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九章 心有灵犀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5    作者:三戒大师

永乐十二年的冬天,大明朝的北方一直不停的下雪,从山东河南到山西陕西,处处冷得出奇,一片银装素裹。尤其是山西地里,自打入了冬月,这雪就更是没停过,时而零零散散飘着细碎的雪花,时而又是滚滚团团漫天洒落的大片鹅毛,把个三晋之地都装扮成了浑然一体的雪原。

哪怕是间或晴天,天地间也是奇寒无比,日头惨白惨白,让人根本感觉不到暖和,是以山西地里的老百姓,一个个都躲在屋里猫冬,十里八乡看不着几个活人。可就是在这天寒地冻、风雪弥漫的时刻,却有一支马队沿着冰雪覆盖的山路,艰难的跋涉着,这正是往太原去的王贤一行人。

当然,在这群人里,王贤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中心人物是那骑着高头大马的通天将军刘子进,还有坐在小轿里的白莲圣女宋仙儿。此行正是因为宋仙儿,执意要去太原拜祭故人而起,起先众人还不觉着如何,然而上路之后跋涉如此艰难,众人不禁都生出怨言,背地里埋怨起圣女不懂事,害大家吃这些苦头。只是有那通天将军压着,才没人敢明着说什么。

其实刘子进执意去太原,讨好圣女只是一方面,他真正的目地,还是要去亲自见见太原城的贵人,想知道他们对自己和白莲义军,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一点,他身边的生死兄弟张五最清楚。所以张五也从不说圣女什么,因为他知道,就算圣女不去太原,大哥也要走一趟的。

有这两位大人物领着,队伍才能一直坚持下去,以一天三五十里的速度,向太原缓慢进发。今日已经是出发第六天了,眼看着天色将黑,头等大事是找地方住宿……虽然有路引、文书,但谨慎使然,他们尽量不和生人打照面,一般都是在野地里宿营。今日运气不错,探路的手下回报说,前面发现一个废弃的破庙,可供住宿。

有个遮风挡雨之处,总比幕天席地强多了,张五一声令下,队伍便移动过去,转过一个山头,便看到那庙坐落在最高的一座山头上,爬上去一看,庙里香火早断了,没一个人影,不过屋宇还算完好,足以遮风挡雪。

里外检查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张五便下令将三间殿收拾于净,他和刘子进等人住西配殿,圣女和宋将军的人住东配殿,至于最大的正殿,便留给马匹过夜。

手下都是走惯了江湖的,得令便分头忙活起来。不一会儿,两间配殿便收拾出来,漏风的门窗被用毡子堵好,庙里的家具被劈成木柴,分成两份,在东西配殿各自点起火来。

火堆给快要冻僵了的众人带来温暖,宋将军的手下开始张罗起晚饭来。宋将军是个好享受之人,之前条件所限,啃了几天于粮,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这回儿条件稍微好点,竟让手下和起面来,又将冻成石头的熟牛肉切成片,放在锅里煮成汤,准备整一锅牛肉刀削面出来。

“哈哈,宋叔还真是会享受。”刘子进大笑着走进来道:“在对门就闻到香味了。”

“还能少得了贤侄一份?”宋将军陪着笑道。王贤在一旁蹲着烧火,听了一阵恶寒道,两人还不一定谁比谁大呢……又听宋将军笑道:“贤侄是来找仙儿的吧,快过去吧。”

“呵呵,是啊。”刘子进便进殿里,朝坐在火堆边的美人走去。顾小怜本来在静静的看着王贤烧火,觉着他的臀部曲线真是完美呢。兀然一个大红脸闯入视线,让她没法欣赏官人的屁股,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刘子进却不以为意,腆着脸嘘寒问暖,顾小怜勉强应付他几句,又听他闷声道:“也不知为什么,这阵子总是觉着很难过。后来才想明白,原来是妹子难过,我也跟着伤心。”

顾小怜无奈的翻翻白眼,勉强笑笑道:“那太罪过了,您还是让我自个伤心吧。”

“不成,那么行,咱们要同悲喜,共患难。”刘子进大摇其头道。“妹子整天宣讲的教义上,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呵呵……”顾小怜无力的笑笑道:“那随便好了。”说着连连给王贤递眼色,让他想办法救驾,看着自己的小妞被调戏,王贤自然百般不爽,这时面条下出来,他赶紧把第一碗就端给刘子进,堵上这货的嘴。

刘子进接过来,递到顾小怜面前,殷勤道:“妹子快吃吧。”

