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八章 昏礼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7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说完,朱美圭便陷入了沉默,这条件相当丰厚,在目前来说,已经不能要求更好了。不过咋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啊,好像被人当猴耍了

他何其聪明,还能不晓得自己中计了?这才是太子真正的承诺吧之前王贤故意说得那么不堪,不过是为了产生落差,让自己降低心理期望,不再奢望更多痛快,继而轻易接受真正的安排。

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但他已经防线洞开、无法反击,只能接受……

“大人真是好手段怪不得能把山西搅个天翻地覆,自己还能全身而退”朱美圭竖起大拇指,服气了。

“哈哈哈,以德服人,以德服人么。”王贤也换上和蔼的笑脸道:“刚才多有得罪,殿下万望见谅。”

“那么说,龙瑶的事情,也是故意骗我了?”朱美圭怀着丝侥幸问道。

“龙瑶的事是真的,”王贤一下敛住笑道:“她和我兄弟是真心相恋,请殿下成人之美。”

“那谁来成全我?”朱美圭颓然道。

“大丈夫何患无妻?”王贤又苦口婆心的以德服人开了:“我听说诸侯结婚要告太庙行六礼,殿下也不想偷偷摸摸在乡下就把婚结了吧?”

“那是自然。”朱美圭点点头道:“我乃亲王世子,婚事乃国之大事。”

“我没记错的话,殿下今年应该已经二十了吧?”王贤又道。

“惭愧,虚度双十年华。”

“龙姑娘和你同岁,现在成婚已经算是大龄,再过个四五年,那都多大年纪了,殿下觉着当您的世子妃合适么?”王贤巧舌如簧,把朱美圭说得眉头紧锁:“对了,你们的婚约,是什么时候订立的?”

“是……我父子落难之后,我躲在龙长史家中,和龙家妹子私自定下的。”朱美圭神情竟变轻松了不少。

“私定终身做不得数的,殿下正好借此机会解除羁绊……”王贤给他出主意道:“待会儿我就不开口了,殿下来主动说,将龙瑶许配我兄弟,以您的身份,龙长史必不会反对,则婚约一事便这么揭过,殿下不损颜面,有情人也终成眷属,岂不皆大欢喜?”

“……”朱美圭咬牙寻思片刻,终是重重点头道:“好吧。”

王贤从密室出来,外面二黑迎上来,闷声道:“大人,咱们走吧。”

“离开这个伤心地?”王贤笑嘻嘻问道。

“大人这样不厚道吧……”二黑郁闷道。

“行了,最看不惯你这熊样,”王贤给他整整衣襟道:“儿女情长也得有个限度,咱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吃个饭再走?那不太让龙长史丢份儿了?”

那边躺在床上的龙潭听了,心说我啥时候准备管饭了?但人家话都出口了,他只好摆摆手,示意家人备饭。

都这个点儿了,自己做饭显然来不及,龙瑶忙取出银子,到街上叫了两桌席面来。这酒吃的莫名其妙,不仅请客的别扭,吃请的也尴尬……龙潭躺着,龙瑶不方便上桌,只能由她弟弟陪客,但这位龙兄弟显然不是陪客的料,一直低着头喝闷酒,你说客人们能感觉舒服么?要不是王贤一直不动声色,还得看二黑的面子,兄们肯定拂袖走了人。

“大人,我们吃好了,先退席了。”好容易捱到菜过五味,周勇几个终于忍不住起身道。

“急什么,再坐会儿。”王贤瞥一眼坐在主人位上的朱美圭道:“没见龙兄弟有话说么?”

王贤这一句,引得众人都望向朱美圭,朱美圭暗叹一声,端着酒杯起身,强笑道:“不错,在下确实有话要说。”

“有话快说……”众人大声起哄,没说‘有屁快放,就不错了。

“首先,在下感谢王大人和众位,这些日子对家姐的照拂。”朱美圭敬一杯酒道。

“这还像人话……”众人面色稍霁,小声嘟囔着饮下这一杯。

“再就是,”朱美圭一脸淡定道:“我听说在座的二黑兄弟,与家姐龙瑶情投意合……”

‘噗,二黑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众人也全都惊呆了,呆鹅似的看看朱美圭,再看看二黑,只有王贤还优哉游哉的品尝着豫菜美食

“弟弟,你瞎说什么”龙瑶也忍不住掀开帘子出来,又羞又急道。

朱美圭深深盯一眼龙瑶清丽的脸蛋,心痛的一抽一抽,面上却若无其事道:“男未婚女未嫁,两情相悦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姐姐于嘛要否认。”

