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四章 壁虎断尾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8    作者:三戒大师

对峙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刘子进便做出了让步,同时也轻蔑的一瞥道:“别以为老子啥都不懂,你这火铳得点着了引信才开火,就这功夫,足够老子杀你两回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王贤嘿然一笑道:“而且我还告诉你一点,我这有个大夫,不敢说多高明,但方圆百里之内,还没有医术比他更厉害的。”

“是么?”这句话让刘子进彻底不再废话,催他们赶紧跟自己上山,当然这次是请上去的。走到半道上,上去接应的弟兄,已经抬着张五下来了。

见到张五,刘子进松了口气,催促王贤道:“快让大夫给我兄弟看看。”王贤朝吴为点点头,吴为便走上前。

“不行”刘子进的手下不于了,纷纷阻拦道:“大哥,就是他打伤五哥的,不能让他再祸害五哥了”

“让开。”刘子进低喝一声道:“救老五要紧”手下只好闪开一条路,让吴为过去查看张五的伤情。张五头上吃了重重一棒,胸口又被奔马撞个正着,口鼻流血、昏迷不醒,样子十分悲惨。吴为给他号了脉,又翻了翻眼皮,便站直了身子。

“怎么样,我兄弟怎么样?”刘子进忙问道。

“死不了。”吴为道。

“你确定?”刘子进不信道。

“我下手时留了手,那一击并不致命,”吴为淡淡道:“倒是被马撞飞那一下有些麻烦,但好在他身子硬朗,年纪又轻,慢慢调养之下,应该会醒过来的。”

“谢天谢地,那就赶紧为我兄弟治啊”刘子进惊喜的抓住他的手道。

“这荒山野地,缺医少药的。”吴为却摇头道:“我只能先用丹药吊住他的命,等到了城里,再开几副汤药吃,才是正办。”

“大哥,”这时刘子进高处放风的兄弟,连滚带爬下来禀报道:“远处有数百人马,向咱们直扑过来了”

“对方的援兵到了。”立在一旁的王贤笑道。

“他妈的,阴魂不散”刘子进阴下脸道:“快给我兄弟服药,然后咱们赶紧离开这儿。”

“往哪去?”王贤笑问道。

“……”刘子进登时无语,是啊,往哪去?哪都有天罗地网在等着自己半晌才恨声道:“先给我兄弟抓药再说。”王贤笑笑,终于没有再说话。

众人便背起伤号,默默顺着山梁而去,他们的马都死了,上大道就是给人送菜的,只能走马不能行的山路,穿林海,走峭壁,方能有一线生机。不过刘子进的手下,有十分熟悉这一片地形的,带着他们翻山越岭,向最近的县城而去。

对他们极为不利的是,雪地行走,总会留下痕迹,敌人根本不虞跟丢了他们,而且对方还没有伤号拖累,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往往翻上一道山梁,就能看到山下敌兵追赶的身影。

刘子进他们一夜未睡,又经过一场激战,在如影随形的追兵追赶下,严重的疲劳不可避免的开始侵袭众人,刘子进的部下们步履渐渐沉重,急促的呼吸声从队首一直蔓延到队尾。所有人精神和体力上的消耗都极大,行军速度不可避免的放缓下来,而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了……

“大哥,必须得想辙了。”陪刘子进出山的另一个头领,也是他的结义兄弟老九,走到面黑如铁的大当家身旁,呼哧呼哧喘粗气道:“被追上是一定的了,而且弟兄们都累成狗了,待会儿就是给人家切菜啊”其实对方要是拼命追,早就追上了,只是为了保持战斗力,人家才徐徐逼近而已。

“那怎么办。”刘子进叹口气道:“咱们就这么点人,就是想分兵阻挡他们一下都不能。”

“不如问问他们,有没有办法。”老九看看走在队伍中间的王贤三个,双方虽然在共同敌人威胁下,暂时走到了一起,但是隔阂仍然很深,是以除了给张五看伤之外,没有任何交流。“兴许他们有办法也说不定。”

“嗯。”刘子进点点头道:“那你去问一下吧。”

“好。”老九应一声,便站在道旁,等王贤几个跟上来,他才出声道:“喂。”

