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左右为难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16    作者:三戒大师

数日后,晋王府摘星楼。

朱济演将一张薄薄的信纸递给梁太监,自己负手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出神

梁太监双手接过信纸,快速读了一遍,不禁皱眉道:“赵王殿下让我们给太孙使绊子?”

朱济演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还真有些棘手,”老太监缓缓道:“太孙此行志在必得,若是再次折戟,恐怕就算皇上不怪他,他也没脸见人了。”

“是啊。”朱济演才叹口气道:“孤也觉着很为难。上次的事情,已经惹得他兄弟俩不快了,这次再要阳奉阴违,肯定会彻底惹恼他们。”

“是。”老太监点头道:“但是太孙是太子的命根子,我们要是从中作梗,恐怕之前的努力会白费。”

“不是恐怕,是一定。”朱济演双手扶着栏杆道:“真叫人好难抉择。”

“…”老太监也是一阵默然,作为心腹,他很能体会主子的心情,朱济演并不看好行事嚣张的汉王,作为夺嫡的过来人,他十分清楚,这样子真的很难笑到最后。之前是为了上位,他才不得不上了汉王的贼船。但现在他已经坐稳了晋王的位子,当然想找机会跟汉王划清界线了。但是上船容易下船难是一方面,他更担心太子只是迫于形势才接纳自己,一旦自己失去利用价值,又会将自己一脚踹开。毕竟太子今日的种种困境,皆因山西之乱而来,而他又是山西之乱的始作俑者……

这种左右都不是的感觉,实在太糟糕。老太监轻声道:“能不能想办法置身事外?”

“谁让我是晋王,如何置身事外?”朱济演苦涩一笑,沉默半晌道:“实在不行,只能演一场戏了。”

“演戏?”老太监一愣。

“不是本王不出力,实乃太孙太狡猾。”朱济演自嘲一笑道:“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王爷是要做出极力作梗的样子,却仍被太孙出奇制胜,从而成就太孙的威名,汉王也没法怪罪王爷?”老太监有些明白了。

“不错。”朱济演两手一摊道:“我不是不想尽力,无奈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又有什么办法?”

“那样实在有损王爷的形象。”老太监担忧道。

“你说的太委婉了。”朱济演笑起来道:“直接说我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就是了。”

“那倒不至于……”老太监忙安慰他道。

“……”晋王摇摇头,不想听老太监说假话,他负手踱几步道:“其实被人看成蠢材,对本王只有好处,且不说这次两难得解,看得更长远些,我这样的藩王还是做个蠢材,更符合朝廷的心意。”

“王爷说笑了……”老太监不信,摇头笑道。

“孤没有说笑,我之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晋王叹气道:“从前只是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当上藩王,当上之后才细想自己的处境,发现其实是坐在了火山口上。”说着目光闪现愤恨道:“别看当今永乐皇帝,是打着维护祖制、反对削藩才坐上了金銮殿。现在轮到他做皇帝,一样要反过头来对付我们这些封建一方的王爷。而且他的手腕和实力,比朱允炕高出太多太多,再没人能来一次‘奉天靖难,了…我们这些可怜的亲王,只能乖乖听他的话,交出护卫,放弃权力,像猪一样被养在深宫里,才能苟全性命。”他惨然一笑道:“永乐元年,同在山西的代王三护卫及其属官被革;四年,齐王三护卫及属官被革,随后更被废为庶人。六年,谷王的护卫和属官被革;八年,则轮到了岷王的属官和护卫被废;十年,当年他允诺共天下的辽王也遭了殃……不知不觉,他的兄弟辈还剩下几个能幸免?更不要说那些毫无感情的侄子了,秦王连命都没保住永乐的所作所为,跟朱允炕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他的手段更高,耐性更好罢了。隔几年才动一次手,每次都是理由充分、一击必中,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这样更可怕……”老太监悚然道:“不知不觉,天下藩王已经羽翼尽去,再也没有造反的本钱了。”

“是啊。”朱济演自嘲的笑笑道:“老一辈都没有反抗他的勇气,我们这一代上不得马、拉不开弓,更是毫无希望……”说着看看老太监道:“你说,孤要个英明神武的名声有什么用?”

