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零章 大同小骗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09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装病的目地之一,便是为了能随时金蝉脱壳。唯一的问题是,前来探视的官员可以挡驾,但每天来看诊的大夫,是挡不住的。好在那医圣后代张医官也说过,伤寒么,拖久了就会生出红斑,最后发展成黑斑……这就不成问题了。当天晚上吴为和闲云闻命赶回,两个苦命的娃娃,一直在太原周围转悠,既要防止被官府的眼线察觉,又要盯紧了那长随苟三的家人,天寒地冻、风餐露宿,实在太可怜了。

“给你们放个假。”看到都冻出冻疮来的闲云少爷,王贤大发慈悲道:“跟我去趟太原耍耍。”

闲云冷笑道:“当你那么好心,原来是出门需要保镖了。”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么。”王贤笑嘻嘻道:“快去歇一宿,明早就出发

“嗯。”闲云点点头,出去洗澡睡觉了。

不一会儿,一直在捣鼓瓶瓶罐罐的吴为,将一包药粉递给一个身材与王贤相仿的侍卫道:“你服下去,全身就会起红斑,不过不用担心,十天之后就会消失。”

“要是大人十天回不来呢?”那侍卫便是王贤这阵子的替身了。

“回不来的话,你就再服下这包。”吴为又递给他另一个药包道:“服了这个,肤色会变黑,又能撑一阵子。”

“是。”侍卫这才放心了,有些紧张的看看王贤道:“大人,这些天我就躺着装病?”

“嗯。”王贤颔首道:“一切有周勇和二黑在,你就睡就行了。”

“实在担心露馅,我这还有蒙汗药。”吴为笑道:“就怕你睡着了打呼噜

“俺不打呼噜。”侍卫笑道。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王贤笑道。

“还有大人的侍女……”侍卫想一想,又道:“她每天都来给大人擦身子,怕是瞒不过她。”

“周勇已经让她回去了。”王贤淡淡道:“你不会见到她的。”

“那属下就放心了。”

当天深夜,王贤易容之后,和吴为闲云还有韦无缺,悄悄翻墙离开了行辕,先在韦无缺落脚的地方等到天亮,然后有惊无险的出了太原城。

被关在行辕里十来天,王贤险些憋死,纵马疾驰在银装素裹的晋中平原上,终于长出了口气,两天时间便北上五百里,抵达了大明的边陲重镇大同。

大同位于山西北端,尽管大明朝的疆界,还要往北千里,但真正汉人聚居的大城市,这里便是尽头了。其西控黄河、东卫燕京、北面茫茫大草原,实乃大明朝最重要的边陲重镇。朝廷自然布重兵于此,一府之地设十四卫八百二十三堡,驻军十三万,战马五万余匹,人称大同兵马甲天下永乐七年,朝廷又置大同镇,常设总兵官统辖大军,屏卫中原。毫不夸张的说,这里是除了京师之外,军队最密集的地方,大同城就是一座兵城

但荒谬的是,如今大明朝最大的造反势力,就在大同镇的眼皮子底下。更别说东面还有个与大同镇不相上下的宣府镇。大明朝两大军镇,二十多万大军,却拿广灵县的反贼无可奈何,真不知是那刘子进神通广大,还是大明的军队都是吃于饭的。

不过这事儿归另一路钦差管,王贤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哪有功夫替人家闲操心。凭着韦无缺的腰牌,一行人顺利的进去大同城内。这座城池的规模之宏大,居然不逊太原,而且热闹繁华还犹有过之,似乎没有受到反贼占据要道、隔断商旅的影响。

因为使这座城市繁荣的不是商旅,而是那十几万官军,看那满城的窑子、赌场、酒馆,全都生意火爆,就知道官兵们虽然剿匪不力,对增进地方繁荣,却着实有大贡献。

韦无缺将王贤等人安顿在一家酒楼,自己便去向圣女通报。王贤几个也正好饥肠辘辘,便让店家好酒好菜只管上来。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炒菜端上来,什么砂锅羊杂、过油肉、红焖鸡块、涮羊肉…虽然没什么名贵的菜肴,却好吃实在,透着西北边地的豪迈。

吴为两个招呼王贤一声,便甩开腮帮子吃起来,王贤是有心事的,虽然感到饿,却没什么胃口,吃了几片涮羊肉,喝了半碗刀削面,就有些吃不下去了。便一边端一杯汾酒小口呷着,一边听边上的食客在谈天说地。

听了一会儿,能听出大体上食客们有两个话题,一个是刘子进最近有什么动静,官军何时能进剿;另一个则是钦差大人的荒唐事……当然此钦差非彼钦差,是在大同查白莲教造反案的英国公张辅之弟张鲵。而且后一个话题的热度,显然远超过前一个。

