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雪中行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20    作者:三戒大师

幼军的操典是王贤参照后世军队制定的,自然少不了拉练一项,他在军中时,每隔两日,便会组织一次二十里全负重行军,而且是不定时紧急集合。虽然后来他离开后,幼军懈怠了下来,但北上途中一个月的玩命操练,让将士们又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训是以虽然对除夕之夜还要紧急集合加野外拉练颇有微词,但有军令状在先,将士们还是很快将所有装备背在身上,完成了集结

王贤也背着四十斤的携具,出现在将士们面前,官兵们忙向军师问好。王贤亲切的摆摆手,笑问道:“都吃饺子了么?”

“吃过了。”官兵们笑着回答。

“饱了么?”王贤又问。

“饱了。”官兵们笑道。

“吃饱了不能不运动,来个拉练消化消化食吧?”王贤笑道:“滑雪的科目,都通过了吧?”

官兵们一听是用滑雪的,都松了口气道:“通过了。”

北方滑雪的历史十分悠久,唐代的《通典》中便记载,因气沉寒,早霜雪,每坚冰之后,以广木六寸,长七尺,施系其足上,以践层冰,逐及奔兽。,在如今的西北东北地区,这项技能愈发进步,边民以长五尺的木板贴缚两足,手持长竿,划雪前进,则板乘雪力,瞬息可出十余里……运转自如,虽飞鸟有所不及也。

今年整个北国都在下雪,山西更是一冬都没停,当决定要奔袭广灵时,王贤第一个就想到了,要让将士们掌握滑雪的技能。当他将这一想法报给朱瞻基后,太孙殿下毫不迟疑令薛桓、程铮等人拟定训练章程都是王贤一手教出来的军官,对这一套自然不陌生。他们先从全军将士中,找出会滑雪的辽东、河北籍士卒,然后与其共同制定训练大纲,又赶制了一批木板、长杆,便身先垂范的操练起来。

比起枯燥的对列训痛苦的行军拉练、疼死人的武术操练,滑雪这项训练新颖拉风,趣味十足,还同样能挣积分,自然大受官兵们欢迎,不到太原,便所有人都通过了考核,能在雪原上滑行自如了

“那就出发吧”王贤一声令下,将士们绑好了滑雪板,缓缓步出军营。一万大军分为三队,许怀庆与莫问率三千精兵为先锋,王贤与薛桓率领三千人为中军,程铮率三千人殿后。余下将近两千人马,则在闲云、吴为、二黑、宋钟等人的率领下,扼守从太原往北的各处要道,截杀通风报信的信使。

之前以为老太妃戴孝为由,王贤请晋王为大军派发了白帽子和白斗篷,这会儿命将士们罩在衣甲之上,不仅挡风,更与雪原浑然一色,十分难以被发觉。当将士们出了营,跋涉到积雪达数尺深的雪地上,立时变得轻盈起来,他们沉下身子、撑动手杖,慢慢的滑行起来,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如一只只白色的燕子,飞快掠过大雪纷飞的雪原,向北疾驰而去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很快掩盖了他们驶过的痕迹……

在大风雪夜里滑雪拉风是拉风了,也绝对不是好受的。虽然将士们穿得都很厚实,依然很快被冻透了,寒风如刀割面,骨头像结了冰一样,全身没有一点知觉,只是机械的向前滑动……这样下坡或平地上还不打紧,但遇到上坡就惨了,将士们要使出吃奶的劲儿,才能一点点挪动两腿往坡上去,简直费劲极了。而山西偏偏是一道道山梁和山岭,哪怕官道也是高低起伏的……所以滑雪的速度也没有想想中那么快,一夜急行军,到天擦亮时,也不过才出去五十里

这时终于到了休息时间,听到哨响,将士们如蒙大赦,直挺挺躺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都起来都起来,不要命了”军官们赶忙连拉带踹,把他们从雪地里拉起来,要是躺在雪地上睡着了,肯定会被活活冻死的

唯一能让将士们感到安慰的,是出征前配发的烧酒了,他们挤成一团取暖,拿着酒囊抿一小口,就传给下一个人。一口烧酒下肚,将士们终于感到一丝暖意,但转眼就又冻得两眼发直……

薛桓巡视了一圈,回到侍卫们临时挖成雪围子里,见王贤在那里看地图,他瓮声问道:“军师,还有多远到广灵?”

“还有三百里。”王贤从怀里摸出个酒壶,丢给他道:“怎么,着急了?

