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圣女圣女!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1    作者:三戒大师

不过王贤是在自己吓唬自己,此刻的韦无缺,还在白石崖对着平型关望而兴叹呢,从年前到现在,他又发动了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攻击。但在刘子进带着给养归来后,守军士气大涨,让他的进攻一次次无功而返,反而损失惨重。

随着战事愈发不利,韦无缺已经意识到,攻破平型关几无可能,虽然这让心高气傲的韦公子很难接受……丢了平型关,并不会威胁到广灵,毕竟还有很长的纵深,足够的关隘可供守御。但却会让他的军队失去进取的通道

广灵县有东西南三条通道,东西两个方向,要分别面对宣府和大同的大军,在明军不放水的情况下,根本毫无可能。唯有南面的平型关,可以⊥他的军队从容进取现在平型关夺不回来,他就变得被动无比,只能等待形势起变化……比如明军久攻不下,太孙被召回京城,汉王取而代之。

无论如何,只能看别人脸色,实在太憋屈。也难怪韦无缺会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了。而且他和余贵之间,也因为攻打平型关的分歧,产生了裂痕……余贵率领换下去的军队,返回广灵县便再没回来,这让韦无缺产生了些许不安。毕竟在这广灵一亩三分地,余贵才是大当家,自己是他的二当家。

‘实在不行,只能放弃这平型关了。,韦无缺叹息一声,没了平型关的广灵,便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想到要回广灵和余贵修好,再整顿军队、安抚教众,加强防御、等待时机,韦无缺便一阵阵烦躁。他是要干大事的,不是在这坐困愁城,当山大王的

想到这,他烦闷的披上大氅,起身走出营帐,外头风停了,雪也小了,露出灰白色的一抹天空,正如他的心情一样压抑,韦无缺竟生出不如归去之感。这念头一起,吓了他自己一跳,毕竟是四万多大军,几十万教众呢,这么大的势力,怎么能舍弃呢?

看一眼广灵县方向,韦无缺暗暗嘱咐自己要耐心、要耐心,要耐心,没有耐心是成不了大事的……

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自己不需要忍耐了,因为疏忽大意的广灵守军,竟然连人家摸上城头都没发现

广灵城头的守军,比外围关隘的守军更懒散,在他们看来,有什么敌情,外围的关隘就发现了,而且凭借地形的险要,完全可以抵挡住。就算抵挡不住,来报信没问题。凭着对外围同袍的无限信任,守军将士们有一半回家过年去了……春节是一年里最重要的节日,除夕守岁,初三圆年,是这个节日的重中之重。士卒们都想回家过年,但又不能不留人守城,于是余贵灵机一动,命一半士卒除夕回家守岁,另一半值守,初三晚上再换过来。昨晚正是初三,所以城头上只有一半守军,而且是刚从家过完年回来的。

义军没有官军那么森严的军纪,虽然在城头值守,该圆年还是要圆年的,将士们凑了份子,买了酒菜,在这风雪夜里通宵欢饮,比在家里过年还开心。本来还有几个在外头巡逻,做做样子的倒霉蛋,听到里头人大呼小叫,吆五喝六后,也纷纷溜回来加入吃酒耍钱的行列。到了拂晓时分,所有人都醉的醉,倦的倦,爬到大通铺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也是王贤选择在春节动手的原因,因为这时候,是人最松懈,最想玩乐的时刻。当明军摸到城头守军的营房时,险些没被里头冲天的酒气熏晕了,‘球,怎么都这德行……,话虽如此,见敌军醉成这样,明军自然大喜过望,当即不客气上前,手起刀落,割韭菜一般将满屋守军杀光然后打开城门,放大军入城。

明军杀入广灵城时,天已经大亮了,雪也停了。城里教徒纷纷打开屋门,准备到大街上放送年鞭,却看到大军杀入城中,不禁全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明军也不理会这些人,直扑将军府……也就是原先的广灵县衙而去。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放到此地尤其准

广灵县衙内,余贵年纪大了没有觉,有早起的习惯。此刻已经梳洗整齐在吃早饭,见门外士兵跌得撞撞跑进来,他不悦的皱皱眉头,泥腿子永远是泥腿子,怎么都学不会规矩。“什么事?”余贵沉声问道,如果这士兵说不出个丁卯,不管现在是不是过年,也要把他打一顿立威

“报…报…报……大事不好了,”那士兵吓得面色土黄,结结巴巴道:“官军,官军杀进来城了”

“胡说八道。”余贵失笑道:“官军还在太原呢,插翅膀飞进来么?”

