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9    作者:三戒大师

等惊恐失措的人群散去,那水龙队才终于得以入场,讽刺的是,早先看起来恐怖无比的火势,这会儿已经小的不能再小,根本用不着那庞大的水龙,任其再烧一会儿,也就灭了。

救火已经不是水龙队和应天府的官差们的任务,他们开始神情沉重的收治满地的死伤者,见有小两口从一座灯山底下爬出来,官差们不禁精神一振,直夸他们命大在这满眼尸体的地方,能看到有幸存者完好无损,对每个人都是莫大的安慰。

林清儿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躲在王贤怀里瑟瑟发抖,王贤朝众官兵点点头,便要带着妻子离去。却见许多惊魂未定的百姓,又开始冲击官府刚设立的栅栏,哭喊着寻找他们失踪的亲人。

“看来二位现在走不了了。”一个水龙队的小旗,指着一辆大车道:“去那里歇歇吧,车上还有喝水,等人散了再家去。”王贤两口子灰头土脸,早就看不出身上衣裳的贵贱,不过这会儿是过年,又刚发生这种惨剧,官差的态度倒是很和气。

“嗯,多谢。”王贤揽着妻子便要过去,却见林清儿迟迟不肯迈步。“怎么了?“

“我腿软了。”林清儿低下头,她何止腿软,还一阵阵想呕吐。

“不早说。”王贤说一声,便打横把她抱起来。林清儿先是一羞,待发现四周到处都在救死扶伤,两人这样并不突兀,这才不挣扎了。静静靠在丈夫结实的胸前,她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

王贤来到那大车旁,便见地上已经躺满了伤号,大都是践踏碰撞受伤的,真正被火烧伤的寥寥无几,他不禁暗暗叹气。可这种事自己也无能为力,能保护好自个和妻子,就已经烧高香了。抱着妻子捡了个角落坐下,又用烟熏火燎的大氅,将她紧紧裹在怀里,不一会儿林清儿便在他温暖的怀里睡着了……王贤却缓缓转动目光,扫视着场中。只见除了应天府的官差外,还有许多锦衣卫在场中搜索,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在皇帝眼前发生了这种惨剧,纪纲肯定要给朱棣个交代的。

但王贤再细看时,却又有些奇怪,也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他感觉那些锦衣卫的举止有些怪异……按说对失火现场的调查,应该以过火的建筑为主,寻找失火原因才是。可他们却在不停的翻动尸首,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

那些锦衣卫不光搜查尸首,还来大车边上,将商号挨个查看一遍,待看到王贤时,那个锦衣卫总旗冷声道:“你怀里是什么人。”王贤眉头紧紧一皱,刚要去摸怀里的锦衣卫腰牌抖一抖,却听一声怒喝道:“混账东西,你敢跟镇抚大人如此说话”

那总旗登时变了脸色,镇抚这官职虽不算太高,却是锦衣卫独有的——锦衣卫南北镇抚司二位镇抚大人,分别是庞瑛和朱六爷,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一位土鳖似的镇抚大人来?

要是让王贤知道这小子如此腹诽自己,肯定要暴跳如雷,奶奶的,就算以貌取人,也不能在老子刚从火场逃生出来的时候取吧?

不过那总旗还是深信不疑,因为说话的乃是北镇抚司的镇抚大人,朱六爷

总旗忙不迭跪下请罪,王贤淡淡道:“不过是个闲职罢了,你去忙公务吧。”倒是出奇的客气。待那总旗一走,王贤看看朱六爷,也不起身,面无表情道:“多谢六爷解围。”两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之间恩怨可多了去了,那何常就是朱六爷从死牢里李代桃僵弄出来的,换了个身份回乡报仇,却被王贤直接弄死了。这往后深感被扫了面子的朱六爷,便一直想把王贤也弄死出气,先是让锦衣卫浙江千户所抓了他,后来王贤第一次进京,朱六爷又想抓他,但看到姚广孝的那串菩提念珠才作罢。

王贤看着朱六爷,对方也在看着他,朱六爷万万想不到,当年在自己眼里,如蝼蚁般的小人物,竟在短短数年之间,便跟自己平起平坐了。虽然很大原因是王贤成了姚广孝的弟子,但这小子本身也邪乎着呢……尽管后来都督大人的那帮爪牙跟王贤过招时,他都是在冷眼旁观,却也忍不住为这小子绝处逢生的本事击节叫好。

有本事的人只佩服有本事的人,虽然朱六爷跟王贤是敌对状态,却不妨碍他欣赏这小子。王贤不起身他也不生气道:“想不到老弟也落在这一场中,不过老弟鸿运当头,果然毫发无伤。”

