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三章 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4-03    作者:三戒大师

“是可忍孰不可忍,何况我们王爷何等尊贵,岂能受此奇耻大辱?还不立即把人交出来”那千户戟指着周勇,大喝道:“否则休怪兄弟们刀剑无情

“哈哈哈哈……”周勇怒极反笑道:“我倒要请问这位大人,莫非我编造说我家钦差大人的小妾被晋王抓去,我就可以带兵到晋王宫搜查不成?”

“当然休想王爷的名誉岂容玷污王宫重地岂容擅闯”千户断然道。

“说得好”周勇气沉丹田,声浪滚滚道:“同样把这句话奉还给你钦差大人的名誉岂容玷污?钦差行辕岂容擅闯”说着用半个太原城都能听到的嗓音道:“钦差大臣代表皇上巡抚四方,你敢闯就是欺君”说着一挥手,那面宝蓝色的王命旗便在他身后立起

那千户的气焰为之一滞,忙冷笑连连道:“你不用虚张声势,皇上是绝对不会让个强抢王府侍妾、为非作歹之徒玷污钦差二字的。我们王爷今天就要替皇上清理门户,先斩后奏一次”

“你怎敢血口喷人”周勇险些被气炸了肺,暴喝道:“哪只眼睛看见我家大人强抢王府侍妾了?”

“当然有眼睛看见,不然谁敢怀疑到钦差大人头上”那千户拍拍手,一个相貌精明,穿着蓝色直裰的中年男子便从人群后走出来。

“周管家?”周勇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他和这老周虽然认识没多久,但关系不错,两人还认了本家。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站出来诬陷钦差大人

“是我。”那中年男子正是行辕的周管家,他有些不敢看周勇,目光飘忽道:“昨天夜里我在行辕里亲眼见到了嫣儿姑娘,她被折磨的很惨很惨,求我向王爷报信,救她出苦海……”

“嫣儿姑娘?”周勇头皮都炸开了,他就是再迟钝,也明白了这是针对大人的阴谋

“看,你果然认识。”那千户登时来了精神,指着周勇道:“速速把嫣儿姑娘交出来,然后让你家大人跟我去向王爷请罪,说不定此事还有缓转的余地”说着狞笑一声道:“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倒是不客气试试”周勇自然不能示弱,更不能任人往头上扣屎盆子,他指着周管家骂道:“你再说一遍嫣儿姑娘是于什么的?明明是你安排在行辕里的众多侍女之一而且我家大人严于律己,从没碰过那些女子一指头,并且几次让你把侍女都遣送出去,你却推推拖拖、不情不愿,但是在我家大人一再坚持下,才连嫣儿姑娘一并送走我敢赌咒我说一句假话,就让我断子绝孙,你敢不敢?”

“……”周勇这话无意中戳到了对方的痛处,周管家嘴角抽动几下,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也敢对天发誓,你说得是假话,嫣儿姑娘是王府的侍妾,是被你们抓进行辕的”

辕门处激烈的争吵,都被侍卫飞报给前厅中的王贤知道。

此时王贤正和吴为几个在用晚饭,听着手下的急报,按说几人该惊得食不下咽,但见惯生死场面的老几位却毫不所动,依然或是慢条斯理,或是大嚼大咽的吃喝,直到吃饱喝足,王贤才接过顾小怜递上的白帕,轻轻拭于净嘴唇道:“真让人失望。”

“是啊。”吴为叹气道:“堂堂晋王殿下,竟用这种下三滥招数,还以为他能出什么高招呢。”

“管它下几滥了,管用就成。”二黑却道:“他们这招就挺狠的,咱们麻烦不小”说着却吭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大人对这手觉着眼熟不?”

“怎能不熟?”王贤也笑了,面露缅怀之色道:“富阳街面上的混混,哪个没于过这种泼烂事儿?”