“于啥?”王贤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方才吴为给他看过,他屁股在滑雪时遭到了重创,不仅棉裤磨透了气,腚上还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与腚沟相映成趣。条件有限,吴为只能给他上点药,然后用纱布包起来,等安顿下来再做处理。虽然腚上的血管较少,不至于失血过多,但每一步迈出,都会牵到伤处,带来一阵钻心的痛。若非吴为和顾小怜一左一右紧紧扶着,他早就掉队了。

“眼看要被追上了,你有没有个主意?”老九看王贤这矬样,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等都等了,也不差问一句了。

“当然有了。”王贤早就等他问这句了。心说你妹啊,还真能忍得住啊

“说说看。”老九有些狐疑道。

“壁虎知道么?”王贤道:“土话叫檐鳖虎子。”

“知道”老九一脸黑线道:“火烧眉毛,你能不卖关子么?”

“壁虎遇到天敌无法逃脱时,会断掉自己的尾巴。”王贤点点头道:“那尾巴脱离身体,依然活蹦乱跳,天敌往往被其吸引,身体则趁机逃走。”

“你的意思是?”老九皱眉道:“让我们留下几个人,吸引对方注意?”

“你是壁虎?人家是傻猫?”王贤给他个你白痴的眼神道:“我们只能倒过来,用大部队把敌人引走,让少数人逃脱。”

“你这算的什么账?”老九怒道。

“其实还是壁虎断尾,除非你们觉着,你们大当家的性命,跟你们一样不值钱。”王贤冷冷道:“那就当我白说。”

“你……”老九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半晌还是吐出长长一口浊气道:“我跟大当家商量一下。”

“最好不要。”王贤断然道:“通天将军义薄云天,如何能答应用兄弟们的性命,换自己苟活?”

“那你出的什么主意?”老九让王贤弄懵了,怎么说往东也是你,说往西也是你?

“你们不会把他绑起来么?”吴为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你……”老九狠狠盯着吴为,目光又移到山脚下,看见漫山遍野的追兵,终是马上转身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王贤叹口气道:“我是不是太冷血了。”

“不是。”顾小怜马上否定道:“官人这是冷静,这种时候感情用事,只能所有人一起死,按官人的法子,还能活下来几个人。孰对孰错,一目了然

“是,”吴为点点头,眼前却忽然浮现出一个英武的倩影来,不禁暗叹道:‘宝音姑娘,你有对手了。,“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感情用事要不得。”

三人说着话。那厢间,刘子进已经被老九偷袭成功,用绳子绑了,嘴巴还塞着布头,神情委顿的与张五一并架了过来。老九面无表情道:“前面下山的地方,有片林子,你们进去躲藏,我们来引来敌人。”说着狠声道:“照顾好我们五哥,不然我们化成厉鬼,也要索你们三个的命”

这汉子的豪气,让王贤三个有些无地自容。其实三人暗暗商量过,要是对方也让他们留下一两个怎么办?该如何才能让三人都脱身?然而人家根本没考虑让他们留下……半晌,王贤才重重点头道:“我保证把你们大当家和张五哥平安带出去。”

“嗯。”老九点点头道:“走吧。”

众人便默然无声的下山而去,半路上,宋将军突然窜到顾小怜身旁,低声下气道:“仙儿,你带我一起走吧,我向你保证,只要这次平安脱险,我就把你父母送到你身边。”

顾小怜却冷漠的看着他道:“你还骗我,我父母早就不在人世了……”

“你怎么……”宋将军一惊道:“知道的?”

“那天,你和韩天成说话的时候,被我听到的。”顾小怜冷冷道。

“我……”宋将军只好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道:“不错,他们确实早就死于瘟疫了,要是没有我,你也早就死在那一场了。是我养活你,把你拉扯大,教你琴棋书画……”

“别说了”顾小怜恨声道:“我不过是你求取富贵的工具罢了……”

“仙儿……”宋将军竟双膝一软,给她跪下了。

“行了,别废话了,替我背着他。”还是王贤说了声,把刘子进丢到宋将军怀里。

宋将军如获至宝……哦不,如蒙大赦,把刘子进紧紧搂在怀里,生怕他飞了一样。

于是吴为背着张五,宋将军背着刘子进,顾小怜扶着王贤,走到了队伍前头,下山拐过一片山林后,六人便不见了。而老九带着剩下的十几个弟兄,继续向前奔行

不一会儿,追兵循着足迹也来到山林边,毫不迟疑的循着大片足迹追了下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山林里藏着的六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