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章 人肉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19    作者:三戒大师

刘子进是战事开始时赶到的,他在关下便听到城头的喊杀声,忙大声叫喊,让城上人把自己弄上去。

此时关内战事正酣,城上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关内一面,喊杀声又掩盖了他的叫喊声,一时间竟没人听到他的动静,刘子进一发狠,竟徒手攀上陡峭的山崖,他武功高强、又救人心切,竟真让他爬上了如墙面般的峭壁。上去峭壁,关城前的战事一览无余,正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刘子进忙从背上取下铁胎弓,抽出铁翎箭,凝聚全身的力气,弯弓如满月,朝着城头密集的敌军便射去

他天生神力,又是居高临下,铁翎箭显得威力无穷,竟然射穿了前一个的头,又射穿第二个胸,最后扎在第三个的腹上,一箭射死了三个如是三次,次次如此终于引起了双方的注意

“铁翎神箭”最先注意到是的守军,听到那刺耳的破空声,看到那夺命的黑色闪电,本已经濒临绝望的众将士,登时忘情欢呼起来:“大当家回来了大当家回来了”

欢呼声瞬间蔓延开来,城头上的守军士气大振,疲劳饥饿全都一扫而光,他们不仅稳住了阵脚,还成功反扑,将听到丨子进,这个名字,便心惊胆战的敌军,一举撵下了城头。

眼看就要破关,刘子进却从天而降,城下的韦无缺气得面色铁青,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少主,”余贵的底牌打出了去,也没啥新招数了,只能讪讪道:“咱们该怎么办?”

“……”半晌,韦无缺才幽幽道:“刘子进应该一直在王贤手里,那家伙这时候把他放出来,你说是个什么目的?”

“应该是想守住平型关。”余贵想一想道:“为来年进攻做准备。”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韦无缺望着陡峭的平型岭,心里满是悔恨,要是当初自己多留点人在这里,该有多好。他冷冷问道:“回广灵过年?”

“当然要加强进攻了。”余贵当然不敢说是,忙小声道:“要是被明军控制了平型关,我们就麻烦了。”说着声音更轻了,唯恐激怒少主道:“为了保持战力,能不能适当轮换一下?”

“好吧……”韦无缺终于点下头,这次没有再发作。

余贵如蒙大赦,马上安排撤下来的军队按批次返回广灵,同时大规模征调广灵的军队以及信众来白崖台,打造更多更大的攻城器械,全力准备下一次进攻。

看着敌军潮水般撤去,城头上人终于松开紧绷的弦。有人抱着的劫后余生的家人放声大哭起来,更多人围着刘子进,相望恍若隔世……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汉子们日盼夜盼,终于把他盼回来了,呜咽道:“你终于回来了……”

“弟兄们,我对不住你们……”看着伤痕累累、状若厉鬼的众兄弟,刘子进满脸羞愧,眼含热泪,与之前天神下凡判若两人。

“你当然对不住我们”一句话,勾起好些人的怨气,大声指责他道:“为了个女人,就丢下兄弟们跑去太原,结果被人家占了老巢,害得兄弟们死的死亡的亡,人不人鬼不鬼”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刘子进不想辩解,没口子认错道。

“你们都住口”刘子进留在广灵看家的结义兄弟,也是平型关上众人的头领刘兴听不下去了,大声呵斥道:“大当家护送圣女去太原只是幌子,事实上他是有要事去办的,只是谁承想,遭了奸人的暗算而已”

“老七你别说了。”刘子进却阻止刘兴说下去,他目光扫过神色各异的众兄弟,突然拔出匕首,反手插进自己的左大腿。

“大哥……”众人惊呼起来,就要上前阻拦,刘子进却一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动,他一咬牙,拔出刀来,再次插入了左腿上。紧接着又是第三刀……

“三刀六洞”刘兴流着泪大声道:“大当家三刀六洞,请求大家原谅,大家同意不?”

