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五章 逃出生天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9    作者:三戒大师

“死了的那些个骑兵怎么办?”

一席话触动两人的愁肠,二人满脸愁苦道:“还能怎么办?死不认账,能拖一天算一天吧,估计查出来也得八九天以后了,”说着他俩巴望着吴为身后,那个一直用范阳帽遮面的年轻人道:“如果……大人能及早翻盘,我们和我们将军,还有一线生机。”说完两人一起跪下,朝那年轻人磕了几个头,违心说句漂亮话道:“请……大人以大局为重,勿要以我等为念”

这头,当然是磕给朱济僖的只可惜那年轻人不是朱济僖,而是王贤……不过王贤比朱济僖靠谱多了,他轻声道:“我会尽全力护你等周全的。”

“多谢大人”两人站起身来,他们的卫士牵来四匹战马,都是昨日才缴获的好马。在并非嫡系的左护卫中,都找不到这种品相俱佳的坐骑。两人亲手把王贤扶上战马,洒泪道:“大人快走吧,一定要平安脱险”

“我们走了”此地不宜久留,王贤重重点头,率众策马快速离开。

望着四人四骑疾驰而去,两人像掉了魂儿一样,陈百户小声道:“这一去,山西就要天翻地覆了吧?”

“但愿吧。”副千户长叹口气道:“没有天翻地覆,咱们就死定了。”说着看向众手下道:“弟兄们,你们都是将军精挑细选出来,忠心无可挑剔这次咱们为了营救大殿下有难同当,就是死也不能承认,那几个骑兵是咱们于掉的”

众将士纷纷点头,这还用嘱咐?说出来大家都玩完。

“就说他们中途折回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副千户说完挥下手道:“继续前进。”队伍便继续向右护卫的军营进发。

王贤庆幸自己在幼军当军师的经历,要不是他连地图都看不懂,更别说照着上面标出的路线,一口气跑出了五台县境,又奔出五十里,到了一个叫杀狼口的地方了。这里也是地图上标明的终点了

这时他们的坐骑,也差不多到了极限,马嘴中泛起白沫,必须停下来休息

吴为警惕的看着谷口,他感觉里面隐藏着什么,顾小怜更是直接示警道:“里头有人”

“不用怕,自己人,”王贤策马上去山岗,放声大喊道:“我来了”

“我来了……”

“来了……”

回声在山谷中荡漾,竟越来越响,变成千百个声音一起回应:“我来了来了……”

回声犹绕,山谷中突然涌出一队骑兵,吓得刘子进赶忙张弓搭箭,却被吴为一把按住道:“真是自己人”

只见那队骑兵奔到王贤面前,齐刷刷翻身下马,单膝跪下向王贤行礼,那为首的军官惊喜道:“军师,真的是你啊”

“哈哈,老许,不是我是谁。”王贤从山岗上下来,跟许怀庆亲热的拥抱一下,便有亲兵伺候他除下身上的破衣烂衫,换上明黄色的飞鱼服,披上黑裘大氅,登时像换了个人一样

“军师,以后千万不能冒这种险了,”许怀庆忍不住埋怨道:“这些日子,可把我们担心坏了。”顿一下道:“要不是您的信里,让我们先听闲云的,我和莫问早就带人杀进五台县城去了。”说着有些不屑道:“别看他们人多,但也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好了好了。”王贤听他颠三倒四,知道这是真把他给急坏了,笑笑道:“下不为例就是。”说着翻身上了自己的大红马道:“咱们赶紧回太原去老子要还魂了”

“你不先救老五?”却被刘子进一把拉住马缰,沉声质问他道。

“救,当然要救,但却是围魏救赵。”王贤淡淡道:“我一在太原现身,对方便知道他们的行动失败了,自然会离开五台县的,我会第一时间派人把五哥接到太原来,请最好的大夫为他治伤。”

“你这张嘴,太能说。”刘子进闷声道:“明知道被你卖了,还得帮你数钱。”说着他放开马缰,但口中却恨恨道:“老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宁肯一头撞死,也不会帮你的”

“好说好说。”王贤笑笑,让人给刘子进重新牵过一匹战马。

“军师,这谁啊?”许怀庆小声问道。

“刘子进。”王贤笑笑道。

“啊?”许怀庆下巴差点没惊到地上,“大人这是会巫术来着……”怎能把反贼头子拐带到手呢?

