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四章 你是谁的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30    作者:三戒大师

“臣……”王贤心中苦笑,这话问得,我敢说个‘不,字,就是欺君之罪。只好硬着头皮道:“臣敢发誓,所奏句句属实,绝无欺瞒。”

“真的么……”朱棣的目光有些游离,声音却愈发冰冷。

“千真万确”王贤把心一横,昂着头道:“臣少不更事、才疏学浅,蒙陛下错爱,委以重任,唯有肝脑涂地、再所不惜,又怎会欺瞒陛下”

“你欺瞒的还少么?”朱棣陡然大怒,横眉竖目道:“朕问你,张春是怎么死的?”说着上前一步,声音如从九幽地狱刮来的阴风,让王贤一下又通体冰凉。这个杀人百万的皇帝,一旦目光阴沉下来,周身仿佛都弥漫着红色血腥之气,寻常人能被活活吓死,王贤这种胆大包天之徒,都差点吓尿裤子。

人的名树的影,朱棣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一言不合把他推出去剁了喂狗都是,真如喝水般简单。更何况王贤在山西做的那些事儿,较真起来可不正是欺上瞒下、内外勾结么。

但恐惧归恐惧,这一关还得过呀,王贤咬破嘴唇,清醒了一下道:“臣已经禀告过了,根据他留下的遗书和现场勘探,臣相信他是自杀身亡。”

“他为什么要自杀?”朱棣冷冷追问道。

“他勾结贼人、贪污军粮、害得大军断粮,实乃罪不容诛,自知罪责难逃

“你还未曾审问他,他就知道罪责难逃了?”

“山西官场贪墨横行,他这个布政使罪责难逃,可能知道自己就算不招,这辈子也完了,才动了自杀一了百了的念头。”

“你能完全排除他杀的可能?”朱棣冷声问道。

“臣不能,但堂堂布政使衙门,府中守卫森严,臣不认为有哪种高明的刺客,能不留痕迹的将他杀死在书房中”王贤横下一条心,揣着明白装糊涂到底了。

“武断”永乐哼一声,好一会儿才冷声道:“你就从没想过,是有人逼死了张春?”

“想过”王贤毫不犹豫道,诚实答道。

“想过是谁?”朱棣目光闪烁道。

“臣想过晋王、汉王、赵王、纪都督、甚至太子殿下……”王贤大声报出一长串名字,把有能力于掉张春的人说了一遍,结果等于没说。

“为什么不追查下去?”见他要耍滑头,永乐朱棣的声调严厉下去。

“臣不敢。”王贤的头又磕了下去,大声道:“臣也无能为力。”

如此坦率的回答,让朱棣不禁一滞。因为王贤这话无可指责,谁能要求一个小小的武官,去做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事?

“好一个无能为力,你还不到二十岁,就说这种暮气沉沉之言,实在让人失望。”朱棣面无表情道:“朕本是想借你的年轻锐气,好好破一破那些讨厌的魑魅魍魉,结果你却判了这么个葫芦案”

“臣少不更事、才疏德薄,有负圣望,”王贤赶忙磕头请罪道:“臣有失察之罪,请皇上处分”

“失察误国,也是重罪。”朱棣冷峻道:“可不是打两板子就能过去的

王贤深深叩首,心中拔凉拔凉,暗道乖乖隆地洞,看来最轻也是个回家种地了……

“你委屈么?”见他害怕了,朱棣走到他跟前,声音中带着玩味道。

“微臣不敢。”

“不敢,那就还是委屈了。不过也对,你救太孙、破大案、下广灵,样样都是大功,换在别人身上,早就封个伯爵了。”朱棣道:“可你现在才是个从四品的镇抚,还要被朕问罪了,当然会感觉特别的委屈。”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王贤突然抬起头来,大声道:“皇上如何处置微臣,自有皇上的道理,臣都乐于接受”

“这还像句人话……”朱棣那张冷峻的脸上,竟绽出一丝笑,他终于从王贤眼前走开,看着墙上那副踏龟持蛇的真武画像,王贤偷眼望去,发现画像上的真武大帝也是个黑脸汉子……与永乐皇帝竟有八分相像。不禁一惊,我擦,这是哪个拍马屁的,实在太不要脸了再仔细一看,画像左下角,赫然写着‘弟子孙碧云敬录真武大帝像。,

jj`碧云,不就是闲云和灵霄爷爷?,王贤恍然大悟,怪不得老道士混的风生水起,成了大明第一工程承包商,原来有这神仙级的马屁功夫啊。

“你在看什么?”朱棣一侧头,看见王贤在端详那幅画,不禁微微皱眉,就是朱高炽朱高煦在他面前,都大气不敢喘,这小子却敢四下乱看

“臣在看真武大帝的画像,常听人说吾皇乃是真武大帝转世,今日一见果然不假”见自己应该不会有事了。王贤渐渐克服了初见皇帝时的恐惧,又恢复了正常水平。

“哼,你懂个屁。”朱棣颇为受用,面上却冷哼一声道:“你知道朕为何有功不赏么?”