“原谅……”“同意……”众人虽然对刘子进有怨气,但有多年的感情在,更指望他带给大家一条生路。是以七嘴八舌的表态开了。

“那好,不要让我再听到一句怪话”刘兴冷冷扫过众人,目光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说完朝刘子进跪倒,大声道:“拜见大当家恭迎大当家归来

“拜见大当家,恭迎大当家归来”众将士也纷纷跟着下拜,刘子进摇摇欲坠的权威,再次巩固下来。

“快都起来。”刘子进眼里含着泪道:“我罪该万死,但我现在还不能死,只能先以三刀六洞记下,待做完了该做的事,我自会向兄弟们以死谢罪”

“大哥……”众人这才心无芥蒂,扑到他跟前,与他抱头痛哭起来。

兄弟们哭完了,又和好如初,赶紧有人上前给刘子进包扎,刘子进并不在意自己的腿伤,问他们这段时间是如何撑过来的。刘兴便把事情经过向他简单介绍,待听到一个月前他们就断了粮,连皮带皮甲都吃光了,刘子进惊异道:“这一个月几乎天天作战,你们都吃什么?”

弟兄们闻言登时神色大变,闹得刘子进摸不着头脑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

“没。”正好是吃饭的点,便见厨子抬着一口大锅上来,刘兴面色怪异道:“先吃饭吧”他给刘子进端了一碗菜根汤,刘子进尝了一口,又苦又涩,不禁叹气道:“真是苦了兄弟们……”这时厨子掀开大锅盖,一阵肉香顺风飘到他鼻端,刘子进笑骂道:“原来还藏着好吃的,淘气……”说着不禁奇怪道:“你们哪来的肉?”

厨子支支吾吾不肯答话,刘子进夺过勺子,舀一块肉尝了尝,品啧道:“不是猪肉,不是牛肉、也不是马肉、鹿肉,到底是什么肉?”

众人都低着头不吭声,终于有人忍不住道:“大当家是开玩笑,还是真糊涂?这方圆数里之内,除了人肉还有什么肉?”

“人肉”刘子进面色巨变,腹中一阵翻江倒海,剧烈的呕吐起来。

待刘子进吐完了,刘兴给他端来一碗水漱口道:“我们之前也觉着恶心,但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怎么能吃人肉呢?”刘子进喝口水,还是想吐。

“不吃人肉吃什么?”一直毕恭毕敬的刘兴,变得面色铁青道:“大哥是不是觉得我们成了畜生?”

“胡说什么呢。”刘子进叹气道:“我只是心疼兄弟们……”说着声调一高道:“我回来了,就不会让兄弟们再吃……肉了,今晚跟我下山一趟,咱们去抢批粮食回来。”

他说得挺激动,一班弟兄却没什么反应,刘兴苦笑道:“大哥,我们都想尽办法了,要是能抢到粮食,也不用吃人肉……”

“哎,天无绝人之路么。”刘子进却摇头道:“说不定这次就能有收获。

“那我带人去一趟吧,”刘兴见他执意要去,只好道:“大哥将养腿伤。

“不用,我这点伤算什么?”刘子进摇头笑道:“你运气太差,还是我带着去吧。”

“那好吧……”刘兴无奈道。

于是天擦黑时,刘子进带了千把弟兄出关,等到天大亮时,在关城上翘首等待了半宿的刘兴等人,便见他们赶着数百辆大车回来了

“大当家回来了”欢呼声再次在城头响起,比上次还要欢喜雀跃。

“快开城门。”刘兴急忙命人打开城门,将刘子进等人迎进来。不用他吩咐,关城里的人们早就涌出去,将满载而归的兄弟们迎回来,平型关上,满是人们的欢笑声,像过大年一样。其实,今天是除夕,还是真过年呢……

刘兴清点了缴获,足足两千石粮食,还有腊肉、盐巴、棉袄之类,足够他们这三千来人撑上个把月了。

“把冬衣分了,煮一锅腊肉饭,咱们也过个年”虽然走了一夜,腿上的伤口又绽开了,但终于在兄弟们面前挽回了面子,刘子进心情大好,坐在那里大声下令道。

“还不照办。”刘兴吩咐手下一声,待小得们欢天喜地去了,他才坐在刘子进身边道:“大哥,这是咋回事儿?”

“啥咋回事儿?”

“这些粮食冬衣,你从哪弄的?”

“说来也巧,灵丘知县奉命往大同转运物资,正好被我们撞见了。你也知道官军有多胆小,弟兄们掩杀过去,他们就丢下物资逃跑了……”刘子进有些心虚的笑道,见刘兴一脸冷笑,他知道自己这瞎话实在太拙劣,只好咬牙道:“好吧,我跟你说,这是官府故意让我抢的”

“……”刘兴心说果然,面上难掩怒气道:“大哥,你还嫌被官府坑的不够惨?”

“这次不是晋王了,这次是太孙……”刘子进讪讪道。

“都一样”刘兴怒道:“东北狼吃肉,西北狼也要吃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