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零章 光头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5    作者:三戒大师

“我第一个剃”

王贤说到做到,将顺来的剃刀递给顾小怜,自己端坐在火堆前,闭上了眼睛。

“官人,真要剃么?”顾小怜问道。

“剃”王贤沉声道,虽然心里对理发这件事充满了期待,但为了不显得太另类,他还是摆出一副纠结的神情。

“那我可真剃了……”顾小怜小声道。

“嗯。”王贤点点头,顾小怜才小心落刀,刮下他一绺头发来,然后小心搭在手臂上。随着一刀刀刮下去,王贤脑袋上的头发越来越越少,他终于体会到一种久违的舒爽感觉……

‘实在是爽啊……,与众人想象的正好相反,王贤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雀跃……对他来说,再世为人最大的不适应,除了没有电、不能上网之外,就是这满头飘逸的长发了。这年代不兴剃头,讲的是扶毛发受之父母,不可损毁,,是以从小到大,除了修一修边角之外,他就从没捞着剃过头。满头长发盘在头顶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尤其是不在家里,没法定时洗头的时候,那真是夏天捂痱子、冬天养虱子,他早就想剃光成一快了

这次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来一次,焉有不爽之理?

不一会儿,一个锃亮的光头诞生了,王贤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心里那个舒坦,就别提了。反倒是顾小怜泪眼婆娑,就跟把她的秀发也剃光了一般…

“别哭,我真不难过,这样多舒服啊。”王贤笑着安慰下小怜姑娘,又对其他人道:“你们还磨蹭什么?”

见钦差都剃光头了,宋将军也没啥好说的,也坐到火堆边,流着泪道:“仙儿,你下手轻点……”

“想得美,自己剃去。”顾小怜却不管他,只把剃刀丢给他,刀尖险些扎在宋将军的脑袋上。宋军忙手忙脚乱的接住,一边嘟囔着‘女生外向,,一边举刀把自己的头发刮下来,还眼泪直流道:“爹啊,娘啊,儿不孝啊……”

他们之所以要扮成和尚、冒险进城,是因为闲云那边传来的消息……吴为在喇嘛庙落脚后,用飞鸽传书的法子,向设在邻县的联络点,告知了他们所处的位置和情况。之后,在喇嘛庙下的废砖窑里躲了几天,终于等到了穿过层层封锁的闲云少爷……虽然晋王军将五台县围得密不透风,但轻功超绝的闲云少爷,还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

闲云向王贤介绍了那边的情况,又将杨荣的安排讲给王贤知道,末了拿出两本度牒道:“多了没有,你看怎么办吧。”

“不用都有,”王贤笑道:“你当是你武当山啊,度牒随便发?就算这是五台山,每个庙里有度牒的也没几个,大部分都是黑户。”

“那我就放心了。”闲云看看王贤,突然忍俊不禁道:“不知道你头圆不圆?”

“什么意思?”

“头圆的话,比较适合剃光头。”闲云少爷扑哧一笑道:“说正经的,你要我在暗中保护,还是跟你一起?”

“还是暗中跟着吧。”王贤白他一眼道:“不过到时候我们要是露馅被抓了,你可千万别冲动,速速到大同求援,切记切记。”

“我知道了。”闲云点点头,消失在大风暴雪中……

顿饭功夫后,所有男人都成了光头,连昏迷不醒的张五也不例外。然后便开始换穿僧衣……那僧衣内黄外红,穿上后竟是活脱脱的喇嘛,王贤还有些得意道:“得亏我们扮的是黄教,不然头上还得点戒疤。”

宋钟和刘子进却笑不出来,前者闷声道:“你这招能不能行啊?可别自投罗网。”

“不放心你就留在这儿。”王贤笑道:“说不定比我们瞎折腾还强。”

“我还是跟着吧……”宋将军缩缩脖子,蜷在火堆边不吭声了。

王贤看看顾小怜,叹口气道:“倒是你,明天能蒙混过关么?”

“官人放心吧。”顾小怜眯眼一笑,虽然满面灰黑,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笑容的甜美。

当天夜里,几人都辗转难眠,有人是心疼自己的头发,有人则担心明天能不能过关。王贤倒还好,睡着的挺早,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直到感觉有人用毛发挠自己的鼻子,才打了个响亮的嚏喷,睁开眼时,便见一个小沙弥正红着眼圈看向自己。

“你哪位?”王贤先是一愣,旋即恍然道:“小怜,你也剃了光头?”

