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九章 招安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16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屏退了左右,老太监缓缓道:“我们王爷说了,这次不仅要保证太孙赢,而且要赢得漂亮赢得惊世骇俗”顿一下道:“但也请太孙体谅王爷的难处,毕竟王爷也不敢得罪那人。”

“下官这就有些糊涂了。”王贤道:“王爷如果要让那人满意,太孙能不能赢都是大问题,又何谈赢得漂亮?”

“王爷并非要让那人满意,只要交待的过去就行。”老太监笑笑道:“而且王爷表面上的不配合,不更彰显太孙殿下取胜的不易么?”

“原来如此。”王贤明白了,“王爷是要和太孙演一场戏?”

“正是如此。”老太监点头道。

“那这场戏要怎么演?”王贤不动声色道。

“咱家方才说了,还得从长计议。”老太监不负责任道:“横竖太孙殿下,还得一段日子才能到山西,以大人的智慧,足以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了

王贤忍不住翻翻白眼,感情是你们没招了,让老子自己想辙……

老太监传完了话,水也不喝,一刻不留就离开了。

老太监一走,吴为从屏风后转出来,对王贤道:“大人,谨防有诈”

“是啊,”王贤点点头,一脸吃不准道:“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反手把我们坑了。”说着苦笑道:“但是我们有的选么?”

“好像没得选……”吴为挠挠头,晋王与其说是来商量,不如说他是来划定底线的。老太监传递的信息很清楚——我们可以不给你使绊子,但一定要让晋王对汉王有法交代。你要是不肯识相,那就别怪晋王真给你们使绊子了。

“所以选都没得选。”王贤道:“咱们统共一万兵马,又是在山西地面上作战,要是没有晋王的支持,如何跟号称五万、又占据险要的白莲匪军作战?

“但是怎么能让晋王有交代,我们又能够取胜呢?”吴为道:“这不是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么?”

“是啊,不过你别光说俏皮话,快帮着想辙。”王贤白他一眼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吴为摇摇头道。

“还说……”王贤郁闷的险些吐血。

“问问刘子进和张五吧。”吴为憋了半天,好歹终于出了个主意。“刘子进好歹原先是他们的大龙头,张五更是颇有谋略,说不定有什么办法。”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王贤又给他一个白眼,这不是废话么?他当然要去找张五问问了……

张五房间里,刘子进一直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张五,甚至连端屎端尿的活计,都不肯假人之手,而是一力亲为。

王贤进来时,刘子进正在给张五按摩手脚,看到他进来,刘子进拉下脸来,冷声道:“你来于什么?”他现在十分鄙视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要不是顾着张五,甚至有提刀杀了王贤的冲动。

“来看看五哥恢复的怎样,”王贤笑笑道:“刘大哥也要注意休息,一些事交给下面人就好。”

“我不放心,”刘子进哼一声道:“这院子里从上到下都是骗子”

“你直接说我是骗子不就得了?”王贤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在床边坐下道:“五哥的气色好多了,看起来刘大哥照顾的很好。”

“你少在这装好人,有话快说,说完赶紧出去。”刘子进黑着脸道。

“大哥……”还是张五轻声阻止道:“王大人来肯定有事,咱们好生说话

刘子进这才哼一声,坐到一旁瞪着王贤。

王贤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挠挠额头道:“是这么回事儿,朝廷派太孙殿下来山西了。”

这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但张五和刘子进两个被软禁的,自然头一次听说,都流露出吃惊的神情,后者粗声问道:“来于嘛?查办晋王么?”

“晋王迟早要查的,但不是现在。”王贤无奈道。

“那是来于甚?”刘子进又问,张五也紧紧盯着王贤。

“是来……”王贤有些难以启齿道:“平叛的。”

“你找死”刘子进霍得站起来,张五也变了脸色,目光不善的看着王贤

“就是要杀我,也听我说完几句话,”王贤赶忙安抚住这暴躁的家伙道:“朝廷肯定不会一直放任你们,占据广灵县要道,之所以迟迟没有用兵,不过是因为皇帝没下定决心,到底派谁来挂帅……说实话,皇帝派太孙前来,对你们是最好的结果了。”

“真是笑话,张屠子杀猪李屠子也杀猪,派谁来有什么区别?”刘子进恨声道。

“区别可大了去,”王贤瞪大眼道:“若是派别的将军率兵前来,必然要追求军功,何谓军功?首级也他们是要赶尽杀绝的”

