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醒酒汤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05    作者:三戒大师

“你不是他的对手,”吴为却摇头道:“那老太监的武功之高,我们联手都未必能留下他。”

“那就安排弓弩手,我就不信他铜头铁臂不成”二黑阴声道。

“先别打打杀杀,”莫问无奈道:“他说送醒酒汤,是不是送解药的意思

“怎么可能?”二黑不信道:“一个时辰前刚给大人下毒,一个时辰后又跑来送解药,他把大人当那个……小白鼠了么?”二黑的语言,已经被王贤污染的不伦不类了。

话虽如此,众人还是赶紧让老太监进来。进来后,那梁老太监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又把来意说了一遍,便拿出一个小瓷瓶道:“王府秘制的解酒药,服下就醒酒。”

这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吴为伸手接过来,老太监便捡了把椅子坐下,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留下周勇盯着老太监,其余人退进了内室。

“怎么办?要不要给大人服用?”一进内室,众人便如炸了锅一般,七嘴八舌的争论起来,二黑和许怀庆觉着不行,莫问和吴为觉着可以试试,争来争去,还是顾小怜忍不住说了句,“还是看官人怎么想吧。”

“大人不能说话,不能动弹,谁知道他怎么想?”许怀庆闷声道。

“也不尽然。”顾小怜跪在床边,握住王贤的手道:“官人,你能听到我们说话么?听到了就眨眨眼。”

王贤差点没让一群夯货给憋死,幸好还有个红颜知己在,忙使劲眨了眨眼。众人见状不禁羞赧,竟然把大人当成木头人了。

“这有晋王府梁老太监送来的解药,”顾小怜轻声道:“大家不知道该不该给你服下去,官人要是觉着该服,就眨眼下左眼,觉着不该服,就眨下右眼

王贤毫不犹豫的眨了眨左眼……

“官人是要服下么?是的话就眨眨眼。”慎重起见,顾小怜又问一遍。

王贤又使劲眨了眨眼……

此刻再无疑问,顾小怜便扶起王贤,将老太监送来的解药喂到他嘴里。然后众人便瞪大眼,焦急的等待他的反应。

说来也神,过了才刚盏茶功夫,就见王贤忽得坐起来,大叫道:“马桶

顾小怜赶忙给他拿来木头马桶,二黑扶他下床。王贤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对众人急道:“回避”

众人赶忙出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听他扑哧扑哧拉稀开了,气味其臭无比

过了小半个时辰,顾小怜伺候着王贤沐浴更衣完毕,站在镜前替他梳头,便忍不住流下泪来。

“怎么了?”王贤活动下身子,感觉完好无损,才注意到镜子里的小怜已经哭成泪人。

“官人吓死奴家了……”顾小怜垂泪道:“以后可不能再冒险了,不会次次都这么幸运的。”

“我肯定……”王贤话说到一半,又咽了下去,因为他在不久前,刚说过同样的话。不禁叹口气道:“这次山西之行,确实凶险无比,甚至比在大漠那次还要危险。”说着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安慰的笑笑道:“不过好在都过去了,以后就安全了。”

“官人,这个官咱不当了,咱们和林姐姐、绣儿妹妹她们回浙江吧。”顾小怜却怕了:“要不去海外也行,我听说南洋有些小国寡民,安乐的很。”

“天下哪有真正的乐土?”王贤摇摇头,揽住她的纤腰道:“我向你保证,以后定以自己的安全为重,不再以身犯险了。”

“嗯。”顾小怜也知道劝不住他,男人么,最爱的就是刺激,尤其王贤这个年纪,正是沉迷于刺激不可自拔的时候,“那官人以后到哪都带着我成么?我可以帮你窃听,保护你,还能替你尝毒……”

“好好好,到哪都带着我的小美人。”王贤轻拍一下她弹性十足的翘臀道:“那老狗走了么?”

“还没,在外头候着呢。”顾小怜轻声道。

“让他进来,我有话和他说。”王贤站起身来。

“官人,还是以身体为重,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顾小怜劝道。

“我已经全好了,那叫一个生龙活虎”王贤色迷迷的笑道:“不信今晚你就从了我,试一试官人的体力?”

