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五章 家臣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三戒大师

夜里,谢绝了张鲵留宿,王贤回行辕住最后一晚。行辕,多高大上的名字啊,可惜今夜过后就不属于他了……当然要在里头睡一晚上,以示纪念了。吩咐周勇和吴为打点好行装后,王贤来到张五的房间,张五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扶着椅子下地行走,只是肌肉萎缩的厉害,估计还得经过一段艰苦的复健。

王贤对这一幕十分熟悉,因为他有过同样的经历,虽然对方是武术高手,但论起复健知识来,恐怕远不如他。他便教给张五一套复健操,又将每天当注意的事项,不厌其烦讲给他知道。让张五十分诧异,问“大人怎么懂这个?”

“我也有过这么一段。”王贤简单讲了自己的过往,把张五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大人竟有如此传奇的经历,实在出人意料。”

“哈哈,你是想不到,几年之前,我还是个狗都不理的混混吧。”与许多人发迹之后,就千方百计粉饰自己的经历不同,王贤从不讳言自己的过往。说着大笑道:“兄弟,跟对人最重要,我要不是得了王爷的赏识,现在还是混混一条呢”这话其实过了,他在搭上朱瞻基这条线之前,已经实现了从民到吏再到官的三级跳了。他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目的的……

“大人这是话里有话……”张五果然听明白了,苦涩一笑道:“我这种只剩下半条命的贼寇,谁会收留呢?”

“那我于嘛跟你废话。”王贤翻个白眼,正色道:“英雄莫问出身,我看你张五哥是个有情有义有勇有谋的好汉子,有心拉你一把,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张五心念电转,他知道王贤是想让自己做他的私属,这其实比接受朝廷招安更靠谱,因为会得到他的庇护,这样至少将来的安全有保证。而且随着王贤位高权重,他不想手中的权力被朝廷配给他的属官侵夺,就得分给他的私属。

王贤最倚重的吴为,就是这样的角色,虽然无品无级,但其实比他手下任何人都有权力……以张五今日之处境,能得到王贤这份信任,自然是求之不得。但他生性慎重,没法张口就答应,“蒙大人错爱,张五就是把这条命卖给你又何妨?只是不知我大哥,还有众兄弟,大人准备怎么安排?”

王贤知道,以张五的性子,若刘子进和众兄弟没有个好归宿,他是不肯独活的。“太孙殿下已经请示皇上,只除首恶,余者不论。有愿意从军者纳入军伍,不愿从军者发给路费,遣还原籍。”说着笑笑道:“他们赶上好时候了,朝廷经过漠北和安南两场恶战,兵力损耗很大,各军都急需补充兵员……”

张五紧皱的眉头却未舒展开,“首恶,是指谁?”

“刘子进和余贵”王贤缓缓道:“但刘子进会在中途畏罪自杀……”

“你准备怎么安置他?”张五知道所谓的畏罪自杀,应该是李代桃僵之类的把戏,鉴于谁都不愿看到刘子进进京,这应该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结果……

“郑宅镇的郑家你知道么?”王贤反问道。

“知道,江南第一家,据说镇子一夜间化为灰烬,全族消失无踪,盛传是被皇帝屠杀了。”张五道。

“他们没死,而是去了南洋。”王贤淡淡道:“当时我在浦江当典史。”后一句是为了证明前一句。

“原来皇帝也不是传闻的那样嗜杀……”张五有些吃惊道。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下意识的为皇帝洗白了,这是他准备下海的表现。

王贤呵呵一笑,不置可否。他可没有给朱棣洗白的兴趣,要不是周新冒险假造军令,郑家人早被浙江水师轰成渣渣了。

“大人也要让我大哥下南洋?”定定神,张五回到正题。

“嗯。其实去东洋也行,但朝鲜和日本我们国人太少,还是南洋好些,至少到哪都能碰上同文同种的同胞。”王贤道。元末明初,大批国人下南洋避乱,尤其是后来与朱元璋争霸的张士诚、陈友谅余部,加上眷属更要达几十万人。当年朱元璋‘片板不下海,厉行海禁也好,后来朱棣组建无敌舰队下西洋也罢,其实都有针对这些南洋弃民的意思,郑和在之前几次下西洋时,就频繁与南洋海盗交战,将大的集团一扫而光,从此南洋再没有成气候的华人势力,大明皇帝终于可以睡安稳觉了。可那些散居海外的华人,也就彻底失去了庇护。