“你……”龙瑶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

“所以,我和家父合计着,将姐姐许给二黑兄弟……”朱美圭说出这话,反而感觉一身轻松,暗道看来龙瑶果然不是我的良配。

“你胡说什么”龙瑶虽然刚才还在跟二黑‘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但此刻被未婚夫当面许给二黑,还是让她如三九天抱冰卧雪,霎时间手脚冰冷,牙齿打颤,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好了,姐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朱美圭满脸笑容道:“这也是父亲的意思,他老人家的身体你们也看到了。郑州和京城相隔两千里,来往一趟千难万难,我们不如就在这里定下来,让姐姐跟着二黑兄弟南下吧,也了了父亲一桩心愿……”

“好好好,太好了”刚才还一肚子怨气的众人,一下子从石化状态中转醒过来,高声的欢呼起来。纷纷上前给二黑敬酒,恭喜他得偿所愿。

二黑却回不过神来,摸着后脑瓜,问朱美圭道:“那啥,你可别胡乱开玩笑。”话音未落,却被王贤在桌下重重踢了一脚,瞪他一眼道:“什么那啥,有没有礼貌,叫小舅子。”

众人不禁暗笑,真新鲜,头一次听说要对小舅子保持尊敬的。

二黑却被踢清醒了,马上喜笑颜开对朱美圭道:“小舅子”

“唉姐夫”朱美圭也是一脸笑,浑然看不出刚被横刀夺爱。不过他的心理也好理解,只有这样才能堵住悠悠众口,也能麻痹自己。

“还不拜见岳父大人?”王贤又踢二黑一脚,二黑心说你不踢我我也清醒了,赶忙跑到龙潭的床前,咚咚咚三个响头,“小婿叩见岳父大人”

龙潭龙长史躺在床上,嘴巴翕动,手指颤抖,也不知是不是要被气死了。

“还有岳母呢,也要拜一下。”弟兄们起哄道。

二黑倒也听话,马上转向朝里屋门口,隔着帘子一边磕头一边大喊道:“娘,孩儿给你磕头了”

里头龙瑶的娘,是个极胆小的妇女,见是世子殿下发话,外头又有这么多活土匪,哪敢违拗?只敢隔着帘子小声道:“太急了吧。”

“老人家,这是冲喜啊,我看龙长史这病愈发重了,咱们赶紧给他们成婚来冲冲喜,说不定病一下就会好。”王贤大笑道。

“哦……”里面龙瑶她娘应了一声,似乎在埋怨自己为啥早没想到这法子

“好好好,就这么定了”王贤见状大喜,马上吩咐起来:“周勇,你赶紧去请先生写庚帖、请媒人来说亲。什么?还有必要么?当然有了快办不是简办,我兄弟可是头一次结婚,一步都不能省吴小胖,赶紧带人去备彩礼。什么,店铺关门了?砸开不是让你用脚踹,用钱砸,给双倍的价钱,就不信

他在这里噼里啪啦分配任务,那边龙瑶终于回过神来,朝王贤投来愤怒的目光,“是你捣的鬼”

“怎么新娘子还在这儿啊,赶紧带去化妆,待会儿要拜天地呢。”王贤不接她这茬,问里间龙瑶的母亲道:“听说河南姑娘都是自己做嫁衣,龙姑娘的应该已经做好了吧?”

“做好了……”龙瑶母亲怯生生答道。

“那就好,赶紧的,还愣着于什么,快扶龙姑娘进去啊”王贤瞪一眼几个粗壮的妇女,这是方才龙瑶去酒楼的工夫,他让周勇出去雇的。几个妇女便连拉带拽,把龙姑娘拖进了里间。

“大,大人,这合适么?”二黑看着龙瑶挣扎的样子,心下老不忍了。

“你给我闭嘴”王贤白他一眼道:“心里不知乐成什么样了,还在这而跟我装纯情”

二黑被一语道破心情,不好意思的低头退下。王贤啐一口道:“贱人就是矫情”听起来应该是骂二黑,但贱人好像一般形容女的。

众兄弟领命出动,一个个敲门砸户,跟抢劫似的,把个入夜静谧的郑州城惊醒过来。地方官府都被惊动了,派人过来查看……结果那些官差也被留下帮忙。郑州知州听说手下被扣本来勃然大怒,打算调兵围剿贼巢穴。但他又一打听,听说是王贤在为兄弟办婚礼,马上命人备上厚礼,赶着来参加婚礼。

结果一场半夜子时举行的婚礼,居然有百多位宾客道贺,办得热热闹闹,丝毫不显寒碜还有学究给这场婚礼洗白道,婚礼者,礼记曰昏礼,就是在晚上举行的我们白天举行都是乱礼法的晚上举行才对

对此王贤并不意外,因为这世上总不乏锦上添花之人。而今日的王二郎,已经不是昔日吴下阿蒙,而是大明朝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自然有的是上杆子添花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