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七章 临行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3    作者:三戒大师

“谁稀罕当这个圣女啊……”顾小怜使劲摇头道:“我可不想整天像个木偶似的,被抬着到处给人看”

“那信众呢?”王贤轻声道:“你也不在乎么?”

“……”顾小怜沉默了,她可以不在乎圣女的身份,不在乎什么宋将军,不在乎什么刘子进,却不能不在乎那些淳朴的信众。那都是些可怜的人啊,他们是那么虔诚的信奉着她,盼望她能保佑他们,把自己看成他们的救命稻草。虽然她知道换了别人当圣女,他们也会一样的虔诚,但问题是,这个劳什子圣女现在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官人是想让我留在广灵县么?”顾小怜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让你留在火坑里?”王贤轻声道:“我的意思是,你还不能放下圣女的身份,为了那些信众,你得担当起这份责任来。”

“官人……要我怎么做……”顾小怜颤声问道,心情显然起了变化。

“别害怕,一切有我呢,你只要乖乖听话就好,”王贤温声道:“离开广灵之前,你应该还会讲一次经吧?”

“嗯。”顾小怜点点头,轻轻应一声,她着实被人利用怕了,生怕王贤也是在利用她。

“相信我,”王贤敏锐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声音深沉道:“我是对得起你的信任的人……”

“嗯。”顾小怜又应一声,但这次声音明显响亮许多,面上也挂起明媚的笑容道:“官人有何吩咐,奴家听着就是。”心说被他骗了又何妨?只是那样这世上,就真没有可留恋的了……

“不用别的,你到时候加三句话就行。”王贤显然早有定计,缓缓道:“一是,我有难,要远行,尔等好自为之。二是,通天将军乃佛祖下旨领导你们的,任何人不能取而代之。第三句是,若我归来之时,便是尔等超脱苦海之日

顾小怜点点头,表示记下了,但她搞不懂王贤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她也不想问究竟,她只想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这个人,哪怕因此遍体鳞伤,也愿意傻傻的付出一次……

两人刚说完正事儿,顾小怜秀眉微蹙,低声道:“有人来了。”王贤便支楞着耳朵听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听到有脚步声,接着是侍女低声轻唤:“圣女,圣女……”

“什么事?”顾小怜在王贤唇上蜻蜓点水一下,便快速闪到珠帘后,恢复了高贵冷漠的语调道。

“奴婢出去已经大半个时辰了,没听到里面有动静,放心不下过来问问。”侍女忙解释道。

“我已经问完了。”顾小怜缓缓道:“他很是配合,把他带下去,好生伺候,不要为难。”

“是。”侍女们应一声,把王贤从柱子上解下来,偷偷打量着这家伙,见他全须全尾,面色红润,似乎比进来的时候气色更好了呢。

“本座为他加持了圣法,养得白胖一点,本座自有用处……”帘子后面的圣女忙解释道。

侍女们不敢废话,把王贤押下去,单独关在个屋子里,拿了酒饭给他吃,还给他端了个炭盆取暖,王贤也真是饿了,把一大碗面条吃光,便躺在炕上大睁着眼沉思起来……和顾小怜的一番谈话,仿佛拨开迷雾,让他第一次将山西这个局,乃至朝堂这个局,看出了端倪

结合从前了解到的情况,山西刘子进在此时此地造反,显然不是偶然,而是一场针对太子的阴谋。刘子进造反之所以声势浩大,固然有永乐皇帝对百姓盘剥甚重的因素,但绝对离不开山西方面的纵容,乃至财力物力上的支持。之前王贤就觉着,山西文武这样做,纯属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哪怕是要补各自官库的亏空,用得着如此大动于戈么?

