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八章 刘公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4    作者:三戒大师

“不可能,真的察觉到什么,刘子进不去就是了。”平天将军摇头道:“我看应该是他担心有人夺权,有备无患而已。”

“嗯,应该是这样。”韦无缺想想,确实没有走漏风声的可能,冷笑道:“他活着没人能夺他权,那死了呢?”

“当然是我接班了,”平天将军自傲的说一句,突然瞥见韦无缺面色微寒,心中一凛,忙补充道:“然后自然交给少主。”

“这么芝麻绿豆大点的地方,我才没兴趣出头露面呢。”韦无缺神色终于缓和下来道:“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咱们好生于一番事业出来,才是正办。”

“辅佐少主成事,是老奴毕生的心愿,”平天将军肃容道:“只是少主真的认为,这广灵县是成事之地?”

“我自有算计。”韦无缺淡淡道:“有人喜欢在天元落子,我却喜欢先占边角,怎么落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赢棋。”他并不打算说太细,淡淡道:“先把广灵县拿到手再说。”

“是。”平天将军应一声,又有些担心道:“少主,晋王那边不会把事情搞砸了吧?”

“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儿。”韦无缺冷冷摇头道:“朱济演要是想让刘子进落到朝廷手里,他只管搞砸了就是。”

“也是,我们没必要替他操心。”平天将军笑道:“还是多想想等消息传来,怎么把局势控制好吧。”

“就是这个理。”韦无缺沉着的点下头,但其实他心里,并不像表现的那样笃定……尽管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但那网里有个人叫王贤,是个总能创造奇迹的混蛋但愿这次,他不会再走狗屎运

‘阿嚏……,王贤平白打了个喷嚏,暗道,不知谁在骂老子。定定神,对出现在自己屋里的白衣剑客道:“我说闲云少爷,你夜闯圣女峰,应该穿黑色的夜行衣,而不是一身扎眼的白色。”

“以本少爷的轻功,穿什么颜色都一样。”闲云冷笑道:“可惜我这么好的轻功,整天就用来给你跑腿了。”

“我知道往日那是大材小用了。”王贤笑道:“不过这回,绝对是大才大用”

“说吧,让我于什么?”闲云这才有些期待道。

“给我送几封信。”王贤笑道。

“还是跑腿……”闲云一下泄了气。

“这几封信,关系到我们几个的性命,还有山西的大局,乃至大明的国本,你说是不是大材小用?”王贤淡淡道。

“不是。”闲云这才满意的摇摇头道:“我和吴小胖已经离开韦无缺那里了,送信这事儿,我一个人就行,他在暗中跟着你。”

“他一个人有个屁用?”王贤叹口气,没想到那宋将军居然把自己弄到玉女峰上,跟闲云和吴为分开,又落在他们手里,自己的安全哪里还有保证。

“你要是担心,我可以带你下山。”闲云少爷优越感满满道:“虽然你很重,但本少爷的轻功够好。”

“这话虚情假意,我要是跑了,刘子进还会出他的乌龟壳么?”王贤笑骂一声道:“对了,那韦无缺……”

“吴小胖给他留了一瓶‘解药,,足够他吃上半个月的。”闲云笑道:“这小胖子,蔫坏蔫坏的。”他深深看王贤一眼道:“我走了,你千万小心。”说完不待王贤回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家伙,不去当采花大盗,简直可惜了。”对闲云少爷的高超身手,王贤只能羡慕嫉妒恨了。

和衣在床上躺了两个时辰,就听外头开始有动静,过一会儿有白衣卫士进来,将王贤带去那宋将军那里。宋将军正在吃早饭,这老货讲究的很,光小菜就十几种,还有七八罐粥,王贤以为他吃不了要自己陪吃呢,谁知人家根本没有让他坐的意思。把他晾在一旁,宋将军端着粥碗,慢条斯理吃着饭,直到吃饱喝足,才端起茶盅漱漱口,又拿起白巾擦擦嘴,这才开口道:“马上就要出发了。”

“是。”王贤心说,你妹的,连剩饭都不给我吃……

“我心里头有些不踏实,”宋将军抬起眼皮,冷冷的盯着王贤道:“问你最后一遍,那王贤真的已经死了?”

“我走的时候,只剩一口气了,大夫已经让准备后事了。”王贤心说呸呸真晦气,“这会儿,肯定已经死透了。”

“他要是没死透,你就死透了。”宋将军阴声道:“一路上,你不许离开我的视线,离开一次我砍掉你一根指头。”

“啊,睡觉也不行么?”

