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一章 各怀鬼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4    作者:三戒大师

众将大眼瞪小眼,就要睡着的时候,终于见王贤一伸手,啪地一声拍在桌上,惊得众将齐齐一抖。

“两件事。”王贤换了副面孔,沉声下令道:“一,将城防与城内治安,交给白莲教军队防守。二,命刘子进立即率军来广灵相见”

“军师”众将知道他想来想去,定会想出个不一样的方略来,却没想到与莫问的法子完全背道而驰。

“不用多说了,一切尽在掌握。”王贤的目光坚定下来,便不愿再废话一句。

“是。”这次奇袭成功,他的威望正在巅峰,众将虽有不同想法,却也痛快领命。

王贤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明军官兵本以为军师会吃瘪的,孰料白莲教徒居然听他的命令,开始在城头巡逻,维持有些混乱的治安,广灵城很快恢复了秩序。这让对军师的崇拜,又上了一层楼。不过莫问这样的聪明人,很快悟出了其中的奥秘……按说对县城里的白莲教徒,只需要下达第一条命令就好,但王贤却下令将两条命令一并粘贴在八字墙上

本来那些白莲教徒对官府的心态依然复杂,至少面上是不愿意就这么乖乖听命的。但看到第二条上,官府如此于脆的对刘子进下令,让他们不禁产生了,原来大龙头已经听命官府的错觉。原先还指望大龙头回来,带领他们继续造反的那些顽固分子,信心一下子就崩塌了。而那些早就想投降官府,接受招安的,也终于找到借口……大龙头都听命官府了,我们还坚持什么?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其实刘子进会不会听令,就连王贤也吃不准,但仅靠一纸空令,王贤便成功分化了白莲教徒,恢复了广灵的秩序,大大减轻了内部的压力,这对人心的操弄,真是妙哉妙哉。

不过也不能高兴太早,因为很多人还在观望……那厢间刘子进也率军飞快回师广灵,次日清晨便会抵达广灵城外,要是到时候振臂一呼,反他娘的,依然可能被人家里外开花

“军师,明日刘子进大军抵达城下,里外四万军队,十几万教众,如果他不肯归降,怎么办?”陪王贤视察了城头,莫问神情凝重道。

“儿郎们已经归降朝廷,就是我们的人了。”王贤却摇摇头道:“现在机缘难得,一下当上兵了,谁还会跟着刘子进造反去?”他用下巴指指几个凑过来的原义军将领,冷笑道:“表忠心的来了。”说着换上一副热情的表情道:“哈哈,我刚才还在跟莫将军说,要尽快给你们配发军装呢,想不到几位兄弟这就换上了”

几个白莲教将领穿着明军制式的甲胄,倒也是衣甲鲜明,听了王贤的话,几人互相看看,其中一个小声道:“这是几个月前的战利品……”

王贤心里一阵腻味,最恨这种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家伙了。面上却放声大笑道:“不要紧不要紧,待战事一平,朝廷就会为几位兄弟配发真正属于你们的战袍了。”顿一下道:“何止是战袍,还有官袍,对了,陈兄弟,你原先是什么官职?”

“俺原先是千人队长。”那个姓陈的将领,是几人里为首的,也算是最想被招安的了。

“那过来后起码是个千户。”王贤笑道:“正五品的大员呢”

“正五品?”那姓陈的眼神一下不一样了,咽一口吐沫道:“县老爷才七品呢”

“县老爷有什么好的,自己当官,儿孙受苦。咱们武官就不一样了,不仅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子孙后代还一样能当官,这叫世袭罔替,懂不?”王贤一阵胡吹,听得几个白莲教将领全都的眼冒金光,心突突直跳,对王贤的态度一下就不一样了:“大,大人,俺们真能当上官儿?”

“这还能有假?”王贤瞪大眼道:“你们现在已经是朝廷的武官了,只是还没下旨正式册封。但你们想啊,太孙殿下是皇上最疼爱的大孙子,他难得开一次口,皇上还能不答应?”

