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 卤水点豆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11    作者:三戒大师

按照张鲵张二少的意思,他是准备和王贤在小江南过年的。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仅仅两天后,两人便不得不从温柔乡醒来……因为宣府的钦差庞瑛到了。

“管他个三孙子的。”张二少这些天是醉生梦死,说这话时,他正把个妓女所穿的彩绣弓鞋当酒杯,和一帮妓女在行酒令,输了的就用那绣鞋往肚里灌酒。“庞瑛那个二百五,和咱兄弟尿不到一壶,咱们甭搭理他。”

“兄长不搭理他当然没问题,”王贤苦笑道:“可兄弟我不搭理,就坏了尊卑了。”他是锦衣卫千户,庞瑛是锦衣卫镇抚,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若对他发号施令,要他重新审理案件,他还真没法拒绝,这正是极难办的地方。

“嗯,也是,谁让他是你顶头上司呢。”张鲵想想,把绣鞋搁到一个妓女的头顶,恋恋不舍的起身道:“不用愁眉苦脸的,兄弟一场,我能让你受他的闲气?走,我陪你会会他去。”他现在的立场跟庞瑛不同了…庞瑛是纪纲的人,纪纲是汉王的人,自然想让太子能栽在山西。之前张鲵为了保护大同的将门,和他们结成一伙,但现在用不着整太子,也能保住张家的徒子徒孙了,他凭什么还要趟这混水?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两不相帮,让王贤和庞瑛闹去吧。但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王贤这些天奉承他是为的什么,张鲵自然心知肚明。以他公子哥的脾气,只要无伤大雅,这个忙该帮还是得帮的……那庞瑛虽然凶名赫赫,但在张二公子的眼里,朝他开上几炮,还是无伤大雅的。

等张鲵磨磨蹭蹭离开了小江南,那边来报说庞瑛已经进城了。

“急什么,让他等着吧。”张鲵哈欠连连道:“我们通宵达旦处理案件,已经好几宿没合眼了,先回去补个觉,再去见他。”

王贤这个汗啊,你通宵达旦淫乐还差不多……

张鲵果真去王贤的行辕呼呼大睡起来,连日盘肠大战之下,他实在太乏了,那是沾床就着,一觉到天黑。直到被屋外头的怒喝声吵起来……

“吵吵什么,吵吵什么?”张鲵推开屋门,便见一个穿着飞鱼服的鹰钩鼻子,正在大声呵斥王贤:“你反了天了,居然敢我没到就结案我的命令你没收到么?让你先停下一切问案,等本座到了太原再说”

“大人息怒。”王贤陪着笑道:“大人的命令到的晚了点,那时候下官已经审完了……”

“你胡说八道”在山西能如此呵斥王贤的,自然只有同为钦差,又是他顶头上司的庞瑛,庞镇抚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分明是想先斩后奏,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上司”

“大人自然是下官的上司,但现在我们办的是皇差,”王贤不卑不亢道:“眼下并无隶属关系。”

“说得好”庞瑛暴跳如雷、刚要发作,便听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循声一看,不是张鲵又是谁,他懒洋洋走到庞瑛面前道:“老庞,你大呼小叫于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

“这都天擦黑了……”庞瑛闷声道。他淫威虽盛,对张鲵却是无用的,只能憋着火答话道:“本官已经等了张老弟整整一个白天”

“一个白天都等了,就不能再多等一会儿,让老子睡个自然醒。”张鲵无所谓的耸耸肩,侧身道:“不打算进来了?”

“…”庞瑛都快冻成冰棍了,闻言顾不上别的,赶紧窜进屋,坐在炭盆边上烤火取暖。一边烤火,他那冻僵了的心思,也开始转悠起来……自己紧赶慢赶,看来还是晚了一步,王贤那小子竟跟姓张的订立了攻守同盟,这实在是出乎预料。叫他一时间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说老庞啊,你是天子脚下混饭吃的的,说话怎么这么不小心?”他不说话,张鲵却训丨起人来:“什么叫我看你就是想先斩后奏?且不说王兄弟到底斩了谁?单说他除了皇帝,还要向谁奏?这山西有人能让他奏得着么?”

“我就是那么一说。”庞瑛郁闷道:“张老弟何必要揪着不放。”他多年来在锦衣卫实掌权柄,除了听纪纲的,其余人谁也不鸟,凡事只管独断专横,出了京更是霸道的没边,在宣府办案,好几个犯官被他活活枷死,来了太原那更是要立威的。却不料先是吃了闭门羹,又碰了硬钉子,偏生还没法跟对方发作,憋得他直想拿脑袋撞墙。

“你不那么说,我自然就放开了。”张鲵一撩衣袍,翘着二郎腿道:“不过我还是得问问,老庞你不在宣府待着,跑咱们山西来作甚?”

