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六章 有喜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1    作者:三戒大师

那驭车的女子头戴着白色貂皮帽,身穿白色的貂皮大氅,面上挂着遮风的幂罗,只露出一双深邃修长、充满异域风情的美目,正目光炽烈的望着他。听到王贤的呼唤,她咯咯一笑,白他一眼道:“这才几个月不见,就记不起我来了?”

以王贤对宝音的了解,这个野性十足的贵霜美女,会蹦起来跳到自己怀里,他都做好了接住她的准备。然而这次他却自作多情了,宝音琪琪格并未从驭手的位子上起来……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做出什么亲热的举动,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站,相隔咫尺,竟显得有些生分。这种感觉很不好,王贤为了避免尴尬,只好没话找话道:“你,这些日子还好吧。”

“好,很好,非常好。”宝音定定看着他,眼里氤氲着雾气,见王贤没上来温存,她竟委屈的想哭。

好死不死,王贤的那点智力,全都加在了别处,对感情他是稀里糊涂,这时候竟火上浇油,拉过一旁女扮男装的顾小怜道:“宝音,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曾跟你说过的小怜姐姐,小怜,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宝音琪琪格。”

顾小怜那个尴尬啊,心里哭笑不得道,‘官人啊,你怎么这么二啊?不先把人家和顺公主哄好了,又把奴家扯进来,这不是让我坐蜡么?,何况她现在一身臃肿的男装,脸上涂着灰,正是最没法见人的时候,自然一万个不愿意,在此时此地和身份高贵的同室姐妹初相见。

但王贤已经开口,她只好赶紧上前朝宝音敛衽一礼的,她穿着男装,这动作便显得不伦不类……小怜姑娘这辈子还没这么羞窘过呢,真是满心苦涩、强颜欢笑道:“妾身拜见公主殿下。”

宝音果然如她所料,见王贤二话不说,先推出个女的来跟自己见面,心里就堵得慌,待见她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就更加不喜了。直到听见顾小怜珠圆玉润的声音,才面色稍缓道:“小怜姐姐是吧,快起来吧,我这公主是糊弄人的,当不得真。”

“话不能这么说……”王贤心说这丫头口没遮拦,还不知惹出什么祸来,我得教教她。

谁知话才刚说一半,就看见宝音望向自己的目光,已经很不善了。王贤马上改了想法,唉,好容易刚见面,还是别惹她了……呃,好像已经惹到了。

二女礼貌性的寒暄下,宝音便冷冷瞥王贤一眼道:“上车吧,你们不是着急赶路么?”

“啊,是啊。”王贤看一队队马拉雪橇已经纷纷出发,沿着滹沱河疾驰而去。便对小怜道:“咱们也上车吧,哎,这不是萨娜么?”王贤的眼睛一直在宝音身上,没发现雪橇上还有个人。

一直被无视的萨娜,这才从雪橇里爬出来,无奈的看一眼王贤,小声道:“额驸。”

“萨娜,别胡说,什么额驸?我跟他成亲了么?”宝音却冷冷道。

“成亲了啊?”萨娜怯生生道:“那么盛大的婚礼,婢子从没见过呢……

“那是假的,当不得真”宝音狠狠瞪她一眼道:“人家有言在先是演戏了,你还当真了”

“宝音……”王贤心说,这丫头怎么跟吃了炮药似的……看来是不习惯我太温柔了,也好,看我换一副面孔,便拉下脸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不认账了”

“你还凶我?”宝音眼圈刷得红了,泪珠子扑扑簌簌往下掉,粘在幂罗上就结成了冰。

萨娜赶忙去劝慰宝音,有些生气的对王贤道:“额驸你不能对别吉这么凶,你知道她……”

“萨娜你住口”宝音却狠狠瞪萨娜一眼,转过头去道:“再不上车我自己走了。”

“别吉,还是我来驾车吧。”萨娜忙拉住宝音的马缰道。

“坐回去。”宝音冷声下令道:“再废话你就呆在这儿。”

萨娜打个激灵,蒙古女孩的性情憨直,竟真的不敢言语,乖乖在雪橇上坐下。王贤和顾小怜也上了车,两人还没坐稳。便听啪地一声脆响,宝音狠狠一鞭抽在马屁股上,那蹄上包了兽皮的马儿吃痛,撒蹄奋力朝前奔去。

雪橇车在拉起后,速度是极快的,宝音又不断催促马匹超车,一上来就险象环生,吓得王贤和顾小怜紧紧抓住车栏,唯恐被摔下车去。王贤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高兴道:“这速度真快,看来按时抵达没问题了”

虽然耳边风声呼啸,但顾小怜听觉超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这才明白了,原来官人的心思全都在战事上,至于其他,目前根本理会不上。她本来想让王贤问问,宝音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这下也忍住了。

但前头的萨娜却忍不住了,见别吉越开越快,可把她给吓坏了。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朝王贤大声道:“额驸,快劝别吉停下……”

她虽然声嘶力竭,但大部分声音都随风而逝,只有一些片段传到王贤耳中,好在他理解力还不错,苦笑着大声道:“你都不行,我有那本事么?”

