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七章 以德服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7    作者:三戒大师

在龙潭家里,王贤不出意外的见到了扮作龙潭儿子的朱美圭,卸下易容之后,果然与那替身长得八九不离十,就连气质也差不多……说什么自带王霸之气,那都是瞎吹的,所谓气场不过是因其地位权柄而产生的光环,那些旧时王谢堂前燕,一旦飞入寻常百姓家,也一样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殿下。”见朱美圭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王贤不好再刺激这个落魄小子,拱拱手算是行礼道:“看到您没事儿实在太好了。”

朱美圭嘴角抽动一下,心说你这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惜我的好兄弟死在大人的手上了……”

“误伤误伤,一场误会。”王贤不好意思笑道:“当时他装得太像,我以为他要取我性命呢。”

“大人就那么肯定他是替身,难道不怕误伤?”朱美圭冷声问道。

“呵呵……”王贤笑笑没作答,显然是不怕的。

“大人还真是……胆略过人。”朱美圭感到十分生气,你这狂徒为何如此大胆?竟敢不把龙子龙孙的性命当回事儿但说多了纯属自取其辱,他只好换个话题道:“大人此次太原之行,可谓名利双收啊。”

“过奖过奖,”王贤不清楚这小子知道什么,便含糊道:“想不到那位和殿下如此惟妙惟肖,不仅长得一样,说的话都一样。”

“请大人不要拿逝者开玩笑。”朱美圭有些愠怒。

“好吧。”王贤崇善如流道:“那殿下想说点什么?”

“我父子为了太子爷,现在是倾家荡产了”朱美圭黯然道:“杨叔叔、我姐夫、我兄弟……全都赔在这一场。”

“二位指挥使的人,应该会没事儿的。”王贤笑道。

“那我父子对太原三护卫,也彻底失去控制了”朱美圭忍不住气愤道:“难道太子殿下不该为我父子做点什么吗?”

“殿下稍安勿躁,太子一定会保证殿下的安全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王贤也不急,笑眯眯道:“再往深处想想,太子为何要保证殿下父子的安全?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你是说,太子会帮我父子复位?”朱美圭彻底没法淡定了。

“这还用问么。”王贤哈哈笑道:“殿下这下放心了吧?”

“那具体什么时候呢?”朱美圭却不是好糊弄的。

“这个么”王贤于笑两声道:“这种事,需要从长计议,我随口说个时间,显然是糊弄殿下。等我回京问过太子,必给殿下个交代。”

“行了,不用糊弄我了。”朱美圭冷声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现在我父子没了用处,反而成了累赘,肯定是能拖一时算一时……估计今上健在一天,太子都不会开这个口吧”

“话别说这么绝对。”王贤笑道:“这个主要看时机的……”

“好了,不要糊弄我了。”朱美圭眼里满是怒气道:“大人别以为我父子就真的任人宰割”他咬着牙一字一字道:“除非大人把天下人当成傻子”

“什么意思?”王贤眉头一皱道。

“什么意思?”朱美圭快意的笑起来道:“我三叔勾结太原官场和大同将门,造了广灵刘子进这个局,几次三番监守自盗,还断了皇上的粮草,险些把几十万大军饿死在草原上大人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弃掉区区一个张春就想结案,这不是把天下人当傻子么?”

“还是不懂。”王贤摇摇头道。

“那我就说得再明白点。”朱美圭冷声道:“张春死了,不意味着我三叔就安全了我一样有证据,能把他于得那些好事公诸天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说着看一眼面无表情的王贤道:“只是那样一来,恐怕大人也不能幸免,太子亦不安生。”

“哈哈哈哈……”朱美圭本以为王贤会害怕,至少会很吃惊,不料他却放声大笑起来:“怪不得你父子会落到这般田地,原来是如此幼稚”

“任你怎么说”朱美圭板下脸道。

“我知道晋王身边有你的人,不然你的手下岂能随意出入太原?”王贤笑道:“但那又如何?现在案子已经结了,而且是皇上金口圣断的你真打算翻案么?”

