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五章 深林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9    作者:三戒大师

一饮一啄,自有因果。

其实昨夜里,吴为的安排很巧妙,如无意外,完全可以赶在晋王的人到来之前,和王贤逃出生天。但是他却忘了,这世上还有个发了疯在找他的人——那人便是韦无缺啊当韦无缺发现他和闲云消失后,登时就抓了狂……王八蛋,老子的毒还没解呢你要害死我么

不过他毕竟是心如铁石韦无缺,很快就冷静下来,猜到这两人的去向了——王贤还孤身在宋将军手中呢,他们肯定跟着去保护他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好在那吴为还留了一瓶解药,能让他支撑十天。韦无缺决定先不惊动刘子进和宋将军,反正自己本就打算暗中尾随。于是计划照旧,只是在跟踪刘子进等人的同时,又多了个寻找藏在暗处的吴为的任务。

应该说,吴为潜行的水准相当之高,加之韦无缺也不敢太靠近,所以起先一直没发现他。当然同样,吴为也没发现韦无缺

直到昨天,吴为从县城弄出三匹马,终于掩藏不住行踪了,被韦无缺的手下远远盯上。韦无缺好奇他弄马作甚?难道王贤察觉到什么,想提前开溜?是以他按捺住急切的心情,一面让人继续跟踪他来到那片山林,一面向已经逼近到十几里外的晋王军队求援。

后来吴为离去后,韦无缺的手下便藏在林中守株待兔,这才有了昨夜的一幕。

所以林中的黑衣人其实是在等吴为的,只可惜顾小怜提前听到了响动,于是三人悄悄藏起来,让追下山来的刘子进一头撞上来。本来韦无缺的手下,怕误杀了吴为,还都有所顾忌,结果刘子进一喊不要紧,那些黑衣人一听说他的身份,便一窝蜂杀了下来。这次他们兴师动众,费劲算计,不就是为了击杀刘子进么?若能在这里便把他擒住,他们就立下头等大功了

只可惜让王贤三个搅了局,刘子进等人以少胜多,打退了他们的进攻……而援军,也在随后不久赶到了,只是不见了韦无缺的身影。

按说这样决定性的场合,韦无缺万万不会缺席,可惜吴为给他的解药,恰在这时候告罄了,韦无缺在晋王军的军营里当场发作,被人家当成鬼上身给捆了起来,结果没有出现在追捕的队伍中。

若是他在的话,王贤壁虎断尾的小把戏,能不能奏效还真不好说……不过现实中没有如果,三百多人的队伍,沿着雪地上纷乱的足迹浩浩荡荡追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那片道旁的树林……

树林里,王贤几个藏身于枯枝败叶之下,那刘子进已经醒了,弄清楚状况后目眦欲裂作嘶喊状……怪不得老九要给他嘴里塞块布,原来是真心了解自家大哥。

“别折腾了,”王贤狠狠瞪他一眼,沉声道:“你要白白浪费掉老九他们的牺牲?连张五也一并搭进去?”

刘子进仿佛一下被点到要穴,登时没了动静,但见他双手深深插入泥土中,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掉落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刘子进肝肠寸断,也让观者黯然神伤。

过了好一会儿,外头彻底没了动静,王贤几个才轻手轻脚爬起来,这次由刘子进背着张五,众人向树林另一头抹去。

昏头昏脑的在深山老林里走了半晌,直到天黑,他们都没走出这片深林,只好寻了片林中空地,作为晚上宿营之处。艰苦跋涉到现在,哪怕是铁人都累坏了,再不歇歇人就要垮了。

宋将军找了块不算太潮湿的平地,铺上了一层枯枝,刘子进又将自己的大氅铺上,才小心翼翼将张五放躺下。然后便一屁股坐在旁边,两眼发直的出神……从昨晚到现在的遭遇实在太悲惨,换了谁都得一蹶不振。

顾小怜也仿效吴为,给王贤铺了个‘床,,扶着他缓缓趴下,然后检查他腚上的的伤口。不看不要紧,一看顾小怜就忍不住流下泪来,只见他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看上去比早晨严重十倍……那是伤口不断剧烈摩擦导致的啊

她实在没想到,王贤竟然如此坚韧,一路上不吭一声,还能坚持行走不掉队,官人的神经,是钢铁打造的么?殊不知一个男人的成熟,就是不断淬火锻炼的过程,昔日浮滑市侩的王二郎,经过了草原大漠的残酷锤炼后,已经有了一副钢筋铁骨

