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六章 原委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3    作者:三戒大师

靠在王贤胸前哭一阵子,顾小怜终于平复下心情,将隐情向王贤一一道来。其实很多事情,也都是她后来才知道……

她告诉王贤,洪武年间白莲教转入地下后,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造反的理想不放,很多人,比如那宋将军,开始琢磨着,如何用手中的资源,来为自己攫取荣华富贵。宋将军便投靠了赵王……

“赵王?”虽然早就料到这点,但确定之后,王贤心下还是一沉,之前确实太忽视那个逍遥王公了……总把目光集中在汉王和纪纲身上,却老是感觉无从下口,原来是忽视了对方本是个铁三角,要想对付其中之一,必须连另两个一并考虑进来

“是,宋将军叫宋钟,投靠赵王之后,为赵王秘密挑选女子进行培养,贱妾便是被他养大的孤儿,并训练到十六岁的。后来我和几个同伴被送到了赵王府,本以为会成为赵王的玩物,但是赵王对我们并不感兴趣,只是让人教我们一些……”说着她俏面微红,声如蚊鸣道:“旁门左道……”

“什么旁门左道?”王贤饶有兴趣的问道。

“养信鸽、写密信、速记、窃听、下毒药……”顾小怜声音越来越小,王贤几乎听不清她后面一句:“还有房中术之类……”

“什么术?”王贤瞪大眼问道。

“讨厌了,大人戏弄人家……”顾小怜通红着脸蛋,丢给他个勾魂摄魄的眼神,轻咬着通红的朱唇道:“人家只学过,还没练过呢……”

那**的神态言语,立时让王贤有了反应,好在冬天衣服厚,才没出丑。他使劲咽下口水,道:“没练过好,没练过好,哪天咱们好好练练……”

“大人……”顾小怜嘤咛一声,美目中闪过一丝喜意,面上却幽怨道:“您不是不愿碰妾身么?”

“哈哈,这个么,事出有因吗……”王贤于笑两声,含糊过去道:“先说正事儿,你继续讲哈。”

“是。”顾小怜乖巧的应一声,“后来去年秋里的一天,突然有人告诉我,赵王殿下已经把贱妾,送给太孙了。”说着巴望着王贤道:“但是当时没有人任何人对我下过任何命令,说让我去监视或暗害太孙之类,没有,真的没有。所以人家也不算欺骗大人啦……”

“好好好。”王贤在大美人面前,那是节操全无,大点其头道:“你没骗我,没骗我……”心里却暗暗嘀咕道,一开始不说,是为了让你更快的进入角色,等到人家需要的时候,自然会跟你下令。

顾小怜冰雪聪明,知道王贤不信,又急声解释道:“赵王把妾身送给太孙,孰料太孙又把妾身转送给了大人。妾身寻思着,赵王这下失了算计,我既然接近不了太孙了,他们八成也只能自认倒霉。”说着满目楚楚的王贤道:“就算是一厢情愿也好,妾身都以为这是菩萨保佑,帮我超脱苦海,又让我到了大人家里,让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感受到了亲情,每一天都那么轻松幸福,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命运……”她紧紧抓着王贤的衣襟,小脸上满是坚决道:“我早就暗暗发誓,就是死也不会做对不起大家的事,大人您能相信我么?”

“相信。”王贤点点头,简单的两个字,却如一股暖流,让少女全身都仿佛沐浴在春光中。她的目光温柔似海,踮起脚尖,主动献上了少女的初吻。顾小怜虽然号称研习过房中之术,但实际上毫无经验。两对唇瓣辗转相接,便如触电一般,不知该如何动作,只能紧闭着双眼任他的唇齿攻城略地,不一会儿便娇喘兮兮,情迷意乱。

好在王贤没昏了头,知道此时此地不是缠绵之处,而且被绑成粽子亲吻,总感觉怪怪的。于是浅尝辄止,便恋恋不舍的放开美人香唇,轻叹一声道:“美人儿,你连口水都是甜的……”

顾小怜满面红润,眼波荡漾,红唇湿濡濡的,好半天才回过神,她绝美的颜色上又添了几分女人味,痴痴的望着王贤道:“大人,你这下不会不要我了吧……”

“开什么玩笑,这是就盖上章了,私人所有,他人勿动。”王贤心中暗暗一叹,自己之前的排斥,对这小妞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嗯,是这样的”顾小怜使劲点点头,若是林清儿,听王贤说了不正经的话,必然要委婉劝一下,她却甘之若饴,欣喜道:“以后小怜就是大人私有的了”

