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挡箭牌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18    作者:三戒大师

但韩天成非但不答应,而且谁要敢提出撤军,还会被他直接推出去斩了。军官们只好去求平天将军,请他来下令。殊不知余贵,也就是他们的平天将军,其实是明教的四大护法之一,也是韦无缺的那黄发老仆。而韦无缺就是韩天成,韩天成就是韦无缺

余贵起先不搭理他们,但见手下怨声载道,担忧动摇了军心,只好亲自到白崖台,来劝韩天成收兵。韩天成数日攻城不过,反而碰得头破血流,本来就一肚子邪火,见到余贵也没什么好脸色。让那些指望着余贵来了,就能制住王贤的军官好生失望。

余贵摆摆手,示意众将走开,待没别人了,才陪着笑对韩天成道:“少主有所不知,刚才太原城传来消息,朱瞻基在明年开春以前,是不会发动进攻的。既然如此,咱们也没必要非得急着攻下这平型关来……”

回答他的,却是韦无缺杀人的目光。强抑住怒气,韦无缺对余贵道:“我说过很多次了,广灵县的价值,就在于可控制平型关、紫荆关、雁门关和倒马关这四关彼此相连,结成一条严固的防线,控制着东西的交通。而平型关一失,这条防线便荡然无存不说,我们转战河北,直取北京的去路,也被挡住了

以韦无缺的聪明,焉能不知困守广灵县只有死路一条?何况以他堂堂明教少主之尊,焉能只想当个山大王?广灵县不过是他撬动天下的踏板,他要从这里冲入河北、夺去北京

韦无缺这种生下来注定要造反的家伙,平生考虑最多的便是如何造反。他仔细考量过天下形势,发现最有希望的造反路径,还是要复制朱棣当年的路线,据北京而控幽燕,背倚关外,靠燕云十六州挡住明军的反扑。但是明军屯重兵于北京,要想直接攻下来是几乎不可能的,但韦无缺计划的也是先虚晃一枪,绕过北京直取山海关,只要夺下山海关,则关外之地尽在他手中,而且有山海关阻挡,明军只能望而兴叹。到时候自己一面在关外休养生聚,一面联络蒙古人从宣大一线不断攻击明朝,待到将明军主力彻底吸引过去,他再率军入关,直取北京,夺此王霸之基

这计划在韦无缺心中,已经酝酿多年了,这次山西白莲教起事,就是他争霸天下的第一步无论如何,之前的进展还算顺利刘子进从广灵县起事,占据了四关,又得到了晋王的资助,囤军粮百万石,得兵卒五万人,皆披坚而执锐,为他积攒够了本钱。韦无缺便调虎离山、鸠占鹊巢,将刘子进攒下的家业据为己有,只待消化完毕,便要出紫荆关、攻北京城了谁知因为计划漏洞,平型关竟被刘子进的残党占据了

前面说通过,山西到河北之间,只有一条恒山和五台山夹成的通道,而雁门关、平型关、紫荆关正好在这条通道上。尤其是平型关和紫荆关,一旦失守,他东进的梦就要受阻了更别说后面的宏图壮志

所以韦无缺无论如何也要夺回平型关……

“少主的宏图大志,老奴焉能不知?只是大军师老无功,损失又重,再坚持下去也只是徒劳,若是大军失去控制,麻烦可就大了。”余贵硬着头皮劝道

“你休要聒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道理,不会不懂吧?”韦无缺不是一般的固执,他冷冷瞥一眼余贵道:“关上的叛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平天将军又率援军前来,我军士气大振,下次攻击一定可以一鼓作气

“这……”余贵还想再劝,却见少主的目光已经变得冰冷无比,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反而会惹祸上身,他只好叹口气道:“这次攻城属下亲自指挥,我有一样秘密武器。”

“那就祝将军马到成功。”韦无缺目光稍缓道。

虽然听说又要攻城,将士们哀鸿遍野,但平天将军的号召力,显然比半道出家的韩天成强多了,半个时辰后,最大规模的攻城队伍,便在平型关前集结完毕。

“儿郎们,本将军知道你们都想回去过年。”余贵策马检阅了队伍,在一个雪丘上勒住马缰,高声喝道:“可平型关是我们的南大门,现在大门丢了,一旦为官军所夺,我们就再不能像从前那么轻松御敌了,想要打退他们,就必须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还有被攻破广灵的危险你们说,咱们就算回去,能安心过年么?”