顾小怜俏面腾地红了,扭捏的挣开他道:“都说了回到京城,向林姐姐请罪之后再说了……”

“嘿嘿,我急不可耐了。”王贤嘿嘿笑道。

“官人还是少看淫书的好……”顾小怜赶忙闪身出去,替他传话去了。

“擦……”王贤的目光转向床上,发现枕头已经换了地方,枕下那本珍藏版的《灯草和尚》,也已经不翼而飞。他不禁掩面叹道:“老子的一世英名啊

片刻之后,后衙会客室里,王贤屏退左右,和老太监单独对话。二黑他们还不放心,要留下来旁听,却被王贤直接撵了出去……

“抱歉大人,”老太监开门见山道:“当时老朽擅作主张,想用这下作的法子,换回贺知府等人,实在跟王爷无关。”

“为什么不当时给我解药?”王贤阴着脸道。

“当时王爷还没拿定主意,再说这蛊毒跟一般的毒药不一样,对身体没什么损害。”老太监解释道:“这不王爷一拿定主意,老朽第一时间就来了。”说着笑笑道:“作为补偿,老朽送大人样小礼物。”便从袖中掏出一个木匣子,递给王贤。

王贤接过来,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摞账册,拿起一本扫了一眼,上头完整的记载了山西官员是如何私扣军粮,填补亏空的。

“这是从那赵知县遗物中搜出来的。”老太监缓缓道:“以上差的精明,自然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之前王贤从那苟三处,得到了赵知县藏在靴中的一页纸,但上面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只是几行账目,还当不了翻盘的证据。但这份完整的账册不同,有了它,就可以在没有口供的情况下,坐实山西官员贪污大半军粮的罪名。而山西官员既然有心贪污,自然会极力促成刘子进抢劫成功,那军粮被劫的罪名,自然也落在他们头上……

王贤并不关心,晋王如何撇清自己,那是该晋王发愁的事,接下来他只需要冷眼旁观即可。

见他没什么要问的,老太监又道:“还有件事,宣府大同的两路钦差,不日将抵达太原,恐怕到时候,又有一番纷争。王爷自然严守中立,但只怕两路钦差自有算盘,还请上差早作打算。”

“……”王贤心里暗叫乖乖,没想到这朱济演竟然还有这手,这要不是提前一步和他媾和,到时候他和两路钦差一联手,自己半分胜算都没有。

“我知道了……”王贤点点头道:“还有别的事么?”

“还有刘子进和朱美圭,大人能交给我们么?”老太监试探问道。

“不行。”王贤断然道:“不过他们也不会再出现,请王爷放心吧。”

“那也行……”老太监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其实他为的是后一件事:“还有,老太妃的案子,上差准备如何了结?”

“晋王府不是有呈报么?给我送一份过来,本官抄上去就是。”王贤节操缺缺道。

“好。”老太监脸上绽开菊花般的笑容,起身拱拱手道:“老朽告辞,上差若有事,只管让人去找我。”

“不送。”王贤淡淡道。

待老太监走后,王贤拿出那些账册,一本本看起来,待拿出最后一本,才发现下面还有一摞金票,都是京城大金店的存单,加起来足有五万两之巨……五万两黄金,就是五十万两白银,这晋王为了弥补关系,还真舍得下本钱……

刚把这些东西收好,周勇禀报说,龙姑娘求见……

“我累了,让她改天再来吧。”王贤恹恹道。

周勇出去回话,谁知外面却响起争吵声,很快便见龙瑶气冲冲的冲进来,周勇跟在后面,一脸羞愧道:“大人,我没拦住她”龙瑶毕竟是二黑的心上人,他实在不好意思拉拉扯扯。

王贤白他一眼,对龙瑶道:“姑娘有何贵于?”

“大人,你和梁太监鬼鬼祟祟说了些什么?”龙瑶微微颤抖道:“你是不是把世子卖了?”

“你胡说什么?”王贤皱眉道,虽然比卖了只差一线,但毕竟还没卖不是

“那为什么从昨夜到今天,他们的态度转了个大弯,不仅把兵撤了,还给大人送来解药?”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王贤才刚跟晋王媾和,龙瑶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不送解药来,我死了你就愿意了?”王贤翻翻白眼道。

龙瑶被堵得一滞,好一会儿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大人是不是不帮我们了?”

“我帮你们什么?”王贤眉头微皱道。

“当初你去郑州见我爹时,可是说要替世子的父亲平反的”龙瑶急忙道

“我当时是那么说的么?”王贤看看周勇道:“我是说要见机行事吧?”

“是。”周勇点点头。

“那有什么区别?”龙瑶着急的直跺脚道:“现在大人已经掌握了朱济演足够的证据,正是为世子父子翻盘的大好机会”

“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王贤终于发作了,对周勇道:“把她带出去,我要休息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