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攻陷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3    作者:三戒大师

背诵完圣女玉训丨教徒们神情大变,望向圣女的目光全都变得肃穆起来……原来这段时间发生的重重,都已经在圣女的预见中了

圣女曰,我有难,要远行。可不就是在远行途中遭厄了么。圣女又曰,通天将军是任何人不能取代的,尔等要防止有人篡他的位……可不平天将军就取代了通天将军么?想到这,教徒们不禁生出许多羞愧之情,为自己没遵守圣女的教诲,为保护通天将军的地位而战,感到十分羞耻。

至于圣女最后一句,待吾归来之日,便是尔等超脱苦海之日。更是让众人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最近一个月来,通天将军失踪、平天将军铲除异己,白莲教内战不休,让教徒们惶惶不安,日夜祈求的便是圣女归来,好平息纷争,恢复广灵原先的和平。是以众教徒对白莲圣女都虔诚膜拜起来,许多人甚至放声大哭。

这让在府中箭楼上观看的余贵又气又急,忙高声道:“你们不要受她蒙蔽,她是官府的奸细,不然怎会和官军一起来呢?”

这话说到点上去了,很多人之所以对圣女还顾虑重重,无非就是因为看见她和官军一同出现。

顾小怜既然敢以圣女面貌出现,自然早料到他会这样说,她淡淡一笑,自顾自道:“其实在吾之前,通天将军早就回来了。”

此言一出,人群登时一阵躁动,毕竟大多数人还是冲着刘子进上山的。之前余贵和韩天成,一直说通天将军被官军害死了,他们在茫然无措间,才会把平天将军当成当然的继任者的……

听了顾小怜这话,箭楼上的余贵脸色一变,待要说什么,却被外面的人声淹没。众人纷纷问道:“通天将军在哪里,为何不与我等相见?”

“通天将军没法与你们相见,因为他现在平型关上,与兄弟们在和叛徒浴血奋战呢……”圣女缓缓道。

这话引起了更大的骚动,之前攻城军队在平型关上见过刘子进的消息,虽然被余贵严密封锁,但那天在场的人太多,那批义军又正好轮换回城,过年几天里,关于通天将军在平型关现身的消息,其实已是甚嚣尘上。这会儿圣女亲口验证了流言,让那些不明就里的教徒彻底愤怒了,朝着将军府的箭楼上高喊道:“平天将军,是这样么?你们为何要编造通天将军的死讯。还要对他赶尽杀绝”

“……”箭楼上的余贵登时被动极了,虽然他做死刘子进取而代之,在义军中高层早就不是秘密,但普通信众却一直蒙在鼓里,他们还单纯的以为,平天将军和通天将军是好兄弟,攻打平型关是为了消灭叛徒呢

现在看来,平天将军才是真正的叛徒啊

感觉到众人看自己的目光中充满鄙夷,余贵忙祸水东引,朝着圣女大喊道:“这妖女是带着官军来消灭我们的,你们怎么会相信她的鬼话呢?”

信众们一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圣女出现在明军中,而明军,是他们的敌人啊

顾小怜早有准备,淡淡一笑道:“吾是在为尔等寻一条生路,如今海内混一,天下归心,以区区一县之地,如何与朝廷天兵对抗?负隅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吾求得大明太孙许诺,只要尔等放下武器,他保证不追降罪尔等,只诛此首恶一人尔”

这话又让人群一阵骚动,许多人自然不以为然,他们上山来就是为造反的,就算朝廷不怪罪,回去继续种地,受官府的盘剥,能有什么意思?但也有很多人心动了……他们上山是冲着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刘子进来的,看刘子进的神话破灭了,才知道上当了,然而他们也是骑虎难下了,这阵子总是做恶梦,被官军攻破广灵,全家都被杀头。现在朝廷肯赦免他们,那真是再好不过……

箭楼上的余贵却暗暗冷笑,一句赦免就能让他们倒戈,你也太小瞧白莲教了吧

如果已经把这帮人逼到山穷水尽,一句赦免还有些效果,但现在是明教徒和义军占优势,这句话的分量便未免不足了。哪怕它是圣女说出来的也没有。不过顾小怜也没指望这样就能搞定这帮人,她还有底牌呢:“如果你们愿意,太孙殿下也欢迎你们加入大明的军队,而且保留编制,原封不动。”

这话对那些虔诚教徒的作用不大,但对那些义军军官的吸引力,可就大多了。他们不愿意向官军投降,就是因为过惯了吆五喝六、吃香喝辣的日子,不愿再回到从前那种苦哈哈的日子。许多军官竟脱口问出:“当真?”