王贤听酒客们眉飞色舞的议论什么无遮大会、走马观花、酒池肉林、钦差坐庄之类,一个个又羡又嫉。何况是他们,连他都是一样的感觉,奶奶的,同样是钦差,人家过得是什么日子,自己过得是什么苦逼日子?真是想想都心痛呐。

当然他本来也没指望,张鲵能于出什么人事儿来,人家是将门世家子弟,来大同这个兵窝子,放眼一看,全都沾亲带故,还查个屁?舒服舒服得了

正胡思乱想,韦无缺回来了,他也不跟王贤几个客气,一屁股坐下,舀一碗羊杂就开吃。闲云和吴为看看王贤,见他并不在意,便也懒得管闲事儿,闷头继续胡吃海塞。

待三人吃饱了,王贤才缓缓道:“什么情况?”

“抱歉啊大人,”韦无缺脸上贴着膏药,粘着胡子,样子十分滑稽,“仙儿姑娘前些天离开大同,”说着小声道:“去广灵县了。”

“你想死”闲云豁然变脸,一把揪住他领子。王贤两个也是气愤填膺,真想把这王八蛋捏碎了。

酒楼里的食客纷纷侧目,店家也准备上前劝架。王贤低声对闲云道:“放开他。”又朝众人摆摆手,示意没事儿了,众人才收回目光,那店家笑道:“出门在外,和气生财。小店的东家是总兵大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几位有话好好说。”

王贤点点头,待那店家离开后,他才冷声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这不太好说,但照以往的经验,仙儿姑娘每次去广灵县,少则十几天,多则一个月,大人要是等不及就先回去,等仙儿姑娘回来了再来不迟。”韦无缺道。

“我要是等不及呢?”王贤冷冷道。

“那我们就去广灵县,我以项上人头保证,你定能见到仙儿姑娘。”韦无缺拍下胸脯道。

“我现在就砍了你”闲云又要发飙,被吴为赶紧拦住,他吐出一口浊气,恨声道:“以为我们会被你牵着鼻子走?傻子也不会跟你去广灵县的”

“不去就回去等着吧,年前总能见到她的。”韦无缺无所谓道。

酒桌上陷入了沉默,闲云和吴为都望着王贤,等他做决断。

“去。”没让他们等多久,王贤便做出了决断。

“大人果然够胆量。”韦无缺没想到,王贤能这么快就答应,他以为多费一番口舌呢。

“小怜姑娘根本就不在大同,而是一直在广灵县,对吧?”王贤没答话,而是冷声道。

“大人果然精明。”韦无缺点点头道:“不错,仙儿姑娘确实在广灵县,大同这鬼地方,就是个兵窝子,她怎么会住在这里。”说着飒然一笑道:“我不是怕一下说了,大人不敢来吗?况且之前说她在大同也不错,广灵是大同府的一个县么。”

“你少狡辩。”闲云性情冲淡,却对满嘴瞎话的韦无缺十分讨厌,恨不得把他舌头割下来。

韦无缺却不理他,只微笑看着王贤。

王贤也没理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便起身拿起大氅道:“走吧。”

“好我来带路”韦无缺也快步下楼,他竟真有些佩服起王贤来,之前他一直认为,这家伙就是运气好而已,然而单看这份敢入龙潭虎穴的胆色,就绝非常人可比。

“你怎么不拦着他?”闲云少爷埋怨吴为道:“万一入了贼窝回不来,岂不丢了性命,误了大事?”

“没事儿。”吴为轻声安慰他道:“大人自有分寸。”

“有什么分寸,我看他乱了分寸还差不多”闲云怒道。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吴为笑笑,拍一下闲云少爷的肩膀,也下楼去了。

“一群疯子”闲云少爷真是火大,却拿这几个疯子无可奈何,暗骂几句‘真变态,,也跟着下楼去了。毕竟归根结底,他也是个疯子……

一群疯子离开了酒楼,在城里兜起了圈子……这是发现并甩掉尾巴的保留节目,眼下这时节,不管有没有被人盯上,每离开一处都甩一甩,那是错不了的。

运气不错,他们并被有被盯梢,王贤还借机游览了下大同城,看了看大名鼎鼎的九龙壁、太平楼,还有不比晋王宫逊色多少的代王宫。

要不怎么说山西的藩王多呢?除了晋王一系封在太原,还有代王一系被封在大同。而且现在的代王,还是现在晋王的亲叔叔呢


下一篇: 上一篇: