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龙瑶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03    作者:三戒大师

“怎么样,搜出来了么?”一直冷眼旁观的周勇出现了。

火光晃动,照得周勇一张脸一片铁寒,他目光冰冷的盯着那千户和周管家,紧抿着嘴唇等他们答话。

“快,快了……”那千户擦擦汗,周管家更是早就老脸煞白。

“那就继续,”周勇冷笑道:“慢慢搜,不行咱们天亮继续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好,好……”那千户无比尴尬的瞪周管家一眼,“你好好想想,人到底藏哪了?”

周管家一张脸成了苦瓜,张张嘴没出声,他现在都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做梦于的那种事儿……

见周管家两眼发直,那千户恨恨的啐一口,大声道:“继续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侍卫们只好继续到处寻找,根本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就说明没找着,没找着的后果,就是所有人从此都没了耳朵……那多疼多难看啊。

不过那千户倒没手下那么悲观,因为他已经有意外的发现了……就在刚才,他去松风亭上,以向王贤告罪为名检察时,发现了一张意想不到的面孔,如果最后实在找不到人,拿她顶账也是可以的

眼看着挺漂亮一座臬司衙门,被翻得一片狼藉,王贤却一点也不心疼,反正又不是他的宅子,随他们折腾去吧。他索性也不回屋了,让人在松风亭掌灯,准备看书消磨长夜。侍卫很快给亭子挂上毯子,又端来两个炭盆,把火烧得旺旺的。凉亭一会儿便成了暖亭,顾小怜脱下王贤厚厚的大氅,铺在石凳上让他坐下,又挑亮了灯光,便于王贤看书。

守着两个姑娘,王贤也不好看他喜爱的《灯草和尚传》,只好拿着本《春秋公羊传》做做样子,虽然同样是传,但比起前者,后者实在太枯燥,他看了一会儿就兴致缺缺,对支颐坐在一旁发呆的龙瑶道:“龙姑娘,咱们聊聊吧?

“聊什么?”龙瑶有些心不在焉道。

“前几次咱们聊了老王爷,聊了老王爷的儿子,这次咱们就聊聊老王爷的孙子吧。”王贤微笑道。

“孙子啊……有什么好聊的?”龙瑶一下变得不自然起来。

“孙子也不小了,最大的也该二十岁了吧?”王贤笑道。

“过了年就二十一了……”龙瑶低声道,一双眸子竟不自禁的水汽氤氲。

“他叫什么来着?”王贤问道。

“大世子讳美圭。”龙瑶小声道。

“对,就叫朱美圭,咱们就聊聊他吧。”王贤拊掌笑道:“你们感情好么

你们感情好么?王贤看似随意的一句,却把龙瑶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就变了,虽然很快强迫自己恢复正常,但她刹那的失常,已经被王贤看在眼里。

“大人哪的话,”龙瑶俏面通红道:“世子是金枝玉叶,我不过是王府长史之女,怎么可能有交集呢?”

“你不是在宫里长大的么?”王贤奇怪道:“老王妃待你如同己出,你怎么会跟她的嫡长孙没交集呢?”

“呃……”龙瑶自知失言,忙解释道:“见面当然经常了,但是我心在……七殿下身上,所以跟世子并没有深交。”

“哦,原来是没深交。”王贤笑笑,玩味的看着龙瑶红彤彤的脸蛋:“那你脸红什么?”

“大人的问题太羞人……”龙瑶有些恼火道。

“是你想歪了吧。”王贤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既然和七殿下是恋人关系,那应该把七殿下的侄子看成晚辈。问你们感情好么,有什么好羞人的?

“呃……”龙瑶登时无语,红着脸跺脚道:“大人戏弄我”

“呵呵……”王贤笑笑不再逗她,神情渐渐冷漠下来道:“龙瑶啊,你要是再不说实话,待会儿他们来抓你,我可不保着你了。”

“我没骗过大人啊?”龙瑶有些慌乱道:“他们于嘛要抓我?”

“你扪心自问,我们一直待你如何?”王贤面现淡淡痛心道。

王贤这表情让龙瑶生出不小的负罪感,似乎她真做错了什么一样,她低下头道:“大人待我如亲妹子一样,二黑他们对我也是极好的。”

“那你就用欺骗回报我么?”王贤轻叹一声道:“其实我本不想说破,你想必有自己的苦衷。但是方才那千户来凉亭查看候,瞧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成了他的猎物……”

“大人,帮帮龙瑶姐姐吧。”顾小怜小声央求道。

“我当然会帮自己人。”王贤笑笑,却转而又冷下脸道:“但一直在欺骗你的人,能算自己人么?”