“臣不知。”王贤摇摇头,茫然道。

“该说你聪明还是糊涂呢?”朱棣问道:“你这山西之行,有什么感触?

“臣最大的感触,便是做人难做官更难,臣的道行还远远不够”王贤大声道。

“做人难,为臣难?其实都不难。既不做小人,又做好官做忠臣,这才难。”朱棣一反常态的与他推心置腹起来道:“太子对你有知遇之恩,太孙与你与兄弟之情,你在他们风雨飘摇之际,不愿背恩负义,为他们奔走经营,这就是不做小人,朕体谅你。”说着却把脸一沉,声音冷冽道:“可你不要忘了,你做的是我大明朝的官,不是太子的官,也不是太孙的官朕的朝堂,只要我的忠臣,不要那些食君之禄,却忠于别人的贰臣”

朱棣这话并不是诈唬王贤,而是真的生气了。因为他认为王贤是忠于太子,而不是忠于他这个皇帝的。想到一个臣子领着自己发的俸禄,却效忠别人,朱棣就无比愤懑。王贤表现的越优秀,他就越生气。这也是他为何一直打压王贤的原因。

永乐皇帝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震得王贤耳膜嗡嗡直响,王贤登时惊得面无人色。他刚夸了皇帝欲擒故纵,朱棣马上就让他领教了一番。要是方才一直持续高压,他还能顶得住,但朱棣故意让他看到希望,以为这下能过关了,却突然拿出杀手锏来,打得王贤措手不及、泪流满面,心防彻底崩溃。

皇帝乘胜追击,气沉丹田,声如洪钟道:“朕再问你最后一次,张春的背后到底还有谁”

王贤突然昂起了头,激昂地答道:“皇上,臣有肺腑之诚沥血上奏!”

朱棣紧紧盯着他,吐出一字道:“说!”

“皇上说的对,太子对我有知遇之恩,太孙于我有兄弟之情,臣乃一介草民,能得二位殿下恩遇,自然肝脑涂地、无以为报”王贤一脸激荡道。

“好,也算条好汉。”朱棣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赞道。

“但臣在遇到太孙之前,便已经是大明朝的臣子我自幼在县衙前的八字墙前,听知县大人宣讲忠君爱国的道理,父亲也时常耳提面命,让我要忠于皇上臣心里唯一的君,是皇上啊”王贤泪流满面道。

“两片嘴唇一碰,随你怎么说。”朱棣冷冷道:“你当朕是可以哄来哄去的孩子么?”

“臣绝非哄骗皇上,臣有证据的”王贤大声道。

“什么证据?”朱棣一愣。

“臣请皇上恕臣无礼。”王贤道。

“可以。”朱棣点点头,他还不知道这玩意儿也有证据,还真有点好奇。

王贤便解下腰带,去解官袍的扣子,羞得宫女们纷纷侧过头去,太监们也暗暗偷笑,莫非这小子要给皇上跳一段裸舞,表示忠诚?

在皇帝讶异的目光中,王贤露出结实的上身,然后转过身去,只见他背上刺着拳头大的两个字——君,

皇帝一看,先是两眼瞪大,然后忍不住噗嗤笑了,骂道:“快穿上衣裳吧,谁给你刺的字,歪歪扭扭的,真丑。”

“家父读书不多,但忠义之心不落人后”王贤赶忙把官服重新穿好,正色道。心里却暗暗叹气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昨夜老爹要给自己刺字,我还一百个不愿意,想不到转天就用上了,真是不服都不行……只是您老明知道自己老花眼还逞能,能不能上街请个师傅来刺得漂亮点啊

王贤此言一出,一个没读过什么书,却忠心耿耿的老人形象,一下子浮现在朱棣眼前。虽然这说明不了什么,但却让皇帝对王贤的印象,大大改观……毕竟这还是个血统论的年代,人们都相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你没让你父亲失望么?”朱棣玩味的望着王贤。

“臣再愚鲁也知道,太子太孙对臣的恩情,是私。效忠皇上是公臣说做人难做官难,其实就是在说,公私分明真的很难。但臣又岂敢因私废公?”王贤见老爹的招数奏效,大为振奋道。

“你说你从未因私废公?”朱棣顿感不悦道:“你在山西于的那些事儿,难道不是为了庇护太子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