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四章 算有遗策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8    作者:三戒大师

用喇嘛的身份出了城,几人推着大车便往西拐,趁着前后没人,把身上的僧衣一扒,将灰不溜丢的晋王军军袄往身上套。

见又要假扮成晋王军士卒时,刘子进愤愤的抗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早扮成晋王军?怎能就为了装一天喇嘛,便把俺们的头剃了”

“不装成喇嘛,咱们怎么进出县城?”王贤笑道。

“直接装成兵卒就好了。”刘子进道。

“晋王不信任左右两护卫,故而把他们安排在外围。在内圈搜索的,都是他的嫡系中护卫……中护卫一共那么五千来人,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谁不认识谁?我们这一伙生面孔,如何能通过那一道道盘查?更别说进出城门了。”吴为替王贤说道。

“那现在也保不齐遇到盘查……”刘子进嘟囔道。

“我们是给左护卫买茶油酱醋的”顾小怜说着,把刘子进的头发编成的假发丢给他,刘子进这才闷哼一下,不再作声。四人各自戴上假发……为防止脱落,顾小怜还在所有人头顶上刷了一层浆糊。感觉到头上的浆在渐渐凝结成糊,吴为有些担心道:“这个,不会摘不下来了吧?”

“这个么,还真没想过……”顾小怜也是一愣,旋即不好意思的笑道:“到时候再说吧……”众人险些晕倒。

绕到半路上,还真遇到了盘查的哨卡,但为了保密起见,朱济垠和韦无缺并没有提前向城外的守军透露消息。是以这些哨卡还蒙在鼓里呢,只是例行公事的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兄弟,我们是左护卫的,”刘子进是唯一的山西人,自然由他出面交涉:“奉上峰命去采购些调味品,这荒郊野外的光吃水煮白菜,实在不下饭啊。

“左护卫的?”哨卡的守卫瞥他一眼道:“腰牌拿来看看。”刘子进赶紧跟其余几人示意,把腰牌收集起来,给门卫验看。

腰牌都是那左护卫的军官给的,自然比真金还真,守卫验看无误,却不递还给他们,而是板着脸道:“上头有命,任何人不得擅自离队。你们怎么不和大部队在一起?”

“谁让铺子都开在城南,我们便想着抄个近道和大部队汇合。”刘子进陪着笑道:“兄弟通融一下,改天一起吃酒。”说着一张宝钞便塞了上去,这无往不利的敲门砖果然好用,那守卫接过钱来,便把腰牌还给他们,挥挥手道:“下不为例,赶紧去和大部队汇合吧”

“多谢多谢”几人心头一松,推着车子便赶忙离开。

谁知这时候,远处城楼上,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警钟声,守卫们登时紧张起来,高喊道:“站住”

“跟他们拼了”刘子进就要抽刀,却被王贤一把按住道:“别冲动”说着一指山头,高声道:“快看,人在那”

那些守卫本来叫住王贤几个,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此刻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对面山梁上果然有人影一闪而过,还有滚滚而下的雪沫和落石。

“快追,你们也一起”守卫们登时转变了目标,招呼王贤几个道:“赶紧的”

“我们还得看东西呢……”王贤嗫喏道:“俺们是火头兵……”

“一群废物”守卫们啐一口这些火头兵,兵分数路包抄去了。

转眼之间,关卡前就剩下王贤等人,刘子进有些回不过神道:“咱们怎么办?”

“赶紧走啊,难道还给他们站岗?”王贤给他个白眼道。

“哦。”刘子进应一声,赶忙拉起大车,王贤和吴为两人在后头使劲推着,飞快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待到和陈百户他们会合,吴为才松了口气,小声道:“得亏大人让闲云在暗处跟着,不然刚才真要坏事儿。”

“也是咱们运气好,”王贤也后怕的笑道:“要是再碰上个岗哨,咱可变不出第二个闲云少爷了。”

“不过现在也不敢说就安全了。”吴为有些担心道:“那些守卫追不到人,肯定要向上头禀报的,要是把咱们四个的事儿也报上去,他们指定会追来的

“嗯,有可能。”王贤点点头道:“不过他们不敢禀报的可能性更大。”说着笑笑道:“明知道咱们四个有问题,还把咱们放走了,你说他们是禀报好的,还是不禀报好?”