“你有啊,因为你是她肚里孩子的阿爸啊……”萨娜大声道。

“什么,我是她肚里的阿爸?”王贤没听全,愣了一下,突然血往上涌,腾地做起来,一把抓住萨娜的肩膀,使劲摇晃着道:“你说什么?宝音有了?

“是啊,”萨娜被摇得头晕眼花道:“上个月别吉才察觉,请大夫一看,说是四个多月了呢”四个多月才察觉,也真够粗心的……

“真的?”王贤登时狂喜莫名,朝着前头大叫道:“宝音快慢点,慢点宝音,把车停下宝音,快停车啊宝音,这个月份危险着呢宝音”一激动,他都语无伦次了。那边宝音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装没没听见的,依然策动马匹疾驰。

“再不停下,我要跳车了”王贤这才意识到,在光溜溜的河面上,乘坐马拉雪橇是何等危险,又是如此高速,一个弄不好就要车毁人亡。他竟站起身,大叫起来:“我数十个数,数完了就跳下去十、九、八、七……”

这招还真管用,他数到‘三,时,雪橇车终于靠边停下来,车还未挺稳,王贤便迫不及待蹦下去,打着趔趄朝宝音扑去,见她坐在那里正在流泪。他忙摘下手套,一把抱住她,一脸后怕的从上到下检查一遍,见她完好无损才放心,一阵火大道:“你这死丫头,可吓死我了”

“你还凶我……”宝音拖着哭腔捶打他道。

萨娜和顾小怜也忙跳下车,顾小怜对王贤道:“女人怀孕的时候,是最敏感脆弱的,大人要让着公主点。”顾忌宝音的感受,她都改口叫‘大人,了。

“是是,是我的错。”王贤苦笑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宝音一哭起来,就再也止不住,声泪俱下的控诉道:“人家怀孕几个月,你都不管不问,来一封信只要人家于这于那,也不问问人家身子怎样了,每天吐不吐”

王贤心说,我不是不知道么?但这时候他也不敢吭声了,任由宝音哭诉道:“人家挺着肚子冰天雪地赶了几天路来见你,你却连笑都不笑,还跟人家摆脸色……呜呜……”好在顾小怜一直敬着她,宝音才没把小怜姑娘也加进罪状去。

“见到你我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就跟吃了蜜似的。”王贤忙解释道:“至于为何不笑,那是因为……冻得。这天太冷了,皮都冻僵住了。哎呀宝音,你不能再哭了,睫毛都结冰了。他想伸手去给她擦泪,却发现手已经冻得发青,不听使唤了。

“吓,谁让你摘了手套的?”宝音这才发现他没戴手套,也顾不上再控诉了,赶忙给他套上。“你不要手了么?”

“啥也没有哄好我的宝音重要。”王贤忍着肉麻说出这句话,把萨娜和顾小怜听得一身鸡皮疙瘩,宝音琪琪格却十分享受道:“那也不能冻坏了自己,我会更心痛的。”

萨娜和顾小怜面面相觑,难道这就哄好了?

其实宝音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她本来是个心胸开阔的草原女儿,只是怀孕之后变得敏感脆弱,才会有刚才的表现,这会儿王贤哄一哄,她也就借台阶下了。

再次上车时,自然改为萨娜驾车,其实按照王贤的想法,是要让宝音改骑马,让人护送她回去的,但宝音非要跟他在一起,王贤实在没办法,只能吩咐萨娜慢点再慢点。其实萨娜的驾驭水平高超,又是小心翼翼,雪橇车在冰面上行驶的十分平稳,王贤这才放了心。

宝音却浑不在意,她依偎在王贤怀里,对外界的一切都浑不在意。风声呼啸又没法说话,她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睡梦中还紧紧抓着他的衣襟,生恐睁开眼,又看不到他一般……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