“可是真的看见了,”士兵急道:“黑压压从大街上杀过来,弟兄们已经关上府门,去敲警钟了……”话音未落,急促警钟声响彻府衙,余贵才变了脸色,连忙到府前去看,身后的亲兵赶忙给他披上大氅。

府衙里有余贵的三千铁杆部队,哪怕攻打平型关最激烈的时候,他也没用动用这笔老本。此刻军队正在乱糟糟的集结,有的士兵没披甲,有的军官没顶盔,还有的于脆没带兵器,还都在相互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见余贵走出来,才安静了一些。

“慌什么,天塌不下来。”余贵冷哼一声道:“应该是有小撮军队叛变了,待俺调集大军,将他们挫骨扬灰”听平天将军这样说,众官兵才彻底恢复镇定,找齐各自的装备,奔赴各自的位置……这座县衙在改为平天将军府后,经过了一番改造,不仅加高了院墙,还增加了箭楼、女墙之类的设施,守备十分完善。而且囤积的粮秣足够他和三千将士吃用半年,还有独立的水源,可谓煞费苦心。

毕竟余贵是从人家手里夺来的位子,日夜担心被夺回去,自然要不惜血本加强自己的乌龟壳了。也正是凭此乌龟壳,他才能做到处乱不惊,登上了箭楼往外一望,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只见府外列队集结的,并非什么乱军,而是穿着明军的甲胄,竟然真的是官军杀到了

余贵当时头皮就炸了,险些没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满心都是问号,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明军怎么可能就这么进城把自己包围了呢?这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他使劲掐自己一下,痛得哎呦一声,完了,不是在做梦…

见方才还很镇定的平天将军,此刻竟吓傻了。一众手下忙把他扶起来,副将急道:“将军,当务之急是御敌啊我看明军数量也不多,我们只要守住就有办法”

“是这样。”余贵像被打了强心针,使劲振作起来道:“命孩儿们全力守住,快发信号给左右军,让他们速速来援”顿一下道:“对了,还要召集教众,淹也要把官军淹死在府外”

“是”一道道命令传达下去,那边明军开始攻打将军府了。在明军看来,之前那么多看似不能逾越的难关,都轻易越过了,剩下区区一个将军府,还不是手到擒来?但现实让他们大跌眼镜,他们从四面同时强攻,四面都遭遇了顽强的抵抗,里面的敌军用弓矢甚至火铳向他们射击,明军付出很大的代价,却依然无法立即攻克

那厢间,回过神来的明教徒和驻扎在县城其他地方的军队,也回过神来纷纷增援县衙。看着四面八方涌来的敌军,负责狙击的后军将士都头皮发麻,看来一场血战不可避免了

就在双方越来越近,已经开始用弓弩互射时,忽然一阵悠扬的佛乐声传来,那乐声空灵纯净,仿佛有神奇的功效,竟让那些军队和教徒放慢了脚步,露出惊喜的神情。

明军这边也停下射击,因为乐声是从他们身后传来的。

佛乐声中,明军阵前分开一条通道,九十九名白衣男女为护卫。十八名白衣轿夫,抬着一顶法驾缓缓出来,那法驾上垂着透明的丝幔,在雪后的微风中轻轻飘荡,映出端坐其上的春节圣女,看上去真如观音大士一般。

“圣女,圣女”白莲教徒登时炸了锅,不少人当场跪下,迎接去而复返的圣女法驾。“恭迎圣女”

但也有不少不信圣女的,大声提醒那些跪下的人道:“她是从明军那边出来的,不是投向了明军就是本来便是明军的奸细”

众教徒闻言,也迷茫的望着圣女,希望她能给个解释。端坐在的法驾上的圣女,目光缓缓扫过众信徒,轻启朱唇道:“吾之教诲,汝等忘记了么?”

“我等不敢。”众教徒纷纷摇头道。

“那汝等当没忘吾临别之言。”圣女淡淡道。

“没忘。”教徒们大声背诵道:“圣女曰,我有难,要远行,尔等好自为之;又曰,我走后,尔等仍旧团结友爱,谨记住,通天将军乃佛祖下旨领导你们的,任何人不能取而代之。尔等要谨奉通天将军为主,防止有人篡他的位。再曰,待吾归来之时,便是尔等超脱苦海之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