女搜罗净了,送到国都让黄他们再精挑细选,最后挑了五个绝色美女出来。”朱六爷虽然对皇帝忠诚无比,但提起那五个朝鲜美女,还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道:“当时我去辽东迎接的,冒昧的见过这五位娘娘真容,那真是……各个天仙一般,可把宫里的娘娘们都比下去了。”说着又赶紧为大明的女子解释道:“这可不是说大明的女子不如朝鲜美。而是皇帝在国内选秀女,国内百姓一样很抵触。圣上仁德,不愿意强迫,结果选上来的虽然都是美女,但比起这五个朝鲜国最漂亮的女子,就不够看了。”

王贤点点头,心说怪不得清朝末年的妃子都那副鬼样子,原来是皇权不彰,下面人敷衍的厉害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