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六章 惊诧莫名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30    作者:三戒大师

且不说王贤在御前街上装逼失败,单说皇上命他掌镇抚司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京城。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皇帝也没有刻意保密,自然被那些耳报神急报给各自的主子。

“什么?”此时朱高煦正在朱高燧的别业里吃酒,闻言登时摔了杯子,“父皇竟然把镇抚司给了老大”

“大哥少安毋躁。”看着自己珍藏的北宋瓷杯被摔得粉碎,朱高燧不禁嘴角抽搐,暗下决心,以后这丫再来喝酒,给他用最便宜的粗瓷杯。忙劝道:“这并不太意外,当初皇上升王贤为锦衣卫镇抚,应该就有这个打算了。”

“为什么,父皇要把这么重要的差事给老大?”朱高煦焦躁道:“北镇抚司被老大抓在手里,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

“应该是父皇给我们的教训丨”朱高燧那俊秀的脸上,挂起一丝苦涩道:“山西这一局让老大逆转过来,看来父皇又对咱们不满了。”

“你是说父皇是不是,”朱高煦登时变了脸色:“察觉到是咱们……”

“父皇不可能不起疑心的,”朱高燧看看二哥,心中一阵冷笑,父皇怀疑的是你,不是我面上却宽慰道:“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父皇也只是一闪念而已,不然山西的案子不会这么算了。而且这次的安排也能看出,父皇还是很爱护二哥的。”

“屁……”朱高煦嘟囔一声道:“让那个王贤掌握了北镇抚司,咱们的苦日子就来了。”

朱高燧呷一口杯中的美酒,淡淡一笑道:“二哥也说了,前提是王贤掌握了北镇抚司,这是不是还得问问纪纲答不答应?”

“嗯……”朱高煦闻言终于转怒为喜道:“是啊,哈哈,纪大葱要是连闯到他虎穴的独狼都于不掉,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纪纲是山东人,吃饭离不开大葱,和他吃了几次饭,朱高煦便给纪纲起了这么个外号。当然这外号也只有朱高煦敢叫,别人还没活腻歪。

“让纪纲他们去折腾吧。”朱高燧拿来一个新杯子,给朱高煦重新斟上酒道:“咱们看戏不好么?”

“嘿嘿,嗯。”朱高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混没发现已经换成了普通的白瓷杯,还赞道:“这酒杯大,喝起来才过瘾。刚才那个指头肚大小,忒没劲了

“……”朱高燧那叫一个无语,强笑道:“那以后都给二哥用大杯子。”

“正合吾意。”朱高煦欢喜的点点头,吃了几盅,表情又沉重起来道:“老三,你说父皇不会就此偏向老大吧?”

“哈哈哈……”朱高燧大笑起来,却没有豪爽的感觉,反而声如风铃、颇多妩媚。“老大和父皇的龃龉,那是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头呢”

“怎么讲?”朱高煦每次听他这么笑,都起一身鸡皮疙瘩。

见他这副表情,朱高燧有些不开心,朱高煦赶忙忍着不适拉住他的手道:“老三快告诉哥哥。”

朱高燧这才娇嗔的横他一眼道:“二哥没听过那个传闻么?”

“什么传闻?”

“父皇有迁都北京之意。”

“迁都北京?当然听说过,不过怎么可能?”朱高煦摇头笑道:“那些公卿大臣都已经在金陵安家两代,如今天下太平,谁不想在花红柳绿的江南声色犬马,把都城迁去北京那个风沙苦寒之地?怕父皇也办不到吧。”

“呵呵,是啊,父皇也不能一意孤行,还得从长计议。”朱高燧有些幸灾乐祸道:“说起来父皇也是狡猾狡猾的,知道这是个得罪人的事儿,所以先不会亲自出马,而是要让人替他表态。”

“那这个人可够惨的。”朱高煦呵呵笑着,一愣神道:“不会是老大吧?

“正是老大。”朱高燧笑道:“据可靠消息,老大最近愁得都瘦了,年都没过好。”

“哈哈哈哈,那头肥猪能瘦了好啊。”朱高煦满心的幸灾乐祸,阴霾一扫而光道:“这下老大多少年装腔作势,攒出的好名声,非得全砸在里头不可

“是啊。”朱高燧笑道:“以老大那个面瓜性子,这差事保准办砸了,你说到时候父皇会怎么收拾他?”说着与朱高煦一碰杯道:“所以我们啥也别愁,冷眼旁观就好。”

“嗯,还是老三你有见地,让哥哥彻底宽心了。”朱高煦深以为然道:“不瞒你说,哥哥我这个年,也过的十分堵得慌,早该来跟老三你聊聊了。”

