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三章 敌人的敌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7    作者:三戒大师

“让你一说,我也想尿了。”吴为笑着和王贤走到一旁,却没有解裤带,而是低声问道:“怎么?”方才口哨声,是预警的暗号。

“小怜听到,林子里有异响。”王贤已经对吴为讲过,顾小怜那超人的听

“怎么办?”吴为一惊。

“我还想问你呢。”王贤翻翻白眼,他对这里的地形又不熟,怎么拿主意

“问我的话……”吴为慎重的想一想道:“要想出去,就必须通过那片树林,所以要么折回去,要么杀出一条血路去。”

“还有第三个选择么?”王贤无奈道,打打杀杀什么的,他实在不太在行

吴为摇摇头。

“也许有的。”这时一旁的顾小怜开口道:“山上有人滑下来了,可以⊥他们狗咬狗。”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王贤大喜过望道,“我们赶紧躲起来,坐山观虎斗。”

“地上的脚印会出卖我们的。”吴为却给他泼冷水道。三行黑洞洞的脚印,在雪地上分外扎眼,就是夜里都看得清清楚楚。

“还真是不能高兴太早……”王贤不禁苦笑道。

那厢间,刘子进和宋将军等人,连滚带滑的从山坡上追下来。事实证明,这片山坡确实是绝佳的滑雪场地,刘子进的手下也大都完好,就是受伤的也无大碍。辨明了地上散乱的足迹,众人便跟着脚印追出去。由于报仇心切,他们的速度比王贤几个快不少,不一会儿就到了树林边。

望着黑黢黢的树林子,宋将军一阵腿软道:“大当家,当心有埋伏”

“有个屁埋伏。”刘子进哂笑一声道:“他们若是还有人手,定然会趁着我等昏睡时强攻了,何必要等我们都清醒了再动手?”

“大哥说得有道理。”众兄弟纷纷点头道:“宋长老被吓破胆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宋将军苦笑道。

“说出花也是个胆小鬼。”众人嘲讽他一阵,便循着三人的足迹进了树林。虽然说话间满不在乎,他们也还是握紧了兵刃,全身戒备。毕竟逢林莫入,的江湖古训丨那是用多少人的鲜血换来的。

进入树林,刘子进的手下便分散开,以树木为掩护,慢慢的向前推进。这是一片山西常见的槐树林,这年代随便一片树林,都是几百年的老林子,树木高大,枝杈密得能抄起手来,雪落在上头越积越厚,竟连成一床厚厚的白毯子,为树下挡住了落雪,是以#上是厚厚的枯枝败叶,积雪却不多……刘子进等人走在上头,不时发出咔嚓的树枝断裂声,还有积雪噗噗的落下,弄得他们一惊一乍,心弦都紧绷着。

忽然,众人听到有马匹喷鼻声,紧接着是不耐烦的踏蹄声,登时心下大喜,这下可有目标了。谨慎起见,刘子进示意两个兄弟摸过去看看,两人不一会儿就去而复返,禀报说,只看到三匹马被拴在林子里,并没有人影。

“是么?”刘子进眉头紧锁,一双鹰一样的眼睛,在黑黢黢的树林中巡梭,突然取下背后铁弓,抽出一支铁翎长箭,扬手射了出去。只听一声惨叫,一个黑衣蒙面人,便从丈许外的树上跌落下来。

见行踪暴露,林中埋伏的敌人纷纷叩响了扳机,砰砰的弓弦声处,一只只弩箭从树林深处射了过来,刘子进的手下尽管早有准备,还是有人中箭倒下。不过大多数人,都找好了掩护,拿出手弩反击手弩是大明朝精锐部队才装备的兵器,虽然射程无法与劲弩相比,但胜在小巧轻便,易于隐藏,杀伤力也还过得去。

至少在这树林里,这种近距离射击,再没有比手弩更合适的了。这种稀罕玩意儿,等闲地方军队都没有,这两边却竟然人手一把但说实在的,在这黑夜的树林里,根本看不清敌人的方位,这种对射纯属浪费箭支……除非像开始那个倒霉蛋,就藏在他们一丈之外……

刘子进射了两箭,就对这种无意义的对射失去兴趣,反身坐在树于后,愣愣的出神——自己的判断怎么又错了?对方竟然在山下还埋伏了精锐射手?这究竟唱得哪一出啊?为何不在庙里动手,却要选在这里?

