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惩罚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04    作者:三戒大师

“有没有恶意回头再说。”王贤瞥她一眼道:“朱美圭是不是尾随我们回了山西?然后利用晋王府和山西官府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悄悄把他父亲救走了?”

“是这样计划的。”龙瑶轻声道:“但我回太原后,一直没见过世子,所以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

“朱美圭……世子还想于什么?”王贤微微眯眼,一直以来,他对局势的判断,都有种残缺的感觉,总觉着少了点什么,现在填上朱美圭这个变量后,一下感觉念头通畅多了。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世子当然想为他父亲平反。”龙瑶道。

“那得先做掉他叔叔。”王贤睁开眼,双目透着寒光道:“他在最近一系列的事件里,扮演什么角色?”

“我说过,我一直没见到他,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龙瑶摇头道。

“那你向他传递了多少情报?”王贤让顾小怜掀开帘子,看一眼外头,漫不经心的问道。他在山西毕竟是人生地不熟,想要查清个事情,实在费时费力,也是最近才查明龙瑶和朱美圭的关系……

“我知道的……”龙瑶低着头道:“都传给他了。”

“那还不错,挺称职的”王贤似笑非笑道:“不过从我这,你打听不着多少东西吧?”

“不多,主要是二黑跟我说的……”龙瑶声如蚊鸣道。

王贤脸上终于浮现出怒气,眉头紧拧成一团道:“这就太过分了我兄弟一厢情愿喜欢你,是他的问题,但你反过来利用他,就是你的问题了”

“我对不起二黑哥……”龙瑶眼圈通红道:“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帮世子了。”

“你可以跟我开诚布公的谈。”王贤冷声道:“从我偷偷派人去黑驼山,你还不明白我的目地么?”

“我,我没勇气跟你们坦白……”龙瑶泪珠滚滚道:“你们对我那么好,我是真喜欢跟你们在一起,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我怕我要是坦白了,你们会再也不接受我……”

“好了,擦于泪吧。”王贤看着外头,淡淡道:“周管家他们上来了。”

龙瑶一阵紧张,巴望着王贤,王贤叹口气道:“你听我吩咐就好……”

“嗯。”龙瑶一听王贤没有放弃自己,登时心下大定,用手背擦于泪水,在他身后立定。

“小怜,替我问龙姑娘个问题。”王贤朝顾小怜递个眼色。顾小怜便心领神会,凑到龙瑶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龙瑶的脸腾地红到耳根,顾小怜又说了句什么,她才万般为难的摇了摇头。

“真的?”顾小怜难以置信问一句:“这时候可千万说实话”

“真的……”龙瑶声如蚊鸣道。

龙瑶刚站定,那千户就带着周管家进来,周管家不敢跟王贤照面,指着龙瑶便大声道:“嫣儿姑娘,原来你在这儿啊”

龙瑶虽然早有准备,但依然一脸错愕道:“你叫谁呢?”

“你啊,你不是嫣儿姑娘吧?”周管家望着他道。

“我不是”龙瑶矢口否认道。

“你别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就承认自己的身份吧。”那千户也帮腔道。

“我真不是什么嫣儿姑娘”龙瑶怒道:“你们搞错了”

“大人,看来她是吓坏了。”周管家躲到那千户身后,睁着眼说瞎话道:“不过肯定就是她了”找不着人就得死,他只好来个指鹿为马了。

“嗯,我也有印象”那千户点点头,这才好似想起王贤,声音有些含糊道:“上差,我们找到人了,就是她。”

“你……”王贤伸出食指,指指他,又竖起大拇指道:“好一个指鹿为马

“啥?”那千户装傻充愣道:“啥马?”

王贤懒得跟他废话,站起身来,顾小怜给他披上大氅。

“大人要去哪?”千户跨前一步,竟要阻拦道。

“滚开”顾小怜柳眉一竖,身形似流星赶月,一脚如天外飞仙,正中那千户的胸口。千户猝不及防,被倒踢出了松风亭

“千户大人”他带进来的士兵一下紧张起来,纷纷拔出兵刃。

那边王贤的卫士也纷纷拔出兵刃,双方针锋相对起来。

“上差,您这是?”手下赶忙扶起的千户大人,千户大人皮糙肉厚,没受什么伤,只是脸丢大发了。

“本官要去面见王爷说个明白。”王贤冷冷道:“你也去,还有这位姑娘也一起。咱们去让王爷去认认人,要是王爷说她不是嫣儿姑娘,你就不是掉耳朵的问题了”