薛桓结果带着体温的锡酒壶,拧开喝了一口火辣辣的烧酒,感觉通体一热,面色稍缓道:“不是,这么说最快还得滑三天。现在儿郎们已经出现冻伤了,三天后,恐怕没几个还能打仗的了。”顿一下道:“而且三天时间太长了,消息恐怕封锁不了。”

“呵呵”王贤有些吃惊的看他一眼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小子长进不少啊。”

“还能总不长进?”薛桓讪讪道:“不然我大哥会生气的。”

“是啊,我还以为不让你打前锋,你会生气呢。”王贤笑道:“没想到,你没有闹脾气。”

“俺知道军师是为俺好。”薛桓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俺从前太浑,军师别往心里去……”

“这么说你以后不犯浑了?”王贤欣喜道。

“不了,俺不能给俺哥丢脸。”薛桓挺起胸。

“好样的,”王贤重重一捶他的胸口道:“去吧,安抚好弟兄们,一炷香后出发”

“喏”薛桓应一声转身出去,迈出一步却又转回身,郁闷道:“军师,你还没回答我呢。”

“山人自有妙计。”王贤一脸神秘的笑一下。

“又卖关子。”薛桓嘟囔一声,不过也没多言,便下去了。

一炷香后,大军继续出发。按说这种奇袭,为免暴露,应当昼伏夜行才是,但密密的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十丈之外的景物都看不清,根本不用担心行踪会暴露,是以可以大胆放心的白日行军。只不过凡事有其利必有其弊,在这么大的风雪中行军,对官兵们的体能消耗实在太大。

风越刮越紧,雪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冷,将士们在厚厚的积雪上吃力的划着,不时有被冻昏冻毙的将士仆于道边,王贤狠下心来,命令官兵不许理会,节省一切体力行军。

又走了四十里地,将士们终于忍不住停下来抗议,他们推举十几名军头,到军师面前陈情,一个叫马周的总旗,小心翼翼对王贤道:“军师,弟兄们是立过军令状,保证过要令行禁止的,但请让我们死也死得明白……这实在不像是在拉练,我们到底要去作甚?”往常的拉练虽然也很严酷,但从来没不顾士卒的死活过……要不是将士们被冻得思维麻木,早就要有此一问了。

王贤这时也不瞒他们了,淡淡道:“我们要到广灵剿匪去。”

将士们听了大惊失色,大着胆子问道:“我们可有援军?”

“有。”王贤斩钉截铁道。

“在哪?”

“就在前方十里处等我们。”王贤道。

听说还有援军,将士们倍感振奋,虽然对在这种天气作战颇有微词,然而军令如山,也没人敢再废话,于是众军头回去安抚住将士,大军继续向北挺进

“军师,我们真的还有援军?”待众军头走了,薛桓惊喜问道。

“军中无戏言。”王贤正色说一声,又有些心虚道:“我只说有,没说多少……”

“……”薛桓这个汗啊,不知等将士们发现被愚弄了,会不会造反?

将士们有了指望,行军速度快了不少,转眼滑出十里,便见一条亮晶晶的冰带横亘在眼前

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条冰封的大河,而是瞪大眼睛寻找传说中的援军。终于,他们看到冰面上有一骑飞驰而来,待其行到近处才发现,居然是个蒙古青年。

斥候马上要将其拿下,他却口口声声说要见额驸。

“额驸是个什么东西?”斥候奇怪问道。

“额驸不是东西,他是你们军师”蒙古青年憨憨道。

“日你娘的德棱泰,”这时候,斥候队长策马来到近前,竟一眼认出了这个蒙古人:“你敢编排我们军师”说着却翻身下马,哈哈大笑道:“你个狗日的可想死我了。”

“周强大哥,”蒙古青年也一脸惊喜的下马,使劲与斥候队长拥抱道:“我也很想你不过你说我编排你们军师,是个啥意思?”

“是个”那个叫周强的斥候队长,是跟王贤一起走过瀚海戈壁的,而蒙古青年则是博尔济吉特族勇士德勒木的弟弟德楞泰。二人虽然分属两族,但有过那一段同生共死的难忘岁月,真比亲兄弟还亲。周强使劲拍他一下,笑骂道:“就是这个意思”说着正色问道:“你怎么来了?”

“是额驸叫我们来的啊。”德楞泰道:“我们已经来了两天了,专程带了三千辆马拉雪橇,在这滹沱河上等候你们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