如果说地方文武是被胁迫,或者至少半推半就,就讲得通了。而胁迫他们的,应该就是新上位的晋王殿下和他的几个兄弟。首先晋王府在山西根深蒂固,几年前还一手掌握山西方面的军政,如今虽然有禁令在,但余威犹存,想要威胁山西文武,还是做得到的。那些胆敢不合作的,只怕跟赵知县一样,死于非命了。

而朱济演之所以会这样做,理由也很清楚,是为了于掉原先的晋王朱济僖,自己当上晋王。藩王废长立幼的难度仅次于更换皇储,任凭朱济演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所以他要求助于朝中奥援——赵王。而赵王开出的条件,就是让晋王扶植一场叛乱,阻塞往宣府运粮的粮道,造成大军断粮,以激怒皇帝,回来收拾太子。

显然,赵王和汉王是穿一条裤子的,不然他没理由策划这种事情……

最终,在各方面合力之下,刘子进成功起事,截断了粮道,让皇帝断粮,雷霆震怒,已经有了废太子之意。只是碍于祖宗法度,压力太大,又牵扯到太孙,才迟迟举棋不定。

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汉王和赵王,自然是最得意的。朱济演也同样得意……就在皇帝回京后的次月,朱济僖被废,朱济演当上了晋王,终于得偿所愿。按照谁受益谁嫌疑的原则,这几个亲王在幕后捣鬼的可能性极大

这样想来,这场针对太子的阴谋,就脉络清楚了,朱高煦的兄弟和堂兄弟,联合起来坑了太子一把,看起来计划周密,配合默契,效果立竿见影,但是王贤想清楚之后,却没觉着怵头,反而一阵阵兴奋。

因为对方的阴谋固然玩得气势磅礴,令人目不暇接,但却犯了玩阴谋的大忌,那就是斧凿的地方太多阴谋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高明的策划者都是因势利导、潜移默化为手段,主动下手的动作,应当越少越好,阴谋的部分,也是越小越好。道理很简单,阴谋一旦被人侦知了,就失去了效果,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动作越大,牵扯的方面越广,就越不容易保密,越容易被人抓住马脚

真是没法说,策划这场大阴谋的人,到底是聪明决定还是糊涂透顶。不过这不是王贤操心的事情,他只知道,摸清了脉络,看清了局面,便满眼都是可攻击的地方山西这一局,他终于有信心赢下来了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王贤继续寻思起眼下的情形来……

第二天,又到了圣女出巡的时间,次日就要离开广灵了,自然要给信众们个交代。

待吟诵完经文之后,分发圣水圣饼之前,圣女目光扫过众信徒,缓缓道:“我有难,要远行,尔等好自为之……”

信徒们先是一愣,旋即惊呆了,顾不上体统,纷纷着急问道:“圣女有什么难?我等愿意替圣女消灾……”

“谁也帮不了我,这是我个人修行的事情,”圣女摇摇头道:“我走后,尔等仍旧团结友爱,谨记住,通天将军乃佛祖下旨领导你们的,任何人不能取而代之。尔等要谨奉通天将军为主,防止有人篡他的位。”

信徒们见无济于事,只好谨记圣女的法旨,并将其传之四方。

“待我归来之时,便是尔等超脱苦海之日。”圣女最后说完一句,梵乐再起,白衣侍者们开始分发圣水圣饼。因为一段时间见不到圣女了,百姓领取圣物,沾沐圣水的积极性,比平时还高数倍,好在圣女这边也早有准备,把所有圣饼都带出来,分发给信众……

待和信徒分开回山,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待圣女进了后堂,那宋将军阴着脸跟进来道:“你怎么擅自胡说?”他之前吩咐圣女的,是告诉信众们,自己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可不是什么远行。

“他们是那样信任我,我不想骗他们……”圣女淡淡道:“再说我这样说,有什么不妥?”

宋将军想一想道:“倒也没什么……”圣女当众加强通天将军的权威,这是个好现象啊。说明她开始为刘子进着想了。但是宋将军不能让她再放肆下去,冷声道:“以后不许擅做主张”

“知道了……”圣女无所谓的笑笑道:“我累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对于圣女这番话,宋将军这边觉着无所谓,那边却有人大大的有所谓。

刘子进巴结圣女,每次圣女讲经之后,都会让人第一时间刻印出圣女玉训,分发给部下阅读。是以平天将军很快就到了白纸黑字,一张老脸铁青铁青,满头黄发像火烧一样,咬牙切齿道:“刘子进给这贱人,灌了什么迷魂汤,竟让她这样鼓吹”

他说话的对象,正是他的亲信部将韩天成,只是两人的地位掉了个个,韦无缺坐在正位上,平天将军立在堂下,仿佛他的属下一般。

韦无缺也是面色难看,又仔细读了一遍圣女玉训丨皱眉道:“我怎么觉着,这话里意有所指,莫非他们察觉出什么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