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九章 回家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8    作者:三戒大师

翌日一早,队伍便启程南下,二黑和他新婚燕尔的妻子也在其列……昨日龙瑶是被堵着嘴、绑着手拜堂的,送入洞房后才给她松了绑。但一直到天亮,洞房里都没有丝毫动静,让冒着严寒在外头听墙根的王贤等人好生失望。

不过早晨新人拜别高堂时,龙瑶已经平静了不少,与老娘抱头痛哭了一场,又握着老爹的手,默然洒泪半晌……再看到朱美圭时,她面无表情的唤一声:“弟弟,你照顾好爹娘。”

“姐姐放心。”朱美圭笑道:“姐夫留下的钱,足够请好几个老妈子了。姐夫等天少稍缓和些,就派车接爹娘进京调养呢。”

龙瑶没有再说话,朝爹娘磕了头,便上了二黑牵过来的马。朱美圭将他们一直送到城外,才‘依依惜别,。待王贤等人走远了,朱美圭两腿一软跪在地上,使劲捶着胸口,又用力以头杵地,喉中还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嘶嚎声……

“王贤王贤,好一个王贤夺妻之恨、杀身之仇你真当我这个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啊”朱美圭瞳仁充血的低吼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十倍奉还的”

他亲王世子的身份虽然被废了,却依然是太祖皇帝的重孙,居然受此奇耻大辱,心里岂能不把王贤恨入骨髓?只不过他审时度势,知道万万不能跟这厮翻脸……他父子现在是逃犯身份,得罪了王贤只有死路一条,况且将来复辟重祚还得指望太子爷,王贤这样的小人,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就算王贤帮不上什么忙,却能轻易给他们搅黄了。三四年里,什么事都能发生,忍辱负重才是正办……

朱美圭发泄完了,也不再回城,一来他无颜再见龙长史,二来王贤这一折腾,他唯恐身份暴露了,便径直往东去了,他父亲朱济僖目下正躲在开封周王府中

待朱美圭离去,道旁树丛中转出几人,竟是之前先一步离开的王贤和闲云等人。

闲云有些不爽的质问王贤道:“你为何不让我击杀他?”

“你以为我不想弄死他?”王贤大翻白眼道:“但我上次杀了那替身,小黑子已经不太高兴了,这次要是再动这个真货……擦,朱家人可是龙种,不管咋地,咱们这些凡夫俗子都碰不得”

“怕什么,我保准做的于净。”闲云抱着怀中宝剑道:“让他死无对证。

“可是咱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挂了,太孙能不怀疑我么?这比我明火执仗的杀他更可怕。”王贤大摇其头道:“好了,就当他是个屁,放了他吧。”

“这总是个隐患。”吴为也不无担忧道。

“怕个球。”王贤翻翻白眼道:“俗话说了,褪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俗话还说,杀鸡焉用宰牛刀……”

“…”吴为一下明白了,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大人看洞庭水匪怎么样?”

“算了,过二年再说吧,”王贤摇摇头,叹道:“太孙让我来保护他俩的安全,还真是找对人了呢。”

“大人,您其实真没必要得罪他……”二黑和龙瑶他们不在场,吴为也就没啥好顾忌的:“女人多得是,二黑又不是没有龙姑娘就要出家当和尚,犯不着为他得罪朱美圭,将来传到太子和太孙耳中,也没啥好处。”

“传到太子太孙那没啥,老和尚说让我保持本色……我想来想去,自己的本色无非就是富阳街头那个小混混,县衙里头那个小吏,心狠手黑讲义气,除此之外一无是处。”王贤缓缓道:“我想老和尚的意思,就是让我由着本心去做,二黑比我亲兄弟还亲,我看他为了个女人糟践自己,就浑身难受,只能出手帮他搞定。”

“但是,这法子,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吴为苦笑道。

“嘿嘿,老子赶时间。”王贤翻身上马道:“还赶着回京陪娘子观灯呢,只好快刀斩乱麻了。”

“您这乱麻斩的”吴为无奈一叹,脸上渐渐现出笑容道:“倒也真妙。一下让龙瑶对朱美圭彻底失望,又保全了她的颜面。估计她过一阵子,就会跟二黑和好的。”

“那当然了,她要真不想嫁给二黑,咬舌头自尽就是了。”王贤冷冷一笑道:“到现在还好好的,日后能有屁事儿”心里又暗暗嘟囔一声贱人就是矫情……,

“只是,这龙姑娘是二黑的良配么?”吴为不无担心的问道。

“葡萄是酸是甜,尝过之前谁知道?”王贤不负责任的两手一摊道:“他想吃,我帮他摘了,至于是酸是甜,我可管不着,就这么简单。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这女人心机再重,跟丈夫成了亲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女人。”说着打马而去道:“行了,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走了

“就是,瞎操心什么。”闲云看一眼吴为,也打马而去道:“你自己还光棍一条呢。”

“我,我”吴为郁闷的打马追上王贤道:“难道你不是光棍么?”

