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七章 螳螂捕蝉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3    作者:三戒大师

永和王的计划也没什么出奇的,无非就是层层设围、重点搜索之类,不过看这个小小的五台县,将被万五大军包围的密不透风,再用铁耙细细犁过,让人不禁深信,那刘子进纵然变成只耗子,也难逃晋王殿下的天罗地网……如果刘子进真在五台县的话。

至少杨荣和陈斌是不信的。两人从中军帐出来,便径直离开了军营,并骑而行了一段时间,杨荣突然冷笑道:“真没想到,竟能编出这么个幌子,简直可笑至极”

“是啊。”陈斌深以为然道:“若王爷真能诓出刘子进,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只消埋伏三五百人,或者一杯毒酒足矣。”

“正是此理。”杨荣颔首道:“如此一来,老夫反而坚信自己的判断。”

“嗯,我也信了。”陈斌点点头,目光闪烁片刻,渐渐变得坚定起来道:“老王爷待我恩重如山,大殿下待我情同手足,我豁出去了,全听世叔吩咐”说着又皱眉道:“只是永和王明显信不过咱们,只让我们负责外圈包围的任务。内圈搜索的差事,都交给他的嫡系中护卫,咱们有力使不上啊”

“我反而松了口气,这样咱们的安全,就有保证了。”杨荣轻声道:“如果那位气数未尽,就让老天爷保佑他躲过搜索,来到咱们的防区。若是没了气数,逃不到咱们这片,那我们也爱莫能助。”

“……”陈斌没想到,这老先生之前说得慷慨激昂,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却又缩头缩脑起来。“万一那位被抓了,我们就眼睁睁看着?”

“只能如此,”杨荣叹口气道:“虽然老王爷对我们恩重如山,但咱们死了不要紧,不能把一大家子全搭上啊”

“是这个理。”陈斌点点头道:“不过,还是要尽量搭救的。”

“当然。咱们只要做得巧妙,也一样可以⊥那人安然离去。”杨荣缓缓道:“方才我仔细听安排,发现了永和王安排上的一个漏洞……”

“什么漏洞?”陈斌忙问道。

“咱们此次的军粮补给,是由五台县令负责发运,”杨荣轻声道:“但永和王不放心,怕那人混在民夫里逃走,又特意命各军派兵自取。”顿一下,他讥诮道:“但他还是不放心,又命各军互相运送,虽然谁给谁送还不一定,但我们两个对一个,总有个绕开他们的机会。”

“世叔的意思是,”陈斌道:“我们借这个机会,把他们送出去?”

“不错。”杨荣看看陈斌,好像在说,你看,你错怪我了吧?

“可问题是,我们如何让那人知道我们的计划?还有,如果他们现在不在县城怎么办?”陈斌想一下,提出疑问道。他觉着这两个问题都难以解决,前一个在于怎么联系到那人,后一个的难点在于,混入辎重队的机会。只在县城里,一旦出了城,任何一支运粮队,只怕都有晋王的人全程监督,根本没有中途混入的机会。

“第一个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你心里有数就行。”杨荣淡淡道:“至于第二问题,就看他们的本事了,还是那句话,咱们尽人事、听天命”说着朝陈斌抱拳道:“郡马,接下来一段时间,一定要注意保密,咱们不能再联系,一切全靠默契了”

“是小侄谨记”陈斌抱拳还礼,两人便就此分道扬镳。

待人马声音渐渐远去,道旁草丛上的厚厚的积雪,却突然松动隆起,一个裹着整片兽皮的瘦小身影,从雪堆下钻出来,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好一会儿,见没有人返回,才收起兽皮,直起身子,往中军营疾驰而去。

中军后帐中温暖如春,永和王朱济垠手持金杯,斜倚在铺着厚厚虎皮的矮榻上,望着满脸是伤,几乎无法一眼认出的韦无缺,语带淡淡挪揄道:“这都几日了?你怎么还不毒发身亡?”

