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五章 重会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0    作者:三戒大师

谋定而后动,是王贤为数不多的良好品性之一。他定下奇袭广灵县的计划,并非草率为之,而是早在当初微服去广灵县前,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

能看得比一般人远一点,也是王贤为数不多的良好品性之一,当时虽然还在最困难的时期,但他依然认真思考着如果攻取广灵的任务,落在幼军身上该当如何。所以广灵县之行,他和他的同伴仔细的观察着广灵的地形和布防,后来又反复向宋将军和刘子进询问落实,是以他对广灵的情况,不说了若指掌,但也知之甚详了。

他发现广灵县地处深山峻岭之中,有数道险隘可为屏障,虽不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只消很少的兵力,便能抵挡住大军进攻,却是一点不做假。这种情况下,调集大军围攻耗费太大,而且难以见效,万一战事迁延,难免生出诸多变数……不说别的,至少晋王那关就过不了……

是以奇袭看似冒险,但却是唯一的出路。而准备工作越细致,战斗的风险也就会越小。这就是考校王贤本事的地方了,因为山西的地方官极不配合,而晋王明面上还在捣乱,在这种情形下把准备工作做到家,实在是困难重重。

不过王贤还是克服了困难,把准备工作圆满完成了,这背后付出的心血,也只有他身边人才知道。比如为大军滑雪定制的一万副滑雪板,王贤在充分听取猎人的意见后,又全部加上了兽皮包底,因为这样有利于爬山。但从太原到广灵全程七百多里,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纯靠滑雪的话,必然会如薛桓所说,到不了广灵就冻死冻伤大半。而且行军时间一旦超过三天的话,恐怕太原那边会将消息传到广灵,突袭便成了送死……

是以如何让大军更快更安全的抵达广灵,就成了王贤必须要面对的难题,解决不了的话,突袭就无从谈起。好在王贤是个有办法的人,他想到了马拉雪橇。这辈子他虽然没坐过这玩意儿,但上辈子去东北那疙瘩旅游,他却是坐过这种雪原飞车的……虽然已是在世为人,他还是清晰记得那种感受,马拉着他一直往前飞驰,他几乎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实在是太刺激了所以想到有什么快捷的交通工具,他一下就想到这玩意儿了。

不过这种关外常见的交通工具,在山西却不常见,而且晋王是要表面上给他们使绊子的,私底下为他们的滑雪板上加点兽皮可以,但出三千匹马拉雪橇这样的大事件,不可能瞒过京城的汉王,所以朱济演无论如何也没法答应。不过王贤也没指望他答应,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不过是为自己真正的目的做铺垫罢了……

当听了王贤的第二个要求,梁太监登时目瞪口呆,王贤却拉下脸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王爷这点忙都不帮,如何算是帮忙?”

“是举手之劳,可这种事一旦被捅出去,如何向皇上和汉王交代?”梁太监苦笑道:“放蒙古人入境,这是大忌啊”

王贤那天马行空的大脑,居然想让蒙古人来为他驾车。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来,在山西调集如此大规模的车队,根本无法保密,让河套的蒙古人来准备,却不会引起注意。二来,马拉雪橇比狗拉雪橇更快更难操控,弄不好就是车毁人亡,所以要找最好的车夫和最合适的马车,才能保证行军安全。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内附的蒙古人……这几十年来,蒙古人被赶到辽东和漠北苦寒之地,马拉雪橇是他们必备的生活技能。

“这有什么大不了?”王贤却浑不在意道:“说得好像边防多严密似的。

“这……”梁太监一时语塞。王贤说的是实话,虽然大明在边境屯兵几十万,又壁垒森严、城堡相连,但无奈边境线实在太广阔,根本无法面面俱到,只能在重点区域设防,那些不重要的区域,只设有哨所和巡逻队,但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就是一些聋子的耳朵——摆设。

无奈之下,梁太监只好回去奏明王爷,晋王在权衡之后,还是答应了王贤的条件……但有言在先,他必须保证蒙古人不会乱来。毕竟蒙古人虽然内附,可狼性未改,万一引狼入室,那麻烦就大了。

王贤当然不会引狼入室,他之所以敢有这个念头,凭的是他有一支能调遣的动,又可以完全信任的蒙古部落——现在河套土默川定居的博尔济吉特族

王贤和博尔济吉特族穿越大漠南归,创造了一个可歌可泣的奇迹,曾在大明朝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不少文人墨客还写诗赋词赞颂过此事。虽然朱棣对王贤冷处理,但十分重视与他同归的博尔济吉特族……此博尔济吉特族虽然并非蒙元帝系正脉,但也是如假包换的成吉思汗后裔,现在举族弃瓦剌来归,正满足了朱棣天下归一的虚荣心,也确实对收拢内附各部人心,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为此,朱棣特地颁布敕书给博尔济吉特部,封其首领宝音琪琪格为和顺公主,并在京城和赐给博尔济吉特部的领地上,同时立碑纪念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

朱棣有心要扶持一个亲善大明的势力,来达到以鞑治鞑的目的,因此除了这些虚荣外,又慷慨的拨专款采办牲畜、皮衣、茶叶、粮米,接济已经一贫如洗的博尔济吉特人,帮他们渡过了难关。又将一直禁止蒙古人踏足的土默川草原赐给他们作牧场,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

朱棣这一慷慨的举动,自然换来博尔济吉特人的感恩戴德,也让博尔济吉特部的地位,在内附各部中一下突出起来,许多弱小无依的部落纷纷依附过来,这才半年不到的时间,已经有八个部族来投,部众达到人两万,丁五千,势力远胜从前。

可见那答里巴真是个人才,他富有眼光和胆略的决定,换来了今日博尔济吉特部的兴盛。

王贤在穿越大戈壁时,曾听博尔济吉特族的男子们,讲述他们冬季驾马拉雪橇打猎的经历,知道他们能胜任这项差事。而如今博尔济吉特族也有能力派出这么多的车马,在取得了晋王放他们入境的默许后,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今生活安逸的博尔济吉特人,还愿不愿意为他这个‘恩公,,冒犯一次大明朝

这担忧并非多余,毕竟如今博尔济吉特人圣眷正隆,已经不需要他来照应。而此时汉蒙之间的关系,戒备多过和谐,蒙古人擅入内地是要被抓去见官的……更何况如此大规模的潜入,要是被官军包了饺子,是绝对不会跟他们客气的。就算官府当时没发现,事后也总会知情,一个图谋不轨的罪名是逃不掉的……就算皇帝不追究,也会对其大胆妄为产生恶劣的印象,这将给博尔济吉特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

所以王贤写信之后,就一直有些惴惴,唯恐宝音那边借故拖延,或者于脆回绝,那自己的奇袭大计可就泡汤了。但数日前,他收到了宝音的回信,当他怀着微微激动的心情打开信封一看,只见信纸上只有一个字——

王贤见状不禁苦笑,这还真符合宝音利落的性格。不过以他日渐多疑的性情,是直到看见德楞泰才彻底放下那颗悬着心的……

“德楞泰,你家别吉来了么?”王贤哈哈大笑着扶住向自己行礼的蒙古青年,嘴里却不由自主的问起宝音来了。

“来,来了。”德楞泰的表情有些怪异道:“其实别吉不该来的,但她非要来。”

“是啊,她现在是我大明的公主了。”王贤深以为然道:“出了篓子不好交代。”

“不是那个意思……”德楞泰使劲挠挠头,都把皮帽子推歪了,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启齿,只好闷声道:“你见到别吉就知道了,我这就去知会别吉去。”说完逃也似的跑掉了。

“这小子,怎么回事儿?”王贤有些摸不着头脑,也没工夫细想,对薛桓下令道:“让孩儿们登车吧,三人一车,一要注意保暖,二要注意安全,马拉雪橇稳定性不好,弄不好就翻车。”

“嗯嗯。”薛桓本来对王贤就有些盲目信任了,这会儿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实在想不到,王贤居然在滹沱河上藏着这样一支车队。不过他还是有些遗憾道:“要是接应点再近些,好些兄弟就不会被冻死了。”

“不能再往南了,不然保密无从谈起。”王贤叹口气道:“别磨蹭了,雪橇车上也冷得很,早点到才是正办。”

“是。”薛桓应一声,便高声下令中军将士解下滑雪板,三人一组上雪橇车。

那边王贤也要坐车,他身边还立着男扮女装的顾小怜,然而那些身穿皮袄、头戴皮帽、手戴皮手套的博尔济吉特汉子,却都笑着把马车赶开,竟然没人肯载他。这让对顾小怜吹嘘自己在他们心中地位是如何之高的王贤,大感没有面子。

正苦笑着,一辆马拉雪橇车稳稳停在两人面前,王贤一看那赶车的人,登时惊喜叫道:“宝音真的是你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