“不许笑……”顾小怜可怜巴巴的戳他一下,小声道:“奴家陪官人一起光头。”说着又不胜担心道:“是不是丑死了?”

“哪呢,好看极了,绝对是世上最好看的……”王贤笑道:“小尼姑。”

“官人就爱取笑奴家……”顾小怜扭动娇躯一阵不依,又献宝似的捧出一团假发道:“这是用官人的头发编的,不扮和尚后,总比用别人的强。”

“还是小怜细心。”王贤把那假发往头上一扣,感觉很是妥贴。

“奴家自个也弄了一顶呢。”顾小怜也把一顶假发扣在头上,笑嘻嘻道。

“仙儿,有没有我的?”宋钟恬着脸问道。

“没有。”顾小怜白他一眼道:“你自己弄”

“谁说闺女是爹妈的小棉袄来着……”宋钟郁闷的又叹口气。

把昨晚剩下的馍馍切成片,放在火堆上烤的金黄,便是众人的早饭。吃过饭,打扮成喇嘛的众人,便离了废砖窑,大摇大摆下山,朝县城方向去了……

这天竟然难得放晴,不过白惨惨的日头挂在天上,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往县城去的路上,不时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兵丁走过,还有固定的哨位,盘查着过往的每一个人,气氛肃杀极了。

五台县戒严已经有些日子了,老百姓胆小怕事,都躲在家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所以大道上除了官兵,便看不到几个行人,王贤这群喇嘛,就显得分外扎眼。

刚在大道上走了没多久,便有一对官兵将他们拦住,盘问起来道:“你们是于什么么的?”

“我们是喇嘛。”宋将军摘下皮帽子,露出一颗光头道。

“知道你们是喇嘛”官兵心说这不废话么,粗声粗气道:“这天寒地冻的,抬着个人于啥去?不知道现在戒严呢”

“我师侄得了急病,”宋钟一脸焦急道:“必须到城里求医,这大雪封山车马难行,我们是肩扛手抬从五台山上走下来的,诸位官爷行行好,借给我们一辆马车吧。”见对方一脸不可思议,他又低声下气道:“卖给我们一辆也行,不然我师侄到不了县城,就得冻死了”

几个官兵互相看看,伸手道:“你有度牒么?”

“带了带了。”宋钟忙从怀里掏出黄色封皮的度牒,递给官兵看道:“咱是五台山沙拉寺的大喇嘛,诸位有空来上香啊,我们寺里的香火很灵验的。”

“咳咳……”他身后一个小沙弥咳嗽一声,埋怨道:“师伯,你快少说两句吧,咱们色拉寺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

“你这孩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宋钟瞪他一眼道:“全寺那么多人,吃穿住用,那样不得花钱,你又不去挣钱,还不全着落在那些傻……哦不,信众身上?”

众官兵听得好笑,那为首的总旗打开度牒一看,只见里头赫然躺着一张面值一万两的宝钞……虽说宝钞贬值得离谱,但这张九成新的万两宝钞,还是能换个十几两银子的。总旗会心一笑,将宝钞收入袖中,把度牒还给宋钟,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和气问道:“你还要买车么?”

“买,当然买。”宋钟使劲点头道:“多少钱?”

“念在你们是去救人的份上,给你们便宜点,五十两银子。”总旗念在万两宝钞的份上,没有狮子大开口……其实横竖大车都是征用的,无本的生意,要多少算多?

“五十两?抢钱呢?”宋钟却瞪大眼道。

“爱要要,不要滚”总旗道。

“那我们租呢?”宋钟道。

“租的话,三十两。”总旗想想道。

“真黑啊……”

“爱租租,不租滚”

“便宜便宜吧……”宋钟拉开架势,砍起价来,好容易讲到二十两,他还是不满意……还是被身后的众师侄拉住道:“师叔,你要是再磨蹭下去,师兄可就要圆寂了。”他这才意犹未尽的收了兵,从怀里摸出两锭银子道:“我们可不管给你送回来。”

“那个谁,你跟他们走一趟,”总旗随便指派个士卒道:“到了地头把大车再推回来。”

“唉……”那士卒无比郁闷,心说好事儿怎么想不起我来?

众‘喇嘛,把张五安顿到大车上,又盖好了棉被,那总旗在一旁看着,见张五面色灰败,神志不清,果然病得很重的样子,随口问道:“他得的什么病

“要是知道还用去看么?”宋钟叹气道:“他这病蹊跷的很,发起病来六亲不认,又撕又咬,不发病时,就这么昏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