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三章 王父刺字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30    作者:三戒大师

昨夜一家人见面,天已经很晚了,说了会儿话便该各回各房睡觉,老爹却非拉住王贤,要他今夜陪自己睡。这一决定不仅让王贤十分郁闷,连老娘和银铃等人都看不下去了,‘死老头子,什么话不能白天说?非得打扰人家小两口团聚?,

“女流之辈懂什么?”向来耙耳朵的老爹,却吹胡子瞪眼起来,王贤虽然很想安慰惊魂未定的妻子,但看父亲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有什么事儿。便嘱咐银铃和灵霄今儿陪着林清儿,自己和父亲到书房去了。

到了书房,老爹亲手泡了浓茶,王贤不解道:“爹不打算睡觉了么?”

“不睡了,有个事儿没于,睡觉都不踏实。”王兴业从抽屉里拿出个木匣子,下令道:“你到床上趴下,然后扒了上衣。”

王贤瞅一眼那匣子里头,笑道:“爹什么时候学会针灸了?”

“针灸个屁。”王兴业眯着眼道:“老子要给你刺字”

“刺字?”王贤瞪大眼道:“为啥?”

“你心里不担心么?”王兴业一边调配着匣子里的药粉,一边眯着眼道:“反正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

“你现在是大人物了,按说你爹我那点在衙门厮混的经验,已经教不了你……”王兴业有些唏嘘道。

“瞧爹说的,您过的桥,比我走得路多,吃的盐比我吃的米还多。”王贤忙恭维道。

“放屁,你当我是咸菜呢”王兴业大翻白眼道:“不过你爹我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我觉着你现在,跟《三国》上的杨德祖有点像。”王老爹的谋略水平,全来自罗老师的三国。十几年来反复看,早就能活学活用了。

“那是哪位?”王贤一愣。

“就是那个抖机灵的杨修。”王兴业道。

“那不一样吧,杨修是跟错了人。”王贤不以为然道。

“杀他的可是曹孟德,不是曹子桓。”王兴业幽幽道。

王贤登时出了一身冷汗,老爹旁观者清,还真是一针见血——自己整天替太子冲锋在前,表现越是出色,恐怕皇帝老儿就越不爽吧?

自己毕竟是当着大明朝的官,把皇帝摆在什么位置了?

想到那位杀人如麻的永乐大帝,王贤汗如浆下,止也止不住。

见儿子听进去了,王兴业很是欣慰道:“趴下吧,为父为你刺上几个字,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

“要给刺什么字?”

“总不会是‘到此一游,的,”老爹说着一针下去,痛得王贤险些哇哇大叫起来。

“别动,小心刺歪了。”老爹一把按住他,却有些心虚,唉,都说四十三过眼关,此言果然不虚,这老眼昏花的厉害……

第二天王贤才知道,昨夜午门外灯山起火,有仓促不及避而死者近千人,其中不乏达官贵人。听说连皇帝的爱将,刚在忽兰忽失温之战立下大功的都督同知马旺,都死在这一场,实在令人唏嘘。又听说皇帝以为是上天垂戒不德,惧而修省,令各衙门进送物件悉皆停罢,以纾民力。

王贤昨天一进城,就让人递了复旨的手本到通政司本来按规矩,钦差回京,应该到午门外跪等皇帝召见,但午门外成了火场,他只好在家候旨。本以为皇帝要斋醮的话,暂时不会召见自己了,谁知道当天下午便有传旨太监宣他进宫,王贤赶忙让人伺候穿上官服,骑马往宫门去了。

经过御前街时,应天府的官差和民夫仍在忙碌,那些烧成废墟的灯山已经拆除,他们在用热水和拖布,吃力的清洗着被熏黑的地面。王贤下了马,跟着传旨太监走到午门外,进了大内才松了口气。

那传旨太监暗暗奇怪,小声笑道:“人家进了大内都紧张,大人倒正相反

“下官昨天也在火场中。”王贤叹口气道。

传旨太监了然,点点头不再说话,带着王贤进入午门,过内五龙桥,入奉天门,穿过三大殿,最后直到把王贤绕晕,才在一座宫殿前停下。王贤感觉要是没人领着往外走,自己肯定会迷路的……

传旨太监让王贤候着,自个进去通禀,不一时出来领着王贤进去。进去前,他小声嘱咐道:“皇上最近心情不好,大人奏对时,不该说的千万别说。”王贤见他一脸恐惧的样子,感觉他不是在提醒自己,而是在央求一样,只好点了点头。

