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零章 反复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3    作者:三戒大师

感动归感动,亲兵们动作和利索着呢,下一刻就把余寅五花大绑,推出去向官军投降。

这边一投降,其余地方零星的抵抗也停止了,在付出二百多人的伤亡后,明军彻底攻占了将军府。而自始至终,外面的教徒和义军,就没有越雷池一步,这让紧张到不行的薛桓等人终于松了口气。

“奶奶的军师,你真是神了”薛桓对老神在在的王贤,直竖大拇指道:“你怎么就能料到,这群家伙不会来支援余寅这边?”

“呵呵……”王贤一脸矜持,心里却暗自苦笑,奶奶个熊,老子哪能想到将军府变成王八壳了啊他对将军府的印象,还停留在刘子进在时的样子,那时候院墙没有这么高,也没有女墙壕沟,更没有三千军队驻守在里头。所以原本的计划是攻下城楼后,便直入将军府捉拿余寅,根本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硬骨头……至于顾小怜扮圣女出场,本是王贤计划在拿下将军府后,由她来出面安抚凉慌失措,的教徒,和龙无首,的叛军。

哪知道在攻打将军府时碰了硬钉子,人家的援军都团团围上来了,这边还没攻入府中呢。当时的情形真的危急万分,好在顾小怜临危受命,提前出场,借着积累的威望和从前巧妙埋下的伏笔,这才镇住场子,没让那些教徒上前。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王贤还不是智者,出现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既然这一关侥幸过了,他自然打死不能承认是失误了。王贤故作高深的笑笑道:“当初余寅清除刘子进的势力时,这帮人都没敢站出来,现在又怎会为余寅站出来呢?”

“原来如此。”薛桓想来,还真是这个理,便使劲点头,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王贤不过是牵强附会,不过糊弄个薛桓是足够了……

那厢间,顾小怜在继续和一众教徒交涉,侍卫们把五花大绑的余贵押了上来。王贤一看,可不正是当日在这件见过的那个,韦无缺的亲信么?一见此人,他心里很多不解的地方,一下子便清楚了。

“韦无缺呢?”王贤淡淡问道。

“少爷在白石崖攻打平型关呢。”余贵一脸感慨道:“当初在浙江时,实在想不到大人竟用兵如神。”

“你少给我脸上贴金,什么用兵如神,”王贤哂笑一声道:“不过是这回遇到臭棋篓子罢了,说明不了我的水平。”

王贤这话,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余贵面红耳赤,好一会儿才闷哼道:“靠侥幸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堂堂正正打一次”

“哈哈哈……”王贤放声大笑起来,道:“我说吧,臭棋篓子还不承认。”说着一脸得意的哂笑道:“老子用一万人办了十万人的事儿,这就是本事。你管我是怎么办到的?”说着挥下手道:“带下去”

侍卫便将余贵押了下去,吴为又凑过来,轻声道:“小怜姑娘也不能控制那些教徒,现在勉强达成共识,等刘子进回来,听大龙头的意思。”

“一群自欺欺人的蠢材。”王贤冷笑一声,吩咐道:“让小怜鼓动他们去平型关,迎回大龙头。”

“是。”吴为心说这招太损了,广灵县和平型关之间,隔着个灵丘县,而韦无缺正率军驻扎在那里……

那边顾小怜和各方扯皮不断,这边王贤和他的部下们,开始加紧构筑防御。那余贵打仗虽然不怎么样,但在打造乌龟壳上十分用心,他大肆改造了将军府,不仅屯兵三千,还将广灵的粮库和银库统统搬到了府中。而王贤他们攻进来的太快,余贵没来得及烧毁粮库,就被俘了,这给明军控制广灵县,大大减轻了负担。

明军只需要守住将军府……现在该改回叫广灵县衙了,就可以控制住全县教徒的物资供给。这将大大增加这不到一万明军的话语权,对顾小怜控制局面,会有很大的帮助。王贤甚至放弃对县城的控制,只命幼军在县衙建立里外三层防御圈,将余贵的乌龟壳发扬光大当然这些差事,也都交给莫问、程铮众将,他则在余贵那张豪华的千工床上酣然高卧。

见军师睡得昏天黑地,本来身处敌境十分紧张的将士们,也全都放松下来,心说看来已经是胜券在握了。连轻易不夸人的莫问,都忍不住赞道:“军师有古名将之风啊”

听得二黑嗤嗤直笑,小声对吴为道:“看不出来,小莫还挺会拍马屁,连大人睡个觉都能拍。”

吴为瞪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大人这是在稳定军心呢。”

“瞎说……”二黑却是不信的,以他对王贤的了解,肯定没那么复杂……还真让二黑说着了,王贤就是累到睁不开眼,根本没想到那么多。奶奶的,几天不眠不休的急行军,就是铁人也顶不住啊

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直到周勇把他唤醒,王贤才睡眼惺忪道:“该吃饭了么?”

