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20    作者:三戒大师

晋王府三护卫虽然是王府军队,但也不是于养着吃白饭的。况且山西又在边陲之地,还是要保持一定战斗力的,所以每年春秋都有两次行军操练。今年王爷一声令下,为了锤炼部下的顽强意志,还要加一次冬季操练。

令旨一下,官兵们怨声载道,但是上命难违,军官们唯恐晋王趁机清洗异己,只好驱赶着士卒,打好行装上路。于是一万五千大军,兵分三路,在冰封雪冻的晋中平原上行进。为了避免部下消极怠工,晋王还派了自己的王府亲信监军,每日汇报部队行程。

不过饶是如此高压,部队的行军还是不快,五天才不到三百里,但抱冰卧雪、风餐露宿,就已经出现不少冻死冻伤……就在士卒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际,上头终于下达了停止前进,原地操演的命令。

虽然只是停止前进,不是撤军,将士们仍然如蒙大赦,至少能安营下寨,再不用抱冰卧雪了不是?于是三路大军按照王爷的指示,纷纷在各处要道险隘安营下寨。三军高官们则被叫到中军大营,听取下一步的训练任务。

其实所谓的高官也不过是三护卫的指挥使及其副手。接到命令,左护卫指挥使杨荣,右护卫指挥使陈斌便和各自的副手,匆匆赶往中护卫。不知是有意无意,两人在快到中军大营时相遇了……

“郡马。”与内阁大学士杨荣重名的杨指挥,笑着下马向陈斌行礼。

陈斌赶忙下马扶住他道:“世叔又开我玩笑了,该是我向您行礼才是。”

“礼不可废啊。”杨荣笑着摇头道。

“郡主过世多年,难为世叔还记着我这个郡马。”陈斌笑容中多了丝苦涩道。

两人一阵唏嘘,杨荣提议道:“离大营不远了,咱们走过去吧。”

“也好,骑马起得腿都冻麻了。”陈斌点点头,两人便马交给护卫,步行走在前面。

部下们知道两位大人有话要说,都识趣的落在后面。

先是一阵沉默,两人都望着雪景默然不语,直到陈斌忍不住问道:“世叔可有事要教我?”

“呵呵。”杨荣笑笑道:“郡马,你觉着这次出兵操练,是个什么情况?

“小侄鲁钝,只觉着异乎寻常。”

“怎么个异乎寻常法?”杨荣目光一动道。

“一个是时间上,老太妃刚仙去,王爷正在大悲恸中,按说无暇顾及旁事才对,却亲自下旨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操练,又命永和王在大丧中亲自监军,还要各军一日一报,显然极为关注,这有些不合常理。”陈斌字斟句酌道:“二是行军之中自有阵型,两翼要护卫中军,而我们两护卫却过于突前,如今已经和中军呈倒品字型。这完全不合兵法,看起倒像是……”他压低声音道:“兵围五台县”

“好一个兵围五台县”杨荣诡异的笑道:“郡马果然也看出来了。”

“看是看出来了,却百思不得其解。”陈斌苦笑道:“所以还请世叔教我

“请教不敢当,我把想法说出来,咱俩一起参详参详。”杨荣捋一下花白的胡须道:“既然是兵围,就要知道围的是什么。”说着笑笑道:“咱们毕竟不是王爷的嫡系,这点更得弄清楚。”

“恩。”陈斌点点头,深以为然道:“正是如此。那到底围的是什么呢?

“人。”杨荣淡淡道。

“世叔……”陈斌苦笑道:“都这时候了,您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杨荣正色道:“我们两路大军,已经开过五台县了,根本没发现什么白莲乱匪、马贼流寇之类,现在大军已成天罗地网之势,就更不会有不开眼的贼寇敢靠近了。”顿一下道:“现在网里的,只有一个一个的人了,所以我猜,王爷要抓捕的,是个人,而不是剿灭哪股势力。”

“究竟什么人,值得王爷如此兴师动众?”陈斌一惊道。

“不知道。”杨荣摇摇头道:“但我知道,这个人,第一见不得光,不然王爷就直说是谁了。第二对王爷有大关碍,而且多半是致命的……”

“哦?”陈斌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满头大汗道:“不会是,不会是……大殿下吧?”