王贤总想把郑家、刘子进这样有凝聚力的家族,或者土匪头子往南洋发,原因之一就是希望他们能在那里建立基业,为那里的华人提供庇护……他甚至时常想,自己要是在中原混不下去了,就带着兄弟们去南洋抢个岛国,建立自己的一片天地,岂不比在中原受那些皇帝王爷的鸟气强?当然这种事想想容易,真想付诸行动,却应了土难离,那句老话,实在是千难万难。

摇摇头,甩掉这些念头,王贤看看张五道:“你若是想和他团聚也可以,等他在南洋躲上几年,再换个身份回来就是,谁还认识他?”

“全听大人安排。”张五点点头,强撑着下地,单膝给王贤跪下道:“承蒙不弃,愿效犬马之劳”

“哈哈,太好了……”王贤一把把他拉起道:“从此咱们就是休戚与共的生死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王贤吃于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喝稀的”

张五这个汗啊,这哪是大人物收家臣?分明是他们山寨入伙似的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担心跟这帮人格格不入了。

“你身体怎么样了?”王贤考虑,今晚要不要和张五睡一张床,表达下器重?后来想想太恶心,还是换别的方式吧。

“说实话,好多了。”张五道:“只是一直全身无力,这个真急死人了。

“刚才不是说了么?”王贤道:“这得复健,慢慢来,急不得,坚持复健的话,等夏天时就能复原了。”

“还得吃半年闲饭……”张五苦笑道:“大人这买卖亏得很。”

“日子长着呢,我这买卖,一本万利。”王贤哈哈笑道:“我明日要回京了,急着赶路,你这身子吃不消,不妨过些日子,跟着太孙殿下返京。”

“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张五有些不好意思道,按说刚转变身份,说着话有些不合适。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去吧。”王贤却善解人意道:“有你在广灵县,我就彻底放心了。”

“多谢大人”张五竟有了点‘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血往上涌道:“大人放心,安顿下兄弟们,我会马上进京向大人报道”

“嗯,你多注意身体。”王贤点点头道。嘱咐他两句万事小心,又从袖中拿出一个皮纸袋,笑道:“这本是预备着你执意离去时用的,不过现在你也用得着。”

张五接过袋子,打开一看,是一套完整的身份证明,还有五百两金票,以及若于大额宝钞,他不禁愣住了……这里面的东西,可以⊥他改名换姓,到江南买地置业,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啊

张五眼眶不禁湿润了,揉一把发酸的鼻子,将里面的钱拿出来还给王贤。王贤却推还给他道:“刚说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就跟我见外,不把我当兄弟是吧?”

“这……”张五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苦着脸不知所措。

“拿着吧,为你那班老兄弟打点人情,这点钱可能都不够。不过不要紧,回头再让吴为给你……”王贤大笑着离开了他的屋子。这次山西之行别的不说,晋王殿下两次出血,把他腰包都要鼓爆了,不拿出来花花,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路过二黑房间时,王贤见里面点着灯,这时候人睡觉早,按说这时候,这家伙早该睡了才是。王贤便推门进去,只见他和衣躺在床上正发呆呢。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王贤一看他这鬼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现在你也是家财万贯的六品武官了。等回京城,扁的圆的长的方的,什么样的女人不随你挑?为啥非得……”他本想说捡人家的破鞋,但这话实在太伤人,到嘴边又改成了,“单恋一支花呢?”心说这下文明多了…但是真不解气啊

“俺在广灵时也是这么想的,”二黑跟许怀庆一帮北方佬混多了,也满嘴都是‘俺俺,的,郁闷道:“可俺回来一看见龙姑娘,这心一下子又七上八下的,你说咋整?”

“简单,她回郑州你去京城,各找各妈,天各一方,然后哥们再给你找个,不找十个比她俊的妞儿,你就没工夫想她了。”王贤噼里啪啦说一通,吹熄了灯道:“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小心在马背上睡着了,摔成瘸子还怎么找媳妇?”

“哦哦。”二黑含糊的应着,把头蒙进被子里。王贤看看他,无奈的摇摇头,饱汉子不懂饿汉子的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