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零章 张五哥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5    作者:三戒大师

当然说人家狡猾,是站在王贤的立场上。客观来讲,人家这叫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几个对自己够狠的男人,战胜了蒙汗药,立在对门口,虎视眈眈等着他们现身。得亏顾小怜听力惊人,能透过呼啸的西北风,听到对面的异动,否则这样一头撞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五六条汉子,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王贤估计自己一个都打不过,何况还有顾小怜这个累赘,出去就是死路一条。王贤看看顾小怜,示意她脱掉宝甲,继续躺下装晕,在不能力敌的情况下,这不失为一个活命的办法。

哪知她满脸坚决的摇摇头,反而亮出一柄护手刃,一副跟王贤同生共死的架势。

王贤大怒,低声喝斥道:“不要任性”

“奴家的功夫,也许比官人还强一点点。”顾小怜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生死之际,却能笑靥如花道:“我们并肩杀出去,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呸呸,老子还不想死。”王贤看看顾小怜纤细的手臂,对她会武功这事儿持怀疑态度,“怎么以前没见你动过手?”

“不会武功官人还见疑呢,”顾小怜幽怨道:“要是再让官人知道,还不立刻把奴家扫地出门。”

“咳咳……”王贤只能选择相信她,“那我们就搏一把”顿一下沉声道:“对方人多势众,我们无法力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投鼠忌器。”

“官人,我们不是老鼠。”顾小怜小声抗议道。

“不,你得当一次老鼠。”王贤低声道出一个冒险的计划,顾小怜听得美目异彩涟涟,使劲点头道:“官人,我们这是要同生共死了么?”

看她竟有些期待的神情,王贤无奈的瞪一眼,这个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少女,沉声道:“生或死,只有一次机会但我还没领教姑娘的……那个秘术呢…

顾小怜俏脸一红,刚要回应他,却面色一沉道:“大殿里有异动。”

王贤心中一动,又听她报警道:“他们也过来了”

“不能让他们过来”王贤心念电转,不管自己猜得对不对,都不能让局面彻底陷入被动。他低喝一声:“开始吧”

顾小怜便应声晕倒在王贤的臂弯里,王贤一手将她挟在身前,一手拿过了顾小怜的护手刃,抵在她脖子上,同时一脚踢开半掩的大门,朝外面大喝道:“都站住,不然我杀了她”

外面悄悄逼近的几条大汉,看见圣女在昏迷中被挟持,登时愣住了,回头看向他们的张五哥。

张五那张阴沉的脸,也愈加阴沉下来,沉声道:“先把大哥架回来”那刘子进在东偏殿门口睡倒后,手下便把他往西配殿送,两边殿门相距十丈左右,结果送他的人也睡倒在半路上,正好把刘子进撂倒在院中央,这会儿雪越下越大,都要把通天将军盖成个雪人了。要是再不救回来,非得冻死不可。

“不许动”王贤暴喝一声,高高举起护手刃,一刀狠狠的插向顾小怜的脖子。眼看她就要香消玉殒,张五哥终于低声喝道:“停”其实圣女不圣女的,他根本不在乎,但他大哥刘子进在乎呀。对一个可能成为大嫂的女人,他不能不有所顾忌。

张五的手下站住脚,王贤又嘶声叫道:“退回去,退回西配殿,不然我杀了她,杀了她”利刃胡乱挥动,显示主人已经歇斯底里了。

“退回来先。”张五哥让部下退后几步,他则缓缓上前,步履沉着道:“朋友,这次我们着了你的道,你做得漂亮。”说着话锋一转,冷冷道:“不过既然没放翻了我们,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王贤阴沉着脸,一声不吭,似乎认同了他的说法,张五便笑笑道:“我们做个交易,我放你离开,你放了我们圣女。”

“不可能,”王贤见大殿迟迟没有动静,心下不禁暗暗焦急,难道自己猜错了?还是方才小怜听错了?但事已至此,他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你们这么多人,追杀我怎么办?”

