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二章 身世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7    作者:三戒大师

“能和押运的军官联系上么?”王贤问道。

“能,我在军营外发现了约定的信号,”吴为点头道:“对方要是看见了,四更天就会在那里和我碰头”

“嗯。”王贤点点头道:“看来你还得再跑一趟。”

“不打紧。”吴为笑笑道:“只要大人以后不再以身犯险,这种事就于一回少一回了。”

“不是没别的办法,谁愿意找死不成?”王贤苦笑一声道:“我以后尽量不乱来。”

“属下出去了。”吴为呲牙笑笑,再次消失在夜色中。

王贤便不睡了,让顾小怜给自己沏一杯茶,在火盆边坐等吴为回来。茶泡好了,顾小怜也不去睡了,蜷在王贤身边,陪他一起说话解闷。王贤摸索着她的光头,感觉十分顺手,本来只是戏谑而已,但嗅到一阵阵处女幽香,他便有些心猿意马了,带着鼻音问道:“小怜,你怎么这么香?”

“这种香不是自来的,是奴家小时候常服一种香丸,才带出来的。”顾小怜被他摸着光溜溜的头皮,感觉又舒服又怪异。

“现在还服么?”王贤心说,这种多半不是好东西。

“早不服了,这香味也淡了很多,”顾小怜轻声道:“官人要是喜欢,我就再接着服就是了。”

“不用了,香丸什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王贤摇摇头,笑道:“再说你都这么美了,又那么香,我还不得天天担心有人惦记。”

“奴家只为官人一个人美,一个人香就是了,”顾小怜忙表态道:“别人敢碰我一下,我剁了他的爪子”

“嘿嘿……”王贤心说,这才是顾小怜的本性吧,原先在京城时的温驯丨样儿,多半还是装出来的。炭盘中橘色的火光跳跃着,带给人温暖和希望,两人紧紧拥着好半天不说话…但王贤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又顺着她的后颈滑到锁骨,探入她柔腻的前胸,轻轻的揉搓着……顾小怜浑身如触电一般,小声娇吟道:“官人,会出事儿的。”

“就是要出点事儿……”王贤鼻息渐渐浑浊道。

“等到脱险之后……”顾小怜无力的抵抗着。

“谁知道明天是凶是吉……”王贤此刻已经欲火蒸腾,动情到十二分,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解顾小怜的棉裤,另一只手已经触到她柔软的腹皮,和那软绵柔润的萋萋芳草。

顾小怜虽然理论丰富,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让王贤这么一施为,很快就化成一汪春水,她浑身酥软,迷迷糊糊的,像醉了一样。身不由己的和王贤痴缠在一起。

正当两人意乱情迷,正要入巷时,顾小怜的动作突然僵住了,王贤一怔,她已经忙着给两人整理衣衫,小声道:“姓宋的来了。”

王贤心下一松,下一刻便听到敲门声,还有宋钟的声音:“大人,大人…

“进来吧。”王贤应一声,顾小怜便去给宋将军开门。

“大人……”宋将军看一眼顾小怜粉蒸般的脸蛋,还有那带着怒气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缩头缩脑道:“要不我先回去?”

“来都来了,就坐下聊聊吧。”王贤笑笑道:“小怜泡茶。”

“谢大人。”宋将军拉个杌子在王贤下首坐下,讪讪道:“这么晚来找大人,一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有个事儿我想跟仙儿说说。二是还有些情况,想跟大人交代交代。”

“先跟小怜讲吧,需要我回避么?”王贤问道。

“这……也好。”宋将军想一想道。

“不用。”顾小怜却断然道:“奴家不会再对官人隐瞒任何事了,你但说无妨。”

“那……好吧。”宋将军无奈的摇摇头,心说我这是为了你好啊,不知好歹……便缓缓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父母是什么人么?我之所以一直不告诉你,其实是为你好。”

“讲吧。”顾小怜出奇平静道:“对父母什么的,其实我只是好奇而已,从没见过的人,怎么会影响到我?”王贤握住顾小怜的小手,却感觉一片冰凉

“那好。”宋将军点点头道:“其实你父母也是可怜人,他们原先有显赫的身世,富贵的生活,只是因为家门巨变,才不得已隐姓埋名,投身我门下的。”顿一下,他回忆道:“说起来,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最大的一件事,便是凉国公蓝玉谋逆一案。当时天下武将勋贵十之有八坐蓝玉案,被洪武皇帝尽数剪除。其中一位普定侯陈桓,因是凉国公部将,自然未能幸免。但因为他不在第一批被牵连下狱之列,故而得以安排家人逃亡。当然大部分都被抓了回来,唯有其三公子安之,与其妻顾氏因与我有旧,投奔到我的山庄。”说着他看看顾小怜,邀功之心不言而喻。

