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五章 夫纲不振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2    作者:三戒大师

“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韦无缺急了。

“等我们回到太原,”吴为悠悠道:“自然会给你解药。”

“我说了,我不会回太原的。”韦无缺怒道。

“那就派个人跟着我们咯。”王贤好心出主意道。

“不行,万一你们不给他怎么办!”韦无缺断然道:“现在就给我!”

“废话那么多千什么?”吴为皱眉道:“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言而无信么?说回太原给你,就一定给你!

“我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韦无缺却坚持道:“最迟你们离山前给我,不然大家鱼死网破,你们也别下山了!”

“给了你解药,我们还担心自己的安全呢。”王贤道。

“我可以保证……”

“你都不信我们了,我么凭什么信你?”王贤翻翻白眼道。

“……”韦无缺登时无语,但依旧不肯松口。王贤又出个主意道:“这样,我让闲云少爷留下,做个人质可好?”吴为闻之一愣,张张嘴却又没做声。一直在炕上闭目养神的闲云,闻言也睁开眼,瞥了王贤一眼,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按说这方案,对韦无缺来说,己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闲云是王贤的生死兄弟,怎么也不可能拿他的性命开玩笑。然而韦无缺竟依旧紧抿着嘴,就是不松口。

“我看你就是没安好心,”吴为冷笑道:“存心想害死我们。”

“不是。”韦无缺断然摇头,对吴为道:“这样,你留下。等他们回太原报了平安,再给我医治。”说着强调道:“不答应就算了,咱们一拍两散!”

“那就一拍两散,你去叫兵。”王贤也坚决道。

双方竟为这事儿僵持起来,最后只好先搁置争议,让韦无缺带着王贤先去圣女峰报道。

回到那所谓的圣女峰上,那宋将军早等在那里,劈头就问道:“姓王的要是没死怎么办?”

韦无缺胸脯拍得山响道:“我问过大夫,他那病撑不过三五天了,这会儿差不多就该一命呜呼了!”

事到如今,宋将军也只好信他,闷声道:“要是出了问题,小心你的脑袋。”

“放心,事关圣教,我岂敢乱来。”韦无缺笑笑道:“宋大哥,帅辉我给您带来了,没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

“唔。”宋将军点下头,目送韦无缺走远后,回头下令道:“带他去洗刷洗测,换身衣服再来见我!”

“是。”两个白衣卫士便对王贤道:“跟我们走。”

王贤跟着他们到了后头的院子,胡乱洗了个冷水澡,换上一身跟他们一样的白色衣袍,便被带到了一间布置豪华的房中。那宋将军也换了衣裳,穿着柔软华丽的丝绸道袍,如富家翁般坐在桌边吃茶。

看见王贤进来,他只是哼一声,两个卫士便退到门外,然后宋将军便自顾自的吃他茶。王贤耐着性子,一直等到他吃完茶,这老货才幽幽道:“你叫帅辉?”

“是。”王贤轻声应道。

“是王贤什么人?”

“是他的长随。”

“什么时候到他身边的?’,宋将军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王贤一直暗暗警惕,陡然意识到这问题绝对是个陷阱……这姓宋的八成问过顾小怜同样的问题,自己要是答得有出入就糟了。但事先没有串过供,他哪知道顾小怜是怎么说的?!

心念电转,王贤缓缓道:“小人到王大人身边的时间,比小怜姑娘还长哩,说起来有两三年了呢。”

简单的几句话,却十分有水平,一是说,我比顾小怜来的早,她不一定知情,二是把时间模糊化了,甭管顾小怜说是两年、三年甚至四年,都不算错。

果然,宋将军只是撇微皱眉,便放过这个问题,又问道:“那王贤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王贤心里暗笑道,你可真问对人了,便如数家珍的……把家里的情况说给他听。

宋将军一听,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王家人,只是万万想不到,他竟是王家的男主人……打消了疑虑后,他的态度亲切了许多,招呼王贤坐下,问道:“王贤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虽然感觉有些怪异,王贤还是很配合的,将王贤的情况告诉宋将军,跟韦无缺说得大差不差。

“这厮年纪轻轻竞得了伤寒……”宋将军幸灾乐祸的笑道:“这就是招惹圣女的报应。”这年代,伤寒久治不愈会死人,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王贤心中大怒,暗骂这老货王八蛋,面上还得笑着点头附和。

宋将军又仔细问了太原城的情况,尤其是钦差行辕的位置、布防等等,直到问不出什么东西,才带他去向圣女报道。临近后堂前,这老货一脸同清的对王贤道:“圣女把你要来,估计是要给你点苦头吃,你尽量坚持一下。”

“是。”王贤点点头,一脸惴惴的跟他进去。

“启票圣女,人带到了。”隔着珠帘,宋将军单膝跪票道。这次不用吩咐,王贤也跟着单膝跪下,心说一天功夫,跪了三回了,夫纲不振啊!