“让王爷这么一说,确实没什么用。”老太监轻声道:“还是稀里糊涂做个安乐王爷更安全。”

“哼”人就是这样,自己怎么贬损自己都可以,却听不得别人看低,朱济演闻言心神一荡,冷笑道:“龙可以翱翔九天,也可以潜龙在渊,大丈夫当相时而动、惊天动地若有机会出现,孤凭什么不能逐鹿中原?”

“啊……”老太监吓了一跳,他这种心腹中的心腹,都还不知晋王竟藏着那么大的野心

“呵呵”话既然说开了,朱济演索性道明心迹:“永乐活着,我们当然没机会,但他要是死了呢?汉王能甘心给太子当臣子太子能不报复汉王?还有个阴险至极的赵王,就算汉王当上皇帝,他还是亲王他这么替汉王卖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打自己的小算盘”

“哎……”老太监听得胆战心惊道:“难道今上一死,天下又要大乱?”

“哼,乱也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一味打压太子,袒护汉王呢?”朱济演哂笑道:“虽然这样能让太子威胁不到他的皇位,但已经为大明朝祸根深种什么叫独夫?这种只管自己活着的时候,不管死后天下大乱的就是”

“这么说来,太子还真倒不了?”老太监品过味来,暗暗吃惊自家王爷眼光之毒辣。

“倒不了。”朱济演摇头道:“以永乐今时今日之权威,若真想废太子,班师回京一道诏书就废了,哪还用又把东宫属官下狱,又让他闭门读书,还派三路钦差查案?”说着冷笑一声道:“无非是看太子党势大要打压罢了其实一串猴戏都是在彰显皇帝的权威,他压根没有废太子的想法”

“啊?”老太监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王爷会跟王贤媾和,原来是早看穿了太子不会有事。”

“不错”朱济演淡淡一笑道:“其实只要想想,废太子就得废太孙,这简直是千古笑柄,就知道想做千古一帝的那位,断不会这么于。”

“王爷英明。”老太监恭维一声道:“那我们确实没必要为难太孙了。”

“嗯。”朱济演点点头道:“去吧……”又紧紧盯着老太监,沉声叮嘱道:“今日的对话不过是有感而发,不代表本王有什么企图,你烂在肚子里,想都不要再想。”

“老臣自然明白。”老太监点点头,他虽然震撼于王爷的野望,但想到朱棣比自己还年轻十几岁,晋王就是造反,也跟他个死老太监没关系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老太监领命出宫,便到行辕来见王贤。

王贤借着要他参赞平叛军机的圣旨,已经不在小江南厮混,是以老太监很快见到了人。

“什么风把公公吹来了?”王贤笑着请他入座,又命人上茶道:“下官正想请公公来坐坐呢”

“有什么事大人只管吩咐?”梁太监皱起满脸菊花道。

“是为了平叛的事,公公应该知道,太孙殿下奉旨来山西平叛。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本官忝为参军,有些事情想求王爷帮忙。”王贤把姿态放得很低道:“但是王爷正在居丧,下官不便打扰,只好请公公代奏。”他有些不好意思道:“说来也是下官自作孽,把山西的官员得罪太狠,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求他们,只能借助王爷的威望了。而且仅靠太孙带来的一万人马,兵力上远远不够,还得请王爷派兵相助。”

“呵呵,”老太监笑道:“大人和王爷想到一起去了,今日咱家来见大人,为的也是此事。”

“哦,那太好了。”王贤开心大笑起来:“有王爷帮忙,下官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呵呵……”老太监又于笑两声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怎么?”王贤一愣道:“山西的藩库里,不是还屯着二百多万石军粮么?从指头缝里漏一些,就够我们万把人用了。”

“大人别着急。”老太监道:“军粮供应是布政司的事情,王爷不好插手地方政务。当然这不是主要的,而是王爷有他的难处……”

“哦?”王贤面色一动道:“有人给王爷施加压力了?”

“聪明”老太监挑起大拇哥道。

“那王爷是个什么态度?”王贤露出不悦之色道。

“王爷让咱家过来跟大人商量,就是王爷的态度。”老太监道。

“我等当然不会让王爷太难做,”王贤当即表态道:“但太孙奉旨平叛,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是绝对不能出错的。”

“是,肯定以太孙的大事为重。”老太监很于脆的点点头道:“而且王爷也想送太孙和大人一份厚礼”

“下官洗耳恭听?”王贤沉声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