“那太孙呢?他就不要军功了?”刘子进哼一声道:“我可听说他在漠北丢了大脸,恐怕比谁都求功心切吧。”

“刘大哥知道的不少啊。”王贤笑笑道:“太孙是需要军功,但他更需要仁德之名”他朝南面一抱拳道:“我已将广灵县的情况禀明太孙,说广灵县虽有大奸大恶之徒,但大部分还是被贪官劣绅逼得活不下去的贫苦百姓。太孙仁德,回信说平叛固然重要,少造杀孽,保全百姓同样重要”

“太孙真是这样说的?”刘子进不信道,“你这人满嘴瞎话,八成是你信口编出来的。”

王贤心说,呵呵,你还挺了解我。面上却肃容道:“你不信我不要紧,横竖没几天,太孙殿下就来了,到时候请他亲自跟你说。”

“说不定他也是个骗子……”刘子进哼一声道。

“大哥……”张五轻声阻止刘子进,又对王贤道:“就算太孙不想杀人,但军队能答应么?大人方才也说了,军功是靠首级堆起来的,太孙肯定要先顾及军队的感受吧。”

“在行”王贤夸一句,又道:“但太孙带来的军队,叫幼军,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

“听过,是太孙的亲军。”张五点点头道。

“这支军队是我一手操练出来的。”王贤自得道:“我让他们抓鸡他们不撵狗,而且只要平叛,他们就有大好处,你们可以对放心。”

“但幼军只有万把人马吧,”张五果然没有被撞坏脑子,冷静道:“凭这点人马就想打广灵?”

“根本没戏”这下轮到刘子进自得了:“以我广灵之险要,十万大军也不够看,一万?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再多的军队也有,太孙现在是山西总兵官,山西境内所有军队都归他管辖。”王贤道:“十万大军也可以凑出来,但动用其余的军队,就要杀人了。毕竟太孙和我管得了自己人,管不了大同和太原的兵。”

“废话这么多。你到底什么意思?”刘子进已经有些焦躁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五哥早就明白了。”王贤看看皱眉沉思的张五,见他不愿意显得自家大哥太笨,便接着道:“我想问问有没有个法子,能只用一万兵马,就把事儿办了的?”

“哈哈哈……”刘子进像听到极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道:“做梦去吧

王贤却不理他,只是定定望着张五。

被他看得没法,张五只好淡淡道:“我大哥说的是。”

“既然连二位都这么说,那看来真是做梦了,”王贤叹息道:“那就只有调集十万大军,强攻广灵县了……”顿一下,他幽幽道:“只是不知如今乱成一锅粥的广灵县,还能不能力保城池不失。”

“你说什么?”刘子进本来就很低沉的脸色,愈加能滴出水来:“广灵县乱套了?”

“刘大哥不该太意外吧?”王贤冷笑道:“韩天成早早从五台县返回广灵,便开始和余贵大肆清除异己。那些忠于你们的手下,自然不能看着刘大哥的基业被夺,便在教众的支持下和他们开战”

“…”刘子进心里咯噔一声,看一眼张五,两人脸上都写满了沉痛之色。虽然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但没有被证实之前,总还有一丝侥幸。如今侥幸破灭,登时忧心如焚:“结果呢?”

“虽然支持刘大哥的人不少,但余贵早就有鸠占鹊巢的念头,以有心算无心,一上来你们这边就元气大伤,一番激战之后,还是被赶出了广灵县,现在退守平型关,日夜苦盼刘大哥归来。”王贤一脸同情道:“据我所知,他们是缺衣少食,如今每天饿死冻死的都不在少说,可谓岌岌可危啊刘大哥……”

“我先拿你当人质回去”刘子进听得目眦欲裂,又站起身想要去抓王贤,张五连忙阻止他道:“大哥稍安勿躁,我有话对王大人说。”

刘子进哼一声,硬生生止住了动作,王贤摇摇头,当初晋王选这个人造反,肯定是觉着他有勇无谋,折腾不起浪花来。

“王大人,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从我们嘴里,听到那两个字么?”张五冷冷望着王贤道。

“哪两个字?”刘子进闷声道。

“招安……”张五缓缓吐出那两个字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