“我不饿,刘大哥先吃吧。”顾小怜摇摇头,刘子进是个实诚人,正好也感觉很饿,便不再推让,接过筷子夹起面条,呼噜呼噜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的赞道:“好次,真好次……”

“好吃就多吃点。”王贤笑嘻嘻的朝顾小怜递个眼色,顾小怜竟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阵激动道,莫非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便吩咐宋将军道:“多下点面条,给张五哥他们也送过去些。”

“好吧。”宋将军有些心疼,毕竟出门在外,带的物资有限,不过想想也快到太原了,还在乎那点面粉么?便让人把预备明早吃的刀削面,一股脑都下出来,端到西配殿给张五等人吃。张五他们这些天,都是吃烤于粮、烤肉于,早就让碗刀削面馋坏了。道一声谢,便围着大锅抢开了,不一会儿就把满满一锅刀削面,吃得连汤都不剩了。

王贤也分了一碗,但假装吃了几口,就趁人不注意,都倒给边上人了。边上人本来只得了点面汤喝,现在突然有面条吃了,自然高兴坏了,哪会去问你为啥不吃。

这时候,吃面最早的通天将军刘子进,已经是眼皮打架、倦意汹涌,强撑着朝顾小怜告辞道:“妹子,我困觉去了……”便晃晃悠悠站起来,歪歪扭扭往外走,谁知却被门槛一绊,摔了个狗啃屎。

众人赶忙过去扶他,却听通天将军已是鼾声大作,竟然睡死过去了。

“年轻就是好啊,”宋将军羡慕道:“哪像我们上了年纪的,想睡都睡不着……”说完却一个哈欠接一个,困得眼泪直流。他毕竟是老江湖了,登时意识到不对,腾地站起来,叫道:“蒙汗药……”说着想去找王贤,还没来得及看到人,就眼前一花,噗通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躲在他身后的王贤,也噗通一声睡倒在地上,好巧不巧,脑袋还枕着宋将军柔软的肚子,比枕头可舒服多了。紧接着,一片惊慌声中,两个配殿里像下饺子一样,人一个接一个的摔倒在地,酣睡不醒,连压根没吃面的圣女也不例外……

破庙里安静下来,只有此起彼伏的鼾声,如蛙鸣一片。过了好长一会儿,王贤扶着脑袋坐了起来,姓宋的肚子起起伏伏,弄得他有些落枕,先朝顾小怜看去,见她蜷在火堆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看向自己。

王贤会心笑了,走过去把顾小怜拉起来,搂在怀里,狠狠亲了两口……这阵子老看人家勾搭自己媳妇,实在火大啊

“官人,我们这算不算很有默契?”顾小怜看着满地挺尸,得意的嘴角直翘。其实蒙汗药来自顾小怜,而不是王贤。王贤当初上山时,被人搜走了所有东西,连贴身的宝甲都没幸免,更别说瓶瓶罐罐了。不过顾小怜也是下药的行家,当初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迷倒了周勇的手下,用的就是赵王府秘制的顶级蒙汗药,无色无味,见效奇快。当王贤提出,要她故技重施时,她便给了王贤一瓶,约定两人伺机行事,谁的机会好,就由谁下手……

“那当然,”王贤竖起大拇指道:“简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奴家想得也是这一句呢”顾小怜雀跃起来,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

“好了好了,先离开这鬼地方。”王贤捏一把她的小手道:“小怜,你可得撑得住”

“奴家没有官人想得那么娇弱。”顾小怜笑道。

“嗯。”王贤点点头,从宋将军身上,扒下自己的双层宝甲,给顾小怜套上一件,自己也套上一件,又找到自己被没收的火枪,将弹丸押上膛,揣在怀里。这才对提着个行囊顾小怜道:“走吧。”

却见顾小怜面色突变,一脸震惊的指了指对面。王贤知道她六识敏锐,也是心中一紧,蹑手蹑脚摸到门边,透过门缝一看——只见对面东配殿门口,立着几条目光凶狠的汉子……竟然是张五和他的几个兄弟

王贤也是一脸震惊,他明明看着他们吃了面啊但当他的目光,移到张五的左手时,就什么都明白了……那手用粗布胡乱包着,布上还渗出鲜红的血,而在之前他并没有这处伤。

很显然,张五几个因为最晚吃面,听到东配殿有人喊‘蒙汗药,,就知道着了道。为了保持清醒,他们不惜自残,终于用十指连心的痛彻,抵住了药劲儿。却又狡猾的没有马上起来,等着下药的人自己蹦出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