“我保证……”张五道。

“要是保证有用,还要官府于什么?”王贤怒道:“把大门给我打开,给我准备一匹马,让这女的跟我走,你们都不许追上来,等明日到最近的镇子接她”

见对方丝毫没有提他们大哥,张五心说,看来这是个被姓宋的挟持的小子,跟我们大当家没关系。心念电转,他决定一切以大当家的安危为重,先让这小子离开再说。

他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说着声音一寒道:“但你既然知道我们是圣教的人,就该知道圣女在教中的地位,你若敢动圣女一根汗毛,全天下的白莲教徒,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挫骨扬灰的”

王贤冷冷哼了一声,没有回话,张五挥挥手道:“开门牵马”

便有手下去打开大门,又有人去大殿牵马,王贤无比紧张的望着正殿,他就是要看看,大殿里到底有没有人

那去牵马的人刚走到殿门口,突然只听一声长嘶,一匹大红马闪电般窜出来,那人猝不及防,轰然便被撞飞出去……紧接着,各色马匹蜂拥窜了出来,咴咴惨叫着,朝庙门口狂奔出去,就像后面有狼群在撵一样。

“快救大哥”见大红马带着马群,朝躺在地上的刘子进几人践踏而去,张五一声惊呼,奋不顾身朝睡在院中的刘子进扑去。他的功夫极高,身如闪电般抢在马群之前,便落到了刘子进身边,探手要把他捞起来,却见大红马背上,竟藏了一人,手持一根长棍,兜头朝他砸下来。

以张五的伸手,自然避得过去这一棍,却非得把刘子进折了。好个张五、义薄云天,不避不闪,捞起刘子进便投掷回去,自己则结结实实被一棍砸在头顶,登时眼前一黑,身体还没倒下,就让马匹横着撞飞。

与此同时,王贤和他怀里的顾小怜也动了,两人倒想抢上刘子进,可那悍勇的张五哥,以命换命,把通天将军丢到西配殿前。眼看没了指望,两人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各自抓住一匹马,翻身跃上马背,转眼便冲出庙门,扬长而去

看那顾小怜上马的优美身姿,果然功夫还在王贤之上……不过话说回来,王贤这种半道出家的三脚猫,但凡正经练过功夫的,他就比不了。

刘子进的手下目眦欲裂,留下两个照看大当家和张五哥,其余六条汉子红着眼紧追出来,只见马群窜出庙门,外头不远就是峭壁,马群冲势太猛,立足不住,竟纷纷惨叫着滚翻山崖。

汉子们望着风雪弥漫的夜空,一时间面面相觑,没有了主意,只好先返回庙里,查看刘子进和张五哥的情况。

方才那狠狠一摔,刘子进已然醒了,正看着满头满嘴都是血的张五哥发愣,他感觉自己做了个很冷很冷的梦,梦惊醒时,自己的手足兄弟就成了这样子

“大哥,快醒醒”手下们一边救治昏迷中的张五哥,一边用雪使劲搓刘子进的手脚,好半天,刘子进长长呼舒口气,双目恢复了神光道:“这是怎的了?”

手下忙将方才的事情,简单讲给他听,待听到圣女被劫持,他惊叫一声,但听到张五哥牺牲自个救自己了,他却撕心裂肺惨叫一声,再也顾不得美人,扑过去趴在张五哥身边,涕泪横流道:“老五,是我害了你啊……”

“另外大哥,那宋仙儿怕是个敌人一伙的,”手下又迟疑着,告诉他一个噩耗道:“兄弟们分明看见她,跳上马一起跑掉了”

“什么?”刘子进如遭雷击,双目喷火的盯着那手下,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宋仙儿也一起逃走了,”那手下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竟迎着他吃人的目光,大声道:“大哥,醒醒吧,我们被骗了……”话音未落,便被刘子进一脚踹了出去。众手下畏惧的望着通天将军,只见他那张大红脸,一时青一时黑,额头青筋也突突直跳。但刘子进没有再伤人,而是在镇定下来后,颓然道:“老九,对不住,哥哥混蛋了”说着便举起手掌,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向自己。他打得极重,两下就见了鼻血……

那老九忙和众人把他架住,哭道:“大哥,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要给五哥报仇啊”

“对,报仇,报仇”刘子进仿佛一下抓到救命稻草,浑身重新注满了力气,暴喝一声道:“把姓宋的给我弄起来”

下一刻,好容易解决失眠难题的宋将军,便被扒光了衣服,扔到雪地里。

“哎呦,好痛好冷……”宋将军又痛又冷,分不清是痛多一些,还是冷多一些,但立马就醒了。说完发现自己身上光溜溜,赶忙捂住要害,朝围着自己的一群壮汉惊叫道:“你们要于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