顾小怜却只是冷着脸,听他继续说下去。

“在我圣教的保护下,你爹娘逃过了这一劫,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后来就有了你。”宋将军道:“谁知这时,一场瘟疫不期而至,山庄很多人染上了疫病,你爹娘也在其中。我要带着其余人逃离时,安之把当时还在襁褓里的你,拜托给了我。”说着他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道:“一路上,我用米汤喂养你,后来又弄到一只奶羊,挤羊奶养活你,你这才活了下来……”

顾小怜依旧面无表情,听他继续表白道:“之后这些年,咱爷俩相依为命,我待你如亲闺女一样…”听到这儿,她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道:“有把亲闺女往火坑推的么?”

“我把你送去赵王府,不也是想让你有个好归宿,本来以为凭你的样貌,就算当不上王妃,当个侧妃也是没问题的。”宋将军郁闷道:“可是谁又能想到,赵王殿下不喜欢女人呢?”

“噗……”王贤正在吃茶,一不留神一口喷了宋将军个满头满脸:“赵王不喜欢女人?”

“是。”宋将军用袖子擦擦脸,点头道。

“那他喜欢什么?”王贤问道。

“不喜欢女人,当然是喜欢男人了。”宋将军道。

“这口味……”王贤不禁惊叹道:“还真是别具一格呢。”

顾小怜也是一脸恍然,怪不得赵王对美女从来敬而远之,只跟一班清秀小厮厮混呢。

“呵呵,”宋将军顾虑王贤钦差的身份,也不敢说太多,便回到之前的话题道:“后来你被赵王送给太孙,又被太孙转送给大人,却不是我能左右的。至于让你当圣女这事儿,我承认我有私心,但也是为你好不是?毕竟人往高处走,我圣教的圣女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我却是不稀罕的……”顾小怜哼一声道:“你不用再解释了,跟官人说正事儿吧。”

“唉,好。”宋将军转向王贤道:“我想跟大人说的是,其实今日山西发生的种种,根子都在京城。”

“哦?”王贤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来山西,其实是赵王的意思,赵王和圣教的关系很深,甚至我怀疑,他本身就是圣教的人,但我也没有证据。”宋将军轻声道。

“你不是白莲教的高层么?怎么会不知道呢?”王贤问道。

“我算什么高层,原先只是个小小的香主,后来傍上了赵王,才混成了长老。”宋将军道:“起先我以为教中是想通过我,和赵王取得联系,但后来我发现,他们之间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绕过我的,我都是事后才知道……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长老,不过是个幌子罢了。这才萌生去意,想到刘子进这里来碰碰运气。”

“嗯。”王贤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宋钟倒是有啥说啥,可惜他所说的情况,与他的猜想大差不差,只能算是印证而已。而且宋钟对山西这边,尤其是晋王的情况,也了解的不多,王贤盘问之后没什么收获,便让他回去歇着。宋钟站起身,可怜巴巴的望着王贤道:“将来大人如果要和赵王对上,我愿意站出来指证他,请大人千万不要放弃我。”说完又要下跪。

“哈哈哈……”王贤放声笑起来,这就是宋钟来这一趟的动机吧,“放心吧,怎么说,你也是小怜的义父,我怎么会放弃你呢?”说着把宋钟拉起来道:“你在这儿把张五照顾好,我会尽快派人来接你们的。”

“是”宋钟点点头,含着两泡泪回去了,他其实是想让王贤带自己走的,可惜人家根本不为所动……

天快亮时,吴为回来了,还背着个大包袱,在王贤面前解开,里头是几身晋王军的军服。

“我和对方见上面了。”吴为说着,又掏出几块腰牌道:“他让我们扮成左护卫的兵,待会儿去军营和他汇合,然后他带咱们出城。”

“今天是他们往右护卫押送?”王贤皱眉问道。

“是。”吴为道:“昨天半夜通知了,中护卫往左护卫运,右护卫往中护卫运。”他看见王贤的眉头越发紧皱,不由心下一沉,问道:“怎么,大人觉着哪里不妥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