“我爷爷已经为我物色好了女人,”闲云瞥他一眼,傲然道:“就等玄武宫观落成,便为我举办婚事了。”

“这倒没听你说过……”吴为道。

“你从没问过。”闲云道。

“好吧……”吴为闭上嘴,他忘了一条铁律……和闲云说话超过三句,必然被憋到内伤。

随后队伍飞快南下,一路上晓行夜宿,八十里一换马,终于在正月十七赶回了京城。此时的京城,仍是一片欢腾的节日气氛。在别的朝代,可能一出十五就过完年,但在大明朝,从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七夜,是持续十天的上元赏灯狂欢节

话说古代官员都是法定假日的,汉朝是五天一休,隋唐改成十日一休,而且每逢新年、冬至会多休息七天,除此之外,端午、中秋、重阳、还有皇帝的生日、如来佛祖的生日、老子的生日、孔子的生日也都放假。到了宋朝,一年假期还是有个几十天的,到了元朝就只剩下十几天,而到了本朝,千古劳模朱元璋同志,认为人应该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事业当中去……什么事业?当然是他老朱家的千古帝业了。所以休息就是浪费生命,继而影响到他成就帝业,所以朱元璋将法定假日缩减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三天

这三天分别是过年、冬至、皇帝的生日。除此之外统统都要上班,不许旷工。官员们也是人,整天上班不让休息,谁也受不了,等到朱棣当了皇帝,终于大发慈悲,给官员增加了假期,元宵节自正月十一起,给百官赐假十天,以度佳节。为了彰显盛世安康、歌舞升平,又命正月初八至十七为上元灯节,君臣百姓同欢。

王贤等人回京时,正是上元狂欢节的最后一天,也是最疯狂的一天……虽然还是白天,他们便感受到了浓浓的节日气氛,只见大道两旁,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龙灯、鹿灯、月灯、葡萄灯、栀子灯……虽然没有点亮,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灯下则是白日狂欢的人们,踩高跷、舞狮子、划旱船、耍把戏、放爆竹……锣鼓喧天,欢声满城

受到节日气氛的感染,众人虽然长途奔驰多日,一个个却亢奋的很,王贤一摆手,笑道:“都散了吧,出了正月再来报道。”众人欢呼一声,那些家在京城的便一哄而散,家不在京城的,也接班去耍了,只剩下周勇、闲云、吴为几个,护送着王贤回到了府上。

本来按说钦差回京是要交旨的,但现在是法定假日,不光衙门不上班,就连皇帝也休息,所以他得等几天才能进宫……话说要不是为了这几天假,他也不会狼奔豕突往京城赶……不就是想有空陪陪媳妇么……

门卫一见王贤几个骑马回来,使劲揉着眼睛,待确认没眼花时,赶忙把正门开了,又跑进去高喊道:“二少奶奶,二少奶奶,大官人回来了!”现在府上的老爷是王兴业,自然该称呼王贤二少爷,但王贤才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下人们称呼他为少爷,也不太合适,便以‘大官人,相称。

王贤听到这称呼,感觉有些怪怪的,奶奶的,老子可是纯良之辈,怎么跟西门庆一个头衔了。他实在没有自知之明,除了不像西门庆那样贪花好色,他坑蒙拐骗,哪一样也不比西门大官人差……

王贤进了轿厅,刚把大氅丢给家丁,让丫鬟用掸子拍打身上的尘土,便见一道绿色的倩影急匆匆来到,不是林清儿又是哪个?素来端庄的二少奶奶,万万想不到丈夫竟此时归来,万分惊喜之下,也不顾少奶奶的矜持了,小女孩般跑出来,一见果然是朝思暮盼的那个人,登时忍不住泪花飞溅,倦鸟投林般扑到他怀里,将万千相思化成喃喃一句:

“官人,我不是在做梦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