“不是为了案子么?”庞瑛道。

“山西有我们俩呢。”张鲵一句话给他堵上道:“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不放心我哥俩呢?”

庞瑛心说我当然不放心,可话又不能这么说,只好咳嗽一声,重整旗鼓道:“张老弟此言差矣,我是不在山西不假,但三地的案子是连在一起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老弟不会不懂吧。”

“还真不太懂。”张鲵哈哈大笑道:“当初皇上下旨时,言明是让我们分开办案,并未让我们三路钦差商量着办。”

“……”见他铁了心不跟自己往一个壶里尿,庞瑛反倒不再着急,喝口茶笑笑道:“那我请问,山西这边查了个什么结果,这个总可以告诉本官了吧?

“可以。”张鲵点点头,看看王贤道:“老弟讲给老庞知道。”

“当然。”约莫着八百里加急应该到京城了,王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将山西官场监守自盗,里外勾结、敷衍差事、侵吞军粮的经过,简单讲给庞瑛听。

庞瑛一听,暗暗着急,这样岂不没有太子什么事儿了?由不得庞瑛不着急,他在宣府折磨死了好几个官员,也没逼出点有价值的东西,要是太原这边也没有太子的责任,教他如何回去向纪大都督交差?

“王千户,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跟张指挥讲。”庞瑛决定再努力一把,打起官腔把王贤支走。

“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王贤无奈起身,往外头走去,还不忘可怜巴巴看一眼张鲵。张鲵给他个你放心的眼神,待王贤出去,他笑嘻嘻对庞瑛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的张二爷,”庞瑛苦笑道:“你被姓王的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就一味护着他呢?”

“我俩投缘啊。”张鲵笑道:“老庞我送你句金玉良言,别看你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牛皮哄哄。但你俩就好比良驹与驽马,用不了几年,他就在高处俯瞰你了。与其到时候被穿小鞋,倒不如现在结个善缘,对他客气点。”

“他能活到几年后再说吧,”庞瑛最听不得这种话,恨恨道:“得罪我们锦衣卫的人,没有活得长久的。”

“够了吧,你个蠢,人家现在也是锦衣卫了。”张鲵哈哈大笑道:“而且是有兵权的锦衣千户,你们大都督那么精明的家伙,怎会看不明白此中的道道呢?”

“什么道道?”庞瑛皱眉道,他支开王贤,本来是想质问下张鲵,怎么成了他教育自己了。

“皇上对你家大都督一手遮天不满了,要往锦衣卫掺沙子了。”张鲵笑道:“你信不信,这次他回京之后,皇上必然会提高他在锦衣卫的地位,到时候就是你家大都督,也奈何不了他了。”

“不可能吧……”庞瑛一脸难以置信,却又本能信了他这种说法。

“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吧。”张鲵笑嘻嘻道:“我不过是随便一说,你姑且听之,觉着不顺耳,就当我放了个屁吧。”

“……”庞瑛被他弄得心乱糟糟的,一时竟忘了质问张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道:“你真要跟我们大都督还有二位王爷对着于?”

“怎么可能呢。”张鲵摸着下巴哈哈笑道:“我才几斤几两,够资格和三位大佬对着于么”

“那你还……”庞瑛道。

“可我也不想被人家当枪使。”张鲵冷冷一笑道:“王贤已经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了,根本就没给我们留机会。”

“那也未必”庞瑛看看他,小声嘟囔一句,意思是,只要你跟我一心,就是他办成铜案金案,也一样能翻过来。

“我说了,不想被人家当枪使”张鲵板下脸道:“而且你别看他跟你客客气气,那不过是不想撕破脸,他要真发起狠来,你以为他会把你当盘菜?别自取其辱了。”顿一下道:“别忘了这里是谁的行辕,里里外外都是谁的兵

“这……”庞瑛心一惊,还真是。不过要是张鲵肯帮忙,自己还是能把王贤捏出蛋黄来,奈何这厮铁了心不相帮,让庞镇抚徒呼奈何?“这让我如何跟大都督交代?”

“老庞你好没道理,你是宣府的钦差,山西这边案子办得怎样,跟你有个韦毛关系,”张鲵笑道:“我说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你还不乐意听……”

“唉……”庞瑛虽然心中依旧不忿,但形势比人强,有张鲵压着他,他也没法压王贤。动武的话又敌众我寡,只好闷声道:“就给二公子个面子。”

“好,这面子我收下了。”张鲵一拍大腿道:“这才够兄弟么,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