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三章 别亦难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11    作者:三戒大师

但她的哭声很快便小下来,因为那个叫宋将军的中年男子,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她眼前,冷冷的注视着她。

顾小怜侧过头去,用罗帕擦于泪水,声音有些沙哑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是他命薄,又不是我害得他。”宋将军不置可否的笑笑道:“你这可怨不着我。”

“是你害我没有见他最后一面”顾小怜冷声道。

“行了,别没完没了了”宋将军也冷声道:“我把你养大,又教你那么多东西,不是让你为了个男人死去活来的”

“你这种满脑子只知道造反的人,当然不会懂了。”顾小怜淡淡道:“没有别的事,就出去吧,我累了。”

“你少跟我装蒜。”宋将军阴着脸道:“当初你说,要确定了姓王的死活,才肯考虑和刘将军的婚事,现在已经确定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你果然不是人”顾小怜并不怕这个男子,俏面生寒道:“上一刻才告诉我,我家官人的死讯,下一刻就让我改嫁就算我们只是名义上的父女,你也不用这样着急吧”

“他跟你拜过堂、上过床么?你这‘改嫁,一词是从何而来?”宋将军尖酸的挖苦她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顾小怜愠怒的瞥他一眼道:“好吧,我开始考虑。”只是顿了一小会儿,便语带讥诮道:“现在就告诉你结果,我不同意”

“你”宋将军气得鼻子差点歪了,扬手就想打她,正如十年前他经常做的那样。

“你敢?”顾小怜双目寒光一凛,竟有不可侵犯之意。

宋将军额头青筋暴起,但那只手扬了扬,还是恨恨的放下,闷哼一声道:“别以为你成了万人景仰的圣女,我就奈何不了你。”说着恶狠狠的威胁道:“我能让你成为圣女,也能让你什么都不是。”

“那最好不过”顾小怜冷冷道。

“你,别挑战我的耐心”宋将军深吸口气,镇定下来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了?”顿一下道:“今天我再告诉你个消息,他们就在我手里,我杀不了你,还杀不了他们?”

“哼……”顾小怜紧咬朱唇,都咬出血印来,怒视着宋将军道:“要我答应嫁给刘将军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又有什么条件?”宋将军闷声道:“先讲来听听。”

“你得让我去他灵前,看他最后一眼,”顾小怜缓慢而坚决道:“等我回来,随你安排。”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宋将军摇头道:“你就算要寄托哀思,在山上烧个纸不就结了”

“你不是人,不会明白的。”顾小怜说着一翻白皙的手腕,竟从袖中摸出一柄短剑,她将锋利的剑尖紧贴在娇嫩的皮肤上,冷笑道:“不答应也行,我就在脸上来几下,看看刘子进还愿不愿意当你的女婿”

“你”宋将军要气炸了肺,但他知道她是个烈性的女子,绝对会下得去手。只好无奈道:“我考虑考虑……”

“要尽快。”顾小怜收起短剑,缓缓道。

“知道了”宋将军简直要抓狂了。

那厢间,韦无缺几乎是狂奔下山,一溜烟跑回自己的住处。紧赶慢赶,还是没来得及拿到解药,就两脚一软,跌倒在院中,全身痛苦的蜷成了个虾米。

“快…解…药……”他无力的伸出手,涕泪横流的朝吴为嘶吼道:“给我解药”

吴为却不应声,任由韦无缺在地上打滚,直到看见王贤安然无恙回来了,才从靴页子里摸出一粒药丸,塞到韦无缺嘴里。

须臾,韦无缺果然好受许多,静静躺了好一会儿,翻身从地上坐起来,怨毒的瞪一眼吴为,便闪身进屋去了。

“你这不是什么七日化骨散,”王贤回过神来,小声问吴为道:“而是类似阿芙蓉之类的东西吧?”

“还是大人识货。”吴为有些讶异的笑笑,轻声道:“就是类似的东西,其实只要他能忍过一次,就一次弱过一次,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人能顶得住。”

“原来解毒的办法,就是不用解药……”王贤不禁唏嘘,这老吴家救人不怎样,毒药却能玩出花来。

“见到小怜姑娘了么?”吴为不想加深自己这方面的形象,问起正事道。

“嗯。”王贤点点头,将在山上所见所闻,讲给吴为知道。

“小怜姑娘应该是受人胁迫的。”旁观者清,吴为冷静的分析道:“大人要明白她的苦衷。”

“当然。”王贤点点头,有些黯然道:“只可惜才说了几句话,就被韦无缺这厮给搅合了。”

“他是怕说多了露出马脚,也可能是不想让大人和小怜姑娘说太多。”说话间两人进了屋,吴为端来火盆,给王贤烤火取暖。好半天,王贤感觉身上终于热乎了,出声问道:“你说,韦无缺这厮的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烂药。”吴为想一想道:“大人,这阵子我反复寻思,韦无缺把我们引到广灵县,如果不是要对我们不利,就是要利用我们,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这话等于没说。”王贤翻下白眼道。

“也不算白说,至少他目前不是针对我们的,而是需要我们和他合作才能达成。”吴为道:“说句给韦无缺长脸的话,我觉着除了图谋这五万大军的领导权之外,其余的都不值得他这么费尽周折。”

“这厮假话里也有真话。”王贤点点头,认同他的看法道:“那我们便先静观其变吧。”顿一下,坚决道:“不过有一点,既然找到小怜了,我们就要想办法把她救回去。”说着自嘲的笑笑道:“虽然我也没法给她真正的幸福,但白莲教是绝对不是她的归宿”

“嗯。”吴为颔首道:“还是要小心为上,在这贼窝子里,我们几乎什么都不能做。”

“这我知道。”王贤笑笑道:“不过上街逛逛,还是没问题的。”

跟喜静不喜动的闲云少爷打了声招呼,王贤和吴为便出门去了。韦无缺这处宅子,应该是之前县里大户的住处,位置很是优越,出门穿巷便是原先的衙前街。衙前街向来是州县城内最繁华的地方,就连被白莲教占据的广灵县也不例外。沿街的商铺都开门营业,还有在街边摆摊的,菜肉米粮、日用百货,一应俱全。街上行人如织,买卖也很是不错,若非大家头上都顶着块红布,和寻常州县看不出什么区别来。

但这些都是叛民啊以大明朝的严刑峻法,一旦事败被擒,所有人都罪责难逃。他们如何能保持这等平和的心情,有条不紊的生活呢?

两人正满腹疑惑的张望着,边上一个货郎笑道:“两位是新来的吧?”

“是,我们是跟着韩将军来投军的。”王贤笑着朝那货郎抱拳道:“之前实在没想到,这广灵县居然如世外桃源一般。”

“呵呵,没想到吧。”货郎笑道:“其实这广灵县,原先就是地处要道,繁华的很。现在圣教治下,没有苛捐杂税,没有贪官污吏,有圣女庇护我们,有刘将军约束部众,说这里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听先生的口气,似乎是读书人?”王贤问道。

“读过几年书,后来朱棣那老贼,将我们苏州人迁往北京,路上我实在受不了,就逃了。”货郎淡淡道:“这些年东躲西藏,提心吊胆,听说圣教在山西开创基业,我便急忙忙来投了。”说着苦笑一声道:“可惜人家嫌我年纪大,又有残疾,不肯让我投军,只好于点小买卖了。”

“这里像您这样的人多么?”吴为道。

“多了去了,打通天将军站稳脚跟后,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来投奔,山东的河南的陕西的甘肃的,都是被朱棣老贼逼得无路可走的可怜人。”货郎叹口气道:“你们不也一样么?”

“是啊。”王贤点点头道:“我们也是。”

“对了,通天将军是哪位?”吴为问道:“我们只知道刘将军。”

“刘将军就是通天将军啊。”对新人的无知,货郎并不奇怪,反而热心介绍起来:原先我们有三位将军,通天将军、齐天将军和平天将军,可惜后来齐天将军去浙江不慎陷落,是以军中主事的,便只有通天将军和平天将军了。”

“那我们韩将军,是不是平天将军?”吴为追问道。

“平天将军可不姓韩,而是姓黄。”货郎摇头道:“韩将军是新来的,不过深受平天将军器重,圣女也高看他一眼,是以#位升的很快。”说着一脸羡慕笑道:“你们这么年轻,又跟着韩将军,想必很快就会出人头地的。”

“哈哈,承您吉言。”王贤笑笑,刚要说话,就听远处一阵骚动,人群如倒伏的麦田一般,望风而拜。

“圣女出巡了,快快下拜。”货郎拉两人一把,率先拜倒在道旁。

吴为看看王贤,嘿嘿一笑,便也拜倒了。

王贤知道他啥意思,不就是笑自己给媳妇下拜么?这有什么难的?拜就是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