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七章 兵临城下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1    作者:三戒大师

对正在展开的军事行动而言,军师的私事无足轻重,大军浩浩荡荡沿着滹沱河北上,并未受到一点影响。乘坐马拉雪橇在冰封的河道上疾驰,速度十分惊人,当天下午,大军便抵达了二百里外的代县。又上岸奔行八十里,进入桑于河冰封的河床。再沿桑于河连夜向东北方向奔去,下午时分已经抵达了阳原县境内。

不到两天一夜,大军强行军七百里,绕到了广灵县北的阳原县,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奇迹。当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至少二百辆雪橇翻车,摔死摔伤的将士近千人。但这个时候,死伤人数已经没有意义,只有不断的前进前进,夺去最后的胜利

前锋在一个叫小渡口村的地方停下来,待确定没有走错方向后,担任前锋的莫问和许怀庆都如释重负。这种长途奔袭最担心的就是迷路,尤其这茫茫雪原、风雪漫天,根本不辨西东,要不是王贤天才般的想出以河为道的法子,他们很可能就迷失在这漫天风雪中。

现在,到了小渡口村,就可以进入桑于河的支流壶流河,而壶流河的源头,就在广灵县城西面只要沿着这条河往上游去,就保准错不了

大军拐入了壶流河的河道,但行出三十里便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再往前便是绵亘的山区了,河道变得十分陡峭……或者说是峡谷更恰当,马拉雪橇根本无法通行,博尔济吉特人的本事再大,也没法送他们翻过山去。

“下车”军官们的命令此起彼伏,依偎在一起取暖的将士们,有些不情愿的离开了雪橇车,活动着麻木的四肢,目光一时有些茫然……

“集合集合”尖锐的哨声吹响,将士们条件反射般的,循着旗帜树起的方向列队,便见王贤在众将的陪伴下,出现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

“弟兄们,我们来山西是作甚的?”王贤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问道。

“剿匪……”将士们七嘴八舌道。

“我听不见”王贤冷声道。

“剿匪”将士们这次的声音整齐得多也大多了

“是,剿匪。我们要剿灭广灵县的白莲乱匪”王贤说着一指身后的巍巍群山道:“现在我告诉你们,翻过这几片山,那边就是广灵县”

“嗷……”将士们的眼里,一下有了神采,在经过如此艰难的跋涉后,他们现在觉着只要自己能到广灵县就是胜利,根本不管那里有多少敌人。

“那就不用多说了。”王贤拔出宝剑,剑指广灵道:“两年来的付出和等待,无数的鲜血和牺牲,都要在这一刻兑现,让我们翻过这片山,拿下广灵县,报答太孙殿下,为牺牲的兄弟增光”

“报答太孙殿下为牺牲的兄弟增光”将士们沉声应道,他们感觉自己的血在沸腾,手脚被注满了力量,跟随着那面幼军军旗,沿着陡峭的河道攀爬上去……虽然不坐雪橇车了,但沿着河道上山依然没错。

上山之前,王贤走到宝音琪琪格身边,蒙古妞的身子骨就是变态,接连数日的颠簸之下,她竟然若无其事,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她本就带着贵霜血统,也看不出怎样来。

“让德楞泰带着他们回去吧,我让人送你去大同休养。”王贤拉着宝音的手,虽然都带着厚厚的皮手套,但依然能感到丝丝温存。

宝音却一贯有主意,摇摇头道:“我和他们一起回土默川。”

“你要知道好歹。”王贤现在不敢凶她,只好耐着性子道:“奔波这么多天,千万别动了胎气,还是到大同请大夫看看吧。”

“我不是你们汉人女子,”宝音咯咯一笑道:“我们蒙古女人,在马背上怀孕,在马背上生产,这点颠簸算得了什么。”

“内地的医疗条件终究要好些……”

“我们蒙古女人很少有难产的……”

“好吧……”王贤知道这个蒙古妞一贯有正主意,下令是不行的,只好再找个理由道:“我马上就要率军杀入广灵了,此行凶吉未卜,你就不能等我平安归来再回去?”