“这……”千户知道,以王爷的身份,肯定不能睁着眼说瞎话,那样自己岂不坐了蜡?忙硬着头皮道:“王爷居丧期间,不见外客……”

“王爷见不见客,不是你说了算。”王贤喝一声道:“赶紧让人通报去

“唉,是是。”千户忙拍拍屁股上的土,便要出去,却被王贤叫住,挪揄道:“让别人去,你不能去。免得待会儿你再说,这姑娘不是原先那个。”

“怎,怎么会呢?”千户讪讪道。

“胆敢指鹿为马的家伙,什么事做不出来?”王贤冷笑道。

“……”见自己信用破产,千户无语,只好让副手去王府通报,众人便在院中等候旨意。

此时月已西斜,寒风初歇,满天星斗与地上火把交相辉映,院中渐渐安静下来,唯有松油燃烧的啪啪声,和那千户焦急的来回踱步声。

王贤自然不会回松风厅了,便披着大氅站在那里,他的目光也落在大院的门上,等待晋王的旨意。其余人也面色各异,有人期待,有人焦急……在等待中煎熬许久,直到子时的更鼓响起,终于听到有脚步声踏着更鼓而来。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院门,便见晋王宫的总管太监梁全,在一群侍卫的簇拥下,来到了钦差行辕。

“老祖宗安好!”王府的侍卫按该行的礼,单腿跪下去一片,双手长揖下去一排,可见这位老太监在晋王府的地位,那是相当的高。

老太监不理会那些手下,径直朝王贤走过去,然后一撩衣袍,跪下行礼道:“老奴恭请圣安。”

“圣躬安。”王贤生受他一礼……虽然是替皇上受的,却对那群王府侍卫震撼不小,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是造次了。

待老太监起来,王贤朝他作揖道:“请问老公公,王爷有何旨意。”

“上差请稍等,”老太监扯动嘴角,带出一丝瘆人的笑道:“老臣先料理下奴才。”

“老公公请便。”王贤点点头,站到一边。

老太监那双毒蛇般的眼睛扫过院中众人,然后在龙瑶脸上停住,朝她微笑着点点头,又转向了周管家面前,伸出枯枝般的手指一点那周管家面色骤变,大声惊慌道:“不要灭……”一个‘口,字没说完,他身边数名侍卫已经齐齐拔刀,把他砍翻在地,登时就没气了。

“她根本不是嫣儿姑娘,”老太监这才说出杀人的理由道:“而是我们王府前长史的女儿,龙瑶龙姑娘。”他的声音尖细如金属摩擦道:“周管家既然发过誓,那就不能活了。不然还让人以为咱们不守信用。”

众侍卫都低下头,心里怕极了,以此类推,他们的耳朵也保不住了。

“孙千户,你不认识龙瑶姑娘么?”老太监又转向那千户,目光阴冷而深沉的盯着他。

“不,不认识。”那千户把头摇成拨浪鼓,忙道:“都是周管家在骗人,他先说人在府里,找不着人又指……那啥为马,属下可被他骗惨了”

“不认识,那倒不用死。”老太监桀桀一笑道:“不过死罪能逃,活罪难免。你也兑现承诺吧。”

那千户深知梁太监的秉性,那是一个吐沫一个星,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既然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何不装一把英雄好汉,他一咬牙道:“属下自然不会赖账,不过弟兄们都是被我逼着发誓的,还请老祖宗和上差能放他们一马。

“你先弄好自己再说。”老太监却面无表情道。

“好”孙千户解下腰带,咬在嘴里,又从靴子里抽出匕首,揪住自己一只耳朵,大叫一声削了下去,那匕首很是锋利,刷得一声,便把左耳切下来,趁着那股疯劲儿,他又一刀切下了右耳,将两只耳朵丢到王贤面前,挺着个血葫芦似的脑袋,紧紧的盯着王贤。谁知下一刻,却直挺挺一下痛晕过去。

“快抬去包扎,”老太监赶忙下令救人,朝王贤拱拱手道:“上差讨个商量,就如孙千户所说,放过其余将士吧。”

“既然公公开口了,本官自然不再计较。”王贤给他个面子道。

“哈哈好,爽快”老太监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他高声对手下宣布道:“从今往后,不管什么理由,未经钦差大人允许,谁敢踏进行辕一步,格杀勿论听到了么?”

“喏。”众王府官兵垂头丧气道。

“还不快滚出去”老太监一甩袖子,那些王府侍卫便如潮水般退出了钦差行辕。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