“我向佛祖起誓,若有半句虚言,当坠阿鼻地狱,受红莲业火,永世不得超生”圣女捏起法因,庄严发誓道。

不管信不信教,见她发下如此重誓,心里都信了。但到底该不该答应,场中这么多人各有各的想法,一时间乱成一锅粥……

王贤冷眼看着这一幕,他也没指望能靠圣女一番话,就让十几万教徒,近两万军队一举归降。他只需要现在这种混乱,为他的军队攻入将军府赢得时间

就在此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将军府西面围墙腾起一团灰黑色的烟雾,继而哗啦啦的雨点般落下砖头瓦片,那段围墙被炸开一个八尺宽的口子……这是幼军自制的炸药包,虽然这时候火药威力还不够,但围墙也不是城墙,只要用量足,炸开一段还是很轻松的。

未等硝烟散去,明军将士便从洞口蜂拥而入。这段围墙原先的守军,被炸死炸伤了大半,剩下的也是晕晕乎乎,竟被明军轻易就突入进来。别处的守军赶忙来协防,却害得自己的防线风雨飘摇,喊杀声、惨叫声、兵刃相击声……响彻将军府的四面八方。

但那声音仿佛与外围的援军,无关,教徒和军队正在激烈的争执,有忠于余贵的军队,要杀进去救援,有忠于刘子进和圣女的教徒拼命阻拦……在冷兵器时代,军队和老百姓的差别本就不大,明教又是全民皆兵,普通教徒都拎着朴刀、长枪,不少人身上还披着甲,对峙起来一点不含糊。

眼看对方援军起了内讧,王贤把心一横,又从负责阻击的后军中,抽调了一千生力军,增援强攻将军府的军队还让人不停大喊道:‘只抓余贵,余者莫论,‘有擒住余贵来投者,赏银万两,给百户衔,

这些话传到余贵耳中,让他分外焦躁,他感觉身边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好像在打量个宝贝一样

下武器,投降不杀,抗到底者杀无赦,明军的口号一句接一句,让岌岌可危又等不到援军的守军军心大乱,不少人上一刻还在殊死搏杀,下一刻却把兵器一丢,抱头投降了。明军这边却又加了一千生力军,此消彼长间,守军纷纷溃败下来,明军几乎同时从四面八方杀入了府中。

见再不撤就要被困在箭楼了,余贵赶忙在手下的护卫下下去,哪知一直盯着他的莫问,看到他一下去,马上命人高喊起来:“余贵死了余贵死了”

各种口号闻声也都换成了这句‘余贵死了余贵死了,正在负隅顽抗的守军,闻声不禁向那座箭楼望去,果然不见了平天将军的身影,一下就丧失了斗志,丢掉武器跪地投降。

外头要进去增援的义军,刚才在忙着和阻拦他们的教徒吆喝,也没注意到箭楼的情况,此刻一看,上头果然无人,竟也信了明军所言……他们本来就有些矛盾,到底是听圣女的,还是跟平天将军混。现在余贵一死,他们也没那么多想法了,虽然不至于马上倒戈,却渐渐不再吭声,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那边明军已经攻破了将军府,到了这时候哪怕余贵的铁杆手下,也一样兵败如山倒,转眼之间,死的死降的降,被明军接连攻破了仪门和二门,将余贵和他的数百亲卫,团团围在后衙。

见已经插翅难飞,余贵仰天长叹,从造反那天起,他就想到过会有兵败身亡的那一天,但他并不怕,因为他已经六十六岁了,与其死在病榻上,倒不如轰轰烈烈战死沙场,也算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可他万万没想到,会是以这种窝囊的方式兵败……甚至没有像样的抵抗,便被明军端了老巢,实在是丢人啊,太丢人了

“将军,我们掩护你从后门杀出吧”亲卫们见他傻了一般,只好出言叫醒他道。

“出不去了。”余贵摇摇头道:“老夫就算能冲破明军的阻击,也会被那些一心卖主求荣的家伙,捉了送给官军的”

“将军,真只能如此了么?”亲卫们哭泣道:“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五万大军还没抵抗,就输了么?”

“老夫志大才疏中了人家的算计,徒呼奈何?”余贵叹气道:“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你们。”说着惨然一笑道:“把我绑了送给官军吧。”

“将军,呜呜……”虽然不少人真有这层想法,但听他这么一说,还是感动坏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