“你跟我一起睡。”宋将军冷冷道。

“那屙屎呢?”王贤苦着脸道。

“去一次,砍一根指头,你手脚二十根也足够了。”宋将军嘿嘿一笑道:“但愿你路上别跑肚子。”

王贤心里大骂,但哪敢吭声。宋将军站起身道:“我去见圣女,你们赶紧吃饭吧。”这话是对他的随从侍卫说的,在宋将军眼里,能吃到自己的剩饭,对他们也是种赏赐。某些人还得不到这种赏赐呢,他瞥王贤一眼,王贤只好跟着他出了门……

此时外头天光微亮,王贤跟着宋将军出了跨院,来到正院后堂,隔着珠帘拜见圣女。珠帘后的圣女也在吃早饭,毕竟圣女也不是神仙,得食人间烟火……顾小怜本来端坐在那里,仪态悠然的享用早餐,但一看见王贤跪在外头,一下差点没噎着,赶忙拿起白帕,吐出口中的食物,有些局促的站起身道:“赶紧起来吧。”

宋将军心说,圣女今天对我好恭敬啊,哪知道人家是因为他身后的那家伙。两人站起身来,圣女请坐,自然没有王贤坐的份儿。顾小怜没法开口让他也坐,便也隔着帘子陪他站着,却把宋将军高兴坏了,心说她终于把我当成爹了……毕竟日后她嫁给通天将军,要是老说自己的坏话,那样实在是不妙。

人敬我一尺,我至少还五寸,宋将军也客气的向圣女禀报了一切准备妥当,他们将扮成一队从口外回来的行商,通天将军他们都是山西人,也大都有过走西口的经历,手里又有大把的路引,还有晋王府开的凭证,应该能保证一路上的安全。

又对圣女道:“为了掩护身份,我们扮成一对父女,请圣女换上寻常女子的衣裙,戴好幂罗,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圣女点点头,表示一切听凭安排,王贤便跟着宋将军离开,天光刚刚大亮,两个换穿棉袄的轿夫,抬着一抬女轿从后堂出来,早等在那里的宋将军便下令道:“启程”

一行二十人,抬着小轿子,从玉女峰下来,到了山门处,便见十几条汉子,牵着马等在那里。一见到他们下来,为首的男子马上凑上来,哈哈大笑道:“宋老伯,贤妹何在?”

王贤看这家伙身材高大,红脸膛、丹凤眼,眉毛乌亮乌亮,顿时觉着眼熟。不过人家连看他一眼都没看,目光全盯在那顶小轿上,这时轿帘掀开,露出一张头戴明珠、薄施粉黛,愈加倾城之色的绝美面庞来,朝着那大汉点点头,柔声道:“给刘大哥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大汉骨头酥了一半,双手直搓道:“能陪着妹子出门,是大哥的福分,就是天涯海角也去得。”

“有劳刘大哥了……”顾小怜说一声,便放下了帘子。

“我说错话了么?”大汉愣愣的望着宋将军。

“唉,人家是去拜祭的……”宋将军无奈道:“贤侄是否应该,稍稍表现出点感同身受来?”

“可我就是高兴。”大汉挠挠头道:“好,下次见她,俺先想想俺死去的爹娘。”

‘噗……,王贤终于绷不住,险些笑出来。

“这是谁?”大汉有些恼火,但见王贤紧跟在宋将军腚后头,也不好发作

“不是什么人,向导而已。”宋将军冷声道:“还不跟刘将军道歉?”

王贤赶忙赔了不是,那大汉才挥挥手道:“算了算了,出发吧。”便接过马缰,翻身上了一匹大红马,他的手下也纷纷上马赶车,走在前头。

“这就是通天将军,下次再敢造次,我可不救你了。”待那些人走远了,宋将军冷冷道:“你刚才笑什么?”

王贤笑嘻嘻道:“我觉着他长得好像一个人。”就看刘子进在小怜面前的怂样,他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谁?”

“关公。”王贤一摸嘴巴道:“要是再有一口长胡子,上台都不用化妆。

‘扑哧,这一声笑,却是从轿子里传出来的,顾小怜六识敏锐,虽然王贤声音很小,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心里暗赞道,官人好有趣,好勇敢,这时候都能谈笑风生呢。

宋将军正好想跟圣女搞好关系,见他竟能把圣女逗笑,也没有再呵斥,竟也淡淡道:“其实他本来是有一部美髯的,为了陪圣女下山,才剪成短须的。

“也是,不然太扎眼。”王贤点点头,想象一下,要是长得跟关公再世的话,还不路人纷纷侧目?不一会儿就把官府招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