“翻案又如何?”朱美圭也不示弱的笑道:“我相信汉王和赵王,很乐意看到这一幕。”他也是个很角色。

“哈哈哈哈”王贤却像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捧腹道:“你吓唬谁呢,汉王敢动晋王?赵王写给晋王的信我可看过,那玩意儿要是让皇上看到,你信不信皇上能亲手扒了他俩的皮”说着掏出手帕擦擦泪道:“那样多好啊,皇上就三个儿子,不传位给太子都不成了。”

“太子如何不论,你却死定了”朱美圭面色铁青道。

“我为什么死定了?”王贤连连摇头,每摇下头都像是在质疑朱美圭的智商,“所有口供都不是逼供所得,所有物证都不是捏造,我没查出晋王也牵扯在里头,是能力问题,是胆量问题,最多就是罢官,回家种地么。”他挂起一脸可恶的笑道:“等太子爷登极后,我又能平步青云。”说完瞥一眼朱美圭道:“不过殿下也不用太担心,太子殿下仁德,想必不会记恨你父子的,只是遣你父子在黑驼山守墓,好像是圣上的旨意吧?你们偷着潜逃出来,这算欺君之罪还是抗旨不遵?我大明律学得不好,还请殿下教我。”

“你……“朱美圭的脸要阴得滴出水来,一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他知道王贤说得没错,他虽然手里既有朱济演勾结刘子进的证据,还有朱济演害死老太妃的证据,但不靠太子和二王中的一个,根本送不到皇帝面前。汉王和赵王若有把柄攥在晋王手里,肯定不会帮自己,顶多拿自己来钳制晋王。而太子……刚才王贤的意思很清楚了,暂时也不会帮自己。

想到朱济演那样恶事做绝的家伙,却能得到各方的庇护,自己父亲平素为善,却落得人不人鬼不鬼,朱美圭一阵悲从中来,怒道:“我就不信没天理了

“什么是天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就是天理。”王贤站起来,走到朱美圭的面前,俯视着他道:“既然输给朱济演这一局,你父子就老老实实躲在个没人注意的角落,等太子殿下站稳脚跟后,岂能不照拂他的昔日同窗?你说你折腾来折腾去,是不是光添乱了”

“我……”朱美圭平素很是自傲,将自己视为父亲的救星,却被王贤说成是瞎折腾帮倒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

“乖乖回去陪你父亲,写写字、养养花,修身养性几年,等着太子的好消息,多好?”王贤换上副和蔼的表情道:“对了,我兄弟过阵子成婚,老家离你们父子隐居的地方不远,你也可以来吃喜酒么。”

“我不认识你兄弟…”朱美圭已经被敲打的有些懵了,茫然摇头道。

“但你是新娘的兄弟。”王贤笑容古怪道:“焉有不去之理?”

“新娘?”朱美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是哪位?”

“就是你妹子龙瑶啊。”王贤笑道:“这次山西之行几个月,她和我兄弟日久生情、情投意合、合家欢乐,乐不可支,支……”见接不下去,他于咳一声道:“总之两人已经私定了终身,待会儿我就要替男方家长向老爷子下聘了。”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他才像看见朱美圭那张脸越拉越长、越来越黑一样,奇怪道:“殿下不舒服么?”

“你知道龙瑶是我什么人?”朱美圭的脸,比吃了黄连还难看,从脸上苦到心里。

“她说是你妹子啊。”王贤一脸理所当然道:“除了妹子还能是什么?总不会是未婚妻吧,哈哈,那这乐子可就大了……”说着看看朱美圭道:“吓,她不会是殿下的未婚妻吧?”

“……”朱美圭牙咬得咯咯作响,拳头攥得指节发白,半天才终于憋出俩字:“不是。”就像王贤说得,堂堂晋王世子的未婚妻,竟然跟别人勾搭上了,他丢不起这人啊

“那太好了。”王贤长松口气,坐在朱美圭身边,拍着他的胳膊亲热道:“从此咱们亲上加亲,你父子的事情,就是我王贤的事情,我虽然没法让你们复位,但有三件事可以打包票,第一,我能保证你们的安全,第二保证你们生活的优渥舒适,第三……”他看朱美圭的脸恢复了些血色,才笑道:“太子一旦站稳脚跟,注意,我说的是站稳脚跟,不是上位之类,我负责把你们父子洗白”

“洗白?”朱美圭不懂了。

“就是洗清罪名,恢复名誉,”王贤淡淡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也难为朱美圭了,刚才还如丧考妣,这一刻却又一阵狂喜。虽然极力不想表现出来,但毕竟还是年轻年轻了,眉眼都生出喜意道:“那得多久?”

“短则一二年,至多不过三四年。”王贤缓缓道:“要是超过四年,我一年输你一万两黄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