“嘿嘿……”王贤得意的笑笑,心说若是那些白莲教徒,听到他们的圣女殿下说这样的话,肯定要伤心死了……但又一想那些可怜的人儿,他的笑容凝固了,轻声道:“继续吧。”

“人家实指望,这样的日子能继续下去,再过几年他们忘了我就最好。”顾小怜重新陷入回忆,幽幽一叹道:“然而一切都只是奢望,去年初夏的一天,他们出现了,要我跟他们离开,否则便将我是赵王培养的女间的秘密,告诉林姐姐知道。”回想起那段日子,她黯然神伤道:“他们还告诉我,我其实不是孤儿,我的生身父母还健在,要是我不跟他们走,就杀了他们……”

“一群混账”王贤闻言又是痛心又是气愤道:“早晚宰了他们,给你出气”

“嗯,要的。”顾小怜使劲点点头,接着道:“我只能答应他们,后来离开京师后,我找了个机会给几位侍卫大哥下了蒙汗药,跟接我的人悄悄离开……后来被他们带到了山东,见到了宋钟,原来他受赵王之命,要将白莲教的新任圣女抢到手。”说着又微微脸红道:“说起来也怪大人,若是你之前不对妾身避而远之,这事儿也不会落到我头上……”

“咳咳……”顾小怜没明说,王贤也懂了,圣女嘛,肯定得是纯洁的处子。那宋钟知道自己根本没碰顾小怜,才会想到让这个天资绝艳的少女来当圣女

“虽然白莲教人才凋敝,但各分舵也都有人选派出,不过人家还是脱颖而出了呢”顾小怜骄傲的仰着小脸道:“官人,小怜没有给你丢脸哦”她倒是麻利,这就改了称呼。

“嗯。”王贤点点头,心说这都哪跟哪啊?便听她接着道:“后来,宋钟就带我来了山西,到了这广灵县。当时正是刘子进和一帮起义军将领,跟教中的高层闹得不可开交呢……”

“结果你就把他们劝住了?”后面的内容,王贤听韦无缺叙述过了。

“奴家哪有那么大本事,也就是一般信众,才把我这个圣女当回事儿,”顾小怜却坦诚的摇头道:“而那些个白莲教高层,也根本不买我的账。至于刘子进,起先不知为何,他对我甚为恭敬,处处以我为尊,后来才知道……”她看看王贤,还是大着胆子小声道:“原来他在打我的主意……”

“这个我听说了。”王贤点点头道:“那些白莲教高层,现在可安在?”

“不在了呢……”见王贤没有生气,顾小怜暗松了口气,又有些失落道:“据说是白莲教在杭州会盟,几个舵主、长老都去了,结果被一网打尽,连齐天将军也没回来。”

“所有人都没会回来?”

“好像平天将军也去了,只有他逃了回来,还带着那个韩天成,说是多亏他搭救,自己才逃了回来。”顾小怜道:“有平天将军看顾,韩天成爬得很快,没几天就当上了负责情报的顺风将军,你到太原后病倒的消息,就是他告诉我的……”说着眼圈又通红道:“当时我信以为真,急忙请他打探确切消息,并没想让他惊动到大人。若是知道官人你亲自犯险而来,奴家是万万不会让他去的”

“我知道你在这里,当然要来了。”王贤笑笑道:“不管这厮安没安好心,他都做了件好事。”

“官人……”就是这种举重若轻、谈笑自若的风范,顾小怜都要被他迷死了,双眼冒着小星星,望着王贤道:“我已经跟宋钟说好了,下山去拜祭官人的‘灵位,,等到离开广灵县,大人能带我逃走么?”

“这当然没问题……”王贤点点头道:“不过听说那刘子进,要护送你前往太原?”

“是啊,这人真是死皮赖脸,可我想离开这里,就不能不跟他虚与委蛇,”顾小怜恼火道:“真恨不得踹他两脚”

“刘子进去太原,怕是还有别的目地吧?”王贤缓缓道。

“这个他倒是从来不瞒我,”顾小怜想想道:“他说要去拜会一下某位王爷,也不知是说大话,还是怎么。”

“只怕不是大话”王贤轻声道:“小怜,我问你,你真想跟我离开这儿?”

“当然啦,做梦都想啊”顾小怜使劲点头,又有些惶然道:“难道官人不想带我走?”

“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王贤摇摇头道:“我是说,你舍得这个圣女的身份,舍得那些信众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