“吃饭……”周勇这个汗啊,现在外头将士们都把您看成古来名将了,这么说话不太合适吧?咽口吐沫,周勇轻声禀报道:“不是吃饭,报告大人一个好消息,听说广灵县被攻破,韦无缺第一时间就丢下军队跑了,现在灵武县那边的白莲教军队,都已经投降了。”

“哦?”王贤拍拍睡得发木的脑袋,又发了会儿呆,方问道:“投降谁了

“刘子进啊。”周勇理所当然道。

“这算什么好消息。”王贤一下站起身,着急道:“快把莫问他们叫来。

很快,众将便集中到王贤的卧房外,王贤也利用这个空当,盥洗穿戴整齐,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沉声道:“情况有变,要防止刘子进反复。”

众将深以为然,虽然有张五这个人质,但刘子进现在手里有两万兵马,不一定还会在意张五的死活,或者杀回广灵,或者出紫荆关,威胁幽燕,都是个大麻烦。

“殿下的大军什么时候到平型关?”王贤就坐后,看看众将,沉声问道。按照王贤之前和朱瞻基商定的计策,待王贤大军出发半天后,朱瞻基将率领一万山西军队,增援平型关……实际上也是震慑刘子进,不让有反复。但韦无缺溜得太快,让刘子进既有了军队,又有了时间和空间,如果朱瞻基的军队到晚了,就可能让他溜掉,即使朱瞻基的军队及时赶到,也有可能会被他拒之关外的。

“按照计划,殿下应该明日率军抵达平型关。”程铮轻声答道:“如果刘子进见机快,有足够时间东出紫荆关。”

“他不会东去的。”王贤却缓缓摇头,莫问也点头附和道:“军师说的是,刘子进已经锐气尽失,没有勇气离开他的老巢,去幽燕闯荡的。”

“那样最好。”众将齐齐松了口气,他们都是去过北京的,知道那里是永乐皇帝重点经营之处,据说开春之后,皇帝又要巡幸北京,要是让刘子进流窜到幽燕,那乐子可就大了去了。

“他也不可能在平型关待着。”见王贤示意自己说下去,莫问便接着道:“就算他想,他手下那些士卒也不能同意……广灵县城有他们的家人,却沦陷官府之手,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嗯。”王贤点点头,他完全同意莫问的看法,沉声道:“所以呢?”

“所以我们必须调整部署,尽快接管城防,并勒令刘子进不许踏足广灵一步。”莫问沉声道:“以防白莲妖人里应外合,重夺广灵城等殿下和大同的援军一到,刘子进也只能乖乖投降了。”

众将闻言深以为然,纷纷附和莫问的看法,却见军师紧皱着眉头,似乎有不同看法。众将便渐渐安静下来,等着军师开口。

“老莫说得有道理。”王贤缓缓道:“但以我们的兵力,不足以弹压城里的两万军队,更别说还有十几万白莲教徒……这种情况下,接管城防有意义么?”顿一下道:“再者,老莫方才也说了,就算刘子进不回来,他手下的士卒也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勒令有用么?”

“末将的意思,是借此试探下刘子进的心意,他若是真心归附,自然会弹压住手下,不踏足广灵半步。”莫问解释道:“他若执意来广灵,则必然是怀有贰心,我们就要高度提防了。”

“是。”众将深以为然,王贤却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已经看明白了,归根结底,还是众将把刘子进当成贼,先给他扣上了必会反复的帽子。但王贤和刘子进接触的时间,比众将多得多,却不敢下这个断言刘子进会反复么?王贤说不准,但他知道若真按这个法子来,可能真把刘子进逼反了

一时间,王贤陷入了沉默,室内也陷入了安静。众将屏息凝神等着军师做出决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