王贤对朱六爷自然恨得牙根痒痒,但他现在已经修炼到口蜜腹剑的程度,淡淡一笑道:“能得六爷关怀,在下真是受宠若惊。”他这样说,即表示自己没忘了梁子,又没有关闭和解的大门,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

“呵呵,”朱六在王贤身边坐下,笑道:“你我现在是一个衙门的同僚了,关心一下也是应当的。”按说朱六应该四十五六了,但练武之人不显年纪,他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一副修剪得一丝不苟的美髯,不怒自威的样子一看就是手掌重权、久居上位者。这样的人和你称兄道弟,很难不令人生出受宠若惊之感。

“呵呵,六爷见笑了,我这个锦衣卫镇抚可是个虚职。”王贤自嘲的笑笑道。

“老弟才是说笑,我大明朝从没有虚职的镇抚。”朱六爷面色怪异的看他一眼道:“我这个镇抚要于到头了,八成就是老弟接班吧。”

“开什么玩笑。”王贤失笑道:“纪都督能把北镇抚司交给我?”

“呵呵……”朱六爷也不跟争辩,只是淡淡说一声道:“锦衣卫,终究还是天子的亲军。”说着便打住话头道:“这天寒地冻的,老弟还在这儿作甚?

“我倒是想回去。”王贤看看栅门处依然汹涌的人潮,无奈道。

“这有何难?”朱六爷哈哈一笑,吩咐左右道:“派辆车,送镇抚大人伉俪回府。”

“喏。”手下应一声,很快找了辆马车,请王贤两口子上车,王贤见再待下去,妻子就要冻出病来了,便也不推辞,扶着她上了马车。车门一关,十几名锦衣卫便在头前开路,来到栅门前。见是锦衣卫,官差压根拦都不敢拦,乖乖去打开栅门。

趁着栅门还没打开,一名锦衣卫总旗对外头想要趁机闯入的民众阴测测道:“擅闯者,全都下诏狱”就这一声,便吓得外头民众噤若寒蝉,乖乖让开一条去路,待栅门开了,锦衣卫便护着马车扬长而去。

没办法,锦衣卫诏狱的凶名实在太盛,京师百姓大都是从小被锦衣卫的故事吓大的……

王贤家离着御前街很近,不一会儿马车便到了府门前,一看到王贤从车上下来,府上的门卫便激动起来,也顾不上上前请安了,转身就朝院子里大喊大叫道:“大官人和二少奶奶回来了”

此是已是午夜,院子里却到处亮着灯,闻言老娘、银铃、侯氏、玉麝,一股脑全蹿出来,显然都还没睡呢。一看到小两口全须全尾回来,侯氏使劲拍腿,一脸庆幸道:“谢天谢地,二叔你两口子可算回来了,可把咱们给担心坏了

“你瞎担心个屁,”老娘却翻翻眼皮道:“我儿子是天上星宿下凡,有神仙保佑的”

“娘,还说大嫂呢。”银铃已经出落成大姑娘,再不能跟小时候那样黏在王贤身上,不过看她一脸洋溢的笑容,就知道她此刻的欢喜:“不知是谁把周大哥、吴大哥、孙大哥他们几位叫来,让他们帮着出去找人的”

“啊,他们去找我了?”王贤奇怪道:“我怎么没见到他们?”不过一想,在这京城非比太原,吴为他们找自己也得规规矩矩,不然惹出麻烦来,随便一尊神就能让自己吃不消。至少现在,有资格在京城嚣张的几伙人里,并不包括他王大人及其贵属下。

“灵霄也出去了,还有爹和大哥。”银铃道:“他俩非得也跟着去找,净添乱。”

王贤听了心中却暖洋洋的,命人赶紧去把他们寻回来。好在去的及时,要不闲云二黑等人非得跟不让他们进去栅门的应天府兵打起来。

待听说王贤好端端回府了,本来火气很大的众兄弟登时鸟兽四散,很多人正在家中跟媳妇战到半酣呢,有道是久别胜新婚,弟兄们还赶着回去二婚呢。

待王兴业和王贵,还有闲云灵霄回府时,王贤已经洗刷于净,换上老娘给做的过年新衣裳,朝老爹老娘磕头道:“爹娘,孩儿给你们拜个晚年,祝二老福寿安康、泰然自若。”

当儿子的不给父母磕头拜年,这还叫过年么?

“好好。”王兴业深深望着儿子,那张总是老不正经的脸上,此刻已经笑开了花:“我儿子回来了咱们老王家终于团聚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