那太监这才领着他进了宫门,一进去宫门,就像步入另一个世界,那太监连头都不敢抬,走起路来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不只是他,那些侍立在殿内殿外的宫女太监,也都屏息静声,偌大的宫殿里针落可闻,那太监领着王贤进了宫殿,让他在一道纱幔前跪下,自己趋前轻声道:“万岁爷,王贤觐见。”

王贤立即在纱幔前叩首道:“臣钦差山西安抚使王贤,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里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个低沉威严的声音道:“进来吧。”

便有宫女将帘子拉开左右,王贤赶紧低头起身,进入内宫,再次跪下。

因为是在斋戒,永乐皇帝没有穿龙袍,而是穿着一袭印有龙纹暗花的松江棉袍,也没有坐龙椅,而是负手立在一副真武大帝像前。还没开口,那深沉凌厉的帝王之气,已经压得王贤心头突突直跳。

这还是王贤第一次和永乐皇帝近距离接触,之前见过两次,都是在阅兵和行军途中,隔着十几几十丈的距离,根本看不真切。但这位传奇大帝早已经在王贤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且不说从前那些真真假假的传说,单说王贤在富阳县那安逸的地头蛇生涯,就是被这位皇帝打破的……当然,皇帝哪知道他王贤是哪号人物,但帝王的一个念头,一道旨意,便会改变千千万万人的人生轨迹。王贤就时常想,要不是胡潆到富阳那一趟,自己也许还是那个欺上瞒下、假公济私的富阳小吏。当个数钱数到手抽筋、欺男霸女的地头蛇有什么不好?总强过现在这样站在风口浪尖,整日里心力交瘁强的多吧?

“抬起头来。”朱棣发话了,王贤赶忙直起身子,仰起脸来。终于看到了永乐大帝的真容……这就是口含天宪、手掌乾坤的永乐大帝啊靠,不就是个老年版的小黑子么。那张脸与朱瞻基活脱脱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多了太多的风霜之色,岁月刀刻,更有太多朱瞻基不具备的威严气度在那里。

王贤看着皇帝,皇帝也在好奇的打量着他,想瞧瞧这个被姚广孝看中的小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看来看去,也就是普通一人,朱棣才缓缓道:“山西这一趟,爱卿辛苦了。”

“尽忠报国,是臣的本分。”王贤忙道。

“听说你率军雪夜奇袭广灵,打了白莲教军队个措手不及,又剿抚并用,把十几万大军都束手无策的刘子进,一举拿下来了。”朱棣称赞道:“仗打得很好。”

“这一仗能大赢,上托皇上英明神武,中仗着太孙殿下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下靠幼军将士舍生忘死。”王贤忙谦虚道:“而且天佑大明,敌军正好发生内讧,让我天军这一仗容易了许多。”

“这跟朕英明神武有什么关系?”朱棣冷笑一声。王贤要是答不好,一顶须拍马,的帽子就扣上了。

“起先微臣并不明白,皇上为何迟迟按兵不动,后来到了山西,慢慢才体悟到圣意之高远,原来皇上是在欲擒故纵。”王贤忙道。

“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欲擒故纵法?”朱棣饶有兴趣的问道。

“皇上圣光如炬,一眼就看穿了白莲妖人是一群乌合之众,知道他们在危难之际尚且可以共存,一旦放松下来,必然内乱横生,守备懈怠。这时再进攻,自然可以事半功倍。”王贤一脸认真道:“微臣也正是体悟到一点圣意,才敢斗胆建言太孙殿下,出奇兵攻克广灵的。”

“哈哈哈……”朱棣放声大笑起来,虽然知道王贤是在拍马屁,无奈王贤这马屁拍得太舒服,让郁郁许久的永乐皇帝,心情舒畅了不少。

那些施礼一旁的宫人,心中暗暗松口气道,今天应该又熬过去了吧……

但他们显然低估了皇帝的阴晴不定,下一刻朱棣便敛住笑,冷冷道:“但你去山西是为了打仗的么?”

“臣是奉旨查办山西军粮案。”王贤心下一凛,暗骂道,难道不是你下旨让我参赞军务的么?不过对方是口含天宪的皇帝陛下,显然不是他说理的对象

“差事办得怎么样?”朱棣的眼里闪着寒光,紧紧盯着王贤道。

王贤后背一下就湿了,他就知道这事儿不能这么算完……山西的事情险些害得皇帝的大军饿死在草原上,光把个张春灭口就想完事儿,把皇帝当傻子了

“臣……已经将结案陈词奏明皇上了。”王贤感觉自己说话都变了调。

“王贤,敢当着朕的面发誓,”朱棣面无表情道:“奏章上的每一个字,都对朕绝无欺瞒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