坏了,,他突然意识到,留在山上的张五,可能会有危险,忙低声下令道:“先撤回山上去接了五弟再做计较”手下一愣怔,但还是很快悄然后撤,刘子进却气沉丹田,中气十足的对林子里沉声道:“对面可是朝廷钦差的贵属,广灵刘子进请现身一晤”

不说这句还好,一说这句,所有弓箭全朝他招呼过来‘笃笃笃笃,,将他藏身的大树射得哗哗落雪。而且一直不肯现身的对手,竟在一声鸣镝之后,纷纷从树上跳下来,持着刀剑向他杀过来。

‘晕,怎么又判断错了……,刘子进险些吐血,他之前觉着,既然对方之前费尽心机,想要活捉自己,那么自己喊这一嗓子,对方肯定会停下射击。谁成想这一下,竟然捅了马蜂窝了

好在他的手下见状,赶忙停止后撤,朝敌人射箭,掩护大当家退回来。那些黑衣人却根本不在乎死伤,一味向刘子进他们冲了过来。黑衣人人数占优,被射倒十几个后,依然有三十多人冲到树林边。

这个距离,已经不够刘子进的手下再上弦,他们纷纷丢掉弩弓,抽出兵刃,和杀过来的敌人展开了白刃战

喊杀声中,双方便在林边雪地上以命相搏,厮杀极为激烈。刘子进的手下武功高强些,但是人数上次吃亏太多。幸亏黑衣人的目标,始终在刘子进身上,而刘子进武艺超绝,手持双刀剑、面对七八个敌人围攻,依然所向披靡,才稳住了阵脚。

但刘子进心里却焦躁无比,因为他已经发现,这群黑衣蒙面人在缠住自己后,便一下没了之前悍不畏死的勇猛,只是仗着人数优势在死缠烂打,似乎并不急于发力。究其原因,恐怕是在等待支援

一旦对方的援兵杀到,自己可就无力回天了。

正焦躁无奈之际,刘子进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名黑衣人应声倒下。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又一名黑衣人倒下,同时几个声音大喊道:“大龙头,弟兄们来助你杀出重围”

刘子进的手下登时士气大振,黑衣人却一下慌了神,他们原先只消对付正面之敌,现在一下腹背受敌,焉能支撑得住?虽然也能听出身后的人不多,但就这样打黑枪,他们就受不了。勉强分出几个人手来应付,但对方却藏在茂密的树林里,一时哪能找到?

然而他们在雪地里一身黑衣,要多醒目有多醒目,这时枪声再响,又一个黑衣人倒下了黑衣人不禁军心大乱,刘子进等人焉能错过这一千载难逢之机,豁出命去一阵猛冲猛打,竟将黑衣人冲得阵型大乱。刘子进一下如出笼猛虎,金刀之下,无一合之敌,银剑刺出,必要沾血而回。连宋将军也拼了老命,一双铁鞭挥舞,不知砸断了多少兵刃。

前有虎后有狼,黑衣人终于支撑不住,丢下十几条人命,纷纷转身往树林深处逃窜。刘子进等人紧紧追了上去,一直追出树林,追上大道,见对方骑马跑得无影无踪,才恨恨的收住脚步。

收起刀剑,胡乱包扎一下伤口,刘子进沉声吩咐道:“你们赶紧回破庙去接老五。”手下兄弟问道:“大哥呢?”

“我要会会方才的朋友,人家仗义相助,咱们总不能招呼不打就走吧。”刘子进笑笑,放大声音对林子里笑道:“朋友,还不现身一见么”

“现身没问题,就怕大当家要我的狗命。”回答他的,是一把清朗的笑声。话音未落,王贤在顾小怜和吴为的陪伴下,从林中慢悠悠走了出来。

“就知道是你们”其实听到两声枪响,宋将军就猜到是这几个人了,不禁分外眼红道:“呸,贱人,你害的我好惨”

刘子进的手下也咬牙切齿,纷纷拔出刀,要把三个人剁了。

“通天将军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么?”王贤却满不在乎的笑道。他知道刘子进不会伤害自己,因为之前对方喊出差大人的贵属,,他就明白这家伙估计猜出些什么了。

果然,刘子进按住了急欲上前的手下,冷声道:“什么救命恩人”他一指顾小怜,恨声道:“不是为了陪你去太原,我怎会离开广灵”又一指王贤:“不是你下药,我们又怎会昏迷”再狠狠的指向吴为道:“不是你那一下,我五弟会生死未卜?”

这话足以⊥三人无言以对,但这仨人多厚的脸皮啊,王贤呵呵一笑道:“敌人援兵将到,大当家不如先去把留在庙里的兄弟接上,再来和我理论。”

“先把他们绑起来”刘子进闷哼一声,显然被王贤说中了担心。

“想都别想。”王贤举起两把短铳,指向刘子进道:“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