“我被那个姓吴的耍了,”韦无缺一脸怨毒道:“他给我吃的根本不是什么解药,而是让我继续中毒的毒药断了药之后,虽然让我痛不欲生,但疼到顶点后,发作得便越来越轻,间隔也越来越长……”

“这么说,解毒的办法就是不吃他给的解药?”朱济垠听了捧腹大笑道:“你被耍得好惨啊,哈哈笑死我了……”

“……”韦无缺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断药之后这几天,他是怎么过来的?无时无刻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全身噬咬,又像是在被刀劈斧凿,痛到极点甚至一度发了疯的想要自杀,还是永和王让人把他捆起来,又在嘴里塞上棉布,这才让他熬过最难熬的几天,才渐渐不那么痛苦……至少没有寻死的念头,只用自残就挺过去。他这一脸满身的伤,就是这两天的印记。

可想而知,此刻他心中的怨毒,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朱济垠正笑着,外面侍卫禀报说,鼠,回来了永和王自幼喜欢舞刀弄枪,与江湖亡命为伍。自立门户后,又搜罗了一群鸡鸣狗盗之徒,钻地鼠就是其中之一,此人最擅长潜行、跟踪、刺探、盗窃之类,朱济垠特意命他跟几个同行,在散会后尾随各路将军,听听他们私下说了什么。

“让他进来。”朱济垠呷一口杯中的御酒,微闭双目道。

不一时,那个獐头鼠目、身材矮小的钻地鼠进来,给永和王磕头后,盯着他手里的酒,舔了舔嘴唇。

“你这个死酒鬼”朱济垠探手捞起一小坛酒,丢到他面前。钻地鼠忙小心翼翼的接住,眉开眼笑的收在怀里,朝朱济垠呲牙笑笑道:“因为他们是边走边说,所以来到小人面前时,已经说到一半,小人只听到他们后半截对话。

“讲。”朱济垠微闭双目道。

“他们说,王爷的安排有个漏洞……”钻地鼠便将听到的情况禀报王爷。

听完钻地鼠的禀报,朱济垠已是怒不可遏,把金杯重重捏扁,喝道:“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亏着天成提醒,不然本王非要被他们坑了不行”说着高声下令道:“来人,把他们给我绑来”

“王爷少安毋躁。”一直旁听的韦无缺,挥挥手让钻地鼠下去,钻地鼠看看朱济垠,见后者点头才退出帐去,享受他的御酒去了。帐中再无他人,韦无缺才缓缓道:“既然知道了那两人和刘子进勾结,那他两个便是砧板上的鱼,随时都可宰割,何必要急在一时?”说着压低声音道:“现在将计就计,把刘子进逮住才是正办”

“…”朱济垠面色一阵阴晴变幻,半晌,还是认同的点下头道:“不错

“王爷其实无需生气,杨荣陈斌两个蠢材,其实是在帮我们。”

“帮我们?”

“是的。王爷想想,到底是在山林里大海捞针好,还是把他们放进县城,关门打狗强?”朱济垠淡淡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后者。”朱济垠也想通了,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道:“而且我王兄还发愁,找什么借口除掉陈斌、杨荣两个老大的人呢。这下真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了。”

“只要能料敌先机,那任他燎原火,我有倒海水,”韦无缺点点头道:“便可一切尽在掌握”

“好”朱济垠兴奋的搓搓手道:“这次要好好谋划,千万不能再失手了”说着看看韦无缺,重复问一句道:“你不会再失手了吧?”他对上次几乎吃到嘴的肥肉,却又被人家略施小计、金蝉脱壳,感到十分的不爽。

“不会我上次正在发病,没法亲自指挥,否则岂会被他们的雕虫小技骗过?”韦无缺的目光,变得锐利而坚决起来,就是朱济垠不下令,他也会主动请缨的。他现在万分想做的,就是报仇雪恨,把吴为、王贤等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泄他心头之恨

“千万如此”朱济垠点点头,沉声道:“除掉刘子进,我们去一心腹大患,还能洗清身上的嫌疑、得到山西百姓的拥戴,获得皇上的嘉奖,一箭四雕,万事大吉”说着看看韦无缺道:“刘子进死后,他在广灵县的五万大军,你准备如何处置?”

“刘子进一死,我的人便可上位,到时候自然全凭王爷吩咐,或是过黄河、入太行,再相时而动;或是王爷向朝廷请旨招安,可进可退,不足为虑。”韦无缺淡淡道:“这会儿还是先集中精力,对付刘子进和姓王的吧……”顿一下道:“刘子进还好,那姓王的实在太狡诈了,稍有疏忽,就会让他逃之夭夭

“千万不能让他逃了”朱济垠神情一紧道:“不然就要出大事儿了”

“我当然知道。”韦无缺点点头,他深知如果这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依然抓不住王贤,那么自己在山西的辛苦谋划,恐怕要难逃失败的厄运了

不过能抓住他么?韦无缺扪心自问,却发现自己的信心,并非想象的那样坚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