“要不怎么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王贤臭屁的笑起来,得意完了说实话道:“其实也是机缘巧合,感谢韦公子,辛苦年年押金线,为我了嫁衣裳……”说到最后,他竟然唱了起来,可见心情是极好的。

“要不要把他先关押起来?”许怀庆打量着刘子进问道。

“不用,”王贤摇摇头道:“他来去自由。”

在一场零和游戏中,有人心情好,有人就会心情糟。辛苦一场为王贤做了嫁衣裳的韦无缺,心情就糟糕透了。

昨日的五台县城里,一片鸡飞狗跳。韦无缺坚信王贤已经进城,然而三路队伍都检查过,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这让韦无缺陷入慌张中……要是让王贤和刘子进从必死之局中逃走,那山西这盘必胜之棋,怕是要形势逆转了

朱济垠却以为韦无缺小题大做了,他说指不定王贤刘子进等人还没进县城呢

韦无缺不信,但很快有城外的岗哨禀报说,在西南方向发现有可疑人物逃窜,他们正全力追捕请求增派健卒支援……果然如王贤所料,那些守卫并没把发现他们的事情报告上去。

“哈哈哈,”朱济垠闻言放声大笑道:“我说吧,人家压根就没进城,你太高看他们了”

“莫非我真想错了?”韦无缺眉头紧锁道。

“当然是你想错了。”朱济垠大笑道:“孤亲自带人去追踪,你留在城里继续搜吧。”说完率众上马,出南门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韦无缺定定出神,好一会儿才缓缓道:“难道我真高估了他?”却又不禁摇头道:“怎么会呢……”他想到之前王贤和刘子进等人,用的那招壁虎断尾,是何等的果决狠辣?要不然在那一场,他们就绝对跑不掉

想到当了诱饵的老九等人,韦无缺就一阵不寒而栗……老九他们几个为了不泄露刘子进的行踪,竟把所有人都杀死,然后拔刀自杀,竟是一个活口都没给他留下

要是有哪怕一个活口,韦无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没底……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人心难测——既有出人意料的忠义勇猛,又会出人意料的卑怯委琐

结果当天毫无头绪,黄昏时朱济垠也回来了,白白追了半天,连根人毛也没找到。

“我回去睡觉了,这边你盯着吧。”朱济垠把韦无缺甩在签押房里值守,自个则回屋睡觉去了。

夜里,韦无缺正坐在签押房中出神,突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定定神,他看到是朱济垠派出去搜查的人回来。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韦无缺有些无精打采的问道,他这才发现,外头早已经漆黑一片。

“还真有。”那军官道:“在五台山搜寻的弟兄,发现了一处砖窑外有散乱的脚印,进去一看,里头有生火的痕迹。看样子,一两天有人在里头住过。

“哦?”韦无缺皱眉道:“然后呢?”

“然后弟兄们挨家寺院查问,是否有见到过生人。”那人答道:“各家寺院都说没见过生人,但色拉寺的喇嘛们反映了一个情况。”

“什么情况?”

“他们说,那天有贼人光顾了色拉寺,偷走了许多粮食,还有好几身僧衣。”那人答道。

“僧衣?”韦无缺精神一振道:“后来呢?”

“仅是几身僧衣,财大气粗的喇嘛们也没在意,不过我们综合各种迹象看,觉着那伙人很可能扮成喇嘛出来了。”那人道:“便询问各处哨所,发现昨天果然有六个喇嘛,从五台山上下来进了县城。”

“进了县城?”韦无缺一个激灵,跌足道:“我果然没猜错,他们就是进城了”说着马上命人,把县城东门的守军头目叫过来,大声问道:“喇嘛,昨天是不是有六个喇嘛进城了?”

“啊……”守军头目吓一跳,待要矢口否认,但见韦无缺要吃人的样子,又把人数说得这么清楚,只好点点头,嗫喏道:“好像是有的……”

“什么叫好像是,是就是是,不是就不是”韦无缺目光如锥子一般,直盯着那小头目,小头目被骇得魂不守舍,竹筒倒豆子,就把知道的事情全招了

听到今日一早,那几个喇嘛便离城而去,韦无缺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吐在手帕上。他是何其聪明之人,焉能还想不清对方的伎俩……为了躲避搜查,王贤他们扮成了喇嘛进城,和杨荣的手下接上头。然后出于同样的目的,他们又扮成喇嘛离城,在城外再与杨荣的手下会合。

至于他们一个往东一个往西,这又算什么问题?绕个圈子不就得了?

可是、但是、然而、可悲的是……都现在这个时辰了,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就是马上派人去追,也已经根本来不及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