“有劳将军了,你先回去休息,我有话要问他。”珠帘后的圣女淡淡道。

“是。”宋将军己经相信王贤是韦无缺的奸细了,也就没兴趣再旁听了,便告辞出去,回自己的院子喝茶了。

后堂里,王贤望着珠帘后的倩影,心情那是相当的激动,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把他绑在柱子上!”珠帘后的圣女先开口了,却是这样一道命令。

“是!”几个白衣女子得令上前,不容分说,便将王贤双手反剪,拉到堂中左侧的柱子旁,用牛筋绳牢牢的绑在上头,手脚都动弹不得。

“你们也都退下,”珠帘内的声音有些颤抖道。

“是。”几个女子暗暗心惊,没想到圣女还有魔鬼的一面呢。但王贤己经被绑成粽子一样,她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便应声退下了。

后堂中,只剩下王贤和顾小怜两个,两人隔着珠帘一阵静默后,王贤轻声唤道:“小怜……”

这一声,让帘后的倩影晃了一晃,终于颤抖着伸出纤纤玉手,拨开珠帘,露出那张祸国殃民的俏脸,可不正是王贤找了好久的顾小怜!只见她面上一脸的惶然,怯生生叫一声:“大人……”

“你个丫头死哪去了,让我好找。”王贤微微一笑,骂一声道。

“我,我……”顾小怜Ed,唠着低下R首道:“我不是有意的……”

“还不快过来。”王贤笑起来道:“让我看看瘦了没有?”

“嗯。”顾小怜如蒙大赦,使劲点着头,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王贤面前,仰着小脸可怜巴巴道:“大人,是贱妾错了,您责罚我。”

“滑头,你把我绑成粽子,”王贤翻个白眼道:“我怎么你责罚你?”

顾小怜吐吐丁香小舌,脸上挂着泪珠带着笑道:“不这样,她们怎能让我们独处,”

“你不担心有人窃听了?”王贤道。

“大人有所不知,贱妾自幼对声音十分敏锐,后天又经过训练,百步之内的一点动静,都逃不过我的耳朵。”顾小怜得意的眯着眼道。

“不好……”王贤闻言一惊。

“什么不好?”顾小怜紧张问道。

“我和你林姐姐的房事,岂不也被你听得清清楚楚?”王贤一脸难为情道。

“大人又在取笑小怜了……”顾小怜羞红了脸道:“不过这真的很困扰呢……”也不知她是说自己的本事,还是王贤两口子敦伦的声音。

王贤面上带笑,心里却闪电般划过一些场面……当初朱瞻基初见到她,把自己拉到一边,小声说的那些话。还有自己在房里,跟林清儿说起对顾小怜的顾忌……岂不都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那样的话,她心里岂不要难过坏了?怎能对自己还生出感情呢?

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顾小怜幽幽一叹道:“我知道大人对小怜有情有义,只是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是么?”王贤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问么,大人若是对小怜无情,”顾小怜双拳按在胸口,满眼幸福的笑道:“岂会从杭州找到山西,又岂会甘冒奇险,跟韩天成来广灵县找我?”说着双手捧着红彤彤的小脸,幸福的冒道:如果这都不叫有情有义,那世上便再无情意二字了。”

王贤暗暗一叹,其实他都理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多一些。但他也不会傻到坦白一切,叹口气道:“其实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大人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好。”顾小怜却坚决摇头,眼里满是小星星道:“大人是我见过最温柔体贴,最尊重我们女子的男人了。”说着有些黯然道:“在大人家里住的那段时间,是小怜这一生最温暖,最快乐的日子。”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淌下来,顾小怜忍不住呜咽起来道:“我想林姐姐、想灵霄、想绣儿、想玉麝……更想大人,呜呜,做梦都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