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四章 世外桃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2    作者:三戒大师

永乐九年,盛世天下,国大民骄,四海来朝!

推荐票免费,只要在创世中文网注册以后,每天都能投一张推荐票。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写书的力量!

贴全章节传送门:

为作者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求收藏,各种求!

悠扬的佛乐声中,九十九名白衣男女为护卫。十八名白衣轿夫,抬着圣女的华丽法驾从远处缓缓而来。那法驾通体纯白,装饰以千百朵白莲花,十几段白sè的透明丝幔从轿顶垂下,在微风中轻轻飘荡,把轿中端坐的那眉目如画的纯洁圣女,映衬的真如观音大士一般。

大街上香雾绦绕,信众们口中喃喃念着经文,虔诚跪拜着他们的圣女。行到街心处,大轿缓缓停下,圣女玉音诵起了经文道:

“或是男,或是女,本来不二。都仗着,无生母,一气先天……”

圣女每诵一句,信众们便齐声应和着:‘或是男,或是女,本来不二。都仗着,无生母,一气先天。’

“嘱咐合会男和女,不必你们分彼此,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亲如一家……”

“不分彼此,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亲如一家……”信众们大声跟着吟诵,许多人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王贤就看到身边的那老货郎,已是泣不成声了。他不禁暗暗惊叹,怪不得白莲教能屡屡在朝廷的摧毁下死灰复燃,原来有这样一份能撼动百姓心灵的信仰啊!

这信仰是那样的惊世骇俗,哪怕是在几百年后,也没有真正实现,但却又是那样的令人神往,就连王贤那来自几百年后的灵魂,也不禁被深深震撼。也就不难理解,这些饱受官府和劣绅摧残的穷苦百姓,为何会如此的如痴如狂,就算明知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只可惜,百姓虔诚的信仰、义无反顾的跟随,往往最后都被野心家利用,成为他们野心的牺牲品……

诵经完毕,圣女的仆众,又开始分发圣饼和圣水,圣女本人也用柳枝,将净水洒向信众的头上,信众们前拥后挤,争相接受圣水沐浴,那货郎也急忙凑过去,还好心提醒王贤和吴为道:“快往前挤,圣水洒过能祛病增福,可不要错过啊!”

王贤笑笑没有动身,只是静静立在一旁,他没有觉着眼前是一场闹剧,因为对有信仰的人来说,仪式都是神圣的,无论是佛教、基督教还是别的什么教派。他看着法座上面带圣洁微笑,手捻柳枝,向信众挥洒圣水的顾小怜,满眼都是欣赏……在他看来,她眼下这份神采,可比那个低眉顺目的绝sè歌姬,要夺目太多太多。

仿佛心有灵犀,顾小怜的目光也朝他这里望了过来,待看清是他之后,俏脸一下子变得粉红,仿佛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王贤向她点点头,抱以鼓励的微笑,她的面上腾地绽开了甜美的笑容,迷得那些信众神魂颠倒。但当众人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从衙前街离开之后,王贤和吴为又到处转悠一圈,发现这广灵县,竟真如世外桃源一般。人们的生活谈不上悠闲,但彼此间毫无防范,皆以兄冇冇弟姐妹相称,每家每户的大门都敞开或虚掩着,似乎并不担心有人会顺手牵羊……那白莲教义所言之‘不分彼此,相亲相爱’,竟如此真切的呈现在两人面前。

回到住处时,两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端着饭碗坐在火盆旁,竟都有些食不下咽

好半天,吴为打破了沉默道:“大人,我有种罪恶感。”

“什么罪恶感?”王贤闷闷道。

“那些白莲教徒,只是些走投无路的可怜人而己,”吴为黯然道:“他们来这里只是找一条生路,是朝廷把他们逼到这里来的,而我们却要……”他终究是了解王贤的,知道这人冷静到有些冷血,来广灵县的目地,绝不单纯只是为了见一见顾小怜,而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能为太冇子方面扭转败局。

“是啊,这里真像桃花源,但终究不是桃花源……”王贤轻声道:“晋武陵人遇到的那个桃花源,是个可以自给自足,而且外人找不到的好地方。但这里,广灵县,有这个条件么?”