“就是,二哥没事儿的时候,从来不会想起我这个可怜的弟弟。”朱高燧横他一眼道:“我听说二哥府上下人的屁股,都被打开花了,可把人心疼坏了。不是我说你,打哪不好,非要打白花花的屁股。”

“好好好,以后不打了就是,都给老三你留着”朱高煦忍着恶心解释道:“我那不是上火么,辛辛苦苦谋划一场,全给朱瞻基那兔崽子做了嫁衣。

“这次估计是朱济演那老西儿放水了,不然朱瞻基那么玩,只有死路一条。”朱高燧不在意的笑笑道:“不过这无关大局的,还是那句话,关口是老大,老大一倒,朱瞻基也就跟着完蛋了。”

“朱济演这个王八蛋,翌日我登基,第一个捏爆他的卵蛋”朱高煦恨恨道。

朱高煦兄弟毕竟不是切肤之痛,还有心情扯东扯西,那边纪大都督的宅子里,气氛就完全不同了。

纪纲位于夫子庙的宅邸,气度宏伟,比王府还大,据说是南京城风水最好的地方,当初纪纲请张天师看过,说这里下宅子紫气东来,可保家宅免受刀兵。纪纲便巧取豪夺,将周边几十户人家悉数迁出,建了这座大都督府。

此刻在府中正厅中,坐满了他的徒子徒孙。原本朱六被从北镇抚司大掌柜的位上整下来,纪纲这帮子爪牙,为这个能作威作福的位子,争得是头破血流,互相暗中使绊子不说,甚至发生过斗殴,闹得纪纲年都没过安生。

这下好了,听说空降个外人来当北镇抚,这帮家伙全都傻了眼,跑到纪纲这里求真相。

目光扫过一群不争气的子侄党羽,纪纲终是垂下眼睑,缓缓点头道:“不错。”

“啊”众人登时坐不住了,纷纷起身道:“大都督,您怎么能眼睁睁看看,咱们的地里长出别人的庄稼呢”

“皇上一道旨意下来,本座有什么办法?”纪纲黑着脸骂道:“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动朱老六,不要动朱老六,你们就是不听,以为把他挤走了,北镇抚司就是你们的了这下怎么样?你们以为他十三太保是吃素的?”

“老祖宗,十三太保都是老黄历了。”说话的是李春,北镇抚司的副镇抚,也是鼓捣朱六最卖力的一个。

“你闭嘴”纪纲啐一口道:“知道什么叫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么?十三太保是皇上为燕王时的侍卫,论资历比我还早靖难死了五个,剩下八个便随我重建了锦衣卫我知道他们心里只有皇上,始终不跟我一心,却也不敢明着对付他们,用了十年时间,才把他们的势力清除的差不多。”说着很是生气道:“就剩个朱六还掌着实权,本来本座已经把他拉拢的差不多了,结果你们这群不能容人的东西,终于把他给逼走了,人家临走能不摆咱们一道么”

众人听都督这样说,知道结果已经不能改变了,都郁闷的不吭声了,好一会儿,一个带着怨恨的声音响起,“他王贤算个什么东西,把他扶上龙椅就能当皇帝么”

“就是”众人一下又来劲了,七嘴八舌道:“锦衣卫是咱们的天下,他一个外来户能顶什么事儿?咱们齐心协力,非把他整得渣都不剩”

刚才还争得头破血流,恨不得掐死对方的一伙人,这会儿又同仇敌忾起来,不知道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纪纲却眉头紧皱,看看庄敬这位麾下第一智将,庄敬会意,咳嗽一声开口道:“那王贤不是一般角色,大伙儿切不可大意”

“管他是什么玩意儿,来到咱们锦衣卫的地盘,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也得卧着”众人却不以为意的叫嚣起来:“张永不比他的来头大,功劳高,原先也号称智将,还不是被老祖宗整得屁都不敢放”

说到张永,纪纲嘴角也忍不住挂起得意的笑。那张永是将门之后,太子妃张氏的亲哥哥,靖难时跟随燕王参加取大宁、激战郑村霸等战役,立有战功,授义勇中卫指挥同知,永乐登基之后,跟随太子守北京。不久,又随太子来到南京,任锦衣卫都督同知,位在纪纲之下。起先,张永自恃出身、资历都比纪纲这个废秀才强得多,又身为皇亲国戚,一直不服纪纲,想和他掰掰手腕。却哪里是纪纲的对手,最后被纪纲整得灰头土脸,险些小命不保,自此再也不敢逞能,在锦衣卫已经毫无存在感,大伙不提,纪纲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