“不了。”宝音果然是极有主见的,她摇摇头,正色道:“结果如何都是注定的,早晚知道都对我没有区别……你若战死了,我依然会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再抚养长大,你若没死,我还是会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再抚养长大。

她的语气是那样的天经地义,看来蒙古人看待生死,还真是跟汉人不一样呢,王贤不禁暗暗苦笑,这还没生下来的,心就全都在孩子身上了,看来我是死是活,都对她影响不大了。

“不过你要活着回来,”哪知宝音话锋一转,又定定看着他道:“我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爹,”顿一下,她的腮边闪过一抹红晕道:“我还想和你生很多很多孩子呢……”

“哈哈哈哈”见自己也不是全无用处,王贤放声大笑,紧紧抱住自己的孩子妈道:“放心,我会回来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的”

“小心点。”宝音点点头,突然摘下手套,将一串手珠系在他腕上,轻声道:“这是活佛赐的,可以保佑你刀剑不伤。”

“快戴上手套吧,别冻着。”王贤是教训丨惨痛,他两只手全都冻伤了,虽然不严重,但针扎似的痛着。

“你快走吧,”宝音深深看他一眼,又朝顾小怜点点头,“小怜姐姐也保重。”

“保重。”顾小怜笑着点点头,和王贤转身去追上队伍去了。

宝音一直立在那里,望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峡谷口,才扑扑簌簌掉下泪来。为了不让出征的丈夫担心,蒙古女子向来都是坚强的面对离别,泪水只在他转身后流下……

从地图上看,从峡谷距离广灵县成直线不过四十里,但沿着蜿蜒崎岖的峡谷河道向上爬,却感觉是如此的道阻且长,不少将士失足跌落山谷……好在知道翻过山去就是广灵,将士们又在雪橇车上养足了体力,脚上有劲儿,心里也有劲儿,终于在夜半时分,爬上了峡谷

上来峡谷,前面便是一片平坦,将士们兴奋的取下背上的滑雪板,在蜿蜒的河道上无声疾驰起来。路过有白莲教军队的关隘,关上守军万万想不到,明军会在这个时候,从他们背后杀来,还都在睡梦中呢……按说应该有人昼夜在哨楼上巡逻的,但这么冷的夜,这么大的风雪,军官都赖在炕上不肯起来,当值的士卒自然也夺起来烤火,哪个肯傻乎乎在刀子似的夜风中站岗?

明军也不理会他们,沿着河道径直掠过这几道哨岗,队伍畅行无阻,在拂晓时分抵达广灵城下。借着微弱的天光,一座城池赫然在望了,官兵们都知道,他们在付出千辛万苦之后,终于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到了广灵城下。建功立业就在此刻,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起来,疲劳和寒冷一扫而光,全身又充满了力量

事不宜迟,许怀庆和莫问立即开始攻城的准备工作——为了这次攻城,他们煞费苦心,设计了一种便携式云梯。他们将云梯,分成了数个短梯子,又将短梯拆分成一根根,行军时分开携带,攻城时再接起来,十分的方便。待中军一到,他们便扛着接好的云梯,悄无声息的滑向城下此时风雪却渐渐小了,视线也好了,对攻城一方自然极不利。尽管所有人都罩着白袍、戴着白帽,尽力轻手轻脚的向城下靠近。但所有人都紧张极了,不仅是攻城的部队,城下的中军和负责警戒的后军,也全都大气不喘,死死盯着城头上,唯恐突然警声大作,或者飞蝗如雨……那样就糟糕极了。

最紧张的莫过于王贤了。毋庸讳言,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豪赌,从他的计划开始执行的那一刻起,就充满了重重风险,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走漏了风声,都将导致全盘失败。失败的后果,便是他和这一万多兄弟交代在这里,太孙殿下的前景,也要大大不妙……虽然突袭广灵县是莫问率先提出的,但王贤才是推动者和策划者,一旦有闪失的话,所有责任都要由他来担……要是他能承担得起也罢,问题是,后果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

王贤紧张的攥紧了拳头,这么冷的风雪中,他却满头都是汗水。一旁的顾小怜等人也不敢作声,全都在祷告满天神佛观世音,千万保佑不要在这时候开玩笑……

在众人的注目下,攻城部队靠到城下,架起云梯,缓缓搭在城头。这时候,风雪彻底停了,一下万籁俱寂,云梯与城头撞击,发出清脆的啪嗒声,把城外的明军吓得魂飞魄散。好在莫问见机快,顾不得催促手下将士,第一个爬上了云梯。后面的将士如梦方醒,赶紧鱼贯跟上,不一时,四具云梯便将百余将士送上城头,而城上的守军竟仍然没有反应。

这一景象让王贤莫名惊诧,不知道韦无缺又在捣什么鬼?

在王贤看来,对韦无缺那个王八蛋必须要时刻提防,稍有疏忽都会被算计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