“不能算。”顾小怜怯生生的摇头,又去劝龙瑶道:“龙瑶姐姐,你快跟大人解释,是大人误会你了……”王贤听了却暗暗想笑,小怜还真是自己的好搭档。

“小怜妹妹,”龙瑶面色一阵阴晴变幻,终是一咬牙道:“我确实骗了大人。”

“啊……”顾小怜一声惊呼,王贤不禁轻咳,姑娘你演得过于用力了……

好在龙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顾不上顾小怜,她两眼含泪的望着王贤道:“我对大人没有丝毫恶意,这大人相信么?”

“相信,否则不会是这种方式跟你谈。”王贤笑着点点头道。“你应该和朱美圭是恋人吧?而不是朱济塥。”

“嗯。”龙瑶点点头,轻声道:“大人是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你知道我这个人疑神疑鬼,”王贤微笑道:“当初在郑州时,你父亲病重,你个当女儿的不在家照顾父母弟弟,却非要跟我们一起来太原,我就觉着不太正常。”

“我家确实深受两代晋王恩典,我要报恩难道不正常么?”龙瑶眨眨眼道

“天理不外乎人情,”王贤摇头笑笑道:“世上还有比父母养育之恩更大么?”

“有,男女之情。”顾小怜理所当然道。

“是吧。为了拯救心爱的男子,确实可以抛下病重的父亲。”王贤笑道。

“我说了,我是为了七殿下……”龙瑶小声道。

“难道你觉着,我兄弟被你迷得五迷三道,”王贤叹口气道:“我会不调查一下你的身世背景么?晋王府里不认识你的人,不多……”

“……”龙瑶这才意识到,在实力强大又狡猾多疑的王贤面前,她根本不是对手,终于低头道:“我确实是为了世子来的,而不是七殿下。”

“为什么不说实话?”王贤问道。

“我怎么能说实话?”龙瑶眼泪刷得就下来了:“人心叵测,我哪知道大人到底是何居心?盲目轻信岂不害了他?”

“他在黑驼山待着,你说实话怎么会害了他?”王贤悠悠道:“莫非那时候你已经知道,他即将逃脱?”

“不是即将逃脱,而是已经……逃脱,”事到如今,龙瑶需要王贤的全力支持,自然不会再隐瞒。

“他是怎么做到的?”王贤不禁有些吃惊,按吴为的说法,他到白驼山时,那父子才刚失踪……像朱济僖父子这样的人物,黑驼山守军肯定死死盯着,不可能失踪好些日子还没发现。

“世子是个极聪明的人,从我父亲被罢官,就察觉出他父子要大难临头,便开始加紧绸缪。”龙瑶轻声道。“他不像他父亲那样恬淡无争,手下还是有些实力的,但那时候凭他想要翻盘,已是不可能,果然没多久,他父亲便被废了王位,幽禁在黑驼山为先王守灵。”

“世子本来不用去黑驼山的,但他知道自己留在太原,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便主动要求去黑驼山侍奉父亲。朱济演虽然有心害他,但毕竟王位还没坐热,这时候前世子暴死,实在不好向天下人交代。”龙瑶轻声道:“所以他顺水推舟,答应了世子的要求,命人严加看守黑驼山,意图先把他父子囚禁在那里。但想不到世子早有安排,过了一个月,他早准备好的替身混了进去,把他替换出来。”

“嗯。”王贤点点头,这朱美圭还真是号人物。

“从黑驼山逃出来,他又在手下的协助下,逃出了山西,到郑州找我父亲商议……”龙瑶看看王贤,继续道:“他想进京鸣冤,却被我父亲劝住了,我父亲之前偷偷进过京城,知道如今京城是汉王和纪纲的天下,他恐怕没摸到皇宫的门,就被锦衣卫拿下了,那就真完蛋了。所以我父亲劝他先在我家藏着,等待机会。”顿一下,她声如蚊鸣道:“所以你们去找我父亲时,世子其实就在我家,你们说的话,他都隔着帘子听到了。”

“靠。”王贤不禁啐一声,怪不得当时龙瑶跑到里间,磨蹭了好久才出来呢,原来是情郎面授机宜啊不过那朱美圭如惊弓之鸟,不敢露面,倒也合情合理。“你们怎么商量的?”

“世子说,这就是他等的良机了,没想到这么快就降临了。”龙瑶道:“但在没摸清你们的底细前,他还不敢现身。他让我跟着你们,随时把你们的报告给他……”龙瑶的声音越来越小道:“我虽然照做了,但也对你们没有恶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