“我可什么都没说。”杨荣摇头道:“我也没听见郡马说什么,哎呀,年纪大了,耳背啊。”

“是。”陈斌忙点头道:“您说的是,我什么都没说。”话虽如此,他却越想越觉着有可能,毕竟那个人从黑驼山逃脱的消息,虽然被严密封锁,他这样的高层却依然有风闻。现在晋王殿下又如此兴师动众,来五台县抓人,让人不能不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眼看着中军大营越来越近,陈斌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苦笑道:“我的好世叔,你快把话说完吧,要憋死小侄了。”

“呵呵……”杨荣笑笑道:“郡马还不明白老夫的意思?我们得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了。”

“将来么……”陈斌登时满嘴苦涩。两人一个是老七的丈人,一个是大郡主的驸马,身上都打着废晋王的烙印。以晋王的性格,肯定要把兵权掌握在自己人手里,现在没动他们,不过是还没顾得上罢了,等到时机合适,肯定会动手的。所以杨荣这话,才会让他感觉这么沮丧,好一会儿才叹气道:“我打算过年就向王爷请辞,交出手中的兵权,去郡主墓前筑个园子,聊度残生……”

“郡马为何如此消极?”杨荣眉头一扬道:“老夫年过五旬,尚不言退,你还不到而立之年,就要放弃了么?”说着语重心长道:“我们陈、杨两家,已经到了要衰亡的关头,你作为陈家长男,要肩负起责任啊”

“我何尝不想振作?”陈斌垂首看看后面的部下,叹气道:“可现在的山西,是老三的天下了,我们的福祸都在他翻手之间,如何能不任人鱼肉?”

“呵呵……”杨荣哂笑道:“感情我之前的话,全都白说了。”

“之前的话……”陈斌一怔,低声道:“世叔是说,晋王还没赢定?”

“不错。”杨荣重重点头道:“我在想如果那个人从包围圈中跳出去,结果会怎样?”

“那个人会北上……”陈斌咽口吐沫道:“然后呢?”

“北面有谁?”杨荣低声问道。

“有……代王爷。”陈斌恍然道:“那个人不会要投奔代王爷吧?”

“除了代王,还有一位钦差,”杨荣沉声道:“我想晋王殿下,如此不顾一切都要抓住他,恐怕不只是因为怕他逃脱,而是他手中,恐怕有足以翻盘的东西”

“什么东西?”陈斌艰难问道。

“我哪知道?”杨荣摇摇头道:“不过晋王殿下虽然行事谨慎,但也不是无懈可击,比如和广灵县那位的关系,比如吉祥……”眼看着到了寨门,他低声道:“不要猜测了,这些事你心里有数就行,等议事结束后,我们再从长计议。”

“好”陈斌重重点头道。

说话间,两人进了大营,来到中军帐中,拜见了永和王朱济垠。朱济垠二十多岁,身高八尺、猿背蜂腰,加上一身得体的蜀锦战袍,束着狮吞口腰带,端得是英武不凡。只是一张脸上戾气很重,让人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他阴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帐中众将,沉声道:“诸位肯定早想知道,我们这一万多人马,国丧期间不在太原城默哀,来这冰天雪地做什么?”

众将无人敢应声,但都等着他明示了。

“其实我们是来抓人的”朱济垠也不卖关子,揭开谜底道:“白莲教匪首刘子进,被王爷略施手段,诓出了广灵县老巢,如今就在这五台县境内”顿一下,一字一句道:“我们这次来,就是把他抓捕归案,为山西除一大害为皇上,晋王分忧”

众将终于忍不住惊叹起来,他们万万想不到,此行竟然是来抓刘子进的

杨荣和陈斌却飞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讥诮……为了掩人耳目,竟然把刘子进搬出来了心说这话只能骗骗傻子,刘子进怎么可能离开广灵县老巢?他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么?

“之前,怕走漏风声,惊走了反贼,所以才瞒着各位。”朱济垠继续道:“现在,我来宣读王爷的旨意”

“臣等领旨”众将齐刷刷单膝跪下

“晋王令旨——麾下诸将凡能获刘子进者,无论生死,皆官升三级,赏银万两麾下赏银五万两钦哉”

“臣等接旨”众将一下都精神起来,又是一个个万万想不到,只是这种想不到,实在是太具诱惑了

关键是刘子进离开老巢,就算带着手下也不会太多,抓捕他一点危险也没有,就看谁运气好了

看着跃跃欲试的众将,朱济垠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道:“尔等移步沙盘,听吾吩咐”

“喏”众将齐声应道,声音比之前可精神多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