“是啊,当年咱们……”二黑也回忆起当年三人的光荣事迹,却又想到龙瑶也在场,便不好意思提起落魄时的破事儿,忙改口道:“没少见。”

“什么叫没少见,是没少于。”王贤却丝毫不以过往为耻道。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办?”龙瑶姑娘好奇问道。

“中了别人的套,通常有上中下三策可以解套。”见龙瑶问的是自己,二黑马上激动起来:“先说下策,就是跟他们拼了。说一千道一万,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这招咱们用不了,”龙瑶摇头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晋王还是条真龙。咱们的拳头硬不过他。”

“那还有中策,闹将去见官,让官老爷评评理。”二黑笑道:“不过这得跟官府关系硬才好用。”

“那这招咱也用不上。”龙瑶摇头道:“山西哪有能管得了晋王的官?就是有也没用,人家蛇鼠一窝,肯定不会胳膊肘子往外拐。”

“别急,还有上策。”二黑笑道:“就是将计就计,把他们反套住”

“这招好,可是太难了吧。”龙瑶叹气道。

“事在人为嘛。”王贤微笑着说一句,吩咐侍卫道:“去给周勇带个话。

侍卫领命赶紧跑到前头,伏在周勇耳边小声禀报几句,周勇便大声道:“我家大人正大光明,给王爷个面子,同意你们进去搜查”

“早该如此”众王府侍卫就要一拥而上。

“慢”周勇却暴喝一声道:“但有句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搜不出人来怎么办”

“不能够,”千户信心十足道:“要是搜不到嫣儿姑娘,我把脑袋给你当球踢”

“我也不要你的脑袋,只要你一对耳朵就行。”周勇冷笑道:“但不光是你,所有进去行辕的人都得如此”顿一下,他戟指着周管家道:“不过这个始作俑者,必须去死”

“敢不敢起誓”周勇又是一声暴喝,他身后的众手下便齐声应和道:“起誓起誓”

那千户和他的手下,齐刷刷望向周管家,见其犹犹豫豫的点头,便咬牙道:“起誓就起誓”

那千户和要进去搜索的兵士当众立下了重誓,周勇便请走王命旗,命手下让开去路。那千户便率众冲进行辕,开始挖地三尺、搜查起来一转眼,肃静的钦差行辕便嘈切切、乱成了一团。

王贤命人收拾好文档账册,看好今天在府里做客的几位官员,便和顾小怜在凉亭中等待搜查结束。

这时候已经进了冬月,夜风寒冷,吹得火把都在抖着。王贤披上了出锋的皮袍大氅,顾小怜则蜷在他怀里,一脸不解道:“官人为何要放他们进来,不怕请神容易送神难?”

“包围行辕的,只是先头部队。”王贤轻声道:“朱济垠今天下午已经率部返回太原。他这么着急回来作甚?”

“官人是说,他们想要攻打行辕?”顾小怜一惊道。

“不到狗急跳墙是不会的,”王贤摇头笑道:“要想杀了我,得先把我一千兄弟都杀光,这可是在太原城中,不是荒郊野外。公然攻打钦差行辕,屠杀千人,杀害钦差,他晋王爷是要造反么?”

“那朱济垠回来是于甚的?”顾小怜问道。

“是震慑。”王贤轻声道:“有朱济垠压阵,周管家才敢大胆的陷害我。我不开门自证清白就说不清楚,他们便可尽情泼污我,我还怎么去审别人”

“但这样显得有些软弱吧,只怕他们会变本加厉,让官人不得安宁”

“所以我也要震慑,”王贤淡淡道:“看好戏吧。”

那厢间,王府侍卫把所有人都查了一遍,也没找到那嫣儿姑娘。不过千户依然老神在在,因为他知道那嫣儿姑娘已经被周管家杀害,投到后花园的井里去了。

第二轮搜查的重点,便放在能藏人的地儿上,王府侍卫把屋里屋外能藏人的地方刨了个遍,最后来到那口井旁。

“大人,这井下黑洞洞的,似乎也能藏人?”手下禀报道。

“那就下去看看。”千户是有备而来,马上有人拿来了绳索、火把,将两个身材瘦小、善于攀登的侍卫放下去。两人拿着杆子下去井底,便开始捞人了……捞一把,没有;两把,没有;三把,还是没有……一直捞了半个时辰,把井底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根人毛

“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千户只先让他们上来,又把周管家叫到一旁,小声严厉道。

“怎么会呢,整个臬司衙门后院里,就这一口井……”周管家更是不可思议,小声道:“昨晚我是亲手把她绑上石头丢下去的”

“那怎么会找不到呢?”千户无奈,只好又派人下去,这次多派了两个,足足四人在井下搜寻。但千户信心却早跌到冰点道:“你做那事的时候,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没有啊,”周管家摇头道:“他们要是发现我,早就把我抓起来了,岂能让我轻易走出行辕?”

“那倒是……”千户想想也是,但转念一想,却一下脸都绿了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人家当时没声张,是为了这会儿挖个坑,让咱往跳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