不过饶是钢筋铁骨,王贤这会儿也无以为继了,几乎是一沾铺就昏睡过去,他已是疲累欲死。

吴为看完了张五,又过来给王贤处理伤口,看到他屁股的惨状,也是心一抽。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医药箱,准备给王贤清洗伤口、上药缝合。

顾小怜在一旁给吴为打下手,任两人如何折腾,王贤竟然依旧酣睡不醒…

那边刘子进出完神,看到宋将军坐在一旁发呆,便踢他一脚道:“快找点柴来生火取暖”

“这,敌人不知会不会追上来,生火不合适吧?”宋将军小声道。

“嗯?”刘子进丹凤眼一凛,就要发飙,宋将军无奈,只好赶紧去找柴火。深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枯枝败叶,不过能当柴烧的于枝叶就太少了。宋将军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找来一堆柴火,掏出火折子想要点燃。那边王贤终于疼醒了,见状生气道:“生火于什么?被敌人发现了怎么办?”

“是,是他让我烧的……”宋将军指指刘子进,却见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躺在地上,继续怔怔发呆,根本不搭理他。

“我,我……”宋将军郁闷的把火折子一丢,受气小媳妇似的赌气道:“你们商量好了再说。”他也是堂堂白莲教长老,何时像现在这样仰人鼻息过?

“官人你醒了?”顾小怜惊喜的凑过去,给王贤喂水道。

“官,官人?”宋将军差点没被口水噎死,瞪大眼看着两人道:“你,你们,你是?”他虽然今天连遭打击,脑袋有点秀逗,但简单的人际关系还是能理清的…顾小怜原先是王贤的侍妾,官人这称呼,似乎她只能对王贤一个用吧?“莫非你就是王贤?”

“如假包换。”到了这一步,王贤也无需隐瞒身份,淡淡一笑道。

“这,这……”宋将军实在难以置信,堂堂朝廷钦差,居然敢只身犯险,深入到白莲教的老巢,还把圣女给拐走了,“莫非你疯了么?”

“也许吧。”王贤笑笑道:“只是不这样,怎么能有机会和宋钟,和刘子进坐下来面对面呢。”

那边刘子进果然坐了起来,目光复杂的望着王贤。

“大当家现在心情很乱,不适合谈话。”王贤朝他微笑道:“还是等咱们走出这鬼地方,再好好聊聊吧。”

“也好。”刘子进点点头道,他现在脑中确实一片空白,几乎丧失了思维能力。

“不过宋将军,咱们可以先简单谈谈。”王贤的目光转向宋钟道:“我有个问题不明白,还请不吝赐教。你既然是赵王派来的,那该和韦无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怎么非要跟着我们走呢?”

“这不明摆着的么……”宋钟无奈苦笑道:“韦无缺派这么多兵来,就是要把所有人都包了饺子,我也不是例外啊。”

“他为什么要连你一锅端?”王贤笑问道。

“那就是个疯子,我要是知道他想谋害大当家,我是万万不会同意此行的。”宋钟摇头叹气道:“其实我也不是赵王的人了,我跟着朱高燧混了好些年,却始终得不到重用,早就想要另起炉灶,这次投奔了通天将军,就跟那边断了联系。所以赵王现在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

“怕不是不清楚,而是不敢说吧。”王贤冷笑道:“我也不问你了,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跟刘将军好好说一下吧。”

“唉,是。”宋将军颓然点点头,这陡然发生的变故,让所有人的心都乱成一团,确实需要时间梳理。

王贤不再理发呆的两人,也不担心他俩会跑掉。他知道,现在就是拿棍子撵,都撵不走这两位了。对宋将军来说,跟着顾小怜,跟着自己,是他唯一的生路。而对于刘子进,不管怎样,有张五牵绊着也一样走不了。

吴为身上还有些炒面,全拿出来分给众人,连刘子进和宋钟也分到一些,就着冰凉的雪水吃下去,众人便和衣而睡。

顾小怜自然和王贤挤在一个铺上,和他紧紧挨着,互相用体温为对方御寒。夜里睡不着觉,顾小怜轻声问道:“官人,我们这是在哪?能走出去么?”

“谁知道。”王贤摇摇头,满眼都是参天大树,连个天空都看不到,若非吴为随身带着指北针,他都担心他们会不会一直在兜圈子。不过这种处境,对王贤和吴为来说,实在算的不什么,当初在瀚海戈壁,遇到的困难比现在大多了,不一样挺过来了么?

所以他语气坚定而自信道:“不过肯定能走出去,一定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