“不能。”几人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王贤在那里吐沫横飞,把几个将领忽悠的直流口水,一旁的莫问都不忍心听下去了……军师这话真真假假,夸张的没边了,其实就算朝廷收编了他们,顶多也就授予流官,随后慢慢的分化消解掉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世袭罔替呢?可这些泥腿子听不出来啊,全都信以为真了。

不光王贤在忽悠,许怀庆、程铮、薛桓、吴为、二黑以及军中能言善辩之辈,都被分散到各处,在对那些担负着城防、警戒任务的白莲教军队一通狂吹。什么一个月五两银子,顿顿有肉,白面馍馍管够,这都是很含蓄的。甚至连当了太孙的兵,将来就是天子亲军,不仅自己吃香喝辣横着走,而且只要大明不亡,世世代代都能衣食无忧都吹出来了虽然有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但从主动巡逻的人数增加了数倍,还有设在县衙后门的征兵处,排起二里的长队,就能看出来,太孙这个大老板,确实比刘子进的吸引力强太多,太多人想要跳槽了。

更狠的是,王贤稍后又拿出来后世传销的一套,宣布将来决定职务品级,是看手下兄弟的数量你手下有一千人,就可以定个千户,有八百人,可定副千户,有一百人可定百户,八十人可定副百户……要是谁能聚起一万人,好说好说,定个万户呗

这手实在太狠,直接掀起了拉人入伍的大高潮,整个晚上,广灵县城里都是灯火通明,到处人头攒动,都是在走街串户拉人入伍的……

站在漆黑的城门楼上,俯视着这出活剧,莫问心里一阵阵发毛,若是军师要造反的话,恐怕真会成气候呸呸,军师怎么会造反呢他赶忙摇摇头,甩掉这鬼念头。道出自己的担忧:“军师,这下不用担心城里的情况了,可将来怎么收场?”

“这么个……”王贤全身都浸在黑暗中,整个人显得智慧而神秘,只听他缓缓道:“天知道。”

“噗……”莫问差点没掉下城头去,有些抓狂道:“军师,你怎么能这样

王贤转过脸来,满面无辜的表情道:“我们当兵的只负责打仗,至于善后事宜,是朝廷的事情……”

“可军师打的是太孙的旗号。”莫问算是彻底看清王贤的节操了,果然是没有节操……

“太孙殿下啊……”王贤挠挠头道:“一直在抱怨我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呢?这下应该满意了。”

“这也可以?”莫问彻底无语。

与此同时,刘子进率领他的军队,回到广灵城南四十里外,驻扎在一个叫马家沟的镇子上,将士们在生火做饭,刘子进则坐在篝火边一个人喝闷酒。刘兴巡视一圈,也在他身边坐下,看到刘子进心事重重的样子,刘兴开口道:“大哥,当初在平型关那么困难,都不见你皱眉头,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怎么反而发起愁了呢?”

“当时没别的想法,就是死也要跟弟兄们在一起,当然没什么好愁的了。”刘子进苦笑道:“现在选择多了,反而左右为难起来。”

“要是五哥在就好了,他最有主意了。”刘兴叹道:“不过大哥,咱们真要投降朝廷么?咱们在广灵还有十几万兄弟,凭着广灵的崇山峻岭,官府能奈我们何?”

“唉……”刘子进就是在为此事发愁,经过这么多事情,他对官府的仇恨不减反增,眼下摆着个夺回基业的大好机会,要不是张五在官府手里,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大哥,我听报信的人说,这次杀到广灵的官军,都不到一万之数。”刘兴又道:“若真让他们这么点人,就把咱们收拾了,那就算投降朝廷,也会被瞧不起的。我是说如果……咱们要接受招安的话,也得显出咱们的本事,才能受重视。”

“嗯。”刘子进点点头,觉着有些道理,下定决心道:“不管怎样,明日回城不能坠了威风,先把广灵县控制起来,手里有了王贤和他的一万兵马作人质,或者跟皇太孙谈判,或者继续占山为王,主动权都在我们手里。”

“是这个道理。”刘兴点头大喜道:“先拿回广灵再作打算”

这里两边都在各怀鬼胎,那边广灵县城南的圣泉寺中,还有个等着看热闹的家伙。韦无缺听说广灵城破,便当机立断,离开了军队。他要是晚一会儿,就被那些早就怀恨在心的官兵,抓去见刘子进了。不过逃走后,他并未离开广灵县,而是躲到了这圣泉寺,想欣赏了明日刘子进和王贤狗咬狗再走。

不过怕暴露自己,韦无缺没敢生火,一个人蜷缩在大氅里,就着一捧雪啃于粮,一边啃一边笑,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自从本公子碰到王贤,就成了秀才搬家——净是输

笑着笑着,他终于忍不住淌下泪来……老天爷,不来这么玩人的好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