“还是不禀报的好。”吴为忍不住笑道,大人对人心的琢磨,真是绝了。

“所以不用太担心,”王贤笑笑道:“再说有小怜呢,她可是能耳听八方的,她听到有马蹄声,我们再闪人都来得及。”说着看看队尾道:“我们还是先想办法,对付那几位吧。”

此刻走在队尾的,是一小队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兵,他们并非左护卫的人马,而是朱济垠派来监视左护卫的……可见晋王对非嫡系的猜忌,已经到了何等程度。虽然陈百户解释说,他们四个是他派去采购物资的,但依然不能打消几人的猜疑。他们一边不紧不慢缀在后面,一边小声商量着对策。

“小怜,他们在说什么。”王贤轻声问道。

“他们果然对咱们四个有怀疑,在说咱们是不是他们王爷要找的人……”顾小怜转动着小巧的耳朵,小声回答道:“但他们怕逼急了咱们,和他们拼命。想要先稳住咱们,然后偷偷派人回去通报,等援兵到了再说……”

“哦。”王贤点点头。心里不禁暗叹,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计策,自己避开了韦无缺的天罗地网,却依然要面对他的耳目。

“找机会药翻了他们吧。”吴为提议道。

“怎么可能。”王贤摇摇头,对方已经高度警惕,怎么会给他们可乘之机

“那怎么办?”刘子进也焦急道,躲来躲去,还是没躲开对方的耳目,真让人丧气啊

“既然无法智取,只能霸王硬上弓了”王贤眉头一扬道:“老刘,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铁翎神箭”

“瞧好吧”刘子进闻言神情一振,他这头猛虎被憋屈太久了,此刻终于有一展虎威的机会了

“你去通报一声陈百户他们,”王贤又吩咐吴为道:“告诉他们,我们不得不动手了,他们若能配合是最好,不愿配合也不勉强。”

吴为点点头,悄悄走到陈百户身边,将情况对他一说。陈百户闻言和副千户相对苦笑,果然,还是免不了那一遭

“不用你们动手……”陈百户面无表情对吴为道:“我们来收拾他们”

“也好。”吴为点点头,看到前面一道山梁横在眼前,“要抓紧了,过去这道山梁不久,怕就会遇到岗哨……”

“嗯。”陈百户点点头道:“距离下一个岗哨,还有不到二里地,这道山梁是最好的屏障”

众骑兵想的也是到下一处岗哨再说,到时候有一百多自己人在,对方也不敢造次。然而眼看着大队人马在山梁前停下歇息,众骑兵感觉不妙,为首的咳嗽一声,缀在后头的两骑便悄悄调转了马头。

“兄弟这是要去哪?”陈百户却拨马返回。

“他俩有事要回去。”为首的骑兵紧张的笑笑道。

“来了就别回去了。”陈百户突然咯咯一笑,扬手甩出扣在手中的飞镖,一名骑兵登时喉头中镖,轰然落地。与此同时,那些状似休息的兵士,也纷纷拿起藏在车上的弓弩,朝那些骑兵射去。

骑兵们压根没想到,他们说动手就动手,猝不及防间纷纷落马,但起先那两个骑士,已经跑出老远,脱离了弓弩的射程,眼看就要溜走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陈百户刚要打马去追。突然听一声尖厉的破空声,一道黑色的闪电从他头顶划过,正中一个骑士的背部,那名骑兵应声落马。

紧接着又一声尖厉的破空声,又一道黑色的闪电,已经跑出百丈远的最后一名骑兵又应声落马……

陈百户和他的将士们都惊呆了,这神乎其技的箭术,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他们朝箭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黄脸兵卒,收起一张大弓,从山梁上跑了下来。

“快点打扫战场,离开这里。”还是王贤先回过神来,大声提醒道。

“对,快打扫战场”副千户忙下令道。

士卒们赶忙将九具尸体用麻袋装了,丢到大车上,又用土掩埋了地上的血迹,便牵着战马赶紧进发。

终于还是杀了王爷的手下,这意味着所有人的前程凶险莫测,行进间的队伍气氛十分凝重。一路上顾小怜全神戒备,但幸运的是始终没听到身后有敌兵追来。显然,王贤的猜测是对的,那些守卫没敢把他们的事儿报上去。

当天夜里,副千户和陈百户不许部下安营休息,而是驱赶着他们借月色赶路。路过的岗哨纷纷对他们报以同情的目光,摊上这种不体恤属下的上司,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天蒙蒙亮时,队伍停下来稍事休息,那副千户和陈百户来到王贤几个面前,面色凝重道:“前面就是右护卫的防区了,我们这里有份地图,你们照着上头的路径,便可避开守卫,离开五台县”

“多谢了。”吴为抱拳致谢,又不无担心道:“死了的那些个骑兵怎么办?”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