吴为摇摇头,广灵县地处宣大之间的要道上,穷山恶水、土地贫瘠。之前的繁华,全靠走西口的商旅带来的,一旦朝廷真下决心剿灭他们,只消截断商旅,这里就一下断了外援。而且他也明白,今rì广陵之所以生民乐乐,兵不扰民,所谓圣女的约束,只是很小的因素。真正的原因,是刘子进从官军手中,抢来的那些粮秣兵甲,让白莲教可以过上一段暴发户似的好rì子。

可一旦那些粮食告罄呢?刘子进拿什么养活这几十万人……到时候,这世外桃源怕是要变成另一番模样了。

“其实我们都清楚,今天广灵县之所以能优哉游哉,扼险而守是一方面。”王贤缓缓道:“但真正的原因,恐怕还是朝廷内部的斗争所致,各方都在打自己的算盘,才让他们得了这么段好时光。可你我最清楚,当今永乐大帝是什么样的皇帝?岂能容他们逍遥下去?”顿一下道:“而且我琢磨着,皇上之所以按兵不动,一来是担心有人趁兵乱勾销证据,二来也是想等白莲教吃光了抢来的粮食,内乱自生再动手。”

“坚固的堡垒,总是容易被从内部攻破,今上谋略天下无双,肯定会意识到这点。”吴为点点头,听王贤接着道:“你看这广灵县如今已经是防守松懈,疏于戒备了,还不知有多少锦衣卫密探已经潜伏进来,为皇上默默准备着平叛大业呢!”

“是。”吴为一阵悚然,手心竟出了汗,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为白莲教的人担心起来。

“如果真想救救他们,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只听王贤沉声道:“就是把平叛的任务抢过来!”这其实才是他来广灵县的真正原因,所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虽然他在太原的任务,已经十分艰难了。但他从没忘记真正重要的事情——为太冇子解除危局!

但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他想的是跳过太冇子,以太孙为突破口。他的理由很简单,太冇子太孙是一体,而太孙显然比太冇子更得皇帝的欢心,自然更容易从危局中走出来。他隐约感觉,皇帝之所以明言先查案再平叛,恐怕就有给太孙个机会的念头在里头——别忘了,幼军的地位问题,到现在悬而未决,那可是皇帝亲自下旨组建的太冇子亲军,难道就这么拉倒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想罢了,但不妨碍他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只要能让幼军来参加平叛,太孙的地位就彻底安稳,太孙安稳则太冇子亦安稳,便可从看似难解的危局中走出来。

虽然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帮太孙得到这个差事,但先来广灵县看一看,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只可惜,没有见到刘子进……

两人正说着,吴为突然做个噤声的手势,王贤便会意的闷头吃饭。果然,很快响起脚步声,门帘一掀,韦无缺一脸喜意的对王贤道:“恭喜你,要和你家小怜姑娘团聚了。”

“什么意思?”王贤皱眉道。

“别这样,放松点。”韦无缺坐到火盆边,跺跺冻麻了的双脚,搓着手道:“对你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她方才在和刘将军议事时,说要去太原拜祭一位故人。”

王贤心弦一动,沉声道冇:冇“刘子进答应了?”

“起先是不答应的,但姓宋的说,仙儿姑娘回来就和他成亲。”韦无缺撇撇嘴道:“那蠢货立马就改变了态度,非但答应,还表示要亲自护送她去太原。”

“然后呢?你想怎样?”王贤淡淡问道。

“还能怎样?”韦无缺兴冇奋道:“这傻货既然敢离开老巢,咱们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说着一攥拳道:“一定要抓住他!”

“……”见王贤不置可否,韦无缺着急道:“顾小怜你也见着了,也没人来抓你们。事到如今,你还不信我?!”

“好。”韦无缺快要急出蛋黄时,王贤终于点头道:“不过,我要活的。”

“好说好说。”韦无缺满口答应道:“反正我也不掺和了,你自己看着办。”

“怎么?”王贤瞥他一眼道:“你要置身事外?”

“嘿嘿,我也不是傻子,知道大人你恨不得把我吃了。”韦无缺晒笑道:“万一你到时候搂草打兔子,把我也灭了,事后报一个抓捕时阵亡怎么办?我可还没儿子,继承不了我的官职,所以还是小心点好。”说着站起身来,洒然道:“只是大人报功的时候,还请笔下留情,不要把我抹杀掉。”

王贤也站起来,定定看着韦无缺,终是点头道:“可以。”

“那我就放心了。另外大人已经被调到圣女峰当差了,估计明后天就启程,到时候只怕不能相送。”韦无缺抱拳笑道:“就祝大人马到成功了。”

“祝你长命百岁。”王贤也笑着抱拳道。

“说到长命百岁,吴大人,你现在总可以给我解毒了?”韦无缺又看向吴为道

“再等等……”吴为却面无表情道。欢迎您来创世)带上小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