不管服不服,在平天将军的注视下,众官兵纷纷摇头。

“所以,我们必须要攻下平型关,才能安心回去过年”余贵说着刷得抽出宝剑,指着身后高耸的山岭道:“关上的敌军已经油尽灯枯,禁不起我们再一次冲锋了这次本将军与兄弟们一同上阵,我们要一鼓作气,站上城头”

鼓动词虽称不上高明,但好歹激励起将士士气,他们背着兵刃、扛着新打造的云梯,高呼着朝关下冲去

冷兵器时代,最残酷的便是攻城战,经过数日激战,平型岭上朝北一面的山坡,已经变成了暗红色……那是双方将士的鲜血,在雪层上冷却冻住形成的。岭下横七竖八的尸身,也被冻在雪里,没人有力气扒出来。将士们便踩着同袍和敌人的尸身,架起高高的云梯,再次攀爬起陡峭的山岭来

这年代的攻城战,除非守城一方没有防备,被偷袭成功,否则只要防守方决心够大,城墙够高,就很难被攻破。平型关的关城虽然聊胜于无,但建在崇山峻岭,借助山川之险,比什么城池都易守难攻。不过这次对方的云梯架起后,守城的一方却迟迟没有动静,只是目眦欲裂的望着那云梯——只见余贵一方架起云梯后,却不急着派军士攀爬攻城,而是驱赶一批老人妇孺往上爬……那是城上人的父母妻儿啊

“爹……”城头响起一声凄厉的叫喊,继而叫声连成一片:“娘”“娘子”“儿啊”

余贵这次来,竟然带来了守军的家眷,驱赶他们先行上去云梯,掩护他的手下攻城

余贵这一手无比下作,但相当好用,看到留在广灵的亲人,被驱赶着爬上云梯,城头上的守军都傻了眼,手里的滚石,瓢里的开水,如何能扔得下去?反倒有人丢下手里的石块,抛下绳索去拉自己的亲人……城上守军几乎是毫无抵抗,眼看着那些家属爬上了城头

守军这时才想去翻倒云梯,混在家属中的敌军敢死队,却拼了命也要把云梯守住。他们人数不多,却个个武艺高强、悍不畏死,组成三才之阵,死死守护身后的云梯。城上守军虽然疯狂反扑,但已然是晚了越来越多的敌军从云梯攀上城头,与守军战在一起双方虽然看起来仍难解难分,但平型关之险,已非守军所独享,双方已经站在同一高度了

这时候,无论兵力还是士气,攻城一方都占据绝对优势,城下的余贵看了,不禁松口气道:“幸不辱使命。”

韦无缺冷冷一笑,心里却恨起余贵来……本公子攻了这么多天,死了这么多人,却还没什么进展。你倒好,一下就成功了,这可把我比下去了

不过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收复平型关为重。定定神,韦无缺冷声道:“赶紧消灭敌军,拿下平型关,便回去过年。”

“都听到了吧,再加把劲”余贵大喝道:“拿下平型关,便回家过年

平平淡淡这句话,却让城头上的部下精神大振,攻势又猛烈三分,将士们的疯狂的砍杀着,碾压着,眼看将守军挤下城头——一旦守军下了城头,就面临被人居高临下攻击的处境,以双方悬殊的实力对比,以眼下双方体力和士气上的差距,胜败便将注定

正当攻城军队占据了城头大部,自以为胜券在握时,突然一支铁翎箭破空而来,那箭的力道极大,军士们又人挨人,竟串糖葫芦似的,被一下洞穿了三

紧接着又是一箭,又有三个军卒被串了葫芦。马上还有第三支箭,也不知是不是巧合,竟又洞穿了三个

显然,守军中有个力大无穷的神射手。

不过按说一个神射手改变不了那么,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三箭,也不过才带走了九名军士的性命,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三射箭出来,场上局势竟然发生了逆转——原本岌岌可危的守军,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玩命的攻击起来,不一会儿便收复了城头。而那些攻城部队,却一下变得失魂落魄,轻易就放弃了好容易占据的城头,逃也似的下去了。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弓箭,那是刘子进的铁